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未修改,勿购买。

    司马傲天闻言,眉头一皱,开口道:“我堂堂司马家当代的家主,什么时候说不不算数过。”

    那人听罢,开口道;“家主你之前确实没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只是这次若真的是姑爷,你还会按着你的话来做吗。”

    司马傲天被这一问当下弄得一愣,不过他在司马家可是相当有威信的,当下便有人开口道:“司马力你小子想干什么,家主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还要怎么样,难道你还质疑家主不成。”

    司马傲天本以为听了这话,大伙就各自散了,只是众人刚准备转身离开,刚刚那人便又开口道:“家主,你这话说的可做的真?”

    司马力闻言,摇摇头道:“我怎么敢怎么样,更不敢质疑家主了,我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只是对这次的事有些疑问罢了,而且再怎么说,死的也是我的兄弟,我自然想给他讨回公道。”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算是听明白了怎么回事,当下挥挥手道:“司马力,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漠寒杀了你弟弟的,若是有你现在就拿出来,我当着大伙的面就算想徇私,也不能,怎么样。”

    司马力闻言,笑了一下道:“家主,你说的哪里话,我不过是觉得姑爷最可疑罢了,在场的诸位比我聪明细致的人呢多的是,他们都没有什么发现,何况是我呢。”

    司马傲天听罢,接着问道:“既然如此,你说漠寒最可疑,那你说说他为什么最可疑?”

    司马力嘲讽一笑,当下言道:“家主你真的要我说吗,这么明显的事情,大家心里只怕是都有数的,难不成家主,你心里没有数吗。”

    紧皱着眉头,司马傲天不由言道:“想说什么,就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不用如此冷嘲热讽,而我也不是你能冷嘲热讽的对象。”

    司马傲天话音刚落,司马霏儿便接过了话头道:“不错,司马力,今天你最好有站的住脚的理由,不然我绝不饶你。”

    冷笑一声,司马力一脸怕怕的言道:“大小姐,你可不要这样说,我司马力可是害怕的很呢。”说到这里,司马力便忍不住笑了一声,接着阴狠的言道:“我知道白漠寒是大小姐的丈夫,他便是做了什么,大小姐也是一定要护着他的,只是我们也不是好糊弄的,今天,你若是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你们说是不是。”

    这边司马力话音刚落,便被人重重的在其脑门后面一推,司马傲林当下接过了话头道:“是什么是,是什么是,我说,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司马力,你小子可以啊,平日里不声不响的,今天这煽动人心做的不错,若不是知道漠寒是什么人,只怕早有人被你给煽动了。”

    司马傲林这话一出,许多人想起白漠寒往日的好处,不由都沉默了下来。

    司马力见状,忙道:“怎么一点小恩休便将你们给收买了吗,便是真的收买了,那也是以前的漠寒,而不是现在这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人,或者说,是被人掌控在手中的白漠寒。家主,你说啊,现在的白漠寒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他是不是我刚刚说的那样,如同一枚定时炸弹,不定什么时候就爆炸了。家主,司马家经过几代,才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你真要因为这么一个人,将祖宗家业毁于一旦吗。”

    话未说尽,便觉膝盖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回头一望,见是欧阳浩,顿时哑然,欧阳浩当下冷笑一声道:“呦,我竟不知道,家族里,还有如你一般忠心耿耿之人,往日里倒是我们疏忽了,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们都不会疏忽了,因为你已经被我记在了脑子里,怎么都不会忘记。”

    这么**裸的威胁,司马力又如何会听不出来,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抬头望向司马傲天道:“家主,莫非这就是你的意思,用势力将我压服下来,可便是我将这口怨气吞下,那也是口服心不服。”

    话音落下,见并未有人应声,司马力只气的站起身来,怒斥道:“怎么,不过是几句话,就已经被压服了吗。”

    司马浩冷笑一声,“什么叫做被压服,不过是觉得你无事找事罢了,既然如此,那我就证明给你看。”

    话落,欧阳浩,便扭头对司马霏儿道:“联系苍蝇头让他过来。”

    “欧阳浩。”司马霏儿刚喊了三个字,便被欧阳浩打断道:“霏儿,你要搞明白,我是在帮你们,若是你真的想让所有人都站在漠寒的对面,那你可以不照我的话去做。”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终是拨通了苍蝇头的通讯器,按着欧阳浩的吩咐讲了一遍,这挂断了通讯器,扭头道:“这样你可满意了。”

    司马浩应了一声,见苍蝇头来了,忙道:“苍蝇头,可否将关于司马勇的视频都找出来。”

    苍蝇头点头应了一声,当下便分析起来,口中还道:“放心好了,为了我老大的清白,我也定然会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说着,眼神冷冷的扫过司马力道:“任何人都休想陷害我老大,任何人。”

    司马力闻言,冷笑一声,“是陷害吗,还是你们极力掩藏的事实。”

    话落,司马力直直的望着司马傲天道:“家主,莫非我司马家真的没人了,找这么一个八辈子打不着的人,来找监控画面,这么做,家主将司马家置于何地,外人若是知道,会怎么想我司马家,便连看监控这样的小事,都找一个外人,司马家也该败了。”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沉默了下来,司马傲天当下言道:“阿浩,找咱们自己人看,苍蝇头你退到一边去。”

    苍蝇头闻言,下意识的望向白漠寒,只是见自家老大明显沉默下来的模样,也唯有沉默了下来。

    话到这里,司马浩也不得不另外找到司马话,将视频找了出来,只一眼,司马浩边便愣在了原地,见状,司马霏儿的视线不由聚集了上去,下一秒却是不可置信的望着白漠寒,答案什么已然是不言而喻。

    众人见状,那可真是吓得不轻,不时议论纷纷了起来,脚步不由远离起漠寒来了。

    司马霏儿不可置信的望着白漠寒道:“漠寒,告诉我这个人不是你,快告诉我,这个人不是你啊,你不会做这些事情的对不对,你怎么会杀害司马罗呢,你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仇怨啊。”

    听司马霏儿说到这里,司马力嘲讽的道:“什么叫做没有仇怨,若我记得没错的话,阿勇是你们派着监视白漠寒的,这不就是现成的理由吗。”

    话落,司马力竟从背包之中,拿出一把激光枪来,对准白漠寒道:“给我去死吧。”

    司马霏儿见状,瞳孔一缩,喊了声不要,便忙挡在了白漠寒道身前,司马傲天等人吓得不轻,好在白漠寒忙上前将人一搂,转身躲了开来。

    司马浩见状,只气的上前一巴掌甩在了司马力的脸上,飞起一脚,直接将人给踹飞了出去,这才言道:“你真的是疯了,便是白漠寒有错,那处置的权利也只在家主手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处理了。”

    司马力闻言,双手撑在身后,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这才言道:“家主处置,只怕家主现在考虑的是如何保住这个女婿吧,你刚刚说要证据,现在证据就在眼前,你们还要说什么。”

    司马浩顿时语塞,不由将目光聚集在司马傲天的身上,沉吟了一会,司马傲天深吸口气道:“来人,将白漠寒关到地牢里去,等事情有了结论,我再行处置。”

    听司马傲天这么说,司马霏儿忙喊道:“父亲,你怎么能将漠寒关进去,难道你忘了,他的情况了吗。”

    见司马霏儿这么说,司马力接过话头道:“大小姐这话说的你不觉得可笑嘛。他有什么情况,不如你给大家说一说,毕竟总要让大家知道,是和一个什么样的危险份子待在一起不是吗。”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面上带着恼怒道:“司马力你够了。”

    “大小姐,你这是又想威胁我什么。这么多兄弟都在,想做什么之前,还请大小姐想想家主,别招赘个男人,真的将什么都给奉献出去了,到了最后什么都得不到不说,还将我们都给搭进去了。”

    听到这里,司马霏儿再也忍不住一巴掌甩了过去,却被司马浩从中间拽住了胳膊,司马霏儿当下怒吼道:“司马浩,你干什么,还不给我放开,他刚刚说了什么,你没听到吗,这样的羞辱,你难道真计划就让我忍下去。”

    司马浩摇了摇头,一个后踢,直接将人给踢飞了出去,见司马霏儿愣住了,司马浩这才言道:“霏儿,虽然原本的咱们的确不对付,但是,我这个哥哥还是将你放在心中的,我拦着你,不是不让你教训他,只是想告诉你,有我在,别脏了自己的手,有我在,想打谁,只管开口就是。”

    见事情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司马傲天不由怒道:“够了,都给我闭嘴,都当我不存在是吗,怎么处置,我刚刚都已经说过了,你们照做就是了,谁有意见都给我憋着,若是不服,等你们做到我的位置再说。”

    话落,司马傲天几步走到司马力面前言道:“你放心,若真是漠寒做的事情难,我定然会还司马勇一个公道,司马话你,现在将白漠寒的行踪再找一遍,记得最重要的便是找到,司马力遇害的时候,漠寒到底在哪里。”

    司马话闻言,忙应了一声,亦是快速动作了起来,很快便轻“咦”了一声,司马傲天忙追问道:“司马话,可是有什么发现。”

    轻“恩”了一声,司马话,奖一幕放大了出来,只见里面白漠寒转角进了里屋,显然是要去休息而此时竟已经超过了司马勇遇害的时间,这几乎可以将白漠寒的嫌疑排除在外了,只是另一幅画面又是怎么回事。

    司马霏儿见这一幕,忙道:“你们看见了吧,你们看见了吧,漠寒是无辜的,司马力,这次你可死心了吧,漠寒根本就没有做那些事情。“

    谁知这话,却是换来司马力嗤笑一声道:“为了给白漠寒脱罪,你们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谁不知道,苍蝇头是这方面的高手,他若是出手,别说一个了,这样的不在场证明,他能做出几十个来,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能让他操作的原因。”见众人都闭口不言,司马力神色间更显不屑道:“怎么,无话可说了,若依我,就该现在将白漠寒给处置了,关入地牢,不过是走个过程,只怕过不了两天,便又走出来了,又有什么作用。依我就该现在杀了他,以除后患。”

    司马傲天闻言,将女儿往后一拉,抬手道:“这主意不错,交給你了。”

    司马力顿时一愣,却还是有些不明白的道:“家主,这是何意。”

    耸了耸肩帮,司马傲天方才言道:“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只是漠寒的武力值太高,我实在不知与他对上会有什么后果,就如你刚刚所说,他如今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没有人能够保证,若你有把握击杀了他,只管动手,但是别忘了,他可不是单身在这里,这里还有一位苍蝇头,他虽然武力值一般,但他制作出来的武器,想来,威力你们都领略过了。莫非,你们真想拼个你死我活,好让他人渔翁得利。”

    话落,司马力顿时无言以对,只能讪讪的闭了嘴,嘲讽的道:“那照这么说,便是真凶真是他,还不是一点用都没有。”话落,嘴角嘲讽的勾起,扭身便出了屋子。

    而这边,司马浩皱着眉头走到司马傲天身边道:“大伯,这个司马力很是不正常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