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未修改,勿购买

    深吸口气,王聪终是扭头嗤笑道:“不愧能有现在的成就,白漠寒,你果然不是常人,不过,有件事你好像没有搞清楚,我王聪在这一点上,并不比你逊色,既然白统领你开了头,那么我的反击,白统领想好怎么接下了吗。”

    白漠寒嘴角带笑,脖子一歪,当下便接口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不是吗。”

    闻听此言,王聪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望了白漠寒一眼,瞬间跨出了房门。

    白漠寒这才伸了伸懒腰,在司马傲天等人问自己情况时,笑着言道:“放心好了,结果定然是按照我的想法走,只这之后怎么具体实施,我却是还没有想好,总之,先签订了盟约之后再说吧,对了,父亲,漠奇,这些日子你们让手下的人都小心些。”

    见白漠寒突然严肃了起来,白漠奇的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言道:“师兄,可是担心王聪他们会有什么动作。”

    摇了摇头,“这我倒是没什么好担心的,王聪是个懂得取舍的人,他不会在现在这种时候给自己找不自在的。”

    见白漠寒这么说,司马傲天等人都疑惑了起来,实在想不出会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司马懿忍不住着急的追问道:“我说,白漠寒,现在就别和我们绕着弯子说话了,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快说吧。”

    “我只是担心,这郑秀会有什么暗手罢了。”

    一听这话,众人神色都是一凛,司马傲天眉头皱着死紧道:“漠寒,便是那郑秀都被咱们修理了,你这个担心会不会有些太多余了。”

    白漠寒见司马傲天的语气都不由有些变了,忙抬头望向众人,果见其脸色都算不得好,赶忙言道:“你们就当我胡思乱想好了。”

    不想白漠寒这话一出,司马傲天的脸色反而更加凝重了起来,直直的望着白漠寒道:“到底怎么回事,别因为我们顾忌多,就不说实话,而且你可不是个会无端胡思乱想的人。”

    司马傲天话音刚落,众人忙跟着点了点头,司马霏儿更是搂紧丈夫的胳膊,惊叫一声站起身道:“孩子还在营养箱里呢。”

    只见司马傲天忍不住摇摇头道:“霏儿,你能不能稍微稳重点,你如今可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白漠寒也是轻叹口气,忙将妻子拽着坐了下来,开口说道:“霏儿,你也是真够敏感的,不过还没到那种程度,你啊就乖乖坐下来,这样一惊一乍的,才更容易出问题。”

    狠狠的在白漠寒胳膊上掐了一下,司马霏儿没好气的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你快给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事情。”

    见众人此时好像更害怕了,白漠寒无奈的道:“其实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恐怖,不过是一只小老鼠,这些日子老在我身边晃来晃去的,让人感觉不舒服罢了,本想直接拿住他,可我又怕他身后有人,打草惊蛇了,所以便也任由他了,不过既然有这么个事,你们还是小心点为好,毕竟虽然现在他并没有动作,但是随时都有可能动起来的,虽然他干不成什么大事,但是被蚊子盯了都会痒不少时间,咱们最好避免这种事的发生,大家多上点心,别中招了。”

    mary闻言,自信的笑道:“就这点小事也值得你大惊小怪的,这样,只要你当着大家伙的面说一句,我不如mary,我就帮你解决了。”

    白漠寒笑了笑道:“那你就别想了,我可是惜字如金的人,更何况这种自个贬低自个的话,我可是不想说的。”其实白漠寒心里还有句潜台词,对你说了服软的话,那我以后还怎么混,还不让你和阿蓝骑头上来啊。

    mary没好气的撇了白漠寒一眼,“哟!哟!哟!好像你这种话说少了似的,你跟你家媳妇说的这种话可不少啊,在座的谁没见过。”

    白漠寒当下就是一阵的无语,自个哄老婆的话,跟这怎么比,真是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不过白漠寒还是说道:“mary,这事可就是你不对了,不说别的,阿蓝对你不是也没少说这种话嘛,你还真当真啊。”

    这话一出,mary还没说什么,司马霏儿便已开口道:“白漠寒,你这话什么意思,这么说你平时就是拿这些话骗我的了,那我倒要问问你,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到底那句话是真的。”白漠寒听了这话,当下就是一个头两个大,这真叫按下葫芦浮起瓢,当下忙笑了笑道:“霏儿,我自然不是骗你的了,我刚刚的意思不过是提醒mary,夫妻间的话,最后不要拿在这种场合说罢了。”

    mary却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当下便开口道:“我还就喜欢把这事在这种场合说,你说是不是阿蓝。”

    鲛人一听这话,当下就附和道:“那是,就许你们撒狗粮,就不许我们也撒一撒。”

    白漠寒听了,当下忍不住瞪了鲛人一眼,mary,自然也看在了眼里,只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更鲛人表现的更加亲昵了,那意思分明就是,“你咬我啊,我就是喜欢这样。”

    白漠寒当下咳嗽了两声,无奈的道:“那个,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对不对,大伙是不是商量下别的事。”

    mary,听了当下笑着道:“我本来就是说的正事啊,是你岔开的话题好吧。”

    白漠寒一听,当下心里可是真服气的不行,没想到mary当着众人的面,给自个挖了个坑,接过自个还不得不跳,当下白漠寒尴尬笑了笑道:“是,刚刚是我岔开的话题,咱们现在言归正传。”

    mary一脸玩味的说道:“这样,我不为难你了,你对我说个服字,我帮你解决此事,你看怎么,我这可算是大酬宾了。”

    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见mary脸上带上了三分得意,白漠寒这才接着道:“不用了,这点小事我还是能解决的。”

    见此,mary自然明白白漠寒刚刚就是耍着她玩的,虽然自个刚刚也玩了白漠寒一把,但是心里还是不舒服,当下便站起身来,拳头砸在了桌子上,mary怒道:“白漠寒,你这是过河拆桥吗,别忘了,我对你可是有救命之恩。”

    “呵呵”了一声,白漠寒耸耸肩膀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别人不知道你自己还不知道吗,这救命之恩,还真不怎么说的上吧。”

    mary瞬间被气了个倒仰,见此情景,可把鲛人给心疼坏了,忙上前将其搂在怀里,将那办好的郑秀转让给白漠寒的产业接收书,扔在了白漠寒身前道:“那这个呢,你总不能否认了吧。”

    白漠寒一愣,正要开口,就被鲛人打断道:“白漠寒我拿你当兄弟,你呢,明知道mary是我心爱之人,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你不爱护她也就罢了,怎么能处处惹他生气,你也是几个孩子的父亲了,难道不知道孕妇生气对胎儿的影响也是很大的。”

    白漠寒顿时无言以对,唯有尴尬的笑笑,站起身来,对着mary一拜道:“这样。不知mary姑娘可否消气了。”

    mary嘴角瞬间挂起了笑容,不仅为了白漠寒对他低头了,更重要的是鲛人站了出来,遂十分大方的言道:“既然你已经拜了我,放心好了,郑秀的事情我帮你解决,有我在,我保证,郑秀的人绝对不会在待在这个星球上,这个答案,你这一拜不亏吧。”

    点了点头,白漠寒露出了整齐的八颗牙齿,皮笑肉不笑的道:“若事情真能如mary你说的那样,我便是再拜一回,也是值得的。”

    闻听此言,mary瞬间笑道:“哦,真的如此,那你便再拜一回吧,我能将事情做的更好。”

    白漠寒还未应话,司马霏儿便已经气得站起身道:“我说你也别太过分,漠寒若不是为了阿蓝,理你是谁啊。”

    司马霏儿话音刚落,鲛人也忙上前拽住mary道:“差不多就得了,这样闹下去让我和漠寒怎么处。”

    见鲛人瞬间就给自己漏了气,mary狠狠的在其的手背上,掐了一下,眼神一厉,只让鲛人退了一步,嘴巴瞬间闭上,深吸口气,鲛人唯有双手合十对着白漠寒拜了拜,见mary扭头望了过来,鲛人忙站直了身子。

    mary冷哼一声,怒骂了句“没出息。”便转而望向白漠寒道:“怎么了,刚刚不是说了要再拜我吗,别让这些无聊的事情,打断这样的时刻,拜吧。”刚说到这里,mary又忙道了声“等一下”,顺手将通讯器的录制功能打开,冲着白漠寒一个眼神,示意白漠寒可以开始了。

    见状,白漠寒望着mary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容,竟是坐了下来,每样菜的味道,都尝了尝,满意的将碗筷给放了下来,竟是直接拽着司马霏儿离开了座位,司马霏儿见状,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得意的望了mary一眼,便随着白漠寒转头离去了。

    瞬间,mary只觉得一口气没有缓过来,鲛人忙上前在其背上轻拍了两下,mary气愤的指白漠寒夫妻离开的方向道:“阿蓝,你可看见了,这就是你的好兄弟,这是耍着我玩呢,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要气死我。”

    抽了抽嘴角,鲛人苦笑的将人扶坐了下来,只哄着mary安心的将饭菜咽了下去,隐晦的擦去自己额头的冷汗,鲛人心中暗道:“看来得将他们给分开不可了,这样下去,我的心脏只怕要受不了了。”

    就在此时司马傲天却是开口问道:“mary小姐,不知,你刚刚说的清除郑秀剩余势力的事情还算不算数。”

    似笑非笑的望了司马傲天一眼,mary这才斜睨了白漠寒离开的方向言道:“我mary说话向来是一口唾沫一个钉,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既然我说了,白漠寒拜了我,就帮他解决这件事情,那自然是算数的。”

    司马傲天闻言,脸上的神情明显松了口气,见状mary话锋一转道;“不过,别怪我这个人没有尽职的提醒你们,那郑秀虽然不好对付,却说白了,也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实在降低我的格调,不必过他的夫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女人,若她要来,只怕你们这么多人都不够她玩的。”

    这话一出,司马傲天便忍不住笑道:“可是漠寒刚刚落了你的脸面,mary姑娘心有不甘,编出这样的故事来,虽然听了心里的确有些毛毛的,只是下回还是请mary姑娘编个可信的,若真如你所说,那郑秀的妻子是个厉害的,那郑秀这么多天都没有和她联系,你认为她不会来找吗,还有家里的财产莫名其妙的丢了一半家产在漠寒的身上,人财虽不至于两空,可也足够吸引人了,你说若是你,还能再家里坐的住吗,可这么久了,根本就没见任何人找过来。”

    这边司马傲天话还未落,就听楼下一阵嘈杂之声,不由站起身来,只见一年约二十岁左右的女子面目温婉,只此时那双眼中满含厉色,竟是将你这份温婉瞬间破坏了个干净,再加上身后所跟着的那二十多个黑衣人更是让其平白多了三分霸气,只这样得人物司马傲天竟发现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就在此时,mary笑着站在了司马傲天的身边道:“还真是说人人到,下面那位就是郑秀的夫人赵清,相信我,他比郑秀更加难缠,那么你们好好应对,我就不奉陪了。”

    mary淡笑了一下,根本没有要答话的意思,转身便离开了。

    越是如此,便越是让司马傲天心里确信,那楼下之人便是郑秀的夫人,想着mary对此人的评语,司马傲天忙让侄儿司马懿将白漠寒喊回来。

    司马懿忙应了声“是”,便和白漠寒取得了联系,而正和妻子在屋子里看着孩子的两人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当下便让王叔和王羽坤两人帮看着孩子,来到了司马傲天身边。宗师星际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