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35
    ,精彩小说免费!

    35

    紫嫣和曹丕道卞夫人的院子的时候, 很凑巧的遇到了刚从院子里出来的曹操,还有来送父亲的曹植, 连忙行礼问好。

    其实也不能说凑巧, 虽然如今曹操已经不常在卞夫人处休息了,他更喜欢去宠爱那些年轻貌美的妾室, 不过卞夫人生辰, 曹操就算是为了自己的三个儿子, 也还是要给卞夫人一些面子的, 而且卞夫人是曹操的正室夫人,平日里也是端庄贤淑,曹操对卞夫人即使没有了宠爱, 也还是有几分尊重的。

    “父亲”

    “义父”

    曹丕和紫嫣两人恭敬的冲着曹操行礼问安,而后被曹操揪着问了几句工作还有身体,就被打发着进去给卞夫人请安了。

    “子言,前几日真是多亏了你了, 不然我说不得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看曹操走了, 曹植走过来冲着紫嫣行了一礼,很感谢的说道, 若非紫嫣送来的香料和药方,他这会儿子估计还在为噩梦所困扰呢。

    紫嫣笑着摇了摇头, “四公子没事儿就好, 那药你还给接着吃, 吃上一个月在停, 之后多吃些补身养气的汤羹就可以了, 四公子可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那天可是把二公子吓得够巧的。”

    “恩,我知道二哥关心我的。”曹植笑着点头,看着曹丕笑了笑,而后才说道“咱们快进去吧,阿娘已经等着了,也不知道三哥今天的晚宴能不能赶回来。”

    “应该没什么问题,昨日收到消息,三弟已经抓到主使者了,想来今日应该能赶回来。”曹丕闻言,笑着说道,曹丕手下掌管着曹操的一部分消息奏报,所以才能知道曹彰的行程。

    “那就好,不然三哥回不来,阿娘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不开心的。”曹植温和的说道,“对了,佩妹妹过来了,说是给阿娘祝寿的。”说道这个佩妹妹,曹植的神色有些怪怪的。

    曹丕闻言,忍不住摇了摇头,“她也不会待太久,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紫嫣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曹丕和曹植,总感觉他们这有些话中有话的样子,看紫嫣这般好奇,曹植拉着她嘀嘀咕咕的倒了通苦水儿。

    这个佩妹妹,大名叫崔佩,父亲是河清崔氏的旁支,不过家资丰厚,自己身上也有个太史令的官职,家境算是很不错的,而之所以会和曹家有关系,是因为崔佩的母亲和卞夫人是亲姐妹,而且姐妹两个出嫁前关系非常不错,崔佩母亲早逝,卞夫人身边又没有女儿,所以就时常接崔佩过来,省的崔佩在崔家受欺负。不过这个崔佩并不是个好性子的姑娘,大概是从小就失了母亲的教养,又有卞夫人这么个厉害的姨母撑腰,从小在崔家便是说一不二的,性子很是骄纵蛮横,不过作为妹妹来说,这姑娘其实还不错,长相娇俏还擅长撒娇,年纪和曹植相差又不大,所以小的时候曹植就常常领着崔佩玩耍,只是不成想,这崔佩年纪渐大,居然把情丝落在曹植身上了,这几年一来曹家就总是缠着曹植,弄得曹植很是别扭尴尬。

    崔佩在曹植眼里,那就是个妹妹,还是亲的那种,他对崔佩根本就没有那份君子之思,可偏偏崔佩不懂,一个劲儿的缠着他跟他痴缠,卞夫人似乎也有那么几分想要崔佩嫁过来的心思,所以并不阻止,弄得曹植那是一肚子的苦水,偏偏还无处可诉,每次跟二哥三哥抱怨,他们还总是笑话他不知人家佩妹妹的淑女之思,这会儿逮住紫嫣这个愿意听他抱怨的,可不就大吐苦水嘛。

    听着曹植这么一大通的抱怨,别的紫嫣没听出来,就听出来这位佩小姐是个多么能缠人的人了,而且估计这人的脾气不会太好,眼神里对着曹植露出了些同情。

    “别听子健在哪里瞎说,佩妹妹的性子是稍微娇蛮了一些,不过当个妹妹宠着还是不错的,更何况有父亲在,子健不愿意佩妹妹根本就不可能嫁进曹家,他那就是白担心。”曹丕笑着敲了敲曹植的头,就佩妹妹的家世,若是子健心甘情愿,那说不定父亲还会考虑一下让崔佩嫁给子健。

    可现在子健不愿意,凭着父亲对子健的喜爱,就算母亲在怎么喜爱崔佩,也绝对不会让崔佩嫁进曹家的,毕竟凭着子健的才华和家世,就算成亲联姻,选的也给是河清崔氏嫡枝嫡女那样的身份,崔佩的家世是不够的。这一点不论是曹丕还是曹彰心里都是门清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总拿这件事调侃曹植的原因,因为知道不可能,所以才会这样调笑的。也就是曹植,心思全都在诗词书画上,对这方面太过迟钝,才总是想不明白这一点。

    紫嫣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追问,反正那个崔佩不过一个后宅女子,想来不会和她有太多的交集的。

    紫嫣几人进去的时候,卞夫人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了客厅里,想来早就等着曹丕等人过来给她请安见礼了,一个女子,尤其是身处在东汉末年这般年代的女子,她们的人生真的很无趣,一辈子没见过太多外面的风景,每日里的日子围绕的除了丈夫就是孩子,在这些女子中,卞夫人算是过得很不错的了,虽然丈夫不在宠爱她,可她还有三个能耐的儿子,而且她是丈夫的正妻,即使无宠也仍旧能过得锦衣玉食,可即使这样,她的日子仍旧太过无趣和无聊了。

    而生辰,绝对是卞夫人很喜欢的一个日子,因为这一天不论是丈夫还是孩子都会哄着她一些,就这一点就足够卞夫人开心的了。

    一进屋子,曹丕和曹植就直接跪在了地上,大声的给卞夫人请了安然后说了祝寿词,而紫嫣则稍落后了他们几步,等曹丕两兄弟站起来,才跟在后面给卞夫人请安祝寿。

    “好孩子,快快起来,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感激你!”卞夫人撇下曹丕和曹植,伸手拉着紫嫣的手,有些哽咽的说道,她就这么三个孩儿,她都不敢想象,若是他们兄弟三个都不在了,她或者还能有什么意思,所以救了曹丕三兄弟的紫嫣,自然被卞夫人视为恩人,甚至于在卞夫人眼里,这份恩情比之紫嫣医治了曹操的那份恩情都要大得多。

    紫嫣被卞夫人扯得有些歪,只能勉力半蹲,姿势有些奇怪,闻言,轻轻摇了摇头,“夫人过誉了,那是子言应尽之责,夫人说一句感激,实在是愧不敢受。”

    “你是个好孩子,你只记着,你在我心里和子桓他们一般就好。”卞夫人拉着子言的手低声说道,“快坐吧,让阿娘看看你们今儿送的礼物。”卞夫人看出了子言的别扭,所以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感激在行不在言,她会用实际的行动表达自己的感激,刚才只是有些忍不住了而已。事实上,卞夫人是个很让人舒服的女人,和她在一起总会让人从心里觉得舒坦。

    “阿娘,这是孩儿从邺城最有名的一家金铺买来的,希望能博娘亲一笑。”曹丕拍拍手,下面人麻利的就把他准备的寿礼拿了上来,他当时从金铺一共买了三样,不过那支凤血玉镯虽然漂亮,可却太过娇艳了些,并不适合卞夫人佩戴,所以送了的寿礼只有那套牡丹掐丝首饰还有那枚黑珍珠的梳篦。

    看到这两样精巧的寿礼,卞夫人脸上露出了很幸福的微笑,连忙让下人把托盘凑近,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甚至还伸手拿了那枚梳篦让身边的侍女帮着替换了她原本带着的白玉嵌宝梳篦。

    曹植看阿娘那般喜欢大哥送上的礼物,也是不甘落后,连忙让人把自己的礼物送了上来,曹植的礼物是一份自己亲手抄写描画的百福百寿图,篇幅巨大,一看就知道花了不少的时间准备,很显诚意。

    “子健这手书画的本事不过多半年没见,可是有见长了!”比起卞夫人完全看不懂,只是开心于儿子对自己的心意,到是曹丕很仔细的鉴赏了一番曹植的大作,“尤其是这字体,每一个都不同,却字体流畅连接,实在是巧妙啊!”

    “大哥要是喜欢,下次你生辰的时候我也专门给你写一副如何?”曹植笑吟吟的说道。

    曹丕连连摇头,“我可不要百福百寿图,不过你倒是可以给我专门画一幅山水风景,我喜欢那个。”

    曹植自然点头,往日里他哥可从来没找他要过什么,只是一幅画而已,他自然会答应,甚至他这会儿已经在思考要用什么纸,要画什么样的景物,构图要怎么样构图了。

    “你们俩啊,都是钻到那书本里的,今儿可是阿娘的生辰,你们快把那些书啊画啊的都给我忘了。”卞夫人看曹丕俩兄弟围着那书画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有些气呼呼的说道。

    “义母别恼,二哥和四哥他们只是想要逗您开心而已。”紫嫣笑着打了个圆场,“不若义母先瞧瞧子言的寿礼如何?”

    “好孩子,还是你最乖巧了。”卞夫人笑着拍了拍紫嫣的肩。

    紫嫣笑了笑,然后让下人把自己的礼物送了上来,那么大的一个大木箱子抬上来可是很引人瞩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