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算是打脸吗
    本来好好地一场预赛,因为某些人的缘故,竟然有了一丝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按理讲,这个时候主持人应该站出来,为选手或者评委创造一个台阶下。

    但丁云谷并没有这么做,他躲得远远地,用带着一丝怜悯的眼神看着丁力。

    而二号评委老师,则继续喋喋不休的个不停,大有不把丁力胖子死,不罢休的态势。

    一旁一号评委老师实在看不下去了,故意插话道:“徐老师,咱们也不要一直揪着十七号选手的辫子不放,从十七号选手上台后,我就在一直观察。发现他们身上的衣服很是廉价,由此可以看出,他们的经济条件不是那么太好。这个时候有一笔巨款摆在面前,别他们,就是我也会心动的。我认为应该听听他们的才艺,如果才艺不过关,那么我们在秉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将他们淘汰。相反,我们让他们晋级周五晚上的周决赛,您看如何?”

    三号评委老师估计也是看二号老师有些过分,一号评委老师刚刚完,没等二号老师回答,他也借故插嘴道:“其实我们应该听听他们的解释,任何事情都有一定的原因,我相信如果不是事出有因,他们肯定不会把极其珍贵的直通晋级卡给卖掉。”

    三号老师的话刚刚完,一号评委老师便拿起话筒,问起了丁力胖子卖掉晋级卡的原因,“十七号选手,我相信你们肯定如刘老师推测的那样,事出有因才卖掉了手里的晋级卡,能原因吗?”

    三号老师也趁机鼓励道:“别紧张,放松。”

    胖子也是一个人精,他从刚才的那番态势来看,二号老师肯定不会誓不甘休的。

    但一号跟三号好像比较容易话,他抢过丁力手里的话筒,朝着在场的众人鞠了一躬,缓缓道:“三位老师好,现场的观众朋友们好,我叫王乐,他叫丁力,我们都是电影厂没有编制的群演。”

    一号老师突然眼睛一亮,看着他们反问道:“你们是电影厂的群演?”

    “是的。”胖子老老实实回答道。

    “我是拍电影的出身,我知道群演很苦的,他们有活的时候才有钱赚,没活只能吃以前的老本。”一号评委老师好像找到了共同点,了一些拍电影辛苦之类的话,继续问道:“你们的通告多吗?”

    “看情况,有时候多,有时候少。”胖子趁机打起了感情牌,“我们因为是群演,所以挣的钱不多。有时候受了伤还得自己花钱,就在这时候,我们抽到了晋级卡,然后有人来找我们,给了我们一个无法拒绝的数字。尽管我们也知道,参加预赛充满了危险,不定就会被淘汰。但我们没有办法,因为我们很需要这笔钱。”

    二号老师这时候冷哼了一声,道:“卖就卖了,何必给自己找这么多借口。”

    丁力看了看二号老师,一把抢过胖子手里的话筒,语气很是硬朗反击道:“我不知道二号老师为什么这么揪着我们不放,难道就因为我们卖掉了那张晋级卡片?”

    讲到这里的时候,他口风一转,很是煽情的道了起来,“我们是群演,我们是凡人,但我们也有自己的骨气。当这笔钱可以救一条生命的时候,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拒绝他?对于我们来,晋级卡很重要,但生命更重要。假如上天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依然会选择后则。失败了,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但生命要是没了,就永远的没了。”

    丁力的话讲完了。

    然后静静地站在那里。

    整个现场死一般的寂静。

    主持人傻眼了,他没料到竟然有人不顾自己前途的反驳评委老师。

    评委老师傻眼了,他们没想到,有人居然这么不给面子的当众质疑他们。

    尤其是二号老师的脸。

    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对他来,丁力刚才的那番话就是在**裸的打脸。

    后面的有关媒体及观众也傻眼了,他们为丁力的这种胆气所折服。

    其中一个女性观众,有些犯花痴的道,“他讲的真好啊,我们是群演,我们是凡人,但我们也有自己的骨气。当这笔钱可以救一条生命的时候,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拒绝他?对于我们来,晋级卡很重要,但生命更重要。假如上天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依然会选择后则。失败了,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但生命要是没了,就永远的没了。”

    坐在她旁边的朋友,则抓紧时间在用手机进行着录制,同时回应道:“假如上天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依然会选择后则。失败了,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但生命要是没了,就永远的没了,这几句的太文艺了。”

    后台的一个领导,见现场死一般寂静,当即通过耳机,朝着丁云谷大骂道:“丁云谷,你他娘的是死人啊?预赛竟然出现了这么长时间的真空状态?能不能干?要是不能干赶紧给老子滚蛋。”

    还在惊愕状态的丁云谷被领导骂醒了,作为一个主持人,应该有着很强的随即应变能力。

    这种场面自然可以应付得来。

    结果不知道他怎么了,或许是脑子里面进水的缘故,或者人虽清醒了过来,但脑子还在挂机状态。

    丁云谷居然还再质疑丁力他们卖晋级卡的举动,只见这家伙拿着话筒大声反驳道:“有的人遇到问题,喜欢给自己找个理由,纵然没有理由,也会用谎言来编造一个理由,我不知道十七号选手是不是这样。”

    话刚出口,丁云谷便反应过来,知道自己了不该的话,但话已出,犹如泼出去的水,是没办法收回来的。

    丁力看了看他,突然笑了,针锋相对道:“事实就是事实,是做不得假的,如果这里有人在怀疑我刚才的那番话是假话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进行查询,电话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