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灭杀
    两架机甲像是两根巨大的擎天柱一样。

    牧阳进入机甲内部,操控着战神号。两人交手的瞬间,就是拿起他们的巨大无比的合金刀对着对方挥砍。在强大无比的动力下,即便是笨重的不行的合金刀,在机甲手里挥动起来也是轻松自如。

    为了隐蔽,这里附近都是一片荒废,即便是有建筑,也是无人居住的地方。他们当初选择的地方,如今成了他们无人知晓的殉葬地。

    在这狭隘的地下制造厂,怎么够他们施展身手?几刀下来,里面的合金墙壁,各种柱子都变得惨不忍睹。

    破开头顶的房盖,两架机甲冲了出来。黑色机甲显得有些急躁,这可以从他的攻击看的出来。刀刀是置人于死地。面对这个突然闯进来,杀遍所有人,并且还将完美的基地弄成一团糟的敌人,他是极其仇视的。招招欲要取牧阳的性命也是不为过的。

    除此之外,他还想逃离这里。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通讯不行了。无论怎么发送信号,都被拦截下来,这是一个可怕的消息。

    对方既然做到这种地步上面,这就代表了,今天一定要将他灭于此地。不,应该说是要整个基地覆灭。会是谁?军方的人呐…?并不是,这架机甲的性能太优越了,甚至比这架黑色机甲还要优越。这不可能是军方的机甲。可是会是谁?他实在想不出来了。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对方的攻击已经应声而至,反馈回来的力量让他的手臂发麻。

    种种的杂念在他的脑海里面盘旋,简直可恶极了。挥之不去,他需要的镇静下来,让心态变得更加平静。可是愈发的这样想,心情就越加的浮躁,急躁……

    对方不是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乳臭未干的新兵,他是一个经验十足的对手。太过急躁对于他来说,只会在招式上面,露出更多的破绽,而且一旦被对方捉住了致命的破绽,那么他就是一个待宰的羔羊。

    不行,我一定要逃离信号屏蔽范围。这样我才能够得救,才能够支撑到救援部队的抵达…他这样想,开始准备朝着一个方向逃离。

    “他打算逃离这里…绝对不能让他离开。”牧阳这样想。一旦让他离开,那么会带来很多的后果。三天之后的宴会,他将会陷自己于极度危险之中,搞不好还会葬身在那里,所以,说什么也不会让对方离开。

    他逃离之后,一定会通知羊高。既然那个刘冲都能够想到红色机甲是他的,那么这个羊高只要不是脑子缺了一块,都会想到的。现在他之所以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那是因为他自信自家的机甲足以对付牧阳的红色机甲。

    当然,牧阳从不愚蠢到,羊高只会依赖这架机甲。他还会准备点什么等候他的。

    牧阳追击,截住了他的去路。再度发起进攻,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这个混蛋斩杀在此。这样想着,他的刀变得更加快了。全力驱动机甲,把这把刀挥成了一道道重叠的影子…

    面对牧阳势如暴雨的攻势,黑色机甲仍然不放弃逃生的**。在抵抗着牧阳的攻击下,仍然想着撤退…

    就在这时,几架日常运输的飞舟过来了。是他们的飞舟。

    牧阳见到之后大吃一惊,脸色登时变了。突兀的变化让人猝不及防,如当头一棒。无论怎么算,都还是遗漏了这么一点,对方的运输的飞舟会过来…

    黑色机甲见状,如捉住救命稻草一般。心中疯狂地祈祷他们会过来救援。转念之间,又忽然想到这红色机甲是可以飞行的。这飞舟自带武器,可以进行对地面的轰炸。若是面对寻常的机甲,怕是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这红色机甲…

    兴许上帝本人只是听见黑色机甲前半部分的祈祷,偏偏是没有听见后面的话,这几架飞舟朝着黑色机甲飞过来。

    他大声呐喊:“混账东西,千万别过来!”可是怎么呐喊都没用,信号被屏蔽,对方是听不到的。他心如死灰,刚刚的距离,他们完全可以逃跑的,因为红色机甲是不可能分身去追击他们的。可是现在晚了…

    他就像是个哑巴一样,心里有无数想骂人的话。但是对方又听不见,骂了跟没骂一样…

    “很好。”最开心的就是牧阳。要是他们掉头就走,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现在好了,对方为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他们在快速接近。黑色机甲不管那么多,只好努力牵制住红色机甲,尽可能的不让他分心…可是开什么玩笑,根本就像是不起作用一样。

    那几架飞舟俯冲而下,上面的武器已经亮了出来,几根幽深的炮口,直指下面的红色机甲。

    他们越加近了。他只好尽全力地牵制牧阳,然后让他们尽可能的炮轰他,或许还有机会吧。

    可是又能怎样?牧阳本人的实力在他之上,这种时候就是考验双方驾驶员的实力,经验了。

    他想要扣住牧阳的武器,好让他的背部空出来,让飞舟进行轰炸。他如愿了,但是结果未如尝。

    牧阳被扣住没多久之后,飞舟下来了,速射炮开始发射,对准牧阳的背部。就在这时,牧阳手中的刀很诡异一般脱手,在对方的震惊下,另外一只手也挣脱了出来,捉住了下坠的合金刀,从底下穿了上来,正对准对方手臂穿了过去。

    整个手臂算是废了…

    速射炮应声而至,直接轰炸在战神号的身上,炸出一阵刺眼的光芒。应该是完了,黑色机甲内的驾驶员暗自松了一口气,要是这都不完,那么他就等死吧。损失了一个手臂的他,该怎么跟他对战?

    所有人都以为完了,谁知道烟火之中冲出一道身影,将天空上的几架飞舟斩成两半。

    战神号的外壳防御力,是可以抵挡星际战舰的速射炮强度,区区几艘飞舟就想将他轰炸掉,简直就是在做梦。

    灭掉几艘飞舟,牧阳再度将目标转回到黑色机甲,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待宰羔羊,一只狼狈不堪的羔羊。开玩笑…损失了一个手臂的机甲还想跟战神号对战。

    牧阳再度砍掉他的一只手,彻底废了…

    “你知不知道你面对的是谁?悍霸集团!”对方开了公频,声音颤抖,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样。

    “我才不管你属于谁,哪一方…要怪,就怪你们从一开始就打错了主意…动了不该动的人。”牧阳也开了公频。语气森寒,不带丝毫感情…

    动了谁,究竟是谁?他脑子里面努力的回想。

    但还没想到,就已经被牧阳一刀穿过他的控制室,将他杀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