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第 48 章48
    ,精彩小说免费!

    48

    在紫嫣的院子外站了好一会儿, 最后曹丕还是转身离开了。

    紫嫣耳聪目明,自然知道院门外站了人, 不过具体是谁她也不甚清楚, 想来也不过那么几个人回来她的院子,用排除法计算一下也就知道了, 只是她今日实在没什么心力去费那个神, 所以爱是谁就是谁吧。

    看了看天色已经半晚, 紫嫣就让绿韵去收拾了卧房, 直接去休息去了。

    晚上睡了个好觉,第二天一早紫嫣就感觉肚子疼,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月事来了, 她就说她这没事儿干的哪来的那么多的伤春悲秋嘛,搞了半天是大姨妈报道内分泌不调啊!

    躺在床上叹了口气,最后还是爬起身换了月事带,至于床上沾染了血渍的床单, 那倒是不用担心, 直接烧掉就好,她这屋子里准备的也算周全, 用来烧床单的铜盆也是有的,至于被褥倒是不用担心, 她的床单都是特制的, 床单中间的那块儿都是专门加厚的, 防的就是来月事的时候把被褥沾染了不好解释, 甚至就连月事带也和一般的不同, 类似于现代的三角裤更加保险,不然被人发现她来了月事,那可就是离死不远了。

    不过就算准备的再怎么周全,紫嫣心里也清楚,早晚有一天还是会露馅的,毕竟黑就是黑,白就是白,黑的永远不可能变成白的,而她就算伪装的再怎么像个男人,在本质上她也还是个女子,她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周全,把这个可能暴露的时间尽量的往后拖延。

    紫嫣掐着手指算了下,自己这个月的月事其实是有些提前了的,大概是一直忙活,再加上前些天在山上受了些凉,所以才会肚子疼。

    看到紫嫣房里亮了灯个,绿韵敲了敲门,“少爷,您可是起了?”这会儿子虽然比往常紫嫣起身的时辰早了些,却也已经算是清晨了,所以绿韵才会这么问。

    “你去准备洗漱的水吧,今日早膳给我加一道红糖豆粥。”紫嫣淡淡的说道,而后麻利的处理了床单,起身穿衣洗漱。

    “少爷,您的脸色看着不太好。”服侍着紫嫣洗漱的绿韵轻声说道。

    “是啊,可能是昨日从山里回来的时候有些着凉了,稍微有些头疼。”紫嫣淡淡的笑着说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稍微有些热,大概是有些起烧了。

    “那可怎么是好,不如一会儿吃完了饭您在回屋里休息休息吧,我去给您请个大夫。”绿韵关心的说道。

    紫嫣摇了摇头,“不必了,我就是大夫,一会儿我去药房找些药吃了就好。”紫嫣笑着拒绝道,她这个时候起烧并无大碍,不过也确实需要喝些调养补身,补充气血的药物,只是那样的药却不能让绿韵去熬煮,毕竟从药渣里还是能透露出紫嫣喝的是什么药的,可她如今是个男子,哪有男人喝温经补血的药的。

    用过早膳,紫嫣就直接去了制药房,她药房里就有熬药的工具,药材也都齐全,拿了几钱益母草直接注水,她只是普通的痛经,这样就足够了。

    益母草茶很快就煮好了,温温热热的满是益母草的药香,里面放了些许的红糖,味道甜甜的,到是很好喝,而且效果也很好,喝进肚子里里就感觉胃里都暖暖的,而且肚子也慢慢的不那么疼了,当然了,来月事本身就不是什么舒服的事儿,就算肚子不疼,可该难受还是照样难受就是了。

    不过就算身体不舒服,该干的活还是给干,在这个世界,她孤身一人,无所依凭也无所依靠,能靠的就只有自己,所以即使再疼再累,也还是要表现的坚强勇敢,毫无破绽。

    喝完了药又稍微休息了一小会儿,紫嫣就拿了药箱去了曹操的院子,她今天还要去给曹操行一次针,毕竟曹操的头风犯得还挺严重的,就算开了药方也泡了药浴,若是不扎上几次针灸,估计他也会疼上几日,虽然可以吃止痛药,可问题是一般的止疼汤药对曹操似乎没有什么效果,而紫嫣配置的止疼丸,虽然效果拔群,可问题是主药用的是罂粟,对身体并不好,不能多吃。

    “曹大人您来了,大人刚刚还说起您呢。”进了曹操的院子,紫嫣就被曹操的随身侍从迎了进去。

    紫嫣温和的笑着,“大人今日感觉如何了?头可还那么疼?”紫嫣温声问了一句。

    “打昨晚上泡了药浴到是睡了个好觉,不过今儿早上醒过来就有觉得头疼了,不过瞧大人的表现,到是不似前几日那般疼的厉害了。”侍从笑着说道,大人生病,他们这些下面人的日子也不好过,如今大人身子见好,他自然也是高兴的。

    紫嫣点了点头,“大人可起身了?”紫嫣轻声问道。

    “那倒没有,您昨儿不是说要大人这几日好生休养嘛,所以早膳之后大人就回房休息去了。”侍从笑着说道。

    紫嫣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安静的跟着侍从一起进了曹操的卧室,卧室里很安静,卞夫人是不在这里居住的,说句实话,卞夫人不在,她也是松了口气的,毕竟她这边给曹操施针,那边要是还被比卞夫人怨怼的瞪着,她真的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失手啊!

    “大人。”紫嫣冲着靠坐在床上的曹操行了一礼,而后缓缓起身。

    “是子言来了啊,昨日真是多亏了你,不然老夫这条老命说不得都要被折腾掉半条。”曹操皱着眉头说道,头上绑着个抹额,一副头疼的模样。

    紫嫣笑着摇了摇头,“紫嫣不过是尽了一个医者的本分罢了,大人今日感觉可还好?”紫嫣笑着说道,伸手开始给曹操号脉,比起昨日的气血翻涌不停的脉象,今日曹操的卖相要好了许多。

    “还不错,看来药的效果很有疗效,继续喝吧,您下次可万万不能在生气了,毕竟身子是您自己的,我们就算说的再多,到最后能够控制自己脾气的也还是您。”紫嫣温和的看着曹操说道。

    “诶,老夫也知道啊,只是这脾气上来了,老夫实在压不住啊!”曹操叹了一声,他能不知道自己不能发脾气嘛,每次发脾气都给头疼,要不是有紫嫣给的药,他都能活活疼死,可这脾气上来了,他真不是人可以控制的。

    紫嫣叹了口气,曹操说的倒也确实没错,有时候气急了昏了头,那里还顾得自己头疼不疼的。

    “您还是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一点儿吧,不然再来一次,您这病可就有的磨了。”紫嫣无奈的说道,曹操这毛病,说到底就是年纪大了,毛细血管堵塞,再加上早年因为外伤造成的轻微脑栓塞,毛病或许都不打,可却也都不小,再过些年说不定真能成要命的毛病,所以曹操还真是需要控制着自己的脾气的,事实上现代人都知道,这人要是脾气不好,总是爱生气,这心脑血管上就容易得毛病的。

    “老夫知道了,不过我这头疼的厉害,你也给先给老夫像个辙啊!”曹操被紫嫣一通话念叨的头更疼了,皱着眉头说道。

    紫嫣无奈的点了点头,“您坐好,我给您施一下针,想来会好受一些。”说着,紫嫣打开了药箱,把自己的针囊拿了出来,拿了自制的酒精消了毒就开始给曹操行针,对于针灸紫嫣的技术只能说一般,虽然背过穴位图,也清楚各个穴位的作用,可真要说效果,却是比不上那些精通针灸的老大夫的,不过在东汉这个连穴位图都没有的年代,她的针灸之术也能算是中上了。

    给曹操行完了针,看着曹操的脸色恢复了一些,紫嫣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针灸技术还是不错的。

    “大人先休息吧,等明日子言再来为您施针,接连三次,至少短期内您的头疼应该会有所缓解,之后就是慢慢喝药调养了。”收起自己的针囊,紫嫣轻声说说道。

    “好,这次真是多亏了子言了,老夫记得你的新居已经选好了吧,等你乔迁的时候老夫送你份大礼。”头不疼了,曹操脸上立马见了笑模样。

    “那就多谢义父大人了,子言就先行告退了,您好好休息。”紫嫣温和的说道,说完,紫嫣收拾了自己的药箱就直接离开了曹操这边。

    不过离开之后她也没直接回自己的院子,而是转道去了郭嘉那里,她今儿身子不太舒服,所以打算偷个懒,出一趟门把两个病人都给看了,之后就能回自己的院子里好好休息去了。

    郭嘉那边的情况不错,所以把了个脉紫嫣就离开了,郭嘉本想留紫嫣陪他下下棋的,不过看紫嫣那难掩苍白的脸色,还是很贴心的让紫嫣回去休息了。

    和郭嘉行礼告辞之后,紫嫣就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听曹操的意思,想来她很快就能搬去新家了,虽然离开司空府可能会和曹家父子的关系变得生疏,但不得不说,这样才是一个臣子应该保持的距离,现在的她,和曹家的关系太近了些,虽然名义上是个义子,但说到底也不过是曹操为了拉拢她而宣称的一个名分罢了,若是哪天她没了利用价值,想来曹操对她下手绝对不会手软的,所以与其太过亲近最后把自己陷进之后曹家子嗣的储位之争,还不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