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流云宗(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嗤笑一声,秦明淡淡的扫了三人一眼,只冷笑道:“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只是二师弟,你一番孝心只怕是白费了。”

    见林夕一脸茫然的模样,秦明嗤笑道:“怎么,莫非你以为,可以为了他叶泽林牺牲性命,就能比过咱们小师弟在他心中的地位吗,老实说,你的有些作为我都佩服,若是白漠寒不回来,这流云宗宗主之位,说不定你还能争一争,可如今,白漠寒都回来了,你那些情都白表了,等着瞧,这流云宗你是半点都别想得到的。”

    林夕摇了摇头,深吸口气道:“不管你心里怎么想,可我要告诉你,我从未觊觎你的位置,漠寒也没有,是你自己太过在乎,这才失了本心,大师兄,难道到了此刻,你也不肯悔悟吗。”

    “悔悟”听了这两个字,秦明的脸上更显嘲讽道:“别说这样的蠢话,成王败寇而已,我输了,我也认了,你们要将我困在这里一辈子是吗,好,我就待在这里,让我日日活在自己的心魔里,也没什么不可以,就当我还了你的教养之恩,只是我的心不会变,行了,你们热闹也看够了,羞辱的日子我也慢慢熬着,你们的心里痛快了,是不是可以从我面前消失,因为看见你们,我只觉得碍眼,心烦,其它半点感觉都没有。”

    “你。”

    林夕还想开口,叶泽林摇了摇头道:“算了,如今的他正在气头上,我们便是说的再有道理他也听不进去,不如咱们先离开,让他好好在这里想一想,我的徒儿我相信,总有一日他会自己想通,回归正途的,如今他对咱们抵触太深,再这么留下来,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再者流云宗这两日只怕也是……,林夕师父累了。”

    望了秦明一眼,林夕也不想太刺激他,忙扶着叶泽林回了飞艇之上,方才开口言道:“师父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定然要守护流云宗长长久久的。”

    欣慰一笑,叶泽林笑着道:“这话,师父相信,毕竟漠寒也说过了,在许久以后的未来,流云宗还是存在的,并且势力不小,只是些许功法失传了,可也不碍事,不是有漠寒在吗,想来有他在,定然会再次将流云宗发扬光大的。”

    “哎,师父容我打断一下,流云宗我自然要发扬光大,可林家的人如今看我可不顺眼,便是我想教,也要人家肯信才行,你是不知道啊,那林家人对我的防备可高了。”

    听了这话,叶泽林和林夕二人都是十分无语,毕竟他们可是亲耳听到白漠寒是如何戏耍林家的,若是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对你和和气气的,那不是林家是个傻得,便是正想着办法折磨死你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林夕正要开口,白漠寒便忙言道:“二师兄,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是我与林家如今真的是势同水火,便是我想帮忙也要人家肯相信啊。”

    轻叹口气,林夕思索了一番,便忙开口道:“你说林家这些人就是我的后人对吗。”

    白漠寒点了点头。

    林夕接着问道:“他们十分听我的话,我留下的话,他们都牢牢的记在心上。”

    白漠寒再点头。

    看到这里,林夕便一拍手道:“既然如此,那我留下口讯就是,让他们全部听你的如何。”

    “呵呵,二师兄,若是我没动手之前,你留下这话估计管用,可现在的我将他们的宝库都给偷了,便是你真留下话来,或者祖训之类的,估计他们也得怀疑是我在中间搞得鬼。”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倒是想个办法啊。还是说你是故意不想帮二师兄我照顾后人。”

    长叹口气,白漠寒无奈的道:“二师兄,我怎么可能这样做。”

    直接在白漠寒的脑袋上打了一下,林夕好笑的道:“若是别人自然不可能,可若是你,绝对有可能。”

    话落,林夕便将一块琳琅锁拿了出来,“这是我家的传家宝,留影石。”

    白漠寒听到这里,当下忍不住笑了出来道:“二师兄,留影石流云宗里多的是,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你这是耍着我玩呢吧。”

    深吸口气,林夕好容易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这才开口言道:“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我既然这个时候将这东西拿出来,自然有我的道理,若真是普通的留影石,我如何会特意拿出来。”

    白漠寒轻咳了一声,示意林夕继续,林夕这才解释道:“这颗琳琅锁的最特别的是,他只有林家血脉能够打开。也只有林家血脉能将影响留下。”

    白漠寒心中一惊,不由将琳琅锁拿在眼前细看道:“二师兄你的意思是说,便是我有再大的本事,也休想篡改这里面的东西是吗。”

    “这是自然。”

    林夕答的顺溜,白漠寒的不服气劲上来,还真尝试了一番,可结果自然是不尽如人意,还真如林夕说的一般,在那琳琅锁里半分影像都未留下。

    林夕笑着接了过来,闭着眼睛将自己想对后辈的话,都给刻印了进去,再次交到了白漠寒的手中,许久方道:“若是见了我的后辈,将这个给他,他自然会听你的话。你不用担心。”

    将琳琅锁放进了自己的背包中,白漠寒这才言道:“二师兄,你放心,我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这点我从未怀疑过,漠寒保重。”

    白漠寒呆呆的望着林夕,终是笑出声道:“不愧是善解人意的二师兄,知道我说不出告别的话来。”

    摇了摇头,此时的林夕已经背过身子道:“师弟,一路顺风,宗门和师父有我照看,你放心。”

    点了点头,白漠寒当下便带着众人跪在二人身前,磕头言道:“师父,二师兄,漠寒走了,你们保重,只可惜却来不及参加二师兄大继任典礼了。”

    苍蝇头也紧跟着言道:“师父,师兄虽然与你相见的时间不是很长,可在我心里是恨不得日日侍奉在你们身边的。”

    话未说完,白漠寒便一脚踹了过去,没好气的道:“蠢话,你这话说的,岂不显得我太无情了。”

    这一幕,将离别的愁绪刚冲散了些。

    叶泽林便摇了摇头道,“走吧,走吧,既然要走便赶快走,左右你在宗门也是个死人了,漠寒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不用担心我,若以后有机会再回来看看我。”话到这里,叶泽林又将视线落在苍蝇头的身上,右手一翻,便将一把剑递到了对方苍蝇头的面前。

    白漠寒见状,忙又踹了苍蝇头一脚,没好气的言道:“还傻愣着做什么,快收下,这可是师父平日的配剑,连我都没给,却给了你。”

    苍蝇头闻言,一脸喜意,想要又有些不知所措,让叶泽林看的十分无奈,干脆亲自动手,将宝剑塞到了苍蝇头的手中道:“别听你师兄胡说,从小到大不知道得了我多少好东西,才给你一件,有什么不好意思收的。”

    见师父话都说成了这样,苍蝇头这才收了下来,刚一塞进背包,就见其又塞了一件过来,正尴尬间,白漠寒便好笑的道::“还不快拿着,这是给你漠奇师兄的。”

    听了这话,苍蝇头方才笑着接了过来。

    又是一番谦让,见时间差不多了,众人将叶泽林师徒二人送下飞艇,白漠寒一行人便消失在了叶泽林师徒面前。

    将一块手帕递到了师父面前,林夕开口道:“师父,擦擦吧。”

    胡乱的抹了两下,叶泽林没好气的道:“你也越发放肆了。”

    “这还不是师父待我如同父子一般,师父放心,如今我们师兄弟不过是暂时的分离,终有一日会再次相聚在一起,到时候大师兄只怕也要想通,我们都是你教出来的,不会差。”

    摇了摇头,叶泽林苦笑道:“但愿如此。”

    ………………………………………………………………………………

    白漠奇听了这话当下也是一惊,看着林辉和白漠寒,开口道:“师兄,那个白色巨人是一个还是有好多。”

    白漠寒摇摇头道:“目前为止就看见一个,刚刚我和林辉还说,若是再有一个,咱们估计也顶不住他们的攻击。只有逃命的份了。”

    白漠奇这时开口道:“我去看看师弟他怎么样了。”

    白漠寒点点头,白漠奇转身来到医疗仓这,却发现苍蝇头根本不在,当下便又转了回来,挠着头道:“师弟不是受伤了,怎么不在医疗仓那里?”

    白漠寒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开口道:“看来昨天的事,对他触动很深啊?”

    白漠奇和林辉听罢,都是一愣,“触动深,这有什么的?”

    白漠寒眼神略带一丝的担忧,开口道:“师弟他,昨天跟那怪物交过手后,应该是感觉到自个在那东西面前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但师弟却很想帮着咱们,现在他估计在监控室那里。”

    白漠奇听罢,叹了口气道:“哎!师弟他心思有些太重了,搞得我这个师兄倒是不好意思了。”

    林辉这时挠着头道:“这些都是其次,现在关键的是,这些鬼东西都是哪来的?那些狼人就已经够咱们喝一壶的了,x现在又多了这白怪人。”

    白漠寒这时凝重的皱了皱眉道:“现在,我是越来越感觉,这事跟郑秀有关系了,这些家伙应该都是基因复制人,很有可能就是郑秀从他前任夫人赵青那里偷来的。”

    林辉淡笑着道:“既然能从赵青那里搞来这些,这事可就说不定了,若是这两人合计好的,那可就更难办了。”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这些,都不说,现在咱们可是连这些鬼东西在哪里落脚都不知道,这一会给咱们来一下,咱们可是受不了的,得想办法找到他们才行。”

    白漠奇这时开口道:“我看,咱们不如派人出去找,把人都给派出去,这么多人从各个方向走,他们就是想伏击,也只能伏击一两个点。”

    白漠寒苦笑了一声道:“师弟,你感觉经过昨天晚上的事,这些人还会那么没头没脑的出去吗?”

    林辉听罢,眼神一冷道:“他们不走,那咱们走,咱们总不能在这坐以待毙。”

    白漠寒摇摇头道:“话可以这么说,但是这事却不能这么做,毕竟大家加入了联盟,我这个统领就得负起这个责任。”

    林辉却是不屑的道:“我就不明白了,就这些糊不上墙的货,你干嘛这么帮他们,而且还有王聪这种吃里扒外的。”

    白漠寒听了这话,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人本来就是参差不齐的,而且他们大多是只是势力了点,并没有其他毛病。”

    林辉此时却直接开口道:“就这一个毛病,就是致命的。”

    白漠奇这时开口道:“再怎么说,咱们都是星际的人呢,总不能就这么让这些还算是精英的人,就这么没了吧。”

    林辉哼了一声,“我可没有你这么博爱的精神,说实话,我如今的想法,就是想知道,那些个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怎么那么厉害。”

    白漠寒听罢,心里明白,林辉这么说说明他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当然至于缘由,上面那个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白漠奇这时开口道:“我还是去劝劝师弟吧,受了那么重的伤,可得休息休息。”

    白漠寒笑了笑,“好,咱们都去看看。”

    一天后,mary和鲛人便拨通了白漠寒的通讯器,一接通,便听mary开口道:“白漠寒,你这个脑袋还是很好使的,那些东西确实是郑秀偷走的。”

    白漠寒点点头,“这点我想到了,现在关键就是郑秀和他们躲在哪里去了?”

    mary笑道:“他不会一直躲着的,他去星际的目的,应该就是找你报仇,所以,他还会去找你的。”

    “可是我不喜欢这种被动的感觉,若是能找到他,我感觉会更好些。”

    mary这时开口道:“我赵青姐姐可是说了,那个白色的怪人可是他最新的研究成果,不过还存在一点瑕疵?”

    白漠寒听罢,当下便来了兴致,开口问道:“什么瑕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