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小品来了
    丁力把他如刀似剑的目光放到了九号选手的身上,“九号选手,我不知道你做没做过群演。”

    没等九号选手回答,他便回答道:“我想你根本没有当过群演,不然不会以那番质疑的口吻来询问我,知不知道你们的苦?。”

    他突然提高了声音,“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的那种苦,每一个电影城的群演都吃过,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里,我们趴在冰冷刺骨的雪地上,一爬就是几十分钟。也许有人要问,这么冷得天气,你们趴着不冷吗?我告诉你,冷,很冷,特别的冷,往往几分钟过后,我们身上的衣服就硬的像铁板,但就是这样的位置,无数跟我一样的群演在抢着去爬。为什么?就因为一会男主角要从我们面前跑过,就为了露那短短数秒钟的脸!”

    丁力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指着那位被九号选手怒骂的评委老师,道:“你刚才他不懂你,不懂你的作品,节目组请他来,就是在误人之弟,你知道他是谁吗?”

    “你给我记住了,他的名字叫做华林为,是华夏国音乐教育学院的院长,他的学生有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

    丁力了一大堆人的名字,随着他口中一个个人名的冒出,在场及电视机前面的观众们,全都被惊到了。

    因为丁力刚才念出的这些人名,全都是华夏国歌坛大腕,有的甚至还是世界巨星。

    “除了这些人,华老还编写了《华夏现代音乐教案》、《华夏古典音乐赏析》、《现代流行音乐》等书籍,就是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专家,却成了你嘴里的恶评委?”丁力语气加重了许多,“人活着,要有素质,要有最起码的素质,你前面的那些选手,他们也都被淘汰了,但他们像你一样,也大吵大闹吗?没有,因为这对他们来,只不过是人生道路上的一个插曲。”

    “不管是节目组,还是评委,包括主持人,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选手被淘汰。如果可以,真的很想将所有的选手留下了,他们每个人都是最棒的。但残酷的比赛规则,由不得不让他们做出选择,没办法,这是比赛,所有人都要遵守比赛规则,其中就有我丁力在内。你已经被节目组淘汰了,可我不希望你被道德淘汰。”

    丁力的话完了,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九号选手朝着华老鞠了一躬,然后带着他的搭档,满脸通红的走下了舞台。

    节目继续。

    第十个节目是魔术,很遗憾,由于技术不过关的缘故,他被淘汰了。

    第十一个节目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尤其是丁力胖子两人。

    因为这一组的竞演选手,表演的不是旁的,正是丁力胖子的成名之作,品《宾馆奇遇》。

    也就是,第十一组竞演选手,是在当着丁力胖子两位关公的面舞大刀!

    他们表演的时候,丁力胖子两人,从头看到尾。

    越看越是震惊,这两个选手,不但当着丁力王乐的面表演了品《宾馆奇遇》,还在一些环节做出了修改。

    比如饭盒环节,经过他们这么一修改,表演起来则是另一番味道,此外,还有现场的那些观众,不少人依旧被逗得前仰后合,笑个不停。

    第十一组竞演选手竞演完毕后,三位评委老师并没有急着进行点评,而是异口同声的喊起了丁力王乐,问他们对于第十一组竞演选手的表演有什么看法。

    丁力胖子各自发表了一下看法。

    再然后三位老师各自按下了晋级键,用他们的话来,就是想欣赏丁力王乐带来的新品。

    随着这一刻的来临,现场及电视机、电脑前的观众们,瞬间提高了精神。

    舞台上,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一手拎着公文包的丁力,步伐很是奇怪的走在了舞台上。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主要是丁力在走路的时候,他的膝盖不弯曲,两个腿就像两个木头,这样的走路方式自然让人感到怪异了。

    紧接着,丁力从公文包中掏出了一面镜子,照着镜子看了看,了一句,“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这有褶,那有褶,裤子不能褶,这里土,那里脏,皮鞋不能脏。”

    现场观众大笑。

    丁力走到了舞台当中的那张桌子跟前,朝着后台喊了一嗓子,“服务员,给我二两饺子。”

    吃饭,当然要坐下吃了。

    丁力要完饺子,便上下打量起了他面前的椅子,还有桌子。不过打量完的他,立马不停地摇起头来。

    一边摇头,一边着风凉话,“瞧瞧这家饭馆的桌子,上面竟然有墨点,顾客这怎么能吃的下去饭?”

    完,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从里面抽出一张。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将要用手里的这一张纸巾擦拭桌子的时候,丁力开始动了,他把手里的纸巾心翼翼的撕成了两半,用其中的一半开始擦拭起桌面。

    擦了一会儿,摇头道:“我怎么擦不干净,闹了半天,原来是桌画。”

    桌画,也就是画在桌子表明的画!是厂商为了吸引顾客,特意推出的一种促销手段!

    再然后丁力用剩下的那半张纸巾,擦拭起了椅子,甚至就连椅子的四条椅子腿都没有放过。

    做完这一切的丁力,才开始慢悠悠的坐在了椅子上。

    这时候,扮演服务员的工作人员端着一个白碗上来了,将白碗放到丁力的面前,“九块八。”

    丁力掏出一张十元的纸币递了过去,服务员接过,转头要走,但却被丁力给叫住了,他朝着服务员道:“九块八,我给你十块,你找我两毛钱。”

    “气鬼。”服务员喃喃了一句。

    丁力站起身子,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又整理了一下领带、衣服,朝着服务生训斥道:“我怎么就是气鬼了,你可不要看这两毛钱,全国二十亿人,一个给我两毛钱,就是四个亿。两毛钱可以买一个鸡蛋,鸡蛋浮出一只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