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37
    ,精彩小说免费!

    37

    “文若不需这般的惊慌, 夫人不过是用了子言献上的面胶才能有这般的情景的,并非什么神异之事。”曹操用手虚压了一下, 笑着说道, 完全忘记了当时他看到卞夫人骤然变得年轻美貌之时,比之荀彧等人还要更加惊讶的表情了。

    荀彧可不是能被曹操三两句话打发的人, 他这人虽然不论才华还是心智都非常人可比, 不过有时候也会钻钻死牛犄角, 尤其是在这种有些奇怪的事情上面, 他的敏感度更是高的不得了。

    这会儿紫嫣也不好在坐在底下看着了,笑着站了起来,冲着曹操行了一礼, 而后转而对着荀彧躬身行礼。

    “荀大人,面胶乃是子言根据自己所学医术调配出来的,不涉巫道。”紫嫣轻声说道,“大人若是要是, 子言可以把制作的方法和原料尽数写下来交给大人验证, 只希望大人在看过之后焚毁就可以了。”

    之所以要求焚毁,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研究出来的秘方罢了, 毕竟研究出一样效果拔群的美容品紫嫣也是花了不少的力气的。而且别以为古人就没有知识产权的意识,人家对于知识产权可比现代人重视多了, 不然你以为世家大族那么些秘方古方是哪里来的。

    紫嫣以前就听过一个故事, 说是有个王侯特别的有钱, 很喜欢请客, 而在当时, 作为主食的是一种豆粥,豆粥类似咱们如今吃的八宝粥之类的,就是搁上各种杂七杂八的豆子一起煮的一种粥品,有下厨经验的人都知道,豆子是很不容易煮熟的,所以豆粥是一种需要耗费很多时间才能做好的东西,而那位王侯有一个秘方,能够每次宴席都很快的端上豆粥,用以炫耀自己的财力,结果后来这个方法被他的下人泄露了,那个王侯为了泄愤,就把那个下人给杀了。至于那个秘方,其实很简单,就是提起把豆子炒熟然后磨成粉,等要吃的时候只要熬一锅白粥最后再把豆粉撒进去就可以了,就为了这么简单的一个秘方,就杀了一个人,由此可见,这古代人对于秘方是何等的看重了。

    荀彧没想到子言会说出这样的话,稍微楞了一下,不过从子言的话里,他也判断出来,子言所说的确实是真的,不然他不会有胆子把秘方交出来让人验证。

    “不必了。”荀彧摇头说道,不过脸上却好看了不少,至少子言这般保证,就说明那献给卞夫人的东西是没有问题的,或者是就算有问题,他们也查不出来的东西。

    紫嫣笑着点了点头,而后安静的坐了下来,没想到送一份寿礼居然还要被人怀疑一次,也是倒霉了。

    曹丕看子言一个人喝闷酒,就知道刚才的事情还是影响到他了,笑着拍了拍子言的肩膀,没有多说什么,子言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子言对他还有对娘亲,都是真心实意的,这一点他还是看得清楚的。

    被曹丕安慰的拍了拍肩,紫嫣扬起笑脸冲着他笑了笑,而后仍旧静默的呆在位置上,不过不在喝酒,转而拿了筷子开始吃东西,别的不说,这桌子上的菜色还蛮不错的,其中一道野鸡炙的滋味尤其好,紫嫣从里面吃出了好几样香料的滋味,味道很鲜美。

    晚宴过后,紫嫣是被曹丕和曹植一起送回的院子,而且刚回来没多久就收到了卞夫人的赏赐,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一碗长寿面罢了,不过这其中的意味却足够令紫嫣安心的了,至少她这份礼物没有送错,卞夫人还是记了她的情的。

    之后的小半个月,紫嫣的日子过得都很悠闲,每日里也就是到曹操和卞夫人那里问个安,之后跟着曹丕一起处理一些文案上的工作,其实曹操本来是想要把紫嫣派去徐晃手下的,不过最后被曹丕给拦了,用曹丕的话说,大概是紫嫣和徐晃将军的外貌实在不搭,请封的官职也是文职,还是跟在他身边做一些文职的工作更加合适,而且曹操刚刚打下来这么大的一块领地,现在需要的是能够稳定后方的文职,至于武将,现在除了少数去追击袁熙袁尚的不对,其他的不是在镇守就是闲的发毛,还不如让紫嫣跟着他干活儿呢。

    这里值得说道一下的是曹操为她请封的官职下来了,一起下来的还有官册和官印,从今往后紫嫣也是有官身的人了。

    “子言,你看看这个吧。”曹丕扫视了一样公文,脸上露出了开怀的笑意,伸手把手里的公文递给了紫嫣。

    紫嫣接了,扫了一遍,脸上露出了一些慨叹,抿了抿唇,说道“恭喜大人和公子了,袁家二子被公孙康所杀,冀州和幽州的叛逆很快就会失去抵抗之心,到时候袁家的三州之地都将并入大人的领土。”紫嫣淡淡的说了一句,要说难过倒是不至于,毕竟她对袁家没什么感情,不过却也不能像曹丕一样表露出开心的样子,毕竟说出来,紫嫣和袁家也算很有些渊源了,所以紫嫣此刻的表情才这般平淡,既无欢喜也无悲伤。

    “这样,我要去给父亲禀报这个好消息,今日你就先休息半日吧。”曹丕也是欢喜过头了,这会儿看到紫嫣这般淡淡的表情才想起来,紫嫣是甄宓的家仆,和袁家也说得上关系亲近了,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消息。

    “多谢二哥了,我就先回去了。”紫嫣带着淡笑,冲着曹丕行了礼之后就转身离开了,不过她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很少见的去了甄宓的院子。

    最近这半个多月,紫嫣并不常去甄宓的院子,以前大概是一天两天去一次,这半个月大概三五天才会去一次,毕竟她如今已不再是甄宓身边的丫鬟了,她如今是曹操手下的官吏,是轶千石的郎中令。

    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春华园,紫嫣其实稍微有些该怎么对甄宓说袁熙的死讯,虽然紫嫣心里清楚,甄宓对袁熙没有太多的感情,尤其是袁熙当初去冀州的时候,带着那些妾室同行,却不带甄宓这个正妻,实在是伤透了甄宓的心。可一日夫妻百日恩,如今袁熙已死,紫嫣也不知道甄宓如今对袁熙到底是个什么心情了。

    在春华园门口犹豫了好一会儿,紫嫣最后还是走了进去,让下人给甄宓报了信,紫嫣就坐在客厅等着。

    甄宓在春华园的生活过的其实还不错,卞夫人也算是爱屋及乌,知道紫嫣看重甄宓,所以给了春华园的供给都是上好的,和紫嫣如今的供应是一个级别的,而且还指派了新的下人和仆从,如今春华园已经和袁家战败之前的模样相差无几了。

    甄宓出来的时候已经画好了妆容,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很显然,她最近的日子过得不错,气色好了不少,心情也安宁了。

    “子言今日怎么有时间过来?”甄宓笑着问道,因为周围还有下人在,所以甄宓很是小心的没有喊紫嫣的本名。

    紫嫣抿了抿唇,看着甄宓笑颜如花的模样稍微有些犹豫,不过袁熙的死讯甄宓早晚都会知道,与其让甄宓从别处得知,还不如她亲口告诉她。

    “今日得到奏报,袁熙袁尚兄弟二人被辽东公孙康所杀。”紫嫣垂目坐在椅子上,低声说道。

    甄宓闻言,整个人都呆愣了,脸上的泪珠子更是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可偏偏都哭成这副模样了,甄宓却一点儿声响都没出,就这么安静的留着眼泪,看着好不可怜。

    看着哭的凄惨的甄宓,紫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其实在她心里,她是盼着袁熙死的。虽然这样说来有些冷酷残忍,可只要袁熙死了,甄宓也就彻底和袁家断开了联系,这对于甄宓来说绝对是一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只是看着甄宓此刻这般悲伤的情态,紫嫣也实在是开不了口。

    “小姐好好休息吧,我就先告辞了。”紫嫣淡淡的说了一句,她还有些事情需要安排,既然袁熙已死,想来甄家会愿意接纳甄宓回家的,这司空府毕竟不是久留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