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卖画(一)
    现场不少观众扑哧一声,笑了。

    “哈哈哈……!”

    “合着现在才看明白,反应也太慢了吧!”

    “不是反应慢,人家这是在按套路走。”

    “就是。”

    随即掌声响起,“啪啪啪……!”

    不过掌声响起的时间很短,不是那些观众舍不得掌声,而是他们担心因为掌声太响,影响了后面的演出。

    “行了,行了,行了,算我怕了你了。”胖子掏出一百块钱,递给丁力道:“我这辈子头一次这么大方,给你一百块,赶紧给我哪来哪去。”

    “在着给我炫富那?”

    丁力的这句话,又逗乐了一些观众。

    现在这个社会,跟丁力前世地球那个社会一样,也有不少人通过网络进行炫富。

    他们炫富内容其实跟地球社会差不多,不是豪车,就是飞机,要不便是各种名牌首饰、包包。

    当然也有人会晒各种大把的钞票,包括用钞票当卫生纸,用钞票当床等等。

    胖子脸上露出一副苦笑不得的神情,指着自己手里的钞票,反问道:“你见过用一百块钱来炫富的人?”

    完,朝着舞台下面的观众喊了一句,“你们见过吗?”

    也不知哪位观众,扯着嗓子回了一句,“见过。”

    胖子当即给跪了。

    接下来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丁力从自己的包里掏出厚厚的一摞钱,从里面抽出两张,扔给胖子,“给你,拿去花去。”

    “钱那来的?”胖子见丁力从包里掏出厚厚的一叠钱,忙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带着这么多假钱上街,作死那?”丁力将钱装到自己包里,了一句。

    现场观众再一次爆笑起来。

    胖子将两张钱拿在手里,冲着太阳看了看,确认真钱后,顿时改变了对丁力的态度。

    “兄弟,过几天我儿子,也就是你侄子,结婚,我邀请你去参加婚礼。”

    “谁?”丁力道:“关键我不认识啊,再我也没时间去啊。”

    “兄弟,一回生,二回熟。”胖子脸上浮着笑,“没时间不要紧,你把礼金带来就行了,要不你现在就给我。”

    现场的观众,都不知道该怎么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对了,兄弟,你这钱是哪来的?”胖子眼巴巴的瞅着丁力。

    “我把房子卖了。”

    “你还有房子?”

    “笑话,没房子我住大街上啊,房子是我祖上传下来的。”

    “你祖上?”胖子顿了顿,上下打量了一番丁力,朝着舞台下的那些观众道:“我看他这钱来路不正,我诈诈他。”

    “你祖上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丁力呵呵一笑,“不过有人管他叫做镇南王。”

    “昂。”胖子昂了一声,不以为意道:“镇南王。”

    随即他猛地跳了起来,抓着丁力的手,一个劲的问道:“大庆皇朝开国五大汉王之一的镇南王?”

    他口中的大庆皇朝,是水蓝星华夏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跟前世地球一样,也是一个游牧民族打败中原王朝,建立的封建皇朝。

    “我不知道?”丁力看着他,愣愣的回答道。

    “你自己的老祖宗,怎么会不知道。”胖子气的直跺脚,最后指着丁力道:“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我姓上,名字叫做上当。”丁力回答道。

    此番话语一出,现场观众一愕,瞬间哄然大笑,丁力的这个包袱太突然了,突然到了谁也没准备,直接就笑炸了,因为整个水蓝星华夏国,貌似还没有人叫上当这种名字的。

    “哈哈哈……我真的不知道该什么了,这个名字太尼玛搞笑了,搞笑的不要不要的。”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名字叫受骗那?”

    “等等,别的我不管,我只想知道,丁力品里面的那个靖南王是谁?历史上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人?”

    “假的,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

    “假的就假的,反正我是笑抽了,太逗了。”

    “这品真有惊喜啊,一看这本子就是丁力写的!”

    “难道不能是别人写的吗?”

    此时。

    舞台上的品还在继续。

    胖子气恼道:“你怎么可以叫上当这个名字那?”

    丁力挂着一张苦瓜脸,阴阳顿挫道:“其实我也不想,关键他们买了我家的玻璃球,还有黄铜块,转手就卖好多钱,所以我就给自己改了一个名字,叫做上当。”

    “玻璃球?黄铜块?”胖子用力跺了一下自己的脚,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的道:“那是玻璃球吗?那都是珍珠玛瑙啊!还有那些黄铜块,那能是黄铜块嘛?那可是黄金啊。”

    他这番心疼到极点的样子,瞬间又逗乐了现场的观众,“哈哈哈……。”

    掌声也随即响起。

    很多观众的情绪,都被带入了其中。

    到现在,卖画这个品也越来越进入**。

    “兄弟,东西都卖了?就没剩下点其他东西?”胖子猴急猴急的问道。

    “剩下点瓶瓶罐罐,上面画着花啊草啊的。”

    “东西那?”胖子急切的抓着丁力的胳膊,宛如看到了金山似的,问道。

    “被我卖给收破烂的了。”

    胖子长叹了一句,用颤抖的手指指着丁力道:“可叹这万贯家业,就被着无知之人给败坏了。”

    “昂,好像还剩下一大堆画。”丁力的这句话,顿时让胖子来了精神,只见他二次抓着丁力的胳膊,追问道:“画那?”

    “被我胡墙了。”

    胖子气得翻起了白眼,头一歪差点背过气去,好半响才道:“难道没剩下一张?”

    “剩下一张。”

    胖子一听还剩下一张,顿时一脸惊喜地站起来,激动道:“真的剩下一张?太好了,画在那?”

    “丢了。”丁力特别无辜的看着胖子道。

    全场观众再次爆笑起来。

    “哎呦,我不行了!太尼玛逗了,受不了了。”

    “就是,完全没有想到啊。”

    “丁力这模样太欠抽了,哈哈哈……。”

    “我为胖子感到不值啊,被逗得一愣一愣的。”

    “实话,他们的演技好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