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90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是百分之五十,防盗时间是一天, 么么哒  离开了曹操的书房, 紫嫣就直接回房休息了,不过刚进屋子没多久, 茶都没喝一口, 就听到下面有人来报,说自己派去甄家的人回来了,紫嫣只能撂下手里的茶杯, 紧赶着去了后门,拿了甄家的回信, 顺便询问了一下甄家现如今的情况。

    自打甄宓嫁到袁家,和甄家的联系就一直是刘姑姑在负责的,这次若不是刘姑姑根本就派不动人,也轮不到紫嫣来管这档子事儿。

    “这次回甄府, 府里可还安好?”紫嫣淡淡的问道, 这个问题倒不是紫嫣本人多么关系, 事实上,对于甄家她真的没有太多的感情,她本就是个生性淡漠的人,这大概算是现代人的通病了,她能那么在意甄宓, 也不过是因为甄宓对她是真的很不错, 她也是真心把甄宓当成闺蜜似得, 所以才愿意为了甄宓以身犯险,可甄家在她眼里可就没有这个分量了,此刻询问一下,也不过是为了一会儿好回答甄宓而已。

    “回公子的话,府里还算安好,只是老夫人听闻袁家事败,担忧小姐的近况,一下子重病卧床,这次回去小的并没有见到老夫人。”下人有些战战兢兢的回道,之后就车轱辘似得把自己在甄家的所见所闻一股脑的全都倒给了紫嫣,越听,紫嫣的眉头皱的越紧,最后下人回完话,紫嫣的脸色已经快比上寒冰了。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手里死死的攥着那封下人送来的回信,紫嫣冷声说道,吓得那人逃也似的跑了。

    紫嫣抿了抿嘴角,甄宓的父亲早逝,大哥体弱多病,原本有甄夫人在,甄宓在甄家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只是如今甄夫人病重,甄府换了甄宓的二哥当家。想起甄宓的二哥,紫嫣心里就有些气不顺,靠着甄宓嫁进袁家升了官,却从不想着逢年过节的关心一下甄宓,每次来信不是求官就是求财,甄宓只要能帮的也都帮了,如今甄宓落了难,他都是一推四五六,推了个干干净净的。

    深吸口气,紫嫣沉这张脸去了甄宓住的春华园,这事儿说到底是甄宓的家事,她并不好给甄宓拿主意,能做的只是尽力帮一把罢了。

    “二哥,四哥,你们怎么在这里?”刚走到春华园门口,就看到曹丕和曹植站在那里,似乎是有什么事情的样子,紫嫣微微皱了下眉问道。

    曹丕笑了笑,“这不是子健嘛,他说耳闻甄小姐琴艺超绝,所以想着过来拜访一下。”曹丕其实心里有些尴尬,毕竟当初紫嫣投效的时候就说好了,不得为难招惹甄宓,可如今,却还是让曹植过来打扰了甄宓,实在是有些丢脸面。

    紫嫣点了点头,“今日恐怕不太巧,甄家送了家书过来,小姐那里可能有些事情处理。”紫嫣淡淡的说道,这就是婉转的拒绝了曹家两兄弟的拜访。

    “这样啊,那就下次再说,对了,明日你若是有空,不如和我们兄弟一起出门踏青饮酒如何?”曹丕笑着说道,看子言没有什么恼意,心里也就放心了。子言是他看重的人才,他可不希望因为四弟的一些无意之举让两人之间留下什么心结。

    紫嫣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好啊,我明日应该无事。”说完,冲着曹丕曹植点了点头,就直接进了春华园。

    问了院里的下人,才知道甄宓去了阁楼赏景,紫嫣叹了口气,希望甄宓看了信之后也还能有心思赏景吧。

    “小姐,甄家那边回信了。”见了甄宓的面,紫嫣行了一礼,而后淡淡的说道,她尽量表现的平淡,希望这样能让甄宓安心一些。

    “母亲可说了什么?”甄宓闻言,连忙凑了过来问道,旁边的刘姑姑也很是关心的看着甄宓。

    紫嫣沉吟了一下,还是决定据实以告,毕竟甄宓说到底还是要回去甄家的,毕竟曹操虽然看在紫嫣的份上答应了要放过甄宓,可甄宓毕竟曾是袁熙之妻,袁绍的儿媳,总是留在司空府实在不像个样子,所以甄宓有必要了解甄家的情况,这样她以后也好有个应对。

    “老夫人重病,如今当家作主的是二少爷,这是他给的回信。”紫嫣皱着眉头说道。

    甄宓闻言,接过了手中的信件就拆了开来,看完之后眼泪刷的就下来了,眼神中透着股失望乃至于绝望,就连哭都哭不出声来了,整个人都失了魂儿似得。

    紫嫣没看过那封信,所以并不清楚其中写了些什么,见甄宓此刻的模样,稍微有些担忧,伸手从甄宓手中拿了信过来看。

    看完那封信,紫嫣觉得自己的牙都有些痒痒的,恨得!就没见过甄俨这般不当人子之人,实在是无耻之尤,居然写信来让他亲妹子自请去给曹操为妾,还说什么若不如此,家里恐也不好过,顺便还说了说甄夫人如今卧病再床需要吃很多贵重的药,这不就是变相的要钱和威胁嘛。

    把手里的信一把揉了,紫嫣脸上的神色很是有些难看,她本以为那个小人传的话已经够难听的了,没想到这甄俨是真的死不要脸了!

    看着甄宓在那边哭,刘姑姑虽然没看到信,可她在甄家带了这么些年,对这个二少爷还是有些了解的,那就是个见利忘义的人,虽然这般说自家少爷不太好,不过刘姑姑觉得二少爷就是这么个人,如今看甄宓哭的这般伤心,刘姑姑也是悲从中来,跟着一起掉了眼泪。

    紫嫣深呼了口气,捏了捏有些疼的额头,这真是一个顶事儿的都没有,这事儿弄到最后还是给她给甄宓想辙。

    坐在椅子上,手指一下一下的往桌子上敲着,她是真不擅长给人拿主意,不过比起那两个已经六神无主的,还是她比较适合。

    “这样,小姐你也别急,老夫人那边只说是病重,具体怎样却还不清楚,我会在派人过去探看,这次我去找丕公子,求他派人,二公子一向势力,想来不敢拒绝。”紫嫣轻声开口,看甄宓一副依赖的模样看着自己,接着开口,“司空大人昨日犯了头风,是我帮着治疗的,想来看在这个的份上,司空大人暂时不会动你,之后的事情咱们之后在想。”紫嫣暂时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比如如今甄宓的丈夫袁熙还活着,其实袁熙要是死了,甄宓反而好安排了,不论是重新嫁人也好,还是静修守寡也罢,有紫嫣在,总是能护着她一些的,可偏偏袁熙如今还活着,而且听传闻,似乎凭借着自己手中的兵力在和曹军对峙,这对于甄宓来说实在是大大的不利,这也是紫嫣一开始想着送甄宓回娘家的原因,因为那会更加的名正言顺。只是如今甄家回不去了,那就只能另寻他法了。

    “行了,小姐也不需要太过担心,一切有我呢。”紫嫣拉着甄宓的手,轻声劝慰了一句,然后拿了自己怀里的手帕给甄宓擦了擦泪。

    “二哥,二哥,他怎么能这般对我啊!”甄宓被紫嫣这么一劝,整个人一下子扑到了紫嫣的怀里,一边哭喊一边掉泪,看着好不可怜,当然,这是在甄宓这般的美人,换个人这么哭,估计只会引起人的不耐,毕竟这样的举止实在是有失礼仪举止的。

    紫嫣被甄宓扑到怀里的那一下撞得有些疼,却还是忍着疼,轻声安慰着,“姑姑,去给小姐大盆水来,一会儿给小姐洗漱用。”紫嫣轻声说道,如今甄宓身边服侍的下人很少,除了刘姑姑就只有那么几个粗使的下人,那些人自然是不能到甄宓身边服侍的,所以也就只能麻烦刘姑姑了。

    刘姑姑红着眼眶点了点头,而后就出去端水去了,看刘姑姑离开,紫嫣才把甄宓扶了起来。

    “小姐,之前都是你和刘姑姑和甄家联系往来,你跟我说实话,老夫人的情况到底如何?”紫嫣皱着眉头问道,她自打听了下面人的回报,心里就有这么个疑问,甄夫人有多么疼宠甄宓她可是亲眼见着的,怎么可能会甄宓出嫁之后就大撒把不管了,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的。对甄宓她还是拿的准的,她不会无端端的瞒着她什么,所以定是中间有什么人在作梗,而那个最让紫嫣怀疑的,就是刘姑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