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疑惑
    绚烂的炮火瞬间炸开,与此同时,五台机甲开始行动。同样地,他们五个人拿着冲锋枪,朝着面前这一群吃人的小东西一顿猛射。

    枪口吞吐着火舌,无数的子弹落在这群东西上面,打穿了一个个的洞。他们身上的鲜血飞溅,一时之间,惨叫声不绝于耳。

    他们在快速地前进,前面两人开路,一人殿后,两人负责将两边飞扑过来的怪物全部打死。

    他们的火力很猛烈,但是对方的速度很多,而且重点的是,这些东西压根就不怕死,在疯狂往前扑。

    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能移动,但是到后面他们挪动半分都十分困难。

    “该死的,这些东西怎么那么多。都从哪里来!”其中一个人在骂了一声。他们的位置逐渐靠拢在一起,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移动一点,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么多的东西,迟早要将他们全部吞噬掉。

    牧阳大声喊:“炸弹!”

    “这个距离扔炸弹会把我们也给炸飞的!”一人大声回应,声音差点隐没在枪声之中。

    牧阳回道:“再不扔,我们就会被吃掉了!别犹豫了。盾牌!”他拿出一个盾牌矗在那里,也不管那么多,直接拿起炸弹往前面一扔,炸弹落地的时候,瞬间爆炸,产生的气浪足以开出一条大道。

    气浪扑了过来,手臂的地方承受了极大的力量,整只手都快麻痹了。幸好牧阳的实力较强,除了一点麻痹之外倒没有什么了,但是其他人却没有那么幸运,爆炸之后,盾牌都差点拿不起来。

    现在可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留给他们的时间不是很多。爆炸冲开的一条道路很快就会再度合拢上来,到那时候,他们想要逃都不行。

    来之前,他们低估了这里的数量。牧阳第一个冲了出去,尽快地离开这里才是最好的,绝对不能在这里浪费一分一秒。

    机甲能够拖住怪物的时间不多,所以他们必须争分夺秒。

    他们都是精英战士,快速移动起来是很快,但是那些小东西的速度也是不弱于他们的。在一阵失神的之后,便是再度冲了上来,并且发出滋滋的声音。

    它们愤怒了。

    “这群东西愤怒了。”牧阳道,他将自己退到队伍的后面,架起一个速射炮。速射炮已经充能完毕。他看着这一大群东西,嘴上裂开一个笑容,他道:“混蛋东西,给我都去死吧!”

    速射炮直接将蜂拥上来的怪物扫了一个清,他转身追上了大部队,现在它们不会轻易追了上面。但似乎并不是因为他的速射炮的原因。

    这种低等的生物,对于力量的感知是非常敏感的。牧阳这样想,他们似乎并不敢越过那一条无形的线,会是什么?不管是什么,他们现在是什么退路都没有了。即便前方有很强大的敌人都需要面对的。

    他们快速奔跑在森林之中,快速倒退的景象以及面前逐渐放大的建筑,预示着他们即将靠近这所地下研究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越靠近,越是安全。

    &nbs

    p;  “很好,这里很安全——”话音未落,一道黑影扑了过来,直接将他带走,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估计死了,一击毙命。大家的脚步停了下来,突然出现了一个未知的敌人,而且还很强大。

    四个人背对着对方。盯着树林之中,很安静,看不出有什么?但是敏锐的直觉告诉他们,危险就潜藏在某一树丛后面。

    “来了!”牧阳大喊,这一次是下手的目标是他。他看清楚了,是一个类似人形豹身的怪东西,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来的,看起来人不人,兽不兽。

    但是就是这个东西,速度快的要命。牧阳抬起合金刀将他的扑击挡了下来。它见攻击无果,瞬间转到其他人的上面,同样地,他们也可以抵挡下来,但是不见得有牧阳那么轻松。

    他们的手臂都快断掉了。

    “这是什么怪力气!”一个人捉住自己的手臂,那里疼痛不已。

    牧阳道:“你们赶紧进去地下研究室。”他们所在的位置,就是地下研究室的外面,已经不远了,以他们的速度花不了多少的时间。

    牧阳手执合金刀面对这个怪物。对方似乎不敢随便乱动,任由他们三个离开。

    他们三个很奇怪,为什么牧阳站在那里,对方就不敢追击上来。不过他们更多的心思是进入地下研究室内。

    “人类,我不杀你,你走吧。”人形豹身的怪物说话了,用人类的语言。

    牧阳冷笑一声,“怕是你不是我的对手吧。说吧,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恨他们!”他咬牙地道。说罢,便是扑向牧阳。牧阳忙抬起合金刀抵挡对方的攻击,凭借这速度,即便是力量稍有不足,但是仍能产生巨大的力量。

    牧阳后退几十米,在地上拖出了一个长长的刀痕。

    “他们那些人把我变成这样!我恨他们。”

    牧阳神色一滞,变成这样?难道他之前是人类吗?这不可能,人类的基因怎么会改变。而且,还变成这样。

    对方的攻击如同暴雨一般落下来,牧阳拿着合金刀疯狂地抵挡。他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之前是人类吗?如果是,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果不是你之前又是什么?”

    牧阳大喝一声,挥动着合金刀,一刀劈下来。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不是他们这些怪物能够抵抗的。对方在接下来的一瞬间,登时被击飞出了百米之外。

    牧阳追了上来,将合金刀抵在他的脖子上面,冷冷地道:“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对方冷笑一声,道:“栽在你手上,这是我的耻辱。”说罢,便是捉起合金刀往脖子处一抹,竟是自杀了!真不敢相信,就这么自杀了。牧阳没有打算要杀他的。

    他看着地面上的尸体,一声不吭。这时候,之前遇见的那些小怪物此时发出滋滋的声音,竟是再往后面退了数百米。

    他又把目光转到地下研究室,这里究竟藏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