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未修改勿购买

    这话一出,恍若一声响雷炸在了林辉的耳边,原本还淡定无比的林辉,当下脸色变的僵硬了许多,不可置信的望着白漠寒,心里却仿佛在给自己安慰“白漠寒不可能知道,一定是在诈自个,不过理智却告诉他,流云宗已经在世间消失了那么长时间了,能说出这个名字的人,怎么可能是诈语。”略一顿后,林辉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几步走到了白漠寒身前,着急的追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便是我林家内部的人都有许多不明真相,你一个外人是怎么得到这样的讯息的。”话到这里,林辉眼中更添一分恨意,厉声喝道:“我林家的宝库定然是你盗走的是吗,你就是从那里知道我林家的由来对吗,原本还不承认,如今可不是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恶贼,受死。”

    闻言,白漠寒双手一松,看着林辉狼狈后退的模样,顿时笑道:“不用试了,再试几遍都是一样的,你的招式里有流云宗功法的影子,不过可惜却算不得正宗,自然赢不了我。”

    皱着眉头,林辉心中一沉,望向白漠寒言道:“你怎么会连这个也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别说是流云宗之人,距我所知流云宗只我林家传承了下来,宗门其它的人都已经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灭绝了个干净。”

    “看样子你是自认是嫡系传承啊。”见白漠寒这话里的语气不对,林辉的眉头深锁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否认我林家的传承吗,我林家就是流云宗的后裔,且我敢说,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我们名正言顺的了。”

    似笑非笑的望了林辉一眼,白漠寒瞬间出现在林辉面前道:“这话只怕不对呢,起码就我所知,如今的流云宗,嫡传弟子就有三个。”

    冷笑一声,林辉一脸嘲讽的言道:“是吗,有种将他们叫出来我倒是想见识见识,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竟敢冒充流云宗的弟子。”

    闻言白漠寒眼中笑意更浓道:“你面前不就站了两个,而且到底是谁冒充还不一定呢。”

    此言一出,林辉神情更显冷淡道:“你说的这话倒是好笑,怎么就确定你们是流云宗的人了,我看你们倒像是要败坏我们流云宗的名声吧,还有我流云宗已经不问世事多年,怎么可能有你们这种弟子,你倒是说说一个消失了差不多几百年的宗门,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弟子传承。”

    白漠寒闻言淡淡一笑,接口言道:“消失没消失只是你的一孔之见,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对不起自己,但是流云宗现在真没什么名声。”话落,白漠寒便将目光聚集在了苍蝇头的身上,追问道;“苍蝇头,你说是不是。”

    听闻此言,苍蝇头也很是尴尬,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道:“在师兄未收我入门墙之前,我的确不曾听过流云宗这个名字。”

    这话一出,林辉的眼神顿时凌厉了起来,狠狠的瞪向苍蝇头言道:“住口,就你那样的身份如何能知道这样的事情。”

    一听这话,苍蝇头顿时火气十足,是,他的确是出身低微,可自从跟了白漠寒之后,谁见了他不是客客气气的,被林辉这样否定,苍蝇头如何能忍,立时怒道:“你就是再讽刺我,也改变不了事实,我师兄才是流云宗正宗的嫡系传人,更何况流云宗可是最重传承的,若你真是流云宗的,辈分问题,最好搞清楚才对。”

    话到这里,苍蝇头轻咳一声,小心的走到白漠寒身边言道:“师兄,咱们的辈分不会低过他的对吗。”

    见苍蝇头是真的很紧张的样子,白漠寒好笑的言道:“关于这一点,你只管放心好了,若他真是流云宗的传人,那咱们高他不止一个辈分。”

    这话一出,林辉顿时嗤笑一声言道:“什么不止一个辈分,一看你们就是存心占我便宜,呵,找打。”

    此时白漠寒心里却是有些好笑,心里忍不住想“刚刚还不承认自个是流云宗的人,如今却来着讲起辈分了。”

    而此时,林辉手指按下通讯器,只见一架架飞艇竟是将白漠寒两人围在了中间,摆明了现在只要林辉一声令下,只怕他们瞬间就会被这些飞艇上的武器给干掉。

    见此情景,白漠寒口中咕哝了两句,便小心地望向苍蝇头道:“苍蝇头,你那防护罩,等抵得住这么强的轰炸吗。”

    讪讪一笑,苍蝇头忙道:“光凭防护罩是挡不住的,不过我还有别的东西。”

    话落,只见苍蝇头手一抖,便将一部银白色的机甲拿了出来,动作迅速的将白漠寒一起拽了进去,两人坐在驾驶舱中,苍蝇头这才松了口气言道:“不过再加上这机甲便是妥妥的,放心好了,师兄,你就是想要打谁,我现在也能让他给落下去。”

    赞赏的望了苍蝇头一眼,白漠寒当下言道:“怎么样,林辉,你想让哪个飞艇落下去,直说好了,我就先拿他当练习了。”

    此言一出,顿时让林辉怒火中烧,冷冷的言道:“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打死他,全部都开火。”

    苍蝇头听闻此言,顿时便将防护罩打了开来,见到所有的攻击都被拦在了外面,嘴角挂起了一抹笑容,白漠寒更加嘲讽道:“不会吧,你林家就这么点手段,哎呀呀,让攻击来的更猛烈些吧,这样我的反击才有点意思,要不然一会飞艇一个个掉下来,可真要气死你的。”

    林辉表示不用等一会,现在他都快被气炸了,不由愤愤的望向白漠寒两人所乘的机甲,怒喝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平日里自认为天下无敌,如今这是怎么了,就一个机甲你们这么多飞艇都出动了,难道都不能将他们干掉吗,这样我留你们还有什么用,快点动手,若今天他们从这里逃出去,我绝对让你们去炼狱走一遭,才好让你们长长记性。”显然此刻的林辉已经被气的有些失去理智了。

    而林辉的话还是很管用的,话音刚落下,便见飞艇的攻势便更加猛烈了,只可惜过了足足十分钟,依然打不穿机甲的防御,这下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白漠寒见状,当下好笑的开口道:“林辉啊,我若是你,现在就该收手了,要知道,这么长时间都是这个样子,分明是没有希望,你就是再命令再胁他们,也没什么作用不是,这不是给自己找气受吗,何必呢。”

    林辉阴狠的笑了一声,冷声言道:“是吗,既然轰炸没用,那我将飞艇在你们身边炸了,也会没用吗,我倒是好奇的很。”

    这话一出,不等白漠寒等人反应过来,林辉便下令所有飞艇启动自毁程序,可是毕竟谁也不是那么不拿自个的性命当回事的,当下飞艇里的人只是静静的等着,并没有其他动作。

    林管家见状,忙山前拦道:“主子不可啊,你可还站在这里呢,那飞艇自毁的能量何其大啊,而且还是这么多一块自爆,别说是咱们,便是咱们林家都会被这威力毁于一旦的,你为了他白漠寒不值得啊。”

    话到这里,林辉恨恨的咬着牙,终是无奈的将命令取消了,毕竟他也不过是想出口气罢了,刚刚确实被气的有那种冲动,但此时也冷静了下来,心里自然也就打消了这念头。

    当然这一切林管家并不知道,实在怕林辉再闹出什么其他的事来,忙道:“白漠寒,若有本事,便下来与我们一起回了林家,我们好好谈谈如何。若是不敢,你就自行回去吧,我们没工夫招待。”

    白漠寒自然也不想继续这么下去,毕竟若真是来跟林家打的,那自个就多带几艘飞艇、几个人来了,有苍蝇头的这个武器制造专家提供的火力,应该也不成问题,不过他也怕把林辉这种疯子给逼急了,真搞出什么毁天灭地的事来,可就不好玩了。当下白漠寒笑着开口道:“林管家莫非当我是傻得不成,便是想让我跟着去,这头顶之上的东西是否得先移开再说,若不然万一我们出来,你放了暗枪,那我们死的可就太冤枉了。”

    林管家闻言心中一堵,却也明白这是所有人都会有的想法,深吸口气,下意识的望向了林辉,见其憋屈的点头,林管家也不敢多看,慌忙将头扭到了一边,通知飞艇都回到林家,这才望向白漠寒道:“现在可以下来了吧。”

    话音落下,就听白漠寒气人的话从飞艇里传了出来,“这才是待客之道嘛,你要是早这样,你也就不必生这么大气,咱们也能坐下来好好商谈了不是吗,非得喊打喊杀,多伤和气。”

    这话一落,望着林家人憋屈的模样,苍蝇头眼中隐隐带着几分笑意,笑嘻嘻的应道:“师兄说的是,这林家这待客之道实在是欠缺的很。”

    见林辉已经就在崩溃的边缘,白漠寒忙笑着言道:“苍蝇头,好了,既然人家已经改过了,咱们也不要太过追究了。”

    话落两人便已经站到了林辉身前,笑嘻嘻的道:“林家主,先请吧。”

    冷哼一声,林辉却是瞬间转身便走,白漠寒笑望了苍蝇头一眼,示意对方跟上,一路来到了林家的议事厅,只见林辉冷冷的言道:“我知道你来此的目的是什么,我并不认为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有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些都是你该承受的,若你不想以后活的战战兢兢的话,那我奉劝你,将我林家的宝物还回来,说不定我能看在这点的份上,网开一面,放你一条生路。”

    闻听此言,白漠寒好笑的望了林辉一眼,淡淡的言道:“你有什么底气,说出这样的话来,更何况,那宝库里的东西可不是你林家的,而是流云宗的,我没说错吧,而我自认为在整个星际再没有任何人比我有资格继承这些东西了。”

    冷冷一笑,林辉当下怒道:”看来是不能好好说话了,既然如此,那你白漠寒可要做好一辈子都不得安生的准备了因为我林辉绝对会向影子一般跟着你,让你只能活在担惊受怕的阴影之下。”

    “这话很对,不过这影子它却得一直被我踩在脚下,难道你的愿望便是当影子吗,那我还真没什么好介意的。”

    剧烈的喘息,伴随着怒喊,瞬间冲着白漠寒喷涌而出,林辉重重的一拳击在手边的桌子上,站起身道:“白漠寒你够了,我什么意思你应该清楚的很,别在这里转换话题,以为这样我就认输了真是笑话。”

    听闻此言,白漠寒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说了句“这我自然知道。”

    瞬间,屋子内便是寂静一片,林管家见状,忙开口道:“白统领是吗,我不管你说的关于流云宗的事情是真是假,可那宝库内的宝物却是我林家世世代代传下来的,白统领就这样二话不说的就抢去,是否有些太过分了。”

    “那你的意思呢。”

    见白漠寒是商量的语气,并没有一口回绝,林管家暗松口气道:“不知白统领能否归还我们的物品,你放心,若你将东西归还。”说到这里,林管家忙望向了自家主子,见其点头,林管家便接着言道:“我家主人也在这,我给你打个包票,林家之后与白统领你绝对是友非敌,这对于白统领想要的稳定,想来是极其重要的吧。”

    淡淡的望了林管家,白漠寒言道:“我的确是想稳定,可这不代表,我想用妥协来换这种为妙稳定,而且,我相信这样的和平稳定并不会长久,我说过知己知彼,林家主什么人,我自然是了解的很,只怕是当你再次心生不满的那一刻,这表面的平静会更加动荡起来,所以,林管家这提议虽然很好,但不是我想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