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十章 内鬼
    ,精彩小说免费!

    监控录像调取出来,最终还是没有发现这个人的踪迹,究竟是谁?完全不得而知。而那一份完成的设计数据,也只能任由它流向不知何人的手里面。

    作为星球会议的设计内容,自然是很重要。这一次的丢失,意味着系统的防御有漏洞,需要修复。距离会议的开始,还有半个月的时间,真想要设计出一个新产品出来,那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次的会议,绝对要崭露头角。让其他星球上的商家认识到未来杂货店。他们需要的是名声,不是别的。

    小零先后检测了几遍的数据库,还是没有发现是谁做的。牧阳只好暂时放弃,重新着手新产品的设计。

    当初,关于之前悍霸集团投资旅游星球的事情,当时大大小小几百家商家入股,最终赔了个惨,不少人选择了自杀。

    当时惊动了很多人。

    这件事又被翻了出来,据查明,不少股东行贿高级官员,而入狱。

    真是奇怪,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年多,都快两年的时间,按理说快沉静下去才对,现在突然又被翻出来。

    牧阳记得,当初韩浩的父亲也有参与这件事,就是因为这个,韩浩家的家产全部赔了下去,具体还欠了多少的债不得而知,估计是一笔不小的数量。

    这件事之后,牧阳倒是没有再听韩浩说起他们家中的事情。

    抛开这一堆突然冒起来的杂乱思绪之后,他继续翻阅像山一样高的文件,天讯上面开始模拟着最新产品的数据。结果是正确的,只要一旦公布出来,肯定会引起世人的瞩目。

    这是一种新的控制系统。让驾驶员的动作指令快速地传递到每一个的动力系统上面。他将他取名为飓风。这听起来像是以前的米国科幻片一样。

    会议开始之前的三天,牧阳与其他人终于敲定了这个设计数据,认为这一切都是可行的。他将这份数据公布出来,大家都欣喜若狂,在这次会议抵达之前,终于将新产品研发出来。

    大家对于这次的星球会议,都充满了期待。

    过道里,凝依萱走在牧阳的身边,道:“最近韩浩有点奇怪,总是心不在焉。整个人不在状态。”

    “其实不仅是最近,是从准备星球会议的时候开始,他整个人都变得很怪异。我怀疑上一次我们——”

    忽然,牧阳脚步一顿,吓了凝依萱一跳。她是打算说我们上次的救援时发生的事情。她以为牧阳会很严厉地叱骂她,让她不要说韩浩的任何坏话。但是却没有,牧阳只是看向另外一边。

    她看过去,什么都没有看见。

    在这之前,一个小心翼翼地走路的脚步,全身好像绷紧了一样,走起来路不发出一点儿的声音。他转过弯之后,就消失不见了。不过看他的背影有点熟悉。

    牧阳抬头看向黑暗的深处,由于少人走的原因,这里的变得昏暗,灯光也没有外边的那么明亮。黑暗仿佛冲向无尽的深渊,走了进去之后,不再能够回头。

    “怎么了?”凝依萱问道。

    “没有,我们走吧。”当天夜里,最新的研发数据被盗取了,没有任何的迹象,也没有提示系统被攻击。之前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研发室的系统防御等级提高了很多个等级。所以要想在外面攻破是不可能的,那只有一个可能,有人有权限可以拿到数据。

    会是谁?

    牧阳走到研发室内,大家都在那里集中。那是存放研发产品的数据台,最中间的那个台子,什么都没有了,甚至连一点的数据都没有了。

    这一次,对方很果断,直接将原有的数据抹除,真是果断狠辣。最后几天的时间将研发数据消除。

    小零经历上一次之后已经生气了,在他的眼底下偷东西,还不被他发现,简直就是对他这个超智能光脑的侮辱。他特意地在整个研发室安装了其他的监控,这个监控只能是他管理。

    他调取出来的视频,给所有人看,大家都沉默了,因为在出现在上面的人,不是别人,而是牧阳的兄弟,韩浩!韩董事长!

    “为什么,韩董事长要这么做?”有人痛心地道。另外一人轻轻地拉了一下他的衣服,示意他看向牧阳。这方才意识到老板在这里。当即闭上了嘴巴。

    牧阳指骨关节发白。“大家都退去吧。好好准备这次的星球会议。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这里只剩下凝依萱,赵庭,卞嘉,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牧阳,出卖他的竟然是发小,这对于谁都无法接受。

    许久,凝依萱道:“牧阳,你别太难过了。或许韩浩有什么难言之处吧。”她只能这么安慰了。

    牧阳大声道:“这样就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吗!有难处可以说出来!”

    凝依萱吓了一跳,不再说话。

    牧阳说罢,心中的怒火兴许是因为大声喝道的原因,消了不少。他道:“对不起,我不是在怪你。只是我想不懂,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有什么困难可以说出来的。有什么难题我们一起熬着过来、”

    凝依萱忙道:“或许——或许他自己也很痛心吧。毕竟你是他最要好的兄弟,现在这么做,肯定也觉得对不起你的。他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有他说不出的难处。而且还是不能不说的难处。”

    牧阳道:“或许吧。我想静一下。真的有点累了。”牧阳也不找地方坐下,直接坐在旁边的数据台边上,轻轻地靠在那里,用手捂住额头,什么话也没有说。

    赵庭,卞嘉离开了,只留下凝依萱静静地坐在那里。一连三天,他们都是这样坐着,饭菜送来了,又端走。

    牧阳并没有发很大的脾气,也没有疯狂砸东西,他只是很颓废地坐在这里,很疲惫的样子。他的内心在做很大的挣扎吧。

    “老板,我们该——”工作人员上来,他想说,该出发了。时间快到了。可是看见凝董事长做了噤声的动作。他乖乖地退下。

    凝依萱小声道:“你忘了你要做什么吗?你忘了卫雪被带走的事情吗?你这样颓废真的好吗?如果你这样颓废,我就陪着你,一直到你恢复过来。”

    与卫雪不同,她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可能陪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