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mary见状,就知道,白漠寒在想什么,当下摇摇头道:“你可别想多了,那个瑕疵对你来说,根本没用,并不是什么致命的弱点,那些家伙正在慢慢有自己的意识,一旦意识觉醒,他们可就不会在受任何人指挥了,而且从某些方面来说,那些东西的意识觉醒,可能就是一场大屠杀。”

    白漠寒听罢,忍不住眉头皱了皱,“看来还得尽快找到郑秀。”

    “你还找他干嘛,让他自生自灭就是了。”,mary开口道。白漠寒摇摇头道:“郑秀自己作死,不说,可是你说了拿东西可是会有自己的意识的,万一真的大屠杀,我是不是得阻止一下。”

    mary看着白漠寒笑了笑道:“白漠寒,你啊,还真是替古人担忧。”

    这时赵青的脸出现了,一脸的冷漠,开口道:“白漠寒,你还是尽快找到他们解决了的好,郑秀从我这还拿走了点东西,若是他把那些东西也放到白色怪人身上,到时候,会是个什么结果,我也不能肯定,不过从目前来看,郑秀应该还没有那么疯狂,也可能是还没有解开那上面的密码,所有你最好赶紧找到他。”

    说到这顿了顿,mary这时惊恐的道:“姐姐,你该不会是把那当年的禁术给丢了吧。”

    赵青摇摇头道:“不是当年的禁术,而是我改进后的东西,后果更不可设想。”

    mary听罢,心里就是一颤,白漠寒这时开口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让你们这么担心?”

    赵青这时开口道:“那东西,你可以理解成是超速进化,这么说吧,那东西如果用到人的身上,若是人落水了,在很短的时间里就会进化出在水里生活的本事,甚至和鱼一样在水里呼吸,不过前提是那个人的体质得和它吻合,若是不吻合,那基本就是毒药,人很快会被排异反应杀死,不过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郑秀解开密码后,把那东西自个用了,毕竟他也不想一辈子就是个废人,说白了,那东西具体会出现什么状况,谁也不知道。”

    mary听罢,不可置信的看着赵青,“姐姐,你居然把他也能改进到这种程度?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了。”

    白漠寒此时虽然听的有些糊涂但是他也明白了,万一那东西跟白色怪物相吻合,那确实是可怕的事,就是郑秀用了,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事。想到这,白漠寒开口道:“那些狼人,你们可有什么好的对付办法,那些东西本事不弱,而且数量太多了,我们这的人想对付他都困难,拖的我也离不开。”

    赵青这时开口道:“那个容易,我会派人过去的。”

    白漠寒点点头,“还有一个问题,那白色的怪物有几头?说实话,一头的话我还能行,多了的话,就不好说了。”

    赵青听罢,笑了笑道:“这你倒是说了句实话,那东西他从我这就拿走那么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我就是因为发现他正在觉醒自个的意识,所以才将它困了起来。”

    白漠寒听罢点点头,但是mary却听出了赵青这话里的另一层意思,按照赵青的脾气,一般失败的作品,她都会第一时间销毁,这个东西居然没有销毁,估计有两个可能,一种就是她自个也不知道怎么销毁,第二就是东西难得,舍不得,想要在看看,目前来看,第一种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她并没有提及如何毁掉它。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好了,那我就等着你的人来了,我这里也抓紧时间找人。”

    挂断后,mary开口道:“姐姐,你……”

    赵青回头望向mary,见其半天都没有应话,好笑的道:“怎么了,喊我为什么又不说话。”

    “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mary话落,深吸口气,看着赵青神色间更加游移了,正因为足够了解赵青,mary更知道便是开口也没什么用处,估计还会坏了他们姐妹之间的情谊。

    不得不说两人虽然并不是天天在一起,但是因为有着同样的兴趣,对对方的心思还真能摸个**不离十,即使mary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可赵青好像什么都已经听到一样,伸手摸了摸mary的脑袋道:“既然已经知道我的答案,你心中所想就不要说出口了,我不想咱们姐妹为了这样毫无疑义的事情而吵架,放心,既然我将他抓了起来,我便能看好他,绝不会让出来的。”

    话既已点名至此,mary反而没了刚刚的踌躇不前,开口劝道:“既然知道我要说什么,姐姐想来我心中的顾虑你也应该一清二楚,那姐姐难道你能否认我心中的顾虑有错吗,还是说你真的自信到能做到万无一失。”

    一时间赵青有些无言以对了起来,见状,mary见状继续劝道:“所以,姐姐,就当我求你,毁了他好不好,你也知道他的威胁性,若真让他跑了出去,你可知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大的灾难吗,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赵青无力的闭上了眼睛,转身背对着mary道:“我承认你说的都有可能,可是mary我为什么舍不得毁了他,你应该很清楚的是吗,对于咱们这样的来说,就算研究的可能是个怪物,便是结果可能是牺牲了自己,都再说不惜不是吗。”

    “是,牺牲了自己,的确可以在所不惜,可姐姐你现在是在拿别人的性命开玩笑,是拿这个世界开玩笑,若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你可知道会有多少人恨你怨你。”

    抬手止住了mary后面的话,赵青回头坚定的言道:“好了,我心意已决,你也不必再劝,总之,我是不会毁了他的。”

    咬了咬牙,mary终究决定自己动手,却在瞬间便被赵青给拦了下来,将其隔离在了自己的世界之外,突然赵青嘲讽的笑了出来,直望着mary道:“我没想到,你真的会就这么做,mary你应该清楚你我的底线,我还记得当年我,我让你销毁你那些试验品的时候,你发了好大的脾气,气的一年都没跟我讲话,为什么到了如今我的头上,你竟然敢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去碰我的东西,莫非真是我往日脾气太好,让你忘了我也是有底线的。”

    “那怎么能一样,姐我的试验品我有十足的把握控制住他们,便是造成危害,也实在有限,可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这么个东西出去,会造成什么样的损失,害死多少人谁也不知道,因为他的杀伤力,你我根本无法估算。这样的事实难不成你还要否定认吗。”

    “我从未否认过。他有什么样的杀伤力,我也比你清楚,毕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的东西到底有多可怕,虽不知道以后如何,可现在的他还能为我所用,若是我真的破解了这个难题,那同样会给星际带来多大的福利,你又算过吗。”

    摇了摇头,mary怒道:“你这根本就是赌徒的行径,彻彻底底的赌徒。”

    听闻此言,赵青脸上的嘲讽神色不由更浓道:“你这话说的就更是奇怪了,如你我这样的人又有哪个不是赌徒。”

    一时间mary也有些无言以对了起来,许久的沉默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愤十分尴尬,还是赵青深吸口气,先开口言道:“好了,咱们不说这个,况且白漠寒不是说过吗,若只是一个的话,他能对付的了的。”

    话刚至此,突然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mary和赵青心中一凛,两人忙往一个地方跑去,却见两人争论的白色怪物,正一脸狰狞的向着二人急速的奔跑了过来,赵青见状,顾不得其它,忙一把拽过mary便往回跑,并警告道:“别回头,咱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快走,和白漠寒会和,不然先死的就是咱们两个。”

    说着赵青已将飞艇拿了出来,拽着mary便跳了出来,只可惜白色怪物却也跳在了飞艇的上方,mary紧皱着眉头道:“现在该怎么办。”

    赵青没有答话,只是在操作板上一阵操作,时速瞬间提高了十倍,只听一声怪叫,终于将那白色怪物甩了下去,mary忙道:“姐,这么高掉下去,那怪物总该死了吧,”

    可谁知,这话问完,却只见到赵青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心中一惊,mary忙追问道:“你该不会告诉我,这么高摔下去,他都能活吧。”

    赵青将头扭到了一边,却是点了点头,此时mary也不由害怕了起来,忙开口言道:“先不管这些了,咱们先找到漠寒再说,看看他有没有办法,除了那个家伙。”

    轻叹口气,赵青有些无力的道:“如今也只好如此。”说到这里,赵青苦笑道:“若早知道如此,mary我就该听你的话将他销毁此时,如今闹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只怕真要如你所说的,星际要血流成河了,而这全是我的罪孽。便是一死,也赎不清我的罪孽,若世人知道是我让他们遭了这一劫,这世上哪里还有我的容身之处。”

    从未见过赵青如此脆弱,mary忙将人拉进自己怀里安慰道:“姐姐,放心,你是我的姐姐啊,我如何会让你落到这个地步,左右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咱们几个,我们是绝不会传扬出去的,再者如今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何将那怪物给抓住,最重要的是找到那白漠寒,要不然只怕……。”

    “嗯”了一声,赵青恢复了些力气道:“你说的对,现在说这些都是没用的,先找到白漠寒让他将那怪物给收拾了,只是他如今分的开身吗。”

    想着白漠寒如今也不轻松,mary也沉默了下来,而待两人真正见到白漠寒的时候,这心中的希望更是渺茫。

    看着白漠寒将那些狼人一次次的杀退,虽每次都保持着胜局,可两人也看的出来,白漠寒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同样白漠寒见到两人,心中的惊讶一点不比两人少,却还是和颜悦色的问道:“这个时候,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地方可是一点都不安全的。”

    话落,见两人半天都不说话,白漠寒便意识到不好,忙追问道:“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情。”见两人依然不说话,只是望着彼此,白漠寒着急的追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如今的情况已经够糟糕了,可没工夫和你们在这里猜来猜去的。”

    长出口气,mary正要开口,被赵青拦了下来,自己抢先一步道:“那实验题跑出去了。”

    “什么实验题,那白色怪物”刚听了这话,白漠寒是真恨不得自己听错了,不由忙追问了一遍,再次听到同样的回答,白漠寒重重的一拳捶在了墙上,尽量让自己用和气的语气道:“你们怎么就能让他跑出来,赵青,你那地方不是厉害的很吗,困住他应该不成问题的。”

    “若是原本的当然没有问题,可是我早说过,他已经渐渐有了意识,而且十分聪明,最主要他比人类强大的太多。”

    听到这里,白漠寒再次一拳重重的捶在床上,恨恨的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你们两个现在谁能告诉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赵青和mary两人顿时将目光投在了白漠寒的身上,食指连连指着二人,白漠寒恨恨的道:“你们现在的意思该不会是要靠我吧。”

    赵青与mary两人毫不犹豫的点头,让白漠寒实在是憋屈不已,许久方道:“好,就算你们依靠我,好歹得告诉我要去哪里才能将他解决掉他吧。”

    二人再次毫不犹豫的摇头,就在白漠寒再次怒火升起的同时,mary忙道:“你先别急着发火吗,没有人比我们更知道他的杀伤力,若我们有办法,又如何会着急忙慌的来找你们,你都不知道我们这一路多惊险,差点将小命给丢了,多亏我们实力不错,跑的快,可就如通讯器里和你说的那样,他的可变化性实在太高了,在哪里我们真的找不到。”

    见白漠寒拳头都举起来了,mary忙又补充道:“不过他刚刚从飞艇上掉了下去,那样的高度,便是他皮糙肉厚,暂且要不了他的性命,可受伤是一定的,说不定能找到他也不一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