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那张臭脸真难看
    京城电视台,乃是全国较有名字的一家电视台,它播出的节目通常都会达到一个很高的收视率。

    所以许多明星大腕以参加京城电视台节目为荣,因为这对他们来,代表着一种认可。

    其实白了,这就是一个互利互惠的双向选择。

    京城电视台借组这些大腕明星,提高了他们节目的知名度,提高了他们节目的收视率,广告费自然也多了起来。

    而那些明星大腕,则借组京城电视台这个平台,进一步增加了他们的曝光率,提高了他们的知名度。

    当然,他们的身价也会水涨船高,达到一个新高。

    如此局面,也造成许多娱乐记者遵守在京城电视台门口,采用守株待兔的方式蹲守明星。

    别,有很多人就这样拍到了明星,还对明星进行了采访。

    当丁力胖子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一大把记者正在围拢着一个二线明星,这个二线明星起来,还是丁力胖子的熟人,那个经常借组拍戏机会,让丁力吃了许多暗亏的李豪。

    豪也是来参加节目的,不过不是《今日访谈》,而是一个收视率、口碑都不如《今日访谈》节目的京城电视台二线节目。

    跟丁力胖子两人打车前来不一样,李豪是带着一个助理坐着豪华专车来的。

    按照管理,李豪是可以坐着专车直接进入京城电视台的,但他愣是在门口停了下来,并且走出专车,任由那些记者进行拍摄。

    这便是李豪的聪明,目前的京城电视台进出的明星大腕不多,那些等候在这里的记者,大都无所事事。

    这个时候出现,自然会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巨大效果。

    果然,如李豪预料的那般,他的出现还真的引起了一番不的轰动,无所事事的记者全都一窝蜂的涌了过来,手里的相机不要钱的按着快门,同时还把录音笔等器材递到了李豪的跟前。

    “李豪,听你新进主演的电视剧《抗日奇侠》要在京城电视台上演了,对于这部戏,您有什么样的看法?”一个记者急匆匆的问道。

    对于他的这个问题,周围许多同行都露出一副深知内情的表情,看样子这个记者不是收了李豪的好处,便是拿了《抗日奇侠》剧组的好处,不然不会这么提问。

    这种好处他们都拿过,故而才会露出这般表情。

    “这是一部铁血电视剧,通过这部戏,我深知那个年代的不易,希望。”李豪了一大堆场面话

    “李豪,你这次是来参加京城电视台节目的吗?能是那个节目嘛?”

    “我是来参加京城电视台节目的。”李豪看了看面前的记者,这个记者是他花钱买的,当即按着剧本,回答道:“我参加的名字叫做。”

    另一个收过李豪钱的记者,在李豪回答完毕后,也大声问道:“李豪,你现在已经是电视剧的收视男王,请问有没有转战大屏幕的打算?”

    他嘴里的大屏幕,指的是电影,也就是在问李豪,什么时候去拍电影,至于他刚才的电视剧收视男王称号,估计是他一个人给李豪编出来的。

    “目前确实有这方面的规划。”李豪给了那个记者一个赞许的眼神,然后装13道:“但应该快了。”

    “李豪,前日有媒体宣称,大导演杨志荣对你发出了邀请,希望你可以参演他最近新开机的一部电影,对于这个传闻,你有什么想要回应的?”

    “我十分喜欢杨志荣导演拍的电影,我是他的粉丝,是看他电影长大的。”李豪先是奉承了一番杨志荣,接着谈起了对那条道消息的看法,“目前我们并没有接到杨导演的任何消息,但如果杨导演的电影中,真有适合我李豪可以演的角色,我希望杨导演可以联系我,能够参演偶像导演的电影,是我的荣幸”

    “李豪,你听过品嘛?”这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李豪顺着声音望去,见是一个不认识的年轻记者,从他稚嫩的脸上来看,分明是个刚刚入行不久的菜鸟。

    “品?”李豪愣了一下,最近几天他在国外渡假,今天刚刚回来,因此对于那个记者所的品还真的有些不了解。

    但李豪也够贼的,明明不知道品,却顺着记者的话音,编瞎话道:“品我知道,最近大火的那个,人们都在谈论它,我也挺喜欢品的。”

    他的回答模棱两可,足可以称得上是万金油了。

    没想到那个记者又问,“那您知道品的两个表演者,丁力和王乐吗?”

    “对不起,你的这两个人我不是太熟悉。”李豪道。

    “丁力王乐两人全都是电影城的群演,好像还跟你在《抗日奇侠》剧组合作过。”那个记者继续不依不饶道:“据你在剧组的时候,仗着自己是主演的身份,对丁力采用了软暴力,使得丁力在你手下吃了许多暗亏,请问有没有这回事?”

    记者的这番话,不但让李豪呆了,就连站在后面的丁力胖子两人,也都惊呆了。

    尤其丁力,更是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无孔不入,心里更是对这个年轻的记者感到后怕。

    对比丁力的后怕,李豪的脸顿时耷拉了下来,他的脸要多臭,就有多臭。

    李豪心里对这个记者恨得牙根痒痒,但表面上却不敢做出太多明显的表情来。

    因为他面前的这些记者,个个都是人精。

    没事还想胡写乱写,更何况有事?

    但他又不甘心这样离开,于是找了一个借口,朝着提问的记者道:“其实我们拍戏很幸苦的,夏天要拍冬天的戏,零上三十多度的天气里,我们要穿着厚厚的衣服,经常台词还没,就已经冬天拍夏天的戏,所有人穿着冬装,就我们演员穿着短裤还有打戏,假打没有效果如果你将一个演员精益求精,比作那么我无话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