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开口两万元
    面对警察同志给出的处理建议,牛大力跟他母亲自然不敢反驳,母子俩两个人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便有了息事宁人的打算,于是忙不迭的点头答应道:“一定,一定。”

    他们的这个动作,并没有瞒过丁力。

    虽然见牛大力有了花钱买平安的打算,可丁力还是有些担心,担心牛大力跑路。

    所以他在临出门快要离开牛大力家门的时候,突然提醒了牛大力一句,“牛大力,我提醒你一句,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到处都是摄像头,我可不想因为这件事,将你牛大力的名字挂在追逃名单上面。”

    牛大力赔笑道:“警官,这个我晓得,肯定不能干扔了西瓜捡芝麻的事情,我一会儿就去……。”

    “牛大力,临走前我还要在唠叨几句,碰瓷是违法的,你这体格随便找个什么工作不行,非要冒着生命危险去碰瓷,万一遇到一个刹不住车的……。”丁力很是逼真的在离开前,又争分夺秒的教育了牛大力一番。

    别,单单就冲这份热心劲,就彻底的打消了牛大力及他母亲心底的疑惑。

    “警官,我马上就去找工作。”牛大力面对警察,不敢有本分造次,麻利的点头答应道。

    “行了,行了,别跟我贫了。”丁力看着牛大力跟他母亲道:“你们就在家里等着,我估计一会儿还会有人来找你们了解情况。”

    丁力跟胖子两人快速的离开了牛大力的家,随后打车直奔道具剧组。

    警察上门询问的剧本演完了,自然要接着演法院工作人员上门进行调解的戏码了。

    这一次胖子当了法院调解人员,丁力则成了为自己辩解的律师,两人跟刚才一样,都画过妆。

    因此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一个时后,两人穿戴一新的出现在了牛大力的家里,跟刚才的情节一样。

    胖子扮演的法院工作人员先是掏出自己的证件,递给了牛大力母子。

    至于丁力,因为扮演的是律师,所以没有并没有将自己的律师证递给牛大力母子。

    胖子第一个开口道:“牛大力,昨天下午十六点三十五分,我们接到了马如龙提交上来的民事诉讼案。根据有关法规,对于这类民事诉讼案,我们是本着能庭外调解的就在庭外调解,如果庭外调解不了,在进行民事诉讼。”

    到这里的时候,他指着一旁丁力扮演的律师道:“这位律师先生是民事诉讼人马如龙的代理律师,他代表马如龙向我们法院提出,告你牛大力对他进行敲诈、勒索及殴打。而且我们法院也收到了医院出具的伤情鉴定报告,报告中显示,马如龙的鼻子遭受了巨大力度的袭击,需要手术治疗,此外背后还有大面积的烫伤、擦伤……。”

    胖子按照剧本,一一念着台词。

    不愧是玩表演的,脸上的表情十分到位。

    随着他这番话语的出,牛大力及他母亲的脸色瞬间变了颜色,很是苍白。

    估计两人从来没有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牛大力当即解释道:“不是敲诈,不是勒索……。”

    他话还没有完,便被一旁的律师给打断了,只见丁力扮演的律师朝着牛大力解释道:“敲诈勒索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者要挟的方式,强行索要其财务的行为。通常勒索或者敲诈的金额一般达到两千元以上,便可称之为成本罪,最低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罪,最高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昨天下午,你对我的当事人马如龙先生提出五千元……。”

    牛大力跟他母亲傻眼了,他们两人就是一个法盲,一听有可能坐牢,当即慌了,一个劲的哀求起来。

    一旁胖子扮演的法院工作人员叹了一口气,道:“牛大力,还有阿姨,你们别慌,这个案子我们法院还没有接受,目前处于庭外和解状态。只要你们跟这位马如龙的代理律师达成庭外和解,自然就没事了。不过我还是要你两句,碰瓷是违法的,数额巨大,完全可以构成刑拘,以后还是要找个合适的工作。”

    “行行行,我一定听您的。”牛大力被吓出了汗,他用手摸了一下脸上的汗水,朝着胖子道:“我们要进行庭外和解。”

    胖子转头看着丁力扮演的律师,道:“徐律师,现在被告方提出进行庭外和解,所以按照流程,我要对你们双方进行调解。”

    丁力面无表情道:“可我的当事人马如龙先生并不希望庭外和解,按照他的要求,一定要这位牛大力先生坐牢。”

    讲到这里的时候,丁力忽的口风一转,“这件事我需要请示我的当事人马如龙先生,请稍等片刻。”

    完站起身子,拿着电话装模作样的走到了屋子外面。

    三分钟之后,他返回来,看着牛大力,了几句,“我的当事人马如龙先生提出了两万元的赔偿,如果这位牛大力先生答应,他便同意庭外和解。”

    “什么?两万元?”牛大力跟他母亲全都被这个数字给吓懵了,两万元可是要他们碰瓷好几次才能给能挣回来。

    丁力扮演的律师,无奈道:“这是我当事人提出来的,如果牛大力拿不出两万元来,那么也就没有了庭外和解的必要,按照牛大力对我当事人勒索的金额,又是团队作案,我估计两年徒刑是跑不了的。”

    “同志,您给情。”牛大力将自己求助的目光放到了一旁坐着的胖子身上,“两万元真的有点多,我们拿不出来。”

    “两万元多吗?”丁力扮演的律师拿出一个本,按照上面的记录念了起来,“因为牛大力的缘故,我的当事人马如龙先生的鼻子需要做手术,手术费用为三千七百五十元,此外还有营养费、住院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这些费用加起来为一万九千七百三十三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