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流云宗(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知道这是同意了的意思,白漠寒也是一脸惆怅的道:“师父,你放心好了,无论如何他都是我的大师兄。”

    叶泽林轻叹口气,“如今这样的情况,我便是不放心又能如何,只秦明已入魔障,实在是辜负了我多年的教导。”

    此言一出,白漠寒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唯有对着叶泽林拱了拱手,暂且退了出来,司马霏儿见状,忙紧紧拽着白漠寒的手道:“漠寒,看师父和师兄都伤成这样,你一个人去行吗,不如,我们陪你一起去。”

    好笑的将妻子的双手包裹在自己的手心中,白漠寒方才言道:“说什么傻话呢,你跟着去,反而让我缚手缚脚,再者,这本就是我们师兄弟之间的事情,该有我们师兄弟自己解决,别人并不适合插手。”

    “那苍蝇头呢,他是你代师收徒的师弟,总有资格去了吧。”

    白漠寒听了忍不住笑了出来,好笑的道:“这么说也没错,可以苍蝇头的武力值,对上我那师兄,估计不用三招就得败下阵来,我那位师兄对他可没什么感情,到时候我不仅要面对师兄的进攻,还得保护这位师弟,你认为结果会如何。”

    一时间司马霏儿有些哑然,看着妻子恹恹的模样,白漠寒好笑的摸了摸妻子的脸蛋道:“我知道你担心我,可这事真不是其他人能掺和的,再者虽然大师兄武力值不错,可跟我比起来还是有距离的,若不然他也不会嫉妒到暗害我了,所以,这件事情你完全不用担心,输的绝对不会是我。”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的心方放进去了一边,只还有些担忧的道:“可你也要小心,不能掉以轻心,正常较量,你自然能赢,可若是他耍阴谋手段呢。”

    好笑的刮了刮妻子的鼻子,白漠寒轻咳一声言道:“放心好了,阴谋诡计,你丈夫我也是不弱于人啊,更何况如今我对他早有防备,又如何会吃亏,你只要帮我好好照顾好师父和师兄安心等我回来就好,有你们等在这里,我也绝对不会有事。”

    见丈夫话都说成这样,即使心中再多的担忧,司马霏儿也只能应了一声,目送着丈夫离开。

    待出了飞艇,白漠寒不由沉浸在这流云宗的景色之中,眼中满是怀念,望着那属于大师兄秦明的山头,白漠寒苦笑道:“没想到我们师兄弟会有兵戎相见的一天,大师兄,难不成往日那些情谊都是假的不成。”闭着眼睛,将心中的沉痛,不忍都给压了回去,再睁眼之时,白漠寒的眼中已满是坚定的道:“你伤我,我尚且能够容你,可你千不该万不该想要师父和二师兄的命,若不给你个教训,如何能将我心中的怒火给压下去。”

    说罢,白漠寒再不停留,直往对面的山头飞掠而去。

    却在秦明的屋子前停了下来,确定里面有人,白漠寒便布下了幻阵,以防被人打扰,便一掌拍开了房门,看着眼前秦明狼狈的样子,白漠寒眼中倒是闪过一抹愕然。

    秦明望着眼前绝不可能出现的身影,竟是忍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喃喃言道:“这怎么可能,白漠寒我当日分明射穿了你的心脏,你如何还会出现在这里。这是幻觉,一定是幻觉。”

    “大师兄,既然你说我已经死了,如今突然出现在你眼前,便是因为你死期将至呢。”

    这话一出,反倒让秦明镇定的了下来,坚信眼前的人定然是白漠寒无疑,当下便冷笑言道:“你是怎么活过来的。”

    知道秦明最在乎的是什么,白漠寒毫不客气的戳对方的心窝子道:“说来,还要多谢师父将琅环珠给了我,若不然我挡不住还真没命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

    本就对此事忌讳非常的秦明,听了这话也不管此时有伤在身,对着白漠寒便是一箭射了过去,迅速躲过对方的暗箭,白漠寒嘲讽的言道:“当日的你便不是我的对手,更不用说现在还有伤在身,就更不能赢我了,想来我今日的来意,你应该也清楚的很。”

    “怎么想要报当日一箭之仇,动手啊,左右如今的我也不是你的对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漠寒师弟,你杀了师父和二师弟不算,又想杀了我,可有想过日后在这流云宗如何立足。”

    白漠寒听了这话,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直望着秦明道:“秦明,你不仅欺师灭祖还想将这样的罪名安在我的身上,实在是岂有此理。”

    “是我安在你身上的吗,还是本来就是你干的,四师弟,你说我有什么理由杀了师父呢,我可是师父指定的流云宗下一任宗主,这样的身份,有何必要做这样的事情,倒是四师弟你,往日自恃师父宠爱,只觉得这流云宗合该在你的手里,想要将我们除掉,似乎合情合理。”

    “大师兄何必惺惺作态,这里早被我用阵法困住,根本不可能有人进来,我今天来只是想要一个理由,你杀我我不奇怪,可师父和二师兄呢,他们又有什么错。”

    “他们最错的便是待你比对我好,论资历,我不知比你早进流云宗多少年,论功劳,你每日只知修炼,门内事务几乎半点都不沾手,凭什么宗门之内,人人皆赞你,而我,为了流云宗付出那么多心血,可是他们都看不到。”

    这话白漠寒可半点不认,当下便反驳道:“你这话说的也未免太偏颇了,什么叫做你的心血他们看不到,若真看不到怎么会选你做为流云宗的宗主。”

    “可师父却将宗主信物却给了你这个不是宗主的人,我这个宗主如何当的名正言顺。”

    “你原来怨怼的是这个。”

    嗤笑一声,秦明冷冷的道:“我怨怼的又何止这一个,明明我是师父的大弟子,可他呢偏偏每次有事想到的都是你,宗门的天材地宝,更是先紧着你用,凭什么,你不过就是一个被丢弃了的孤儿,如何比的过我身份尊贵。”

    “大师兄,我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你也是个俗人,俗世的身份,在这流云宗之中有何用处,再者,你便是再多的怨怼,也该明白,我可是流云宗自立派以来,天姿第二人,师父只是想看看先祖那样的荣光是否能够再现,这才先紧着我,若原本是师兄你将功夫练至大成,想来情况自然会大变的。”

    这带刺的话语,只如一根根生锈的针扎在了他的心上,实在是苦痛万分,偏偏无法反驳,只闭了眼睛道:“随你怎么说,左右如今你为刀俎我为鱼肉,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只流云宗几日之内连死三人,而你这个本该消失的人,又出现在众人面前,便是我不做什么,你猜他们会怎么想。”

    看出了秦明的用意,白漠寒好笑的道:“你不用如此连连试探,我从未想过要你的性命,只是你行了如此欺师灭祖的行径,我也绝不允许,你留在宗门之内祸害众人,便将你关在后山的山洞之中,什么时候你将心中的怨愤,不甘,都去了个干净,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什么时候你再出来吧。”

    听了这话,秦明大惊,“休想让我听到你的鬼话,什么让我思过,分明是想折磨我,别做梦了,我便是死,也绝不受那样的侮辱。”

    “我这可是在救你,怎么回事侮辱。”

    “救我”说到这里,秦明的脸上更显嘲讽道:“白漠寒,你心中清楚我做了什么,以你对那两人的情谊,会这么容易放过我,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若是他们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自然不会,可他们好好的,我饶你一命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秦明身子一僵,不可置信的站起身道:“不可能,便是他们修为再高,那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获得出来。”

    “他们自己当然不可能,可不是还有我呢,总之他们都没事,不过受了点伤,这两天也好的差不多了,起码比师兄你如今要轻的多。”

    听了这话,秦明的脸上复杂难辨,也不知道心中到底是种什么感觉,却是彻底失了抵抗的力量,坐在椅子上,不停地说着不可能,不可能之类的话。

    看到这一幕,白漠寒撇了撇嘴,直接上前将人一掌打晕,拽着他直接飞到了后山的山洞里,将人往里面一扔了事,然后布下了阵法。

    便回到了飞船之上,看到丈夫,司马霏儿忙上前紧紧的将人抱住,担忧的言道:“怎么样,你没受伤吧。”

    摇了摇头,白漠寒好笑的道:“你瞧我这样子也知道什么事都没有,其实事情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知道师父和二师兄没死,他自己都失去了打斗的意志,直接被我给关起来了,对了师父和二师兄没事吧。”

    “没有,只是心情看起来有些不好,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劝。”

    “哦”了一声,白漠寒扶正了妻子的身子,这才开口言道:“那你先去准备些好吃的,我带着苍蝇头给师父看看,好歹是我收的师弟不是。”

    司马霏儿懂事的点了点头,白漠寒便喊上苍蝇头进了屋子里,走到叶泽林面前,见苍蝇头还傻愣愣的,白漠寒无奈的道:“还愣着做什么,快跟师父请安。”

    苍蝇头猛然回过神来,一脸欣喜的跪在地上道:“师父,二师兄在上,受我苍蝇头一拜。”

    被这一幕弄得愣神的两人,不由问道:“漠寒这是怎么回事。”

    白漠寒笑了笑,这才开口言道:“这是我在那边代师收的师弟,还有一个,这次恰好没有跟来,不过他与我的样貌十分的相似,名字又只差一个字,叫做白漠奇,师父,师兄看着我,就只当看到他了。”

    叶泽林与林夕二人都有些囧囧的,实在不知道这种事情还能代替的,轻叹口气,叶泽林随手递给了苍蝇头一个信物人,让其站起身道:“既然你师兄收了你,那为师也认下你,只是你这修为实在是太差了些,不说比你几位师兄,就是外门弟子,也是胜不了几个,实在有些丢为师的脸,以后可要勤学苦练才是。”

    苍蝇头弱弱的应了声是,便可怜兮兮的望向了白漠寒,好笑的摇了摇头,白漠寒便忙开口道:“师父,的确苍蝇头这点上是蛮弱的,不过他在机械可未是个天才。”

    “机械是什么。”

    白漠寒没有细说,只是让苍蝇头自己展示一下,直到看着那从未有过的科技,师徒二人还是久久不能平静。林夕不由追问道:“这些实在是太神奇了,漠寒,你到底去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白漠寒笑了笑,望了苍蝇头一眼,便见其将显影器拿了出来,看着其中显露出来的影响,两人眼中都闪现过一抹艳羡,心中的沉痛也去了些,林夕紧跟着开口道:“漠寒,你这日子过的实在是畅快极了,怪道不愿回来呢,快给师兄我讲讲,”

    “说起那些事情,师兄我倒是要跟师兄讨个公道了。”

    这话只将林夕给问愣了,指了指自己,不可置信的问道:“漠寒,你这话说的可就奇怪了,师兄哪里得罪你了,平日里师兄可是最疼你的,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或得了什么好东西也是紧你先挑,师兄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还要跟我讨公道,是否有些太说不过去了。”

    露出了一抹笑容,白漠寒一脸无辜的言道:“师兄对我自然是没得说,可师兄的后人就没有这样好了,那可是位几次差点要了我性命的主,我有时候都要怀疑,是不是往日里我占了师兄太多的便宜,这才被师兄的后人给不停的找麻烦。”

    “我的后人。”林夕转头望向了叶泽林,见其也是一脸好奇的模样,林夕索性接着言道:“漠寒,你这话的意思该不会是说,你所到的地方,是未来吧,这也太夸张了,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