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34
    ,精彩小说免费!

    34

    拿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锦盒放了自己调制的香丸, 紫嫣脸上含笑的跟着曹丕一起去了曹植居住的院落。

    曹植的院子距离曹丕的院子并不远,就在隔壁, 不过这个院子虽然较之曹丕的院子要小上那么一些, 但里面小桥流水,树影婆娑, 很是风雅, 很显然, 这个院落非常的符合曹植的爱好, 显然是用心挑选了的。

    “四少爷还在睡吗?”曹丕走到曹植的卧室门口,轻声问了句。

    被曹丕的声音吓了一跳的侍女转身看到曹丕,连忙行礼, 而后才答道:“并没有,四少爷在您走后很快就又被惊醒了,这会儿正在床上看书呢。”

    曹丕听了侍女的回答,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不过还是挥手让下人下去了, 自己则拉着子言一起进了曹植的卧室。

    “子健。”曹丕轻唤了一句,看着曹植那憔悴的脸色, 脸上带着些微的心疼。

    “四少爷。”紫嫣轻声和曹植打了个招呼,“请四少爷把手伸出来, 让子言给您把个脉。”紫嫣温声说道, 说句实话, 她是真没想到, 曹植一个大男人居然会被吓成这副模样, 这还是真出乎意料,不过细想一下,倒也合情合理,曹植是卞夫人的幼子,而且从小就天资聪颖文采了得,很受曹操的宠爱,而且还有曹丕这个隐隐被曹操视为左膀右臂的哥哥,还有个虽然文采不甚出众,却武艺了得的三哥曹彰,估计从小过得就是光风霁月的生活,昨日那般血腥残酷的场景,于他来说可能真的有些冲击力过大了。

    给曹植号了下脉,紫嫣笑着点了点头,“不是什么大事儿,喝上两剂安神补脑汤也就可以了。”紫嫣轻笑着说道,而后拿了自己袖子里的锦盒递给了旁边的侍女,“先把这个香料给点上,让四公子先睡上一觉,等睡醒了在喝药。”紫嫣笑着说道。

    “二公子,四公子应该很快就会睡着了,咱们就先走吧,别在这里打扰他了。”紫嫣轻笑着说道,然后拉着曹丕一起出了曹植的卧室。

    曹丕本想在陪陪曹植,等四弟睡着了再走的,结果却被子言给硬生生的拽了出来,所以脸色稍微有些难看。

    “二哥别生气,我只是不好再四公子跟前说他的病,所以才把你拽出来的!”离开了曹植的卧室,看着曹丕那难看的脸色,紫嫣温声开口道。

    听了紫嫣的话,曹丕的脸色不止没变好,反而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你这话是何意?”曹丕皱着眉头问道。毕竟紫嫣这话里的意思似有不详,实在是很难让他安心啊!

    紫嫣拍了拍曹丕有些紧绷的肩膀,“放心放心,四公子的病又不是什么绝症,只是不好在他跟前说,省的他心里胡思乱想加重病情而已。”紫嫣微笑着说道,看着曹丕松了口气的模样,心里不禁有些好笑,真想不到,以后恨不得对方身死的两兄弟,现在居然会这般兄弟情深。

    拉着曹丕去了他的院子,坐下喝了口茶,紫嫣才开口把曹植的病情简单的说了一下,说到底,曹植就是有些心血亏虚而已,和甄宓一个毛病,都是平日里思虑太过引起的,虽然紫嫣觉得曹植的日子过得挺幸福的,应该没什么好忧虑的,不过一个人一个想法,曹植大概是天生的心思敏感细腻,不然曹植也写不出来那样风流美妙的文字诗词不是,不过这样多思多虑的习惯可不是什么好的,还是改掉的好,不然慧极必伤就是曹植最后的结局。

    吓唬了曹丕一下,留了个补气养血的药方子,紫嫣就乐呵呵的回自己的院子了。说句实话,对于曹丕硬拉着自己给曹植看病,紫嫣还是有些着恼的,毕竟她昨儿可是头一次杀人见血,而且还受了伤,这伤都没好还拉着自己干活儿,是个人那心里都不会多开心,偏偏曹植是曹操的儿子,紫嫣也不能拒绝,所以只能把曹植的病说的稍微夸张一些,吓吓曹丕,出出气了。不过她也没说谎,曹植要是再继续这么作死下去,确实于寿数有碍。

    之后的两三日,紫嫣几乎是足不出户的,一是为了养伤,第二一个,这不是快到卞夫人的生辰了嘛,紫嫣也给准备一份能拿得出手的寿礼才成。原本紫嫣打算送一些比较简答的贺礼,像是首饰或者布匹或者其他的一些文玩之类的,不过大概是她最近接二连三的先是治好了曹操的头风,之后又在刺客手里救了曹家三兄弟的性命,卞夫人对她的好感度有些太高了,那是真的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儿子那么疼宠,见天儿的往她院子里送东西,补品药材还有制好的衣裳和各种配饰之类的,弄得紫嫣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的,总感觉要是送些随便能找到的寿礼,有些对不住卞夫人对她的这份好,所以趁着养伤这几日,她干脆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制药室,打算给卞夫人调配一份美容品。

    说道美容品,紫嫣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面膜,这会儿的女子其实已经有使用珍珠粉敷面的美容方法了,不过这些方法在紫嫣看来都太过粗糙了。

    她给卞夫人制作的面膜,使用的是燕窝,燕窝这种东西富含胶质,将燕窝熬煮之后多层过滤,留下最纯净透明的胶质,之后往里面添加一些药物的蒸馏液,最后在木质的脸型模子里塑性,这样就制成了一张纯天然的燕窝面膜。

    为了给卞夫人调制这款面膜,紫嫣也算是大出血了,原本用来蒸馏酒精的陶瓷蒸馏器被她用来蒸馏了各种草药,弄得她的制药室一股子药味,就连她自己身上都是一股子洗不掉的药香味,弄得她很是烦恼呢。

    而且纯天然的燕窝面膜虽然看起来很好的样子,但因为没有添加任何防腐剂,这东西非常容易腐坏,最后紫嫣只能用硝石制冰,然后专门让木匠给她制作了几个特别大的木头箱子,在木箱子里放上大量的冰,然后把面膜冷藏好,才算是解决了保存的问题,就为了给卞夫人送一份寿礼,紫嫣可是死了不少的脑细胞。

    好在紧赶慢赶的,紫嫣总算是在卞夫人生辰当天,把这份礼物给准备好了,一大早,紫嫣换了一身蓝色的锦缎长袍,头上带着一顶银质的进贤冠,显得整个人气质儒雅温和,衬得那张娇颜如玉的面庞也带上了些书卷气。

    换好了衣裳,紫嫣就直接去了曹丕的院子,毕竟虽然是寿辰,可紫嫣一个男子贸然去卞夫人的院子总是不好的,所以昨日就让人跟曹丕说好了,她今日跟着曹丕一起去卞夫人那里拜寿。

    “子言来了,快进来,帮我看看,我这两身衣裳怎么样?”曹丕有些衣冠不整的说道,左边的胳膊上穿着一件右边的胳膊上挂着另一件,很是有些滑稽。

    紫嫣忍不住笑出了声,“都蛮好看的,不过今日是夫人的寿辰,二哥还是穿件喜气些的好,就这件红色的吧。”紫嫣笑着说道,其实两件衣服都很漂亮,一件红底金纹,一件蓝底金纹,花纹都很吉祥,不过紫嫣觉得曹丕往日里不是蓝色就是灰色黑色的,今儿穿件红色的肯定很有意思。算是她的恶趣味吧!

    看着紫嫣满眼的笑意,曹丕还能看不出来她的恶趣味嘛,不过紫嫣年纪比他小,他也乐得宠着她,所以干脆的点了点头,让下人服侍着换了衣裳。

    事实证明,紫嫣的审美还是很高的,曹丕的肌肤白皙,一双丹凤眼眉眼上挑,顾盼之间有含情之像,穿上这件红色的袍子,显得器宇不凡,气质风流,引人注目。

    “好看,二哥穿这身衣裳很合适呢。”紫嫣笑着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也走吧。”

    晚上的晚宴虽然才是正式的庆祝,不过那时候会有曹操已经很多曹操手下的官员一起过来,所以与其说是给卞夫人拜寿,不如说是给曹操一个和手下人交流感情的平台而已,所以曹丕三兄弟一般都是提前去给卞夫人贺寿的,顺便母子几人一起吃个午饭,算是给卞夫人贺寿了。

    这次紫嫣能够跟着曹丕一起过去给卞夫人贺寿,也算是被卞夫人和曹家三兄弟接纳的一个信号了。

    “我说,这该不会就是你要送给阿娘的寿礼吧?”曹丕看着被两个下人抬着的大个的木箱子,脸上带了些讶然。

    紫嫣点了点头,“是啊,这可是我专门给夫人调制的美容品,我保证,夫人肯定会很喜欢的。”紫嫣笑着说道,脸上那叫一个自信满满,要知道她可是不计成本的调配了这款面膜,里面放的材料一样比一样贵重,那效果完全可以说的上立竿见影,她相信没有那个女人会不喜欢自己重返年轻时候的美貌的,卞夫人今年不过三十多岁,可因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