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废墟
    ,精彩小说免费!

    所谓池鱼遭殃,说的就是这个吧!

    诸多的科学家畏缩在阴暗的角落里面,阴暗也无法完全掩盖住他们脸上的恐惧。他们整天就只知道埋头研究,又有什么时候去观看过这样的战斗。此刻的他们不吓到屁滚尿流已经很不错了。现在的他们只能是祈祷这场战斗赶紧结束,至于谁胜谁负,已经不在乎了!因为他们实在是怕极了。

    牧阳被摁在地上面,一直摩擦过去,一条极其长的痕印在地面上出现。完全不敢想象,这是人和金属摩擦出来的。马歌的实力很强,很多战斗技巧都不像是普通的打手具备的。尤其是他居然有能力化解“崩裂”的效果,这是无法想象的。这是军方研究出来的技巧,意在从内在瓦解对方的魂力防御,以达到魂力对抗**的效果。

    路痕没有拖很长,牧阳一手插进金属地板里面,五指紧扣,一个急刹。紧接着,他一个翻身,运用腰部的力量,顺势就是一脚踢中马歌的腹部。马歌整个人飞了起来,这个时候,双方是面对面的,一个上,一个下,但是优势在于牧阳这边,处于地面的他,拥有更好的视野,借力点,以及应变。

    牧阳不像江平,现在他可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拥有着发动强力攻击的时机,是绝对不可能发生江平那类的事情。双眼凝视,好似有什么锁定了马歌一般,让后者有种错觉,无论他在空中做什么闪避动作,做什么反抗手段都是徒劳。因为他的一切都被对方看穿。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赤,裸的女人一样,在他面前毫无保留!

    有这种感觉,是可怕的!这预示着,你将会输掉这次的战斗!输掉了意味着,你将会死去。这就是战斗,他绝对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学生”会有什么慈悲的心,会大发善心,留他一条命。之前在视频检测里面就看到了,手执合金棒,一棍下来,血肉飞溅,手长刀,一剑下来,断臂残腿。那个眼神,坚定,果断,毫不犹豫。

    马歌绝对不相信一个这样的人,会手下留情!就像他一样,也绝对不会给对方留下活口!在部队之中,手软被敌人杀掉的例子实在太多了。他马歌绝对不愿意做这么一个人!所以,他不想死,没有能想死。他不能死,所以,他产生了更加强烈的求生**!

    牧阳的攻击如期而至,仅在眨眼之间,强大的魂力铺面而来好似一阵劲风刮过。要是换是以前,马歌肯定会大吃一惊,一个学生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魂力!可是现在他丝毫没有时间去惊讶。他做出一个决定,舍车保帅!剧烈的疼痛瞬间侵袭过来,刺激这大脑皮层。看不见鲜血飞溅,看不见血肉模糊。

    马歌凭借着对方的攻击,整个人倒射出去,滚落在地面上。在最关键的时候,他牺牲了自己的手臂。他利用了之前的牧阳使用的魂力压缩,整个人往一边移动了一点,可是也正因如此,原本打在心脏处的攻击,位置偏移了一点,打在了他的肩关节。

    马歌的手臂已经抬不起来了,彻底废了。失去了一只手,战斗力大失,这场战斗他已经败了,居然败给了一个学生,简直不敢想象。结果有点难以接受,但是这就是现实!他不是古代的死士,没有必要为了钱而丧失自己的性命。他垂下脑袋,很不愿意地提起这个三个字。这好像是羞辱一般,也的确是耻辱,被一个学生击败。说出去只会被人嘲笑。要知道,他好歹也是一个退伍军人。

    “我输了!”

    他内心的骄傲,自信,狂妄,自大,以及一切荣誉,都在这一刻瞬间摧毁,一丁点也不剩。他原本以为,接个单子,不会有什么。的确,能有什么呢!?要是牧阳不需要流银,或者不知道这里有流银,牧阳也不会来这里。而马歌,他还保留着自己内心的那一份骄傲吧.....

    牧阳的身体也是极其虚弱,对手很强。这就是退伍军人的实力吗?交手的一瞬间,对方出招尽是杀招,招招攻破你的防御,看穿你的弱点。实在是很可怕,这就是无数战斗经验积累出来的。他相信,要是换做别人,早已经败在了马歌的手下。

    这里已经成了废墟,墙壁上的拳头印,地面上的裂纹,已经各种电脑,桌子都被打稀巴烂,若说还有一个地方保留完整的话,那就是存在流银的地方,那里无论是牧阳,还是马歌都不敢打过去。一个是想要,一个是想保护。无论是目的是什么,都不能摧毁它!

    牧阳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流银面前。它被一团绿色的光芒包裹,十分美丽。牧阳取出一个盒子,这是小零特制的。他打开盒子,然后轻轻地将流银装进去里面,然后合上。正准备离开,马歌却道:“我想问一下,这个东西用来做什么的额!?”

    旁边的科学家心疼啊,这东西可是有钱都弄不来的啊!牧阳瞪了他们一眼,道:“它叫:流银,融合到金属里面,会增加到金属的性能。”

    说完,牧阳便是离开了。

    ......

    大门开了,一个人倒下来,倒在了门口。尤冰吓了一跳,身后的关灿见不对劲,赶紧往里面跑,看见十几个人全部倒在地面上,还有呼吸,只是昏迷而已。但是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他赶紧冲进电梯入口,不等尤冰,自己先下去第二层。

    门开了,但是映入眼帘的一幕,却是让他永生难忘。眼前倒下几十人,但是放眼望去,除了红色,还是红色。那是鲜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消失在人间了。

    他无法想象,究竟是谁那么残忍,杀了那么多人!他不会去想这个问题,完全没必要。这些人都是与他无关紧要的。只有利益关系。他顶多就是感慨一下,这么的人命的,就这么……

    他绕过那些尸体,着急地往里面走,强忍住从胃里面涌上来的恶心。尤冰也下来了,看到这一幕,当场就吐了,实在是太恶心了!

    关灿回来了,他们下去最下面那一层,这里面没有任何人,但此刻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看看流银还在不在!那个平台上面,早已经空荡荡,还剩下什么!什么也不剩下。

    马歌不见了,是马歌做的吗?他脑子之中闪过这么一个人。他怔住了,发现那群科学家走了出来也不知道。终究是养贼为患啊!要是让马歌知道了,又是怎样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