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2.第 112 章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是百分之五十, 防盗时间是一天, 么么哒  揉了揉稍微有些疼的额头, 看来她给想辙做些更有效的解酒药出来才成, 以前没有需要,做出来的东西效果实在一般般,现在有需要了, 她自然要为自己做出药效更好的解酒药。

    自己穿好了衣服, 下面人才送了洗漱的东西进来, 这是紫嫣吩咐好的, 毕竟她总有些不方便的时候, 为了自己的安全, 自然是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的。

    洗漱完之后,紫嫣发现自己居然也没什么好做的,她初来乍到, 都是跟着曹丕打打下手之类的,如今曹操生病, 曹丕自然要在曹操跟前侍疾,她可不就无事可做了嘛。

    不过转念一想觉得这样也不错, 忙活着这么些天,能够偷得浮生半日闲也是好的,所以用过早餐之后干脆就拿了本书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面看书, 手边是一杯她自己调配的清心花草茶, 旁边的石桌上燃着她自己常用的有驱虫效果的药香, 这小日子过得别提多舒服了。紫嫣觉得要是自己的后半辈子都能这么优哉游哉的过下去,其实还是蛮美妙的。她其实并不是一个多么有野心有拼劲儿的人,不论是在穿越前还是在穿越后,她求得其实都是一个安稳平淡的生活。

    在现代的时候倒是无所谓,她家里不指望她有多么大的成就,只要她过得开心舒服就可以,可在这里,在这个命如草芥的东汉,生存的需要催促着她不断地向前,不断的努力,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她的命就没了。紫嫣虽然喜欢悠闲的生活,可她更热爱自己的小命,以前念诗总是觉得那首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诗很是大气磅礴,令人心生向往,可如今,紫嫣却觉得,处在这样一个朝不保夕的时代,不论是爱情还是自由,都没有自己的性命更可贵。

    “子言小兄弟好生的悠闲啊!”紫嫣看着手中的书正有些入神,忽的被耳边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去,发现居然是郭嘉,眼神中带上了些讶然,不过随即脸上就挂上了客气的微笑。

    “是郭先生大驾光临啊,子言真是有失远迎了,快请坐吧。”紫嫣放下手中的书,起身邀请道。

    郭嘉倒也不客气,直接在紫嫣身旁的石椅上坐下,紫嫣笑着让郭嘉稍等片刻,进屋里去给郭嘉沏了杯茶,顺手拿了些自己做的蜜饯出去当小点。

    “郭先生将就些,我这里东西太过简陋了。”紫嫣轻声说道,这话倒不是什么客套谦虚,而是真的太过简陋了,就连待客的茶叶点心都是没有的,毕竟说到底,她虽然有幸被曹操收为义子,可毕竟时日不久,手头虽然有些财务,可她如今没有曹丕的手令压根就出不了府,供应更是一般,完全不能和当初在甄宓身边相比,所以如今也就只能凑合一下了。

    “无碍,嘉也不是什么细致人。”郭嘉笑吟吟的说道,端着茶喝了一口,“你这茶不错啊,味道清雅,口齿留香,比之那些茶汤别有一番滋味呢。”郭嘉笑着说道,如今的茶汤都是加了各种调味料的,虽然调制的好了味道也很不错,不过郭嘉毕竟是个文士,所以反而对于紫嫣这般淡然清雅的茶汤感觉更喜欢。

    “先生若是喜欢一会儿可以捎些回去,都是子言自己做的,不值什么。”紫嫣淡淡的说道,沉吟了片刻,才开口道“不知大人此次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郭嘉笑了笑,“并无大事,只是昨夜司空大人头风犯了,听说是你治好的,所以在下很是好奇罢了,没想到子言除了一手好武艺,居然还有这般优秀的医术呢。”

    紫嫣闻言,并无什么太过的表示,只是很淡的笑了笑,有时候微笑真的是很好的表达方式,不需要说一个字,很多事情就尽在不言之中了。

    “好吧,这次过来主要是想要知道你给司空大人吃的是什么神药,居然能够有那般的奇效?”郭嘉笑吟吟的看着紫嫣,眼里却是不容置疑的表示出了怀疑。紫嫣的医术确实很不错他是深有体会的,毕竟当初他的风寒就是吃了紫嫣赠他的药治好的,拿一瓶药不过五六颗,他只吃了三颗就治好了自己的风寒,只是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止住了司空大人那般剧烈的头痛,实在是太过神异了些,更何况紫嫣还是这袁府的人,有些事情也是不得不防的。

    紫嫣笑了笑,“郭先生稍等片刻。”说着起身去了屋内,等出来的时候手里抱着她的药箱。

    “这就是昨日给司空大人服用的药,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名为止痛丸,不论是受伤还是其他的疼痛,只要一颗就能有奇效。”紫嫣把蜡丸拿出来摆在了郭嘉身前,“这种药的主药是一种来自西域的花草,曼陀罗。”

    “曼陀罗?”郭嘉皱了皱眉,疑惑的问到,他虽然智计百出学识出众,不过对于这些花草之类的,却实在是不甚了解。

    紫嫣自是看出了郭嘉的疑惑,笑了笑,“我早年救过一个西域胡商,那人为了报答就送了我不少西域那边的花草种子,当初本是为了讨我家小姐的欢心,只是种出来之后才发现里面居然混着几株曼陀罗。”紫嫣淡淡的说道,“本是想把这花毁了的,不过后来还是留了下来制成了药。”

    郭嘉一下子就听出了重点,“你为何想要把这花毁了?”

    “曼陀罗是西域特产的花卉,色彩缤纷艳丽美不胜收,只是这越美的东西就越毒的道理却是共通的,这花的汁液有成瘾性,类似于五石散,经过提炼之后会让人有翩翩欲仙之感,所以我第一眼见着才会想要把这花给毁了的。”紫嫣淡淡的解释道。

    郭嘉一挑眉,“五石散?这东西不是补品嘛,少量服用想来并无什么害处,若是这曼陀罗类似于五石散到是无事。”郭嘉淡淡的说道,事实上他本人就有服食五石散,毕竟这也是一种流行,五石散吃过之后会自体发热,让人不惧严寒,而且还能提高那方面的能力,是很多文人士大夫都会服食的仙药。当然了,郭嘉吃五石散倒不是为了壮阳一类的,他只是自来体弱

    畏寒,所以服食五石散健体罢了。

    紫嫣闻言,不禁有些无奈,这大概就是时代不同所造成的认知误差,在她看来,别管是五石散还是罂粟,那都是毒品,都是害人的东西,可在现在的人眼里,五石散是壮阳药,是保健品,是补药,反正就是好东西,而且价格还不算便宜,反正平民百姓是吃不起的,紫嫣把曼陀罗类比于五石散,落在郭嘉眼里,大概只是在提升曼陀罗的价值罢了。

    不过紫嫣也无意去和郭嘉争辩这些问题,反正把话说开了,只要知道自己没有害曹操就好。

    之后因为紫嫣要去给曹操复诊,所以郭嘉也并没有多留,不过临走之前却毫不客套的把紫嫣精心调配的花草茶带走了一多半,弄得紫嫣有些哭笑不得,她只是客气一句而已。

    不过紫嫣倒也不是什么抠门的,花茶没了她还有其他的药茶,实在不成还能花时间自己在做些,所以也就苦恼了一下也就放开了。

    中午吃过午饭之后,紫嫣本打算这回房午睡一下的,结果却被曹操派人给请了过去,本以为曹操做完头疼成那副模样,今日怎么都要在休息一日的,结果到了书房才知道,曹操居然一大早就开始正常的处理公务了,实在是劳模啊!

    “大人,您昨日刚刚犯了头风,怎么今日不好好休息呢!”紫嫣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在她看来,公务在怎么重要,也不如人的身体健康重要,毕竟人死了那就万事皆休了。

    “无事,昨日吃了你的药,好好地睡了一觉,今日起来反而觉得身体轻松了不少啊!”曹操笑着说道,“子言过来看看,这是为父刚刚为你选的官位,等送去许都让圣上用了印,你就有正式的名位了。”曹操冲着紫嫣招了招手,他为紫嫣请封的官位并不是特别高,却比起她如今的职务要好上许多,而且是文职,这一点非常的和紫嫣的心意。

    “多谢义父。”紫嫣温声说道,“不过为了您的身体着想,这些事情都可以推后,您现在需要的是休息,我昨日给您吃的只是止疼的,那药只能治标止疼,对您的病并无疗效,还请您好好的保重身体才好。”紫嫣温声说道,“今日的药可已经喝了?”紫嫣轻声问了问曹操身边的贴身小厮,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点了点头。

    “义父请把手给我,我给您把个脉。”紫嫣温声说道,曹操自然是从善如流,伸了手给紫嫣把脉,把完脉,紫嫣又问了一下曹操喝药之后可有发痒发热之类的不良感觉,毕竟她开的药里面像是全蝎、过山风之类的药物都是有可能会引起过敏的,若是曹操对这些药有很强大过敏反应,那她就要即使的更改配方了。不过好在曹操并无任何不适,想来药方子还是合适的。

    “照着这个方子先喝着,三日后我在过来复诊,到时候再看需不需要调整药方。”紫嫣淡淡的说道,中药的效果一向都是温和而缓慢的,曹操这病又是大病,想要治好,没有个一年半载的那是别做梦了。

    “主公,官渡之战战败,主公气急攻心,如今已经病重了!”侍从有些哆哆嗦嗦的说道,“如今大公子已经让人护送者主公回来了。”侍从低声道。

    “什么!”袁夫人问询,惊叫一声,而后两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甄宓一个人压根扶不住昏过去的袁夫人,紫嫣沉这张脸一把扶住袁夫人把人送到了软榻之上。

    “小姐,去让人请了大少奶奶过来吧,这么大的事儿咱们不好自己做主的,顺便快去派人请大夫,把邺城最好的几个医者都请来,备着大人回来需要用的。”紫嫣低声凑在甄宓耳边说道,这种事儿只能甄宓出面。

    “好,来人,去把邺城有名气的大夫请来,还有,刘姑姑,你亲自去大夫人那里,把大夫人请过来,快!”甄宓的声音有些尖利,她是真的害怕,袁夫人就这么在她跟前倒了下去,实在是吓坏了她了,至于官渡会战败北,这事儿其实她并不怎么往心里去的,毕竟她从未学过这些东西,战争离她实在是太过遥远了,所以反而没有什么真情实感的。

    紫嫣见状,冲着刘姑姑点了点头,刘姑姑就直接离开了屋子,没多大一会儿,大夫就被请来了,其实紫嫣的医术比起这些大夫来说只强不弱,只是她一介女流而且年岁又小,除了甄宓她们这些常接触她的人,根本就没人会相信她的医术的。

    好在袁夫人只是急怒攻心以致昏厥,被大夫施了一针就悠悠转醒了,看这守在自己床边哭红了眼睛的甄宓,袁夫人心里暖了一下,不过之后她就强打起了精神,让府里开始准备起袁绍要回来需要的东西,大概是有这么一股子念头支撑着,袁夫人到是并没有显得很憔悴。

    “宓儿,你先回去吧,这几日就不要来请安了,好生在自己院子里呆着。”袁夫人板着脸吩咐了下人要准备的东西,一回头就看到甄宓还在那眼巴巴的瞧着她,实在是有些头疼,要说她昏过去的时候这孩子做的事儿明明很是有条理,可怎么她这一醒过来,这孩子就又变成这样了呢,就是想让她给自己搭把手她都做不到,所以袁夫人也就只能打发这孩子回去呆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