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苦战
    众人面孔登时煞白,这人型的干枯植物居然是一个人,他全身的血肉竟是被抽干了一般,看起来与干柴没有什么区别。

    之前有那些根须包裹着看不出什么来,现在根须都来追击他们,这一个个矗立在那里的‘人’全部显露在大家的面前。

    大家都在往前奔跑,这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相对于那些大兵的惊讶,牧阳的惊讶更是多了好几倍,常年生活在联盟之中,根本就看不到这些植被,这些植被比食人花还要恐怖。能够在短时间将人体内所有的东西吸取得一干二净,这怕是要机器才能做到。

    恐惧瞬间传上来。但是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士兵,在处理这方面的方法更是有自己独特的一套。短暂的急促呼吸之后,大家呼吸都变得平缓起来。抄起手上的冲锋枪就是一顿扫射。

    鲍勃从袋子里面取出一颗燃烧弹,朝原来的地方扔了过去。头也不回地往前跑,压根就不没打算回头。燃烧弹爆炸,产生的熊熊火焰,足以将它们全部烧成灰烬。

    炽热的气浪扑面而来,这里化成了一片火海。鲍勃终于松了一口气,暂时的危险都脱离了,还有一点的距离就到机甲仓库了,他们已经见到那栋高大的建筑的影子。

    就在他们转身后,从火海之中忽然站起来一个巨大的人影,挥动着四肢将下面的火焰全部扑灭,还有不少花朵,根须没有被烧死。一部分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一部分还很有生命力。

    它们的花瓣颤抖,是同一种频率。牧阳敢断定,这群家伙肯定生气了。

    这个巨大的‘人’足足有十五米的高度,跟个普通的机甲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它是各种的根须拼凑而成。

    它那从指间处长出无数根须的手,看似那软绵绵的,毫无力气一样,但是真要靠近面前,你便是会感觉到这速度究竟有多么快。

    他们十几个登时分散,手掌落下来,直接拍成一个大手掌印。最为恐怖的是,那长出来的根须,也在地面上排出相等深度的痕印。这也就说,这根须拍了一下,绝对不比正面抗下这一掌轻松。

    他们行动有序,开始奔跑起来。在跑的时候,不少的花朵,根须沿着地表快速地追了上面。此时,他们抽出合金刀,身手敏捷地躲开他们的追击,趁势反击。

    他们在跑的时候斩断了不少的根须。不过即便是烧死了不少,这数量还是很多。鲍勃尝试着再来那么一颗燃烧弹,但是没有用,那看似笨重的‘巨人’反应那么敏锐,燃烧刚被抛出,就被一根根须给扇飞。

    几根偌大的根须拍下来,他们几个人再度被拍散,有一个人来不及躲开,整个人被拍飞出去,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鲜血落在地面上,登时就不见踪影。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无数的根须包裹起来。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便是一具干枯的尸体。大家都痛心极了。

    “这混蛋的东西,看老子不把你弄死!”

    众人一愤怒。几个人拿出合金刀,开始疯狂地进攻。他们身经百战,身手自然敏捷,几刀斩断那些根须,冲到‘巨人’的身前,跳至他的胸口处,无数刀下来,只是留下一点痕迹,根本伤不到他的要害。

    他们几个人登时大惊,这藤甲的防御程度,竟然堪比合金!

    在空中,他们没有借力点,跟个固定的靶子没有什么区别。瞬间就拍飞了。落地的时候,又变成了一具枯尸,最为糟糕的事情,这附近的花朵似乎变得多了。

    “他们吸收了人的血肉就可以生出更多的花朵,根须。”大家都发现了这个问题。牧阳被不少的根须围困,幸好的是他没有太过慌张,抵挡起来也不算是很困难。

    “牧阳小心!”鲍勃大喊。

    牧阳登时大惊,只见不知何时开始,这‘巨人’的注意力竟是放在一边上的牧阳上面,手掌说到就到,快的不行。

    此刻他又被根须所缠绕,想要一时逃脱那是不可能的。眼见就要落下来了,他斩断所有的根须,疯狂地逃跑,这一掌的威力他可是见过的,谁也不愿意吃一掌。

    这一掌落空了,就在他的身后落下来。还没喘过气来,横空又来了几道大根须,迎着面就扑了过来。那‘巨人’的攻击也随之而来,一时之间,这攻击竟然是全部落在了这边,将鲍勃那边搁在一边了。

    这让所有人都费解。

    托尼伤痕累累,不少的根须已经将他伤得不行。他忙道:“大哥,我们赶紧走吧。现在牧阳牵制着‘巨人’我们可以脱身。”

    大家一听,目光闪烁了一下。鲍勃着急地道:“怎么可以将牧阳丢下。一定要救他!”

    托尼拉住鲍勃的手,“大哥,你还没有搞懂吗、那怪物的藤甲可是比合金还要坚硬。我们的合金刀怎么伤的了它啊。现在牧阳牵制着它,我们脱身。希望他一个人,我们活下来,总比一起死掉好得多!”

    托尼盯着鲍勃。

    托尼大声道:“大哥!不要再犹豫了!等那个大家伙反应过来,我们都得死在这里!我不想死在这里啊。你别忘了,我们既然出来,都是做好了死的心里准备。”

    鲍勃犹豫了一下。解下两颗燃烧弹放在地上。托尼看了一眼,牧阳还在‘吃力’地闪躲。他本身就是一个累赘,没有必要留在身边。不过现在他总算是死的有价值。

    我会惦记你的好的。托尼这样说。

    鲍勃等人转身就离开。牧阳还在孤军奋战,他心中有些悲凉,就这么被人抛下来,这种情况下,也说不得谁对谁错,只是换是谁都会觉得心凉。

    “唉。”他叹息了一下,这藤甲是很难打破,他需要找到什么破绽的地方,否则的话,即便是不被打死,都被耗死。这攻击好像无穷无尽的一样。

    稍有失神,‘巨人’的攻击应声而至,牧阳忙拿起合金刀抵达,谁知道这力道还是很大的,整个人被拍飞出去。

    牧阳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印。拉开了双方的距离,牧阳也发现了这藤甲的破绽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