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再见
    比卢克是前线,会是谁来探访他?牧阳将剩下的活儿,都交给贝尔了。他自己回去简单地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跟随着大兵出发。

    他们来到营地,之前飞船停靠的地方。前面的大兵脚步略显得着急,而且注意力也不在他的身上,这时候,牧阳要走他可是拦不住的。

    终于,走了一段路之后,牧阳忍不住问道:“兄弟,你走的有点快了。”

    这时候他方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之前有一段路是无人区,牧阳大可逃跑,但是没有。大兵心底有些感激,若是他逃跑上面就会怪罪下来的。几大藤条那是逃不掉的。

    他解释道:“今天公主要来,所以我们都比较着急。你不要见惯。”

    牧阳愣了一下,公主?这都什么年代,还有公主的吗?他觉得好奇,于是忙问道:“公主?哪一个国家的公主?真是稀奇,这年头还有公主。”

    他用打趣的语气说话,谁知道大兵忙做了噤声的动作,小心翼翼地道:“嘘。你这是找死啊。公主你都不知道。也对,在联盟之中倒是很少听过。在我们前线倒是经常听闻。这个公主,只是我们给的尊称。实际上,她是三大家家族的小姐。”

    牧阳一听到三大家族的名称,眼眸当即一凝,卫雪就是三大家族的人。心中隐隐觉得这个公主就是她,他实在他了解她了,不过又想想不可能,卫家怎么会将她放出来呢。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实在是可笑。

    他问道:“这三大家家族经常来前线?”

    大兵话匣子一开,此处距离目的地还要走一段路,倒是说起来,“除了联盟的武器装备供给,还有一部分供给是三大家族供给的。这部分的武器性能威力都比联盟的强。”

    “所以说,你们联盟的人谈起来三大家族,还有些人不知道呢。可是对于我们来说,那可是信仰。实话跟你说,拿一个他们的家族徽章,可是比联盟徽章荣誉得多呢,足够你自豪半个月。”

    牧阳冷笑了一声,倒是没有再接话了。一路走来,可以看见这里的士兵的情绪都处于一个昂奋的状态,有的直接拿起酒杯在酒馆内喝了起来,有的屋子则是传来欢呼声——这里虽然是军营,但是还是有休闲娱乐的地方。

    他被带到小黑屋里面,透过玻璃可以看见自己的。这里四周都是监控摄像头,已经藏在玻璃后面的枪头,只要有什么异样的动作,他都会被一枪爆头。

    过了没多久,门开了。来看访他的人,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两人相对无言,许久,方才异口同声道:“你还好吗?”当即又笑出了声。

    “你出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进来。把四周的监控全关了,我不想让人看见。”卫雪命令道。“没见我那么久,你就只有这句话吗?”

    牧阳笑道:“这一句话不就够了吗?”

    卫雪道;“你总是这样。你还好吧。我听说你被发配到比卢克了,当时担心得要命。”她坐在牧阳的身边,抱住他的胳膊,轻轻地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面,用着轻轻的语气说着。

    牧阳道;“这里要不了我的命。倒是你,认识你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你穿军装的样子。别有一番美。他们口中说的公主,该不会是你吧?”

    卫雪点点头,“看见你没事就好了。我该走了。在这里待久了,会被人发现的。我会想办法让你回去联盟的,那里比较安全。”她站起身来,这里随时都被监视。监控一时不行还说得过去,时间长了,就会出问题的了。她不想牧阳被连累。

    她又道:“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牧阳道:“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更喜欢用行动证明一切。等我。”他自信地笑了。

    换是以前,她一定会说,好,我等你。但是现在,她说不出口。想要用无数的措辞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但是她做不到。

    “其实,凝依萱她是一个好女孩。”说完,她离开了小黑屋,这时候,她早已经泪流满面、以前哭的时候,都是会在牧阳的面前放声大哭。现在在他面前只能笑了。

    牧阳沉默无言,坐了一会儿,有人进来将牧阳领了出去。他看见一艘豪华的飞船升空飞起。“公主走了吗?”她是别人心目中的公主,更是他心中唯一的公主啊。

    不知不觉,泪已经湿了眼眶。

    “嘿,兄弟。别这么煽情好吧。我知道公主很美,但是也不至于见一面就爱上了她吧?”还是之前的大兵。

    牧阳惨淡地笑道:“也许不止一面就爱上了。”

    “你真是莫名其妙、”大兵道。

    走着走着,牧阳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托尼这个家伙。牧阳眉头一皱,真是煞风景。他没有打算去搭理托尼。谁知道这家伙倒是看见了牧阳,拿着酒杯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托尼走到牧阳的面前,笑道:“嘿,你这家伙还没死呢。真没想到你会那么硬大。”

    大家一见,有好戏看咯。当即都围了过来。托尼在这里混得很好,大家都认识他、“托尼,这家伙是谁啊。”

    “这家伙就是我之前说的废物。哈哈。”托尼大笑着回答。“怎么?还不爽快呢。看看你,哟呵,原来你还是个邢犯。”

    身旁的大兵眉头皱了起来,“托尼,你回去喝酒,别挡着我们的道。”对方直接将他不放在眼里。

    托尼道:“你算什么东西。在这里张牙舞爪的。我跟你说,就算是将军来了,我也不会走开。”

    身后一阵欢呼,托尼更加兴奋了。

    忽然一阵剧痛传来,托尼的脸色登时煞白,四周欢呼声戛然而止,瞬间瞪着眼睛。牧阳说出手就是出手,根本就没有给你什么时间准备。一个膝踢踢在他的腹部。

    即便没有冲劲,但是这么一脚,足以让他躺上好几天。十二根肋骨瞬间断掉,这种痛苦,让托尼痛不欲生。

    托尼倒在了一旁,牧阳看都没有看他一样,于是就从他的身边走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