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8章巫山云雨
    “死老头子,你干嘛去?”见到自己老伴,气冲冲的向外走去,黄小兰的母亲,赶忙追问了一句。

    与所有担心自家白菜被猪给拱了的父亲一样,黄小兰的父亲,在听了黄小兰跟周天在一起的话之后,当即不干了,二话不说的就要去寻找黄小兰。

    万幸。

    最后关头被黄小兰的母亲一把给拽住了。

    黄小兰母亲在与黄小兰父亲因为周天激烈交锋的时候,身在黄小兰跟前的周天,如爱情电视剧里面男主角似的,为黄小兰轻轻盖上了一张毯子,然后退却。

    过了很久。

    半睡半醒的周天,猛地感到自己的跟前有个人,随即睁开了迷迷糊糊的双眼。

    果然。

    他看见自己床边有一个白白的影子,如幽灵一样的盯着自己在看。

    下意识的。

    周天身上下意识的浮现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紧接着他的头发一根根竖立了起来,再然后周天的一颗心骤然提到了嗓子眼,无比惊恐地问道:“谁?”

    “你是谁?”那位幽灵没有回答周天的问话,反而反问了一句你是谁。

    一听这句声音。

    周天的心顿时收到了肚子里,头上的头发也都软了下来,随后颓然倒回了床上,且长出了一口气。

    不是幽灵。

    不是幽灵。

    而是黄小兰。

    估计黄小兰这时候醒酒了,发觉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且身上衣服也被换了,故而才会如此失态。

    周天打开灯。

    按理说。

    黄小兰这时候应该是看清周天面容的,所以不应该在询问周天是谁了。

    结果。

    结果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在周天打开灯之后,黄小兰又追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周天还是没有回答黄小兰的问话,反而抬头看着眼前的黄小兰,半醉半醒状态下的黄小兰,有着别样的一番美态。

    “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否则我报警了。”黄小兰提高了声音。

    周天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是周天。”

    “你是周天?”黄小兰反问了一句。

    “如假包换的周天。”周天回道,完了他通过黄小兰目光的变化,知道黄小兰终于认出了自己。

    或许是认出了周天,故而黄小兰的眼神有些复杂,她用无比复杂地眼神注视着周天,好半天之后,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是你……我……怎么……我怎么……。”

    说完。

    黄小兰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这里是我家,我当然在这。”周天苦笑了一下,回答道,随后看了黄小兰一眼,发现她好象正在用力思索什么的样子。

    见此一幕。

    周天便知道,黄小兰昨天晚上肯定是喝的有点断片了,不然不会记不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于是。

    叹了一口气。

    解释道:“昨晚我在酒吧门口看见你,你喝醉了,睡倒在大街上,我怎么叫你也不醒,又忘记你住哪了,没办法,我就把你带回家了。”

    “然后呢?”黄小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提高了嗓音,询问了一句。

    周天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在顿了好一会儿后,故作不知的说了起来,“什……什么然后?”

    “你把我带到你家的然后。”黄小兰不依不饶的说道:“还有我身上的衣服,它是怎么一回事?”

    “哦,那什么,是……这样的,我这个,你先别激动,听我……慢慢给你解释……”周天结结巴巴得说道。

    结果。

    他越是解释。

    说话的声音越是结巴。

    越是结巴。

    越是解释不清。

    最后。

    在周天解释不清的状态下。

    “流氓!色狼!禽兽!”一连三声怒叱响起,几乎与此同时,黄小兰人已后发先至,旋风般地冲到周天的面前,手、脚、头、牙齿并用地向周天展开疾风暴雨般的攻势。

    周天大惊失色,他没想到黄小兰的反应居然会如此激烈,简直疯狂,故而一边躲闪,一边手忙脚乱地拦挡着黄小兰全无章法的攻击,同时也继续解释道:“喂,你干什么?你冷静点,事情……哎,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不听不听不听!畜生,败类,你不是人……你这个坏蛋……坏蛋……。”已经完全处于暴走状态下的黄小兰根本听不进一个字,手上的动作丝毫不见减慢。

    泼妇!

    绝对的泼妇!

    难道女人都是这样的吗?

    都是如此地不冷静、如此地冲动吗?

    难道都会在没有搞清状况的情况下,就先入为主自以为是?

    面对着眼前疯狂的黄小兰,周天走也走不脱,拦也拦不住,又不能还手,处境十分窘迫,危急万分。

    慌乱中。

    周天估计有些慌张,因此在阻挡黄小兰的过程中,不小心摸了不该摸的地方,紧接着便是黄小兰更加疯狂的攻击。

    打斗中。

    也不知道是谁先扑到了谁,又是谁先拔了谁的衣服。

    总之。

    两个人就那么在一起了。

    一番**之后。

    黄小兰忽的哭了。

    她这一哭。

    周天可有些慌张了。

    男人。

    不管是什么男人,在看到女人哭的时候,都会手足无措的。

    所以面对黄小兰哭泣的周天,是不知所措的,在安慰了黄小兰一番后,发现黄小兰还在哭,便又补充了一句,“我会对你负责的。”

    黄小兰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白了周天一眼,“你当然要对我负责了。”

    说完,她顿了顿,用手拢了拢鬓边的几缕发丝,笑了笑。

    只不过她的这个笑,给人一种笑得很凄凉的感觉,仿佛在回味着某些失落的往事,随后黄小兰定了定神,整个人也平静了许多,忽的对着周天道:“周天,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喝醉吗?”

    周天摇了摇头。

    “你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周天知道,黄小兰一定是在述说她自己的往事,也猜到黄小兰一定是遇到了极不平常的伤心遭遇,想要找一个人倾吐,这种心情周天能理解。在这种情况下,这个要求周天当然不能拒绝,而且周天内心深处对黄小兰的遭遇也的确存在着极大的好奇。

    于是。

    周天淡淡道:“你想说就说吧,我听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