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我相信公道
    记者们在按着相机快门的同时,还把自己手里的各种录音器材递到丁力嘴边,顺势询问起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丁力先生,现在受害者家属已经向有关部门提起了诉讼,对此,您有什么看法?或者有什么话想要对我们电视机的观众们?”

    丁力看了看提问的那个记者,笑了笑,“对于发生在受害者家属身上的事情,我表示遗憾,之前我已经在微博上的很明白,我将承担他们的医疗费用,对此,我派出专人与他们进行了接触。另外我相信法律是公证的,不管是谁,法律都会给他一个……。”

    自从得知自己有可能会输掉这场官司后,丁力就知道,个人的力量在面对网络暴力的时候,是多么的渺。

    故而他将自己的姿态摆放的很低。

    白了,就是在博取同情心,博取广大网友们的同情心。

    这也是网络时代的无奈!

    网络时代,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被无情的放置在放大镜之下,由此引发一种名为网络暴力的事件。

    昔年的晚桥事件、周天插刀教事件,包括现在的古惑仔事件,全都是因为众多网友介入,演变而成的网络暴力事件。

    之所以产生网络暴力事件,主要是网友们会先入为主的将自己置身在救世主的位置,会同情他们心目当中的弱者,一旦他们心目当中的所谓弱者出现了某些事件的时候,网友们便会呼朋唤友的团结起来,集体向有关部门施压,而有关部门为了避免发生重大**,会违心的做出网友们认可的那种事件来。

    现在,丁力及古惑仔剧组面临的就是这种危险!

    “丁力先生,你要承担所有人的医疗费。”一个记者,面带微笑的问了一个很是不该问的问题,“要知道那些医疗费用加起来可是一笔天文数字,这么,您导演、策划、主演的电影古惑仔帮您挣了很多钱了?”

    丁力摇了摇头,道:“我不认可你的这种法,我只是在尽自己的一点心意。”

    “丁力先生,你之所以承担医疗费用,是不是在默认,默认那些人是受到了古惑仔电影的影响,才出现现在这样的惨剧?”

    丁力清了清自己的喉咙,想也不想的摇了摇头,道:“每一部电影都有它自己特殊的含义在内,就如古惑仔电影一样,它最终讲的只有一个话题,那就是邪不胜正,如果你非要断章取义的话,我也没有丝毫的办法,总不能强行将我脑子里的想法灌输到你脑子里吧。”

    记者们对丁力的采访,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时的时间,要不是最后丁力在保安的帮助下,逃离现场,估计有可能对他的采访还会继续。

    丁力的低姿态,终于换回了一部分网友的支持。

    随着记者们那一篇篇报道的出炉,事情出现了转折,不少网友开始对丁力产生了同情。

    “仔细想想,丁力也是一个苦逼,他什么都没做,就是写了一部电影,然后将其导了出来,没想到遇到了这样的恶心事件,由此也明了古惑仔电影的经典。”

    “古惑仔我也看了,但为什么我没学着电影里面的情节去做傻事?归根到底,还是个人制止力的缘故。”

    “那些受害人家属,应该扪心自问想想,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难道真是看了丁力电影的原因吗?”

    “楼上的真有道理,最近我也在泛着怀疑,还有他们那个要求,每人赔偿两百万元……。”

    三日后。

    古惑仔案件在京城正式拉开帷幕。

    早上。

    天还没亮。

    京城某区人民法院就已经人满为患了,前前后后但凡能够站人的地方,全都被各大报社媒体和电视台的记者们给占了。

    现场除了新闻媒体们,还有一波住附近的老百姓,老百姓堵在这里,是过来看热闹的。

    对,看热闹。

    不管什么事情,跟自己有没有关系,先围着看了热闹再,他们比那些媒体记者还手快,用手机不停发着朋友圈,至于标题,也是五花八门。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也渐渐地升起了,不少记者也开始了相关的新闻录制。

    “现场及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法律在线的主持人丁怀利,我现在的位置在京城某区人民法院,再过几分钟的时间,受害者诉讼丁力及古惑仔剧组的案件就要开庭了……。”

    “现场及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娱乐新闻的主持人郑国伟,现在是上午七点三十分,在有三十分钟的时间,古惑仔及丁力被告事件就要开庭了,现场已经挤满了前来采访的媒体和围观看热闹的群众,现在由于时间的关系,现场并没有看到丁力及古惑仔剧组代理人的身影,在……。”

    “现场及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京城新闻的主持人,全国备受瞩目的丁力及古惑仔被告案件,马上就要开庭了,让我们听听专家对于此事的一些看法,刘专家,您是……。”

    快八点的时候,突然一辆黑色的依维柯轿车驶了进来,不少人见状,疯了似得涌了过去。

    车门一开,下来十多个人,这些人都穿着黑衣,有的怀里还抱着事件当中死者的照片。

    没等记者们开口询问,那些抱着照片的人们就一窝蜂的朝着现场媒体跪下了。

    除了跪下之外,他们还将自己的头磕的“砰砰”响,嘴里还用带着哭腔的语调一个劲的哀求道:“求求你们,帮帮我们,我们娃娃死的好惨啊。”

    “我的老天啊,我家娃娃就这么没了,老天爷啊,你怎么这么不开眼啊……。”

    突然,一个不停磕头的中年妇人,晕了过去,现场顿时乱做了一团。

    “快掐人中,快掐人中。”

    “别掐人中了,速度送医院。”

    “大家都闪开点,让空气流动起来。”

    不一会儿的时间,晕过去的妇人悠悠的醒了过来,但她拒绝去医院,反而斩钉截铁的道:“我不走,我一定要看着让我娃娃送命的恶人被绳之以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