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182
    到最后, 紫嫣也没拧得过宇文成都, 不过她也确实不愿意住到宇文成都的府内, 所以俩人最后协商了一下,宇文成都府旁边有一栋二进的宅子, 那原本是朝中一位有学问的大儒的住处,不过那位大儒后来年岁到了,就辞官回老家了,宇文成都刚好想要扩建一个演武场, 所以就买了下来, 只是一直有事儿, 所以也就没有动,如今刚好便宜了紫嫣了。..

    这院子平日里保养得还算不错,家具也是齐全的,稍微整修一下也就能住人了,所以三天之后紫嫣就搬了家, 因为有宇文府的仆人,搬家到是没费她什么事儿,麻烦也就麻烦在她需要重新在院子里布置一下聚灵阵还有五行防御阵罢了,虽然之后可能出门上山采药会麻烦一些, 但好在宇文成都是个出手大方的, 她需要的药材他全包圆儿了。

    “先住着, 要是有那里不和心思的就和管家说, 让他派人给你改, 平日里需要什么东西也吩咐下去, 就把这里当成你自己家就好。”宇文成都笑着说道,“对了,我昨儿进宫的时候刚巧碰上了赵御医,说的投契,不若让他过来给你瞧瞧可好?”

    紫嫣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随你便吧,还是那句话,我这病,没治。”说完就直接回了房。

    第二日一早,宇文成都果然领了个人过来给她看诊,那人大概五旬左右,头发白了一多半,看着却脸色红润,一看就知道平日里保养得很好,看宇文成都对这位大夫的殷勤,不用想也知道请来肯定是费了不少的力气的。

    “今儿麻烦您了。”紫嫣穿了一身淡蓝色绣缠枝莲纹的裙子,头上只用一支上好的羊脂白玉雕刻而成的莲花发簪挽着,看着清清淡淡的,却越发的显得仙气缥缈。..

    那赵御医一开始还奇怪,这宇文将军怎么求到他这里来了,毕竟他虽然医术确实是整个太医院里最拔尖儿的,可到底和宇文府不是一路的,宇文府在太医院也有相熟的太医,虽然医术比他差了一些,但也着实不错了,何至于让这位宇文将军除了一根百年的野山参也要求他过来问诊,如今看到这位聘婷秀丽的女子,赵御医才算明白,这是被这姑娘迷了心窍,所以想给她找最好的大夫吧。

    想到这,赵御医不禁笑了笑,这还真是年少慕艾,想想他还真是老了,想他年轻的时候,不也是这般嘛。

    “姑娘,让老朽给你把个脉吧。”赵御医笑眯眯的说道,看着慈眉善目的,让人不自觉的就信了三分。

    紫嫣微微勾了勾唇角,而后点了点头,“麻烦老爷子了。”紫嫣笑着说道,而后直接伸出了手。

    赵御医把脉把了给有一盏茶的时间,之后皱着眉头收回了手,“别怪老朽说话直,在下实在看不出小姐这身上有什么毛病。”赵御医自认自己这手把脉的本事不说炉火纯青却也相差不远,这位姑娘的没想平和沉稳,虽然较之常人要慢上一些,但想来是因为这位姑娘武艺高超的缘故,他曾经给一位武艺高超之人把脉,那人的脉象和这位姑娘很类似。

    紫嫣笑了笑,“不怪您,我当时就劝过他的,我这病,没治的。”紫嫣轻笑着说道,“我这病会慢慢的失去五感,直至死亡,期间身体会缓慢的变得虚弱,不过脉象上到是没有什么的。”

    赵御医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些,“这样的病症真是,闻所未闻,不知道姑娘如今的情况?”

    紫嫣微微笑了笑,“六日之前已经失去了味觉,据我估算,用不来半年大概就会在失去一个感官。..”紫嫣很淡然的说道,生死于她,不过是一场旅行而已,死了,不过是换一个地方生活,所以没什么的。

    看着这般淡然的紫嫣,宇文成都脸色却是阴沉沉的,对于紫嫣这般不在乎自己性命的举动,他是十分不满意的。

    “这,还真是……”赵御医有些无奈的说道,他也算见多识广了,年轻的时候也是跟着父亲走南闯北见识到了不少稀奇古怪的病症的,“啊,对了,姑娘这样,可是中毒?”赵御医忽然开口问道,他以前和父亲去过南疆,那边有一种很神奇的蛊术,什么奇奇怪怪的症状都有,这姑娘的症状这般奇怪,说不准就是这个呢。

    其实赵御医平日里也不是什么热心肠的人,毕竟在皇宫大内当差,还是专门给皇帝看病的御医,不小心谨慎些,这脑袋早就搬了家了。只是看着这般漂亮仙气儿的小姑娘英年早逝,到底有些于心不忍啊!

    紫嫣微微笑了笑,“不瞒您老,小女也是学医的,看过的病症也不在少数。”言下之意,跟毒或者蛊术之类的没关系。

    “哦?小友也是学医的?”赵御医好奇的问道,当世女子学医是非常少见的,不过赵御医的女儿就是个医女,所以他对此到是没什么不好的看法。

    紫嫣笑着点了点头,“小女精于制药之术,今儿麻烦您老走这一趟了。”紫嫣笑着说道,而后冲着宇文成都刚刚给她找来的丫头招了招手,“去药房里,把写了乙二柜子里的药拿一瓶子过来。”

    “是,小姐。”灵玉点了点头,然后麻利的跑去了药房,没过多久就拿着一个一指长的白瓷瓶子回来了。

    紫嫣笑着伸手接了药瓶子,而后转手送到了赵御医跟前,“今儿您老也是辛苦了一趟,这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不过对哮喘却有不错的效果。”这位赵御医看着身强体健的,但紫嫣只听他的呼吸声就知道,他肯定是有哮疾的,这种慢性病平日不大紧,可发作起来却能要人的命。

    赵御医闻言,脸上带了些惊诧还有忡怔,而后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老头子这还真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了。”刚刚对于紫嫣所说的会医术,赵御医还真没往心里去,毕竟医术这种东西还是讲究个家学渊源还有年岁的,却不曾想这世上当真有这般天赋卓绝之人,年纪轻轻,不用把脉,只单靠望闻就能够判人病症的,就这一手,就是他学了几十年医术都望尘莫及的。

    不过想到这姑娘这样好的医术却得了这样要命的病症,赵御医脸上流露出明显的可惜还有遗憾之色,都说世上英雄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对这个姑娘而言,大概也是这么一回事吧!

    赵御医伸手接了药瓶子,而后打开之后闻了闻,瞬间就被那里面的药气冲了一下,不过并不难受,就连原本有些紧的嗓子都觉得骤然一清,“好东西!”

    紫嫣笑了笑,这药原本并不是专门为了治疗什么哮喘的,这个药是她炼制出来的低配版的清净丹,她取名清净散,效果是清心凝气,对于昏迷、晕眩都有奇效,不过对于类似于哮喘、咳嗽之类的毛病也有奇效,只要轻嗅药气就能够缓解哮喘之类的,非常实用的一款药物。

    “如此,老头子就厚颜收下了。”对于这样的好药,可比宇文成都送上的野山参还稀罕,所以赵御医很干脆的收下了,还打算回去就让人把宇文成都的人参送回来,毕竟没有治一次病收两次诊金的道理。

    之后赵御医又跟紫嫣哈喇了好半晌,说的都是一些平日里遇到的病例还有用药方面的疑惑,紫嫣也乐得和这位医术卓群的老大夫讨论这些,毕竟老大夫医术确实拔尖儿,又看过不少的病案,还在皇宫大内遍阅典籍,和他交流紫嫣也能有不少的收获。

    送走了那位约定下次还要拜访的赵御医,紫嫣看着一脸难看的宇文成都,微微笑了笑,冲着他招了招手。

    “别气了,你现在的模样都快赶上河豚鱼了。”紫嫣打趣的说了一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给看开些才能活的快乐。”紫嫣温和的劝慰道。

    宇文成都闻言,脸上带着些难过,“你还不到二十岁!”

    紫嫣拍了拍宇文成都的手臂,“你在战场之上应该是见惯了生死的,那些牺牲了的兵士想来有不少也是十几岁的,没什么的。”

    宇文成都脸色暗沉的不再说话,但心里却是在不住的反驳的,那些人怎么能和她比,那些人的性命如何有她的贵重!

    “随你吧,我过两日要出京一趟,你若有事,就吩咐管家去办。”宇文成都低声说道,眼神温和的看着紫嫣,这次出京的任务是他主动请缨的,前往岭南。

    他曾耳闻过,岭南有一种能够活死人肉白骨的灵药,名为血灵芝,这次他就是奔着那个去的,既然一般的大夫治不好丝娘的病,那他就去找那些厉害的灵药,说不准就有一样能够治好丝娘的病。

    “好,路上小心,别忘了带上我给你的大还丹。”紫嫣笑着说道,对于这个友人,她还是很重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