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2.万字更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是百分之五十, 防盗时间是一天, 么么哒  “休息了, 小姐这次可是委屈了。”紫嫣倒了两杯茶, 其中一杯递给了刘姑姑。

    刘姑姑叹了口气, “谁家的媳妇都是这么过来的,咱们小姐这还是遇到心慈的婆母了,不然就这头三天, 就能把人磋磨没半条命的。”夫人就是担心小姐会受磋磨所以才把她派过来, 虽然也不见得能帮上什么忙,可至少她见的多了,也能给小姐出出主意不是。

    紫嫣笑了笑, “不能盼着小姐的婆婆心慈,还是给想法子让小姐得了婆母的喜欢才成。”釜底抽薪才是最好的法子, 更何况就她家小姐虽然性子娇, 可却是个有苦往心里憋屈的, 往日里在家受不到什么委屈,就这,三不五时的还给心口难受一下,这要是在这里三天两头受委屈, 那对身子可不好!

    “这又哪里是好打听的事儿啊!”刘姑姑皱着眉叹了一句, 紫嫣这法子听着是聪明, 可她们这初来乍到的, 这种事儿又哪里是那么好知道的, 没看早先嫁过来两年多的文氏,和袁夫人这个做婆母的,相处的不也是那么不温不火的嘛。

    紫嫣摇了摇头,“话不能这么说,就是因为不好打听,咱们才给多花功夫,不然要咱们这些当下人的作甚。”紫嫣摩挲着手里的茶杯,轻笑着说道,更何况,甄宓好了,她们这些做下人的才能过得好,若是甄宓的日子不好过,难不成她们就能过得多舒坦不成。

    闻言,刘姑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觉得紫嫣这话说的在理,夫人把她派到小姐身边,为的不就是能让小姐过得好嘛。

    “成,这事儿交给我,我去办。”刘姑姑坚定的说道,而后也没再紫嫣这里多做停留,直接转身就出去了。

    紫嫣笑着摇了摇头,刘姑姑这是压根就没明白她的意思,袁夫人是不好讨好,可做儿媳妇的孝顺总是没错的,晨昏定省是孝顺,可她家小姐肯定是吃不了那份儿苦的,那就只能拐着弯的表现,比如亲手调配的香料,再比如她家小姐亲手做些女红或者干脆下厨做些婆母爱吃的菜色,又或者每日里去陪袁夫人说说话之类的,这些事情都不大,而且也不需要甄宓亲自动手,只需要顶个名卖个好就成。可这么长年累月的坐下来,再加上她们家小姐本就很擅长讨好长辈,想来用不了几个月就能把袁夫人这个当婆婆的拿下了。

    紫嫣所谓的釜底抽薪,可没说要一击即中,那是任何人的相处,还是要靠细水长流的感情,一击即中,一见钟情之类的,那是对着爱人,可不是对着婆婆的。

    事实证明,紫嫣的想法是很切实可行的,她把这个法子跟甄宓说了之后,甄宓虽然觉得不太靠谱,不过紫嫣得她信任,而甄宓自己也确实没有什么更好的法子,所以也就照着紫嫣的法子去做了,其实也不是多么费事儿的事情,不过是每日里除了早上的请安多往自己婆婆那里跑两趟而已,有时候带着自己做的针线,有时候是紫嫣做的几道精致的茶点小菜,又或者是紫嫣调配的适合袁夫人使用的面脂胭脂一类的,虽然一开始婆母对甄宓的态度只是普通,可这么两三个月下来,甄宓亲眼见着自己的婆婆对自己的态度那是一天比一天好,到如今已经可以说得上是和颜悦色了。

    而且平日里袁熙也不怎么常在家的,毕竟他是个大男人,如今也不过十□□,正是冲劲儿十足,要建功立业的时候,真的没有太多的时间留给甄宓。而甄宓呢,她是次子媳妇,管家的活计是无论如何都落不到她手里的,每日里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可做,去讨好讨好自己的婆婆,其实反而给了她打发时间的事情,所以一开始还是紫嫣催着,到了后来,每天一到点儿,甄宓就自己往刘夫人那里钻了。

    “阿娘。”甄宓脸上带着甜笑,冲着刘氏福了福身。

    “好孩子,娘不是说了,不用你多礼的,快过来。”刘氏看到是甄宓,脸上的笑立马真实了许多,挥手让找她报账的管事儿下去,“今儿个怎么来晚了,可是身子不舒爽?”往日里甄宓都是下午两点来过来,今儿晚了快俩小时呢。

    刘夫人说着,拉着甄宓仔细的瞧了瞧,她如今年纪大了,袁绍早就不爱往她房里来了,儿子们大了,不是在外奔波就是要读书习武,甄宓嫁过来这几个月,每日里都回来了陪着她,她一开始还觉得这孩子是有心眼儿,可相处下来却发现,这孩子却是难得的赤诚,她讨好自己就单纯的只是因为喜欢自己,这让刘夫人很难不去喜欢她。

    甄宓笑着摇了摇头,笑盈盈的说道,“才不是,我的身体可好了,这次之所以来晚了,是因为下厨做的东西稍微复杂了些。不过娘您一准儿喜欢。”她们这些大家小姐下厨其实就是站在旁边看着厨娘们做,顶多开口指点一下之类的,甄宓做的还比较实在,她帮着洗了洗菜,所以说是自己做的,完全不亏心。

    “哦,你这是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刘夫人笑着问道,她这个儿媳妇的手艺她还是很清楚的,那是真的不错,至少送到她跟前来的东西全都很精美,味道也好,这么几个月下来,她人都胖了好几斤呢,不过气色到也好了不少。

    “紫嫣,把那几样小点拿上来。”甄宓笑着吩咐了一声,刘姑姑最近忙着和袁府的下人打咧咧,所以紫嫣自然又回到了甄宓贴身婢女的位子。

    紫嫣脸上带笑的把手中的食盒放到了桌子上,没有两分钟就把东西都摆好了,刘夫人身边的丫头很有眼色的去拿了碗筷,没有多久就把餐桌都规整好了。

    “我看看,你这是又做了什么好东西?”袁夫人被甄宓扶着走到了桌边坐下,看着桌子上摆放的几样精巧的餐点,眼神柔和了不少。

    “娘,这个是红枣糖糕,您昨天不是说有些头晕嘛,大夫来了也说您是气血不足,这个就刚好对症,而且不是药,对身子也好,还有这个,红豆木薯圆子,也是一样补气血的。”甄宓指着最靠近袁夫人的两道甜点,笑着说道,要说这下厨,甄宓那是真没辙,她就没那根儿弦儿,不过这么些年,被紫嫣投喂着,说起吃来,那绝对是头头是道,蒙人是绝对没问题的。

    “好好好,我儿用心了。”听着甄宓这般把自己放在心上,袁夫人那叫一个开心啊!

    “哪有,相公出门在外不能服侍在娘身边,宓儿这个做媳妇的可不就给加倍的对娘殷勤嘛。”甄宓笑着说道,自打成婚,袁熙除了一开始的一个月能每天晚上回家陪陪甄宓,之后就经常外出,上个月更是被袁绍派去了冀州,还不知道给多久才能回来呢。其实甄宓对袁熙的感情还不如对自己的婆婆刘氏,毕竟在甄宓以前,袁熙已经有了好几个侍妾,不过那毕竟是她的丈夫,虽然甄宓心里有些埋怨,可紫嫣总劝她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她也就只能长和婆母说说袁熙的好话了。

    “诶,那孩子被派出去给有小一个月了吧,也是可怜了你,今日老爷回来,我说什么也给给他说说。”袁夫人叹了口气,说道。

    甄宓摇了摇头,“没关系的娘,相公如今正是该努力的时候,而且又是为了公公效力,儿媳还是支持他的。”甄宓嘴角含笑的说道,“咱们不说那个了,快吃吧,不然一会儿就该凉了。”

    “好好,听宓儿的。”袁夫人点了点头,在身边丫头的服侍下开始吃点心。

    吃过一餐美味的餐点,甄宓有陪着袁夫人说了好一会儿话,之后才在晚餐之前离开了袁夫人的正院,毕竟一会儿袁绍就该回来了,她一个当儿媳妇的要是撞到了公公,那也不是个事儿不是。

    “小姐醒了,口渴吗?”紫嫣笑着问道。

    “还好,你这是又给我炖了什么?”甄宓正在菱花镜前梳妆,看到紫嫣端着的瓷盅笑着问道。

    “您昨天不是说嗓子有些干嘛,我给您炖了梨,最是滋阴润燥的。”把手里的瓷盅放在外间的桌子上,笑着说道。

    甄宓点了点头,她记得去年紫嫣也给她做过,喝了小半个月,味道很清甜,而且喝完了之后嗓子确实舒服了好多。后来还是她喝腻了才停的。

    “别说,这么久没喝,还挺想得慌的。”甄宓笑着说道,拿了汤匙一口一口的慢慢的把那一小盅炖梨喝完,“一吃就知道是你亲自下的厨,别人做出来还真就不是这个味儿。”

    “小姐要是喜欢,那往后我都亲自动手给您做。”紫嫣笑着说道,她从来没有什么扫帚自珍的想法,每次研究出什么好的药膳方子都会很大方的教给厨房,但其实这并不是她真的很大方,而是她懒,她喜欢下厨研究一些新的点心药膳,可却不喜欢重复的劳动,而且好不容易养好的皮肤,经常下厨也容易弄糙,不过就因为她不藏私,她在下人丫头里面的口碑却很不错。

    “算了吧,你每天要忙的事情也不少,其实厨房做的也还成,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和你做的有些差距。”甄宓叹了一句。

    紫嫣笑了笑,她五感灵敏,十分擅长调味,那些厨房的下人虽然长年累月的练着厨艺,可这调味看的却是天赋。

    “只要小姐喜欢,我又怎么会怕麻烦。”紫嫣连忙表了个忠心,而后才说道:“小姐前几天让我变得络子我已经编好了,一会儿让人拿来给小姐瞧瞧。”

    甄宓点了点头,然后安静的把碗里的汤汁一点一点喝完,其实瓷盅看着大,但因为壁厚,其实里面的汤汁也就一小碗儿,几勺就喝完了。

    “一会儿让人把那几个络子送过来给我过目,我明年开春四月就要出嫁,这次的新年大概是和哥哥们最后的团聚了。”说到出嫁,甄宓虽然知道是个好婚事儿,可心里却还是止不住的伤感和惶恐,好在,好在紫嫣会一直陪着她。阿娘和她说了,紫嫣会作为她的陪嫁大丫头和她一起去甄家,有紫嫣在,她这心里也才安稳些。

    看出甄宓的不安,紫嫣伸手握了握甄宓的手,“小姐,昨儿不是说要去弹琴嘛,我让人去准备好不好?”

    闻言,甄宓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她知道,紫嫣这是给她找些事儿做,免得她胡思乱想。

    见甄宓点了头,紫嫣挥了挥手,让手底下的人去安排,自己则陪着甄宓一起坐着说了会儿话。

    “一会儿,你为我吹一曲吧。”甄宓轻声说道,紫嫣的琴虽然学的不怎么好,可萧却吹得极好,两人也曾琴箫合奏,阳春三月中那美妙的音乐,她此刻都还能回忆起来。

    “好,只要小姐开心。”紫嫣笑盈盈的说道,作为自己的粗大腿,她总是乐于讨甄宓的欢心的。

    琴案很快就备好了,因为天凉,底下的丫头很聪明的把琴安置在了绣楼最上面的阁楼里,那里可以眺望远处,风景不错,而且在屋子里也不会被风吹到害的小姐生病。

    甄宓的琴自然是好的,虽然不是传世的名琴,却也是当代制琴大家的作品,声韵协和,造型精美,而紫嫣的萧却很是普通,不过是一柄随处可见的竹萧,工艺很是简单,这甚至不是花钱买来的,而是紫嫣亲手采了竹子花了些时间自制的,不过音色还算悦耳,倒也算是不错的乐器了。

    弹琴之前是必要焚香的,甄宓每次抚琴焚的必然是紫嫣亲手调制的春花,优雅的香气在阁楼中弥散,悦耳的琴声随之悠扬,之间穿插着悠扬清越的萧声,让人紧皱的每天也不禁松开了。

    “是何人在弹琴吹箫?”袁绍低声问旁边作陪的甄俨,他今日是过府来商议次子袁熙的亲事的,其实这样的事情本不需要他这样的一方巨擘亲来的,只是甄家是一方巨富,他今年管辖的地方又受了灾荒,他这次除了给次子商量婚事儿主要还是来筹借粮食的,毕竟他的势力范围与曹操接壤,如今曹操势大,他必给防备着才好。

    甄俨闻言,谦卑的笑了笑,“该是我妹妹宓儿在弹琴,她的琴艺很是不错。”甄俨如今不过举孝廉任职一个小小的将军司马,轶八百石,若是甄宓真的能嫁给袁熙,他也能沾亲带故的更有些前程。

    袁绍点了点头,看来这甄宓才女的名头并不虚,“那吹箫之人为何?”不怪袁绍多嘴,他自幼便是世家公子,对于音乐很是有研究,他听得出那吹箫人的潇洒肆意,乐技高超,想来比起当初的宫廷乐师也不差什么了,这自然便起了好奇之心。

    闻言,甄俨笑了笑,“是妹妹身边的贴身丫头,唤作紫嫣,这丫头小时候救过宓儿一次,打那以后宓儿便有些偏爱于她,平日里读书习字都是带着的。”这事儿没什么不好说的,说出去反而更显得他妹妹的仁爱。

    点了点头,袁绍也就不再追问了,他毕竟也是大家出身,虽然对那个能奏出如此乐音之人好奇,却不会去觊觎她人家的丫头。

    而袁绍的来访本就是外事,甄宓和紫嫣这样的内宅之人是绝不会知道的,所以她们也就完全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弹完了琴吹完了萧,两个人心情很好的下了阁楼。通过琴声发泄了一番的甄宓心情显然好上了不少,晚上吃过晚餐就早早地上床去休息了。

    甄宓睡着之后,紫嫣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甄宓的闺房。

    “晚上警醒这些,有事儿就去叫我。”紫嫣轻声吩咐了一声,就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她一天也就只有晚上这会儿才算是清净一些,可以做些自己的事情。

    她的屋子还算大,每日里回屋她都会抽出半个时辰练武,打一套拳,然后再连半个时辰的书法,之后洗漱休息,穿越至今三载,她从无一日懈怠过。

    “宓儿,你也去吧。”袁夫人看着惶惶不安的甄宓,轻声说道,“你娘家想来还是能护着你的。”

    紫嫣闻言,心里对袁夫人点了点头,看来她对着甄宓是真的有那么几分真心的。

    “你们也是,能逃命就去逃命吧!”袁夫人淡淡的说道,她不是什么善人,却也做不到让这么些人陪着她等死。

    “阿娘,我不走!”甄宓蹲在袁夫人身侧,伸手拉着袁夫人的手,眼含泪花的说道。

    “好孩子,娘知道你是个好的,只是你名声太盛,留在此地,你的下场或许比死还要更难,所以,逃吧!”袁夫人摸着甄宓乌黑的头发,含泪说道。

    紫嫣闻言,也恍然明白袁夫人话中的意思,这时候的军队可不是现代的军队,军纪远远不如后世那般严明,□□妇女并不被上面的将领所制止。

    紫嫣想了想“小姐,和我走吧,您不能呆在这。”紫嫣皱着眉头说道,她那里还有几身外出时候穿着的男装,她和甄宓的身形相差不多,想来是可以穿得上的。

    “好孩子,走吧!”袁夫人点了点头,紫嫣和刘姑姑一起扶着甄宓起身往后院而去。

    “姑姑,你去给小姐把脸上的妆饰全都卸了,我去拿衣服,小姐不能穿这样的衣服出逃,不然一定会出事儿。”紫嫣严肃的对着刘姑姑说道。

    “好,你快去。”刘姑姑点了点头说道,她肯定是不可能跟着小姐一起出逃的,可至少她能帮着小姐逃出去,这也算是她不愧对夫人对她多年的恩义了。

    紫嫣点了点头,急匆匆的出了门,回了自己的屋子,花了几分钟就把需要的衣服整理好了,她早就已经收拾好要出逃的东西了,毕竟曹军围城的消息已经到了好几天了。她又早已知晓这次的战争的结果,怎么可能不提前准备。

    “小姐,马上把这身衣服换上,然后我们就走。”紫嫣拿了衣服严肃的对着甄宓说道,她手里的衣服已经有些旧了,若是往常,这样的衣裳甄宓看都不会看,可此时,这却成了她救命的东西。

    甄宓也知道事不宜迟,所以点了点头,就进了屋换了衣裳,紫嫣也直接在外间找了个逼人的地方换了自己往常穿的衣裳,头发简单的束起,做了个男子的发样。

    只是看着换了衣服出来的甄宓,紫嫣忍不住皱了皱眉,甄宓的模样太过娇媚,即使穿上男装也一眼就能认出她是个女子,这样逃出去肯定会被人认出来的。

    “小姐,闭上眼。”紫嫣拿了自己往常用来擦黑皮肤的脂粉,三两下就把甄宓的脸抹的蜡黄一片,只是只这样还是不成,最后想了想,又拿了往常甄宓描眉的黛笔碾碎成粉末,在甄宓的脸上狠心的抹了两把,弄得甄宓整个人都有些脏兮兮的了。

    “成了,小姐跟紧我,咱们走。”紫嫣冷声说道,然后伸手拉着甄宓就要离开。

    “可是,刘姑姑怎么办!”甄宓着急的说道,眼神焦急的看向了刘姑姑。

    “小姐,你快走吧,老奴这里还有些事情,稍后就去。”刘姑姑笑着说道,“紫嫣,这是我给小姐捎的行李,你们路上小心。”刘姑姑笑着说道,然后把一个不大的盒子交给了紫嫣,那里面放的都是甄宓的私房,都是些金条珍珠宝石之类的,价值不菲。

    紫嫣点了点头,“姑姑,自己小心吧。”紫嫣有些沉重的说道,她只有一个人,实在是照顾不了两个弱女子,所以为了甄宓,就只能舍弃刘姑姑。

    离开春华园,紫嫣本想拉着甄宓从后院直接离开,只是甄宓说什么都要去给袁夫人口头拜别,紫嫣怎么劝她都不听,最后没有法子,只能遂了她的意。毕竟甄宓这人虽然平常都很温和,也听得进去别人的话,但要是范起轴来,那真是谁都没辙。

    “好吧,不过咱们要快些。”看着甄宓一脸坚定的模样,紫嫣也就只能点头了,背着行囊拉着甄宓往正院走。

    “阿娘。”一进正院,甄宓就跪倒在袁夫人跟前,眼泪唰唰的往下掉,弄得本就乌七八糟的脸蛋显得更加脏兮兮的了。

    “好孩子,别再娘这里多耽搁了,快走吧!”袁夫人看甄宓这样的一身打扮,一开始都没认出来,好在甄宓的声音她是听惯了的,所以最后还是认出来了。

    “阿娘,你和宓儿一起逃吧。”甄宓死死的拉着袁夫人的衣摆,哽咽着说道。

    袁夫人摇了摇头,“娘老了,逃不动了,也不想逃,你还年轻,快走吧。”袁夫人摸了摸甄宓的头,温和的说道。

    甄宓闻言,重新给袁夫人叩了三个头,就起身打算了紫嫣一起逃走了,只是还没出大厅的门,就听到下面的下人来报,曹军已经派人把袁府给包围了,如今已经已经有人冲进来了。

    紫嫣皱了皱眉头,这下可真是没辙了,除非她领着甄宓一起杀出去,不然那肯定是跑不了了,可问题是,第一,她没杀过人,第二就算她能杀人,可甄宓从小到大都没见过死人,她真的能在兵荒马乱的时候不吓软了脚吗?

    “小姐,小心!”她真没想到那些人会这么快就到了这正堂,伸手抽出腰间的短剑,挡住了砍向甄宓的一把利剑,左手一拉就把甄宓护在了身后。

    被拦了剑,夏侯渊眼神一厉,伸手又是一剑砍向眼前之人,紫嫣虽然会武,可她真的没有什么实战能力,所以只能凭借自己的力气硬抗,好在越是过招,她也越是娴熟,就在这么一来一往之间,紫嫣手中的短剑舞得越发的熟练,和那位身穿铠甲之人之间的过招也从一开始被人家压着打,到了可以势均力敌的程度。

    “别动,这小家丁还真是有几分本事!”曹丕一挥手,拦住了想要上前帮忙的士兵,如今这邺城早就已经拿下了,不然也可不会有闲心看夏侯渊和人打斗。

    夏侯渊是曹操手下的大将,论武力或许比不上徐晃赵云之流,可他能在曹操手下任先锋将军,那靠的可不是和曹操的亲戚关系,那也是有真本事的,如今被个小家丁拦了下来,那心里的气恼也是可想而知的。

    只是他越是着急,手下也越是容易出破绽,终于在第八十四招的时候最终被紫嫣一剑挑飞了武器,一剑横在了颈间。

    “放我们离开,不然我手里的剑可不认人。”紫嫣直视着离她不远的青年将军,刚才打斗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就是那个青年制止了其他几个想要过来帮忙的人。

    “你这小子身手不错,不过,你手里有人质,可我手里也有啊!”曹丕嘴角挑起一丝笑意,说着冲着紫嫣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回头看。

    紫嫣皱了皱眉头,一回头才发现她家小姐不知道何时被人给抓了起来,甚至不止甄宓,确切的说,整个袁府的人都已经被抓了。

    紫嫣抿了抿唇,握着剑柄的手几乎好吧剑柄捏碎,“你不要伤害我家小姐,我就放人。”紫嫣瞪着曹丕,被她挟持着的夏侯渊想要反抗,却被紫嫣一只手按在了地上,比力气,她可是不会输人的。

    “怎么了?”紫嫣一打开门就看到一脸急色的宏丰站在门口,皱眉问道,这都这么早了,她又在宴上饮了不少酒,这会儿子困得厉害,所以难得的脸色不太好看。

    “公子,司空大人刚刚宴席之后忽然犯了头风,这会儿子已经疼得昏厥了好几次了,可偏偏咱们军中自带的大夫拿这个病实在没辙,我们公子说您说不定有辙,所以让小的来请您过去呢。”宏丰有些焦急的说道。

    紫嫣皱了皱眉头,“这样啊,那你多等我一下,我去那下药箱就和你走。”紫嫣知道这会儿容不得多耽误,急慌慌的进了屋拿了她的药箱交给了宏丰,两人急急忙忙的往后院走去。路上紫嫣只来得及稍微整理一下衣裳,头发却还是披散着的,看着很有些不羁,不过这会儿大家正围着曹操着急呢,倒也没人在意她是否失仪。

    “子言,你不是说你精通医术吗,快来为父亲诊治一下!”曹丕脸上带着些急色,以前曹操也犯过头风,可从未像此次一般疼的都晕过去了,所以曹丕心里非常的担心。

    “二公子别太担心,容我诊诊脉。”被曹丕一把攥住胳膊,紫嫣其实是有些疼的,不过她曹丕并非故意,只是急昏了头而已。

    “麻烦子言了。”卞夫人眼眶通红的看着紫嫣说道,然后让开了身子,她身后就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曹操。

    紫嫣也不多客气,直接走上前去把脉,微微皱了皱眉头,其实曹操这毛病要说严重,那肯定是严重的,脑梗,不过要说不严重,那其实也不算特别的严重,毕竟堵得不厉害,算是慢性病。

    “把我的针囊拿过来。”紫嫣坐在床边,轻声对着曹丕说道,曹丕连忙点头,之后亲自去拿了紫嫣的药箱过来。

    从药箱里拿了针囊出来,下手飞快的在曹操的耳际、虎口还有人中处各扎了一针,针拔下来,就见曹操呻吟了一声,醒了过来。不过人是醒过来了,只是头仍旧疼的要死要活的,看着在床上不住呻吟挣扎的曹操,卞夫人那眼泪是一个劲儿的往下落。

    “大人,您这病需要慢慢调养,这会儿我先给您止痛,您看可好?”紫嫣在曹操身侧说道,她必须把治疗的事儿说道前天,不然之后的责任可就落在她头上了。

    “好好,都好,快些为老夫止疼!”曹操呻吟着说道,双手死死的捂着头,汗更是一片片的往下滑。

    紫嫣点了点头,“去倒杯温水来,服侍大人喝药。”说着,把自己的药箱子一层一层的全都打开,把最底下的东西全都清理出来。

    “夫人,可否把你头上的簪子借我一下?”紫嫣摸了摸自己的头,才想起来自己此刻压根就没束发,是披散着头发出来的,而且她如今早已不做女装打扮,头上自然也没有发钗。

    卞夫人虽然不明所以,不过这会儿子视子言如救世主一般,自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听到她要自己头上的簪子,连忙就把头上的簪子和钗都卸了下来交给了紫嫣。

    紫嫣看着卞夫人递过来的那一大堆的钗饰,脸上带了些苦笑,只是从里面拿了一支珍珠簪子,然后用簪子的簪头往自己药箱子底下的一个小洞里插了一下,簪子插下去,药箱的底子就有一块木板弹了出来。

    把木板拿开,里面不大的小空间里面,摆着好几个瓷瓶还有十余颗蜡丸,紫嫣伸手拿了其中一颗蜡丸,伸手一捏,里面就出来了一颗黑褐色的药丸子。

    “把这个喂大人服下,有十分,啊,不是有一盏茶的时间就能止痛了。”紫嫣轻声说道,她这药可不是一般货,里面加了曼陀罗的汁液,说曼陀罗可能大家不太熟悉,这东西如今的名字叫曼陀罗,搁在现代,它的名字是大名鼎鼎的罂粟。

    这罂粟可不是本土的东西,当初紫嫣也是因缘巧合之下帮了一个西域胡商,人家为了感谢她想要送她财务,不过她觉得自己不过是顺手试了个药,所以并没有收那人送的宝石和金银,反倒是要了不少花草的种子,为的也是甄宓喜欢花草,想要种些西域的奇花异草给她欣赏讨甄宓开心。可没想到那些种子种出来之后,自然居然在其中发现了罂粟,这东西的名声在现代那可是大名鼎鼎,紫嫣原本是想要把那几株罂粟全都毁了的,不过后来想起来这玩意儿一开始是用来制作止疼药的,所以那些曼陀罗到是逃过了一劫,其中三株被她搭配着药材支撑了强效的止疼药,剩下一株则用来留子,不过虽然留了种子,她却也在没有种过,如今也不知道那些种子还有没有活性了。

    曹丕服侍着曹操喝了药,亲眼看着曹操在一盏茶之内脸色就好了起来,虽然看着脸色还是惨白,可至少不在疼的冒汗了,这心里舒了口气的同时对于子言的医术也是服了,他父亲患头风已有三两年了,这期间也找了一些有些名气的医者给诊治过,只是却都无什么行之有效的良方,这子言不过是一出手,就把父亲的头疼给止住了,实在是好医术啊!

    “子言孩儿,过来些。”头疼止住了,曹操脸上带上了些笑,语言也是前所未有的亲昵。

    紫嫣闻言,走了过去,轻声问道“不知大人可有何吩咐?”

    “你从今日起便唤我义父吧。”曹操笑着说道,对于把自己从头疼之中拯救出来的子言,曹操此刻的好感度简直快要爆表了。

    “多谢义父,您先休息吧,您的病还是要多休息的。”紫嫣轻声说道,疼痛也是非常耗费体力的事情,这会儿曹操最需要的就是好好地睡上一觉,而且止疼药说到底也只是治标不治本,之后还需要好好地治疗才能把这个毛病只好。

    曹操点了点头,“那好,明日咱们父子在说话。”

    之后曹操要休息,紫嫣就和曹丕他们一起退了出来,不过紫嫣并没有直接离开,她还需要交代一下曹操的病情,还有后续的治疗,总不能给颗止疼药就算完事儿吧。

    除了曹丕,曹彰和曹植也都是在的,紫嫣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小口茶水,然后才开了口。

    “大人的头风,起因我并不清楚,可能有很多,像是外伤、风寒或者生气之类的,我只能尽力开出药方给大人进行调理,不过最主要的还是要大人自己平日里主意保养,不能饮酒,少食油腻荤腥,少思少虑,心态尽可能的放平和,不要大喜大悲。”紫嫣轻声说道,那个脑梗一开始可能是由于外伤引起的,不过当时没有好好吃药调理,结果久而久之就把脑内血管给堵塞了,形成了栓塞,而就是那个栓塞导致了头疼欲裂。就算是在现代,这样的毛病也只能慢慢调理,或者输液手术之类的,不过现在可没有什么无菌手术室和无影灯,手术就不要做梦了,至于输液,也一样没那个条件,所以只能选择用中药慢慢调理。

    “我们知道了,子言先开药方吧。”曹家三兄弟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曹丕拿了主意,开了口。

    紫嫣点了点头,“那就好,我这就开方子。”说着就有下人拿了笔墨过来,其实紫嫣开的方子也没什么特别的,是现代很常用的治疗脑栓塞的偏枯回春汤,里面用料有红花、桃仁、钻骨风、全蝎、安息香、乌鞘蛇等二十余味中药,全都是祛风化瘀的良药,不过曹操的病情说到底并不算特别的严重,所以紫嫣酌情减少了些药量。

    “这个药方,先喝上三天,每天两剂,喝药期间需要忌口,不可饮酒,不可多食荤腥。”紫嫣淡淡的说道,“还有这个,这是个食疗的药膳方子,每天吃一次,连吃十日。”

    把自己该交代的都交代了,紫嫣就直接告辞离开了曹操居住的院落,回了自己的屋子,这么折腾了半晚上,她也是很不舒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