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站起身来,司马傲天几步走到了白漠寒的身前,在其肩膀上拍了拍道:“漠寒,你真的变了,变得越来越有担当,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话落,见白漠寒懵懂的模样,司马傲天也没有解释,只是笑着道:“不过,却也让我更加放心将女儿交到你的身上了,还有能早些回来,就早些回来,行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你可以出去了。”

    站起身来,白漠寒却没有依然出去,而是笑道:“父亲,你要说的是说完,可我还没有,父亲,比如,返青木汁是不是得还给我。”

    司马傲天瞬间将瓶子移到了背包里,一脸无赖的道:“说什么呢,什么叫做是你的,这东西是从我司马家得到的,自然是属于我的,你啊,还嫩的很呢。”

    见状,白漠寒摇了摇头,转身便往外走,司马傲天见状,当下言道:“得到了返青木的消息,记得告诉我,我知道,你们要去星辰大海,没有功夫照顾,交给我,你只管放心,我保管给你照顾的好好的。”

    白漠寒又是一阵摇头,便要跨出门槛的刹那,又被司马傲天给叫住了脚步,白漠寒无奈的回身言道:“父亲,您老还有什么吩咐吗。”

    许久才听司马傲天言道:“漠寒,你还没答应呢。”

    深吸口气,白漠寒才没有将自己的吐槽说出来,强应道:“好,我答应了,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得到想要的,司马傲天当下挥了挥手,很不耐烦的道:“一路走好,记得常带霏儿回来看看。”

    就在此时,白漠寒见通讯器亮了起来,随便应付了一声,便走了出去,接通通讯器,原来是鲛人已经问出了地点,白漠寒笑着招呼众人,来到了王树仁所说的地点,苍蝇头分析出具体的地点之后,众人忙走了进去,苍蝇头忍不住提醒道:“老大,小心一些。”

    白漠寒闻言,有些好笑的道:“苍蝇头你只要分析有没有什么炸弹之类的埋伏就好了,别的危险只怕是没有,若不然我想那王树仁只怕也进不来。”

    苍蝇头闻言,也深觉有理,忙拿出探测器,仔细的检查了起来,不一会,苍蝇头便搜寻到了这里所有的炸弹,看着搜寻结果,将显示出来的炸弹一一给拆除了个干净,众人往前走了一段,便见一个一人高的树洞呈现在眼前,想着白漠寒的话,苍蝇头忍不住惊叹道:“莫非这就是返青木,这次真是赚大发了。”

    听了苍蝇头这话,白漠寒当下就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返青木,若真是如此,他也不会被称为天材地宝了。”

    话落,白漠寒率先走进了山洞,刚走了没几步,里面却明显大了很多,足有一间房大小。

    抬头看了看,走了几步白漠寒便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当下开口道:“大家小心,苍蝇头你确定这里没有炸弹了嘛?”

    苍蝇头这时开口道:“老大,绝对没有了。”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大家先退出去。”

    鲛人见状,忙道:“漠寒,到底怎么了?你踩到什么了?”

    白漠寒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感觉不是什么好东西。”

    鲛人这时对着苍蝇头道:“苍蝇头,赶紧再检测一下,看看漠寒脚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其他人都先退出去。”

    众人自是不忍心退,都开口道:“老大,我们可是答应过,同生死共患难的。”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我知道,大伙你们听我的先退出去,鲛人和苍蝇头留下,现在这机关还没有启动,说明只要我抬脚才会发动,你们这么多人在这,我干什么都闪不开,而且这机关会促发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防备都没法防备,我一个人灵活些,肯定能逃出去。”

    众人听罢,这才放心的走了出去。苍蝇头此时也拿着仪器走了进来,经过仔细的检测,苍蝇头肯定的点头道:“老大,这确实不是炸弹,但是是什么我也看不出来。”

    鲛人闻言,道:“不是炸弹,就行了,苍蝇头你把仪器放回去吧。”

    苍蝇头闻言,刚要动身,却立马又停了下来,开口道:“你们也想把我支出去,不行,这种东西,说实话还是我比较在行,阿蓝你不行,还是我仔细看看吧。”

    鲛人见自个的心思被戳破了,也不在计较,而是开口道:“既然如此,咱们就仔细研究一下到底是什么机关。”

    说着,二人便趴在了白漠寒的脚下,仔细的将尘土拂去,便见白漠寒的脚下的地上,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圈,显然是什么东西被压下去了。

    苍蝇头这时开口道:“老大,也就是你感觉灵敏,若是换了别人,只怕这机关找触发了。”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别说这些了,能不能看出这机关触发会怎么样。”

    苍蝇头摇摇头道:“现在还没有看出来,我再仔细看看附近。”

    说着,苍蝇头便低头看向了附近的地面。

    鲛人这时开口道:“这事,都怨我,没想到,这个王树仁居然现在还敢玩花活。看我回去不拔了他的皮。”

    白漠寒笑了笑道:“说实话,有了这事,我到是更肯定这里有返青木了。咱们既然想得到这天材地宝,总要经历些艰辛才对,若不然太容易得到,也便容易失去。”

    鲛人听了这话,却是没有太多的同感,只是转头问苍蝇头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有?”

    苍蝇头摇摇头道:“还没有大的发现,不过我看见这洞壁有些个小洞,应该是这机关触发的东西,不过这能放出什么来,可不好说。”

    鲛人闻言,忙走了过去,看了看那些小洞,拿手摸了摸,又闻了闻道:“看来这机关还没有触发过,应该是王树仁那家伙安装的。我看不如这样,咱们把这些洞都给堵上,就算是有什么它也放不出来。”

    苍蝇头闻言,忙会了挥手道:“你可别出这馊主意,这小洞里面能爆发出多大的力度,我们可不清楚,别到时候机关没发出来,把洞给撑塌了,那可就更难办了。”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既然知道有什么东西放出来,把防护服给我穿上,然后你们退出去。”

    鲛人还想再说什么,白漠寒笑着道:“我的身手,你还不知道,没问题的。”

    苍蝇头这时却开口道:“老大,拿你可当心点,穿防护服但是你对下面的压力却不能变化,不然还是会触发。”

    白漠寒点点头,“我知道,来吧,省的浪费时间,你们对我的伸手还没有信心?”

    鲛人这时忙拿出白漠寒的防护服,小心的帮其穿上,接着又道:“漠寒,这腿上可没有什么办法了。”

    白漠寒点点头道:“腿上就是能穿,也不要出穿,上身还没什么,这下半身,太厚重了,可太不灵活了。反倒是不好。”

    苍蝇头和鲛人这才看了看白漠寒道:“好了,漠寒,我们就先退出去了,你自己小心点。”

    白漠寒点点头,待二人出去后,白漠寒运了运气,看了看周围,当下便抬起了脚,抬脚的刹那,之间洞壁上的小洞便射出了些液体,还有一根根的细针。

    白漠寒也不停留,一用力便顺着进来时的方向射了出去。

    一看到白漠寒出来,众人忙围了过来,苍蝇头看见白漠寒上身居然真有几根针,当下关切地问道:“老大,你没事吧。”

    白漠寒闻言看看,笑着道:“没事,刚刚也就是地形问题,那里太窄了,结果上身才有了这几针,其他都没有。”

    鲛人此时可是更加恨王树仁了,白漠寒这时开口道:“里面现在应该安全了,不过那些射出来的针和液体可要小心。”

    众人听罢,纷纷道:“老大,放心,我们虽然躲不过那机关,但是地上看的见的东西,还不是问题。”

    当下白漠寒便领着众人又反了回去。

    穿过刚刚的机关室,又进了一间,此时的洞明显小了,白漠寒这时开口道:“大家小心,这里若是有什么,可是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

    众人应了一声,不过没走几步,便在洞中央的一颗手臂大小的树木前停了下来,鲛人不由言道:“这不会是那大树的根,新发的树苗吧。”

    摇了摇头,白漠寒只笑着道:“这应该就是返青木了。”

    话音落下,众人顿时都给惊呆了,便连鲛人都忍不住问道:“这怎么可能,你看这外形,简直和外面的大树一模一样,便是这树洞的位置都一样,他怎么可能是返青木。”

    望了望鲛人,白漠寒不由笑道:“你就不觉得你这话带着语病吗。”

    等了一会,见鲛人还未醒悟过来,白漠寒不由笑道:“你见过有树苗,能完全拷贝下大树模样的吗,且不说小树可不可能长成那样枝繁叶茂的模样,便是连树洞的位置都一模一样这一条,你们认为有可能吗。”

    一时众人无言以对,却也明白了这才是正解,苍蝇头的脸上很快便带上了兴奋之色,“那老大,咱们现在就将这返青木带回去。”

    白漠寒点了点头,瞬间将自己胳膊划破,鲜血滴在地面上,便见地面竟是渐渐隆了起来,苍蝇头忙担忧的走到白漠寒身边道:“老大,你若要用血,你吭气就好,兄弟这么多人,你怎么就偏偏对自己动手了,况且你刚刚才脱险,虽然没受什么伤,但……”

    闻言,白漠寒好笑的道:“兄弟们的血难不成就不是血了,况且刚刚我也没有受伤不是,这点小口子,一会就好,你这表现太夸张了些,可有违咱们男人风范,小心,被定义成娘娘腔。”

    “谁敢,我苍蝇头可是独一无二的真男人,若真有这么说,那一定是在嫉妒我。”

    话音刚落,顿时一阵轰笑声,白漠寒好笑的将返青木收了回来,这才言道:“苍蝇头,我觉得你这定义有点不好,真男人,你还差点。”

    白漠寒话落,便带着返青木走了出去,鲛人这时也眼带笑意的上前言道:“差点,你真的差点。”

    “……”

    当第五个人走到他身边说着同样的话后,苍蝇头表示他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

    直接无视众人紧跟着上了飞艇,回到司马家,待白漠寒将返青木交给司马傲天,并将王树仁藏钱财的位置告诉司马傲天,便全身心投入到返回星辰大海的准备之中。

    而另一遍,鲛人回来便直接去找王树仁,上去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嘴里还忍不住道:“小子,你他妈可够阴险的,就这样还想算计我们一道。”

    王树仁此时却是呵呵笑道:“没有将你们这些混蛋都毒死在哪里,还让你们得了返青木,你们应该谢我才是。”说罢又是一阵疯狂的笑声。

    鲛人这下可是更火了,上前又是一拳,正当鲛人打的起劲的时候,白漠寒赶了过来,忙上前拦了下来,开口道:“阿蓝,你可不能把他给打死了,他可是咱们送给羽琨大哥的礼物。“

    鲛人闻言,道:“也对,反正这家伙也没几天好活了,现在就将他冷冻起来。”说罢,也不管王树仁什么反应,直接来了个极速冻结。

    看着王树仁张着嘴,一动不动的模样,鲛人这才满意的笑道:“这才符合你这种人的下场,不过就是有一点不好,太难看了,真不如还把他搞成女人模样,虽然味道不好,但是起码看起来还行。”

    白漠寒听了这话,忍不住一撇嘴,笑着道:“想不到,阿蓝你居然有这种癖好。”

    鲛人听罢,当下扭头对着白漠寒道:“我可是在给你出气,再说了我没跟你说过嘛,我可对女人不感兴趣。“

    白漠寒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对女人不感兴趣啊。他是男人啊。”

    鲛人听罢,当下开口道:“白漠寒,听清楚了,我对你们人类都不感兴趣,我就是喜欢,也是喜欢我的同类。“

    白漠寒笑了笑道:“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只喜欢鱼,而且是母鱼。“说罢白漠寒便笑着离开了,只留下了郁闷的鲛人。

    准备到星辰大海的众人,足足准备了三天,这才上了飞艇,当飞艇落入大海的刹那,司马霏儿眼中满是惊奇,看着那独特的海洋生物,司马霏儿不由笑道:“原来,星辰大海这么美,啊,都有传言,星辰大海是死亡之地,我倒是觉得,他漂亮的很。”

    这边,司马霏儿话音刚落,鲛人便接过了话头道:“说星辰大海是死亡之地的确没有,这里随处都有危险,很容易就能要了你的命。”

    见媳妇不信,白漠寒好笑的道:“鲛人可没有骗你,事实上,咱们之所以顺利,很大程度上,是鲛人用特有的波动和这里的生物沟通,让他远离咱们,不然只怕咱们走不了多远,就会遇到点危险。”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忙感激的对着鲛人笑了笑,便扭头望向白漠寒道:“那漠寒,接下来咱们要去哪里。”

    摸了摸妻子的额头,白漠寒这才笑着道:“当然是去找羽坤他们了。”

    话落,白漠寒不由笑着望向苍蝇头,苍蝇头点了点头,顿时加大马力,直朝着珊瑚丛前进。

    约过了两天终于到达,白漠寒携带着避水珠站在珊瑚丛中大笑言道:“羽坤,好友来访,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我可是给你带了礼物来了。”

    话落,便见珊瑚丛让开了道路,带着众人走进宫殿,便见王叔迎了上来道:“漠寒来的到巧,恰巧今日得了件好东西,漠寒也来一起看看。”

    话落,王叔这才注意到司马霏儿竟然也在,忙笑道:“漠寒,这次连媳妇都带来了,这可是让我们这蓬荜生辉啊,走走走,随我喝两杯。”

    抓住王叔的手,白漠寒笑着道:“喝酒的事情暂且不急,王叔且看看,我给你将谁带来了。”

    话落,便示意众人让了开来,第一眼,王叔还没有认出来,再次一眼,王叔却是冷笑道:“王树仁,没想到这么快就将你抓到了,可算是老天有眼。”

    话落,王叔便要将王树仁从冷库中移出来,白漠寒忙道:“王叔此人还是让羽坤亲自来吧。”

    听闻此言,王叔愤恨的将手缩了回去,当下言道:“漠寒你说的对,很该让少主,亲自动手才是,里面请。”

    待到了王羽坤面前,见到王树仁,王羽坤的心绪还是忍不住波动了起来,想着那些伤重的日子,王羽坤直接挥手将那冷库击碎了开来,淡淡的望着王叔道:“人就交给王叔处置了,我以后都不想见到他,记得,千万不要让他轻易死了,我受的苦,定让他也受一遍才好。”

    王叔闻言,立马拍胸口保证道:“少主,你放心好了,便是你好心饶了他,我也不可能那么做。”

    见王叔只带着王树仁便走,白漠寒忙将手边的人都给放了出来在,这才言道:“王叔,这些人也顺便都交给你了。”

    闻听此言,王叔点了点头,便将人给接收了过去,见其离开,王羽坤这才言道:“瞧我,多年心愿达成,竟然忘了最基本的待客之道,都别站着了,快坐。”

    众人依然坐了下来,白漠寒这才笑着道:“刚进来,就听王叔说起,你仿佛得了一件宝贝,不知能不能拿过来,让我瞧瞧。”

    “这有什么不能够的,随我来吧。”

    话落竟见依着王羽坤王座之后,凭空出现一条路来,望着众人惊诧的神情,王羽坤即使活了数百年,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得意之色,一进屋子,便知这是王羽坤的寝宫无疑,司马霏儿顿时有些微微的不自在,白漠寒忙捏住了司马霏儿双手,又笑望着王羽坤道:“宝物在哪里,快与我们见识见识。”

    闻听此言,王羽坤好笑的道:“漠寒,你别逗我了,你如此见多识广,怎么连这个都不认识。”

    白漠寒一脸蒙圈的四周望了望,到底不知道王羽坤指的是哪一个,唯有好笑的道:“我是真的不认识,你倒是指给我看看啊。”

    王羽坤没有答话,只是拽着白漠寒走在自己的床前,用力一推,这才言道:“你自己感受看看。”

    白漠寒刚一躺上去,便觉查出不同来,坐在上面,内力竟然自己运转了起来,白漠寒面上露出了一抹惊诧,猛然想起师门的记载,又联系王羽坤乃是水族,不由惊叹道:“莫非这就是万年水灵玉。”

    见白漠寒竟然随口便答出了正解,不由没好气的瞪了白漠寒一眼,这才言道:“还指望在你面前,显摆显摆呢,这可倒好,我还没开口呢,竟又被你猜出来了,我说,漠寒,你到底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提前告诉我一声,也好让我先准备准备,好在你面前显摆一番。”

    听闻此言,白漠寒不由好笑的道:“我也就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事实上,这样的宝贝,巴掌大小的都难得,床这么大的,我怎么可能见过,不过是依着作用瞎猜罢了,对了,羽坤这样的宝贝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没有答话,王羽坤只是笑着言道:“你想要吗。”

    诚实的点了点头,白漠寒不由言道:“这样的宝物,我当然想,可君子不夺人所爱,还是羽坤,你留着自用吧。”

    王羽坤闻言,笑着捶在了白漠寒的肩膀上这才言道:“漠寒,这话可就没意思了,你该不会以为我是涮着你玩吧,既然我问出来了,那自然是有办法给你的。当然了床这么大的肯定是不可能了,可是做个小塌还是够的。”

    听王羽坤说到这里,白漠寒这才想起,是啊,这床雕梁画栋的,留下的边角料得有不少,顿时财迷属性发作,忙笑着问道:“这雕刻剩下的边角料呢。”

    这话可是将王羽坤给问晕了,脑中完全没有影像,唯有笑着言道:“这还真的问问王叔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