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我们是在替天行道(一)
    见警察突然问起自己昨天下午二点二十七分钟,是不是在人民广场东南角的旭日五金商店门口出现过。

    牛大力心里瞬间想到了那个躺在地上,不停口吐白沫,鼻子流血的年轻人。

    也顾不得许多,赶忙张口解释道:“警察同志,你听我解释,事情是这样的……。”

    见状,丁力心里发笑,但脸却绷得很直,他看着牛大力,一本正经道:“牛大力,请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我……。”牛大力了一个我字之后,便在没有了下文,好像心里在想着究竟该怎么回答。

    丁力剧组跑了三年龙套,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什么样的角色没有扮过?

    他见牛大力眼珠子乱转,立马知道这个家伙想要出幺蛾子,肯定会编些假话来欺骗自己。

    当即看着牛大力,警告道:“牛大力,我警告你,你现在所的任何话语,都将成为我们日后判案的依据。而且根据我们走访了解,刚好有家商店装有摄像头,昨天下午发生在旭日五金商店门口的事情已经被清晰地录制了下来。”

    一听有录像,牛大力立马像泄了气的气球,整个人忽的蔫了下来,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我在现场。”

    “这个人你认识吗?”丁力从自己的包中掏出一张他自己的画像,朝着牛大力继续发问道。

    牛大力看着警察手里的画像,稍微顿了顿神,找借口道:“警察同志,他是不是犯了什么案子了?”

    丁力心里暗骂了一句,滑头。

    然后一本正经道:“没有,是他委托我们来找的你。”

    这时候,牛大力心里咯噔了一下,知道自己最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伙子出事了。

    瞬间,牛大力方寸大乱,朝着丁力装扮的假jgcha不管不顾的解释起来,“经查同志,事情是这样的,那个扑街死仔碰了我妈,还想要逃,我气不过就给了他一拳,谁知道他就躺在了那里。经查同志,像那种撞了oreng一心想逃的扑街死仔,就应该狠狠地揍他们一顿。不过我并没有打中他……。”

    一旁的老太太也开始帮腔,起了丁力的不是,“经查同志,现在的年轻人素质真的不咋地,我这么大岁数,被他撞到在地,不但不扶,还想要逃,我儿子也是因为看不过那个年轻的做法,才动的手,怎么你们坏人不抓,偏偏来抓我们好人?我告诉你啊,那种扑街死仔就应该抓起来,让他们坐牢,坐个十年八年的。”

    丁力心里暗骂了一句。

    艹。

    满大街的找人碰瓷,还尼玛是好人?

    现在的社会就是让你们这些为老不尊的老家伙们给败坏了,败坏的我们见了老人不管扶,见了坏人不敢见义勇为。

    要是你们都是好人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坏人了。

    一旁站着的胖子,见丁力的脸色有些不对头,当即轻轻地咳嗽了一下。

    丁力扭头看了看胖子,轻微的点了点头,意思是我知道,我会注意自己情绪的。

    刚开始,丁力就是想从牛大力手里搞点钱出来,好当做他跟胖子去京城参赛的费用。

    没想到上门这么一调查,才发现这些人竟然坏到了骨子里。

    如果来之前他们还在纠结,同时心里产生了一丝负罪感的话,那么随着碰瓷老太太及他儿子刚才的那番话。

    那丝负罪感也飞到了九霄云外。

    丁力决定给他们来个狠的。

    对。

    就是狠的。

    他顿了顿,示意牛大力跟他母亲停下来,然后缓缓开口,用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道:“但是据我们调取的录像,可以证明那个年轻伙子并没有碰到你母亲。而且自始自终,那个伙子都在一直做着解释。也就在这个时候,你牛大力出现了,挥拳击中了那个伙子,使得那个伙子口吐白沫,鼻流鲜血。我们来之前,已经拿到了医院出具的伤情鉴定报告,根据报告显示,伙子的鼻子遭受了重达xx磅力度的袭击,他的鼻子需要动手术,之外大脑也有轻微脑震荡。”

    他完,从自己的公文包中掏出了医院出具的伤情鉴定报告。

    当然。

    丁力提供的这份伤情鉴定报告同样是剧组的道具。

    起来,这还要感谢那些鸡蛋里面挑骨头的观众们,正是由于他们不遗余力的寻找穿帮情节,逼的那些剧组不得不在道具上面下功夫。

    所以这份伤情鉴定报告书很真,以假乱真的真。

    牛大力和他母亲都没想到,事情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碰瓷本就违法,加上又在碰瓷当中伤了人,所以使得这个事情的性质发生了改变。

    证据面前,牛大力也怀疑了,怀疑自己昨天下午的那一拳真的将人鼻子打歪,需要手术加固。

    他的表情看在了丁力的眼里。

    见火候差不多了,丁力决定在给加把柴,他朝着牛大力道:“牛大力,根据我国法律,无故殴打他人致其负伤者,除了赔付伤者住院期间的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之外,还将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当然,这个法律责任是要看被伤者的受伤程度。根据我们拿到的伤情鉴定报告来看,你估计需要坐……”

    到这里的时候,丁力故意停了下来。

    “经查同志,我就是打了他一拳,而且力气应该不大,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您一定要相信我啊,我真不是……。”听闻自己不但需要赔偿对方费用,还有可能坐牢。

    牛大力立马开始改口,自己担心母亲的安慰,才出拳打的人,同时也表面,他愿意去医院当面对那个年轻进行道歉。

    这时,牛大力的母亲,也开始帮着儿子情,希望能够给她儿子一个机会。

    丁力胖子两人隐秘的对视了一下。

    “我们就是来了解了解情况。”丁力看了看牛大力和他的母亲,道:“其实这种情况,你们应该争取跟那个伙子进行和解,这样才能避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