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成了笑柄
    京城电视台五十年台庆活动,既不是影视、歌坛颁奖典礼,也不是纯文艺表演的晚会。

    其实白了,它只是一场明星走秀、名人抛头露面、主办方挣钱的名利场游戏罢了。

    “艹,又是一场**裸的意y!”站在门口的丁力,冷眼旁观的看着庆典现场,心里突然暗骂了一句。

    整个庆典活动,一直持续了两个半时,到晚上十点四十分才结束。

    丁力回到他租住房间内的时候,已近差不多是深夜十一点了。

    刚进屋子,便看到自己的邻居,亦是自己的搭档,与自己同租同一档公寓的胖子,忽的推门走了进来。

    “胖子,你没睡?”丁力随口问了一句,他脱鞋的同时还顺手把身上的外套扔到了一旁的沙发上,随即光着脚丫子,走到冰箱跟前,从里面拿了两罐啤酒,扔给了胖子一罐。

    “钉子,你可算回来了。”胖子接过啤酒,启开盖子,喝了一大口,急切道:“出事了。”

    “怎么了?”

    “你赶紧上网看看,全都是阿姐的丑闻。”胖子完,补充了一句,“我估计阿姐恨死你了。”

    “跟我有毛的关系。”丁力不以为意的回了一句,随后点开电脑,电脑刚刚点开,便见上面跳出的娱乐新闻,清一色全都是阿姐今晚台庆大典上面的丑闻。

    随着这些丑闻,还有不少图片,不少打码的图片。

    这些图片迅速流传到网上,并引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讨论,无数网友加入了其中。

    “强!明星就是和我们普通人不一样,他们的脸皮真尼玛厚。”

    “闹了半天,原来所谓的夜会情郎,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闹剧,自己被打脸了,还尼玛威胁人家,要找人家算后账,艹,不要脸。”

    “得对,现在的人为了出名,连最起码的脸皮和底线都不要了,以前还觉得这个阿姐挺好的,现在一看,就是一个ao子,不折不扣的臭ao子。”

    “不不知道,一吓一跳,以前阿姐成功塑造了那么多三上位的角色,还以为是阿姐演技过人,现在一看,分明就是在本色出演嘛。”

    “哈哈哈……,楼上的的太对了。”

    “……。”

    一时间,各种评论充斥在网络上面,紧接着一个“厚脸皮姐”的称号也悄然冠到阿姐头上。

    可想而知,得知这个消息的阿姐有多窝火!

    公寓中。

    丁力一语不发的看完了那些网友们的评论,随即关闭了电脑。

    “钉子,你要心啊。”胖子拍了拍丁力的肩膀。

    “关我屁事,又不是我让她来的,我睡了,你走时候,记得给我关门。”丁力完,打着哈欠,朝着卧房走去。

    他不知,在自己梦会周公的时候。

    阿姐的办公室里,已经乱做了一团,所有人的心头都浮起了大祸临头四个字。

    身为阿姐团队的一员,对于阿姐面前的处境是作为了解不过了,本就想要打翻身仗的他们,知道这一下,阿姐的翻身仗更加难打了,闹不好会团灭。

    “阿姐。”一个助理硬着头皮,朝着阿姐喊了一句。

    “什么事?”一脸铁青的阿姐,没好气的回道,本想借助跟丁力的绯闻关系,打赢这场翻身仗,没想到因为一段视频,她精心策划的炒作计划泡了汤,甚至还沦为人们的笑柄。

    今晚的台庆庆典,没有接到对方请柬的阿姐,愣是硬着头皮去了,不就是想要噌噌对方的红毯,顺便给自己制造一些热门话题。

    没想到那个该死的丁力,又一次摆了她一道,手里的话筒居然没有关闭开关,使得她威胁丁力的那句话,被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悠悠诸口,是堵不住的。

    唯一可以补救的办法,便是从源头上给予扑灭,这也是刚刚回到办公室,就叮嘱团队所有人联系那些媒体老总及网站老总的原因。

    “媒体跟网站那头有回复了。”助理犹豫了一下,老实回道:“他们全都拒绝我们撤销那些图片和报道的要求,还……。”

    后面的话,助理不敢往下了。

    “他们了什么?”阿姐猛地提高了声音。

    “他们现在的娱乐圈,不是以前的娱乐圈,让阿姐乖乖的认命吧。”

    “哈哈哈……。”阿姐笑了,随即朝着在场众人喊道:“滚,都给我滚。”

    很快,整个办公室内就剩下阿姐一个人了!

    接着便响起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丁力,老娘是不会放过你的。”

    ……

    公路上,一辆银灰色有些看不清牌照的面包车,正在急速的行驶着。

    除了汽车发动机发出的响声外,还可以听到车内发出“嘭嘭”殴打的打斗声,更有那一声尖利的、沙哑的、声嘶力竭的、足可以划破长夜的怒吼声,“放开我!”

    面包车很快驶离公路,朝着一旁的大山钻去。

    也不知行驶了多长时间,面包车总算在一处并不高的山丘半山腰停了下来。

    只见车门一开,三名黑衣男子将一双手被捆住、眼睛被罩严的男子踹下了车。

    就听“噗通”一声,那位被绑住的男子便被瞪了下来,身体立马与地面来了一个很是亲密的接触。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我?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事情?我丁力自信应该没有得罪过你们才对,不知几位好汉为何如此对我?”他的双手被牢牢捆住,眼睛上面也被绑上了厚厚的布条,动也动不了,看也看不到,唯一能做的,便是不停地狂吼。

    丁力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一个老老实实的演员,居然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京城!被人从租住的房间内给捆住,然后蒙上眼睛,强行带上了车。

    他想来想去,最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能做这件事的,好像只有阿姐,毕竟在台庆庆典上她威胁过自己。

    但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可能,阿姐真要是这么做了,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不是阿姐,还能有谁?

    对了,现在自己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