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未修改、勿购买

    苍蝇头刚要开口,林辉便将二人推了出去,并连声言道:“林管家将他们送出去。”

    林管家一脸蒙圈的接了命令,就见林辉脸上青紫的颜色,想开口,却又不敢多问,谎忙应了声“是”,便将道路让了开来,苍蝇头刚要发火,白漠寒便摇了摇头,将林辉给的赔偿往背包里一塞便道:“既然如此,那我这次便先回去,希望林家主能守信用,真的不来找我的麻烦,当然了,若是林家主也能加入联盟,我就更高兴了。”

    话落,白漠寒对着林辉点了点头,便带着苍蝇头下山去了,下山的路上,苍蝇头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师兄,怎么就这么轻易放弃了,你难道不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了。”

    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白漠寒只是认真的望着苍蝇头道:“其实林辉说的没错,若是回到了过去,但凡一点改变,这里的世界只怕就要天翻地覆了,或者咱们不会相遇,或者跟着做盗贼的路上,你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或者我现在还是满心期待的跟着萧老大他们。”嬉笑接过了话头,见白漠寒一脸不赞同的模样,苍蝇头不由笑道:“师兄,我也不瞒你,如今的我其实心里真的很害怕,为那未知的世界,可是相比较而言,我更希望师兄你过得快乐,开心,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我知道若是师兄你不得到一个答案的话,你这辈子都不会有安心的一天,以后也定然会后悔放弃寻找真相的机会,我不想看到那个时候的师兄,所以,师兄你若是有办法,便去寻找你的真相吧,便是会消失到这个世上,我苍蝇头跟过师兄你这一场,我的人生也是值了。”

    白漠寒闻言,满脸笑意,摇了摇头道:“苍蝇头你都这么说了,我又怎么舍得没了你这样的师弟,又如何舍得不和你相遇,更何况,这里还有我的妻儿,他们是我全部的生命,我如何舍弃的了。”

    闻听此言,苍蝇头有些难过的道:“那师兄,你就计划这样放弃了吗,如此你甘心吗。”

    “这样的结果当然是不甘心。”说到这里,白漠寒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道:“其实苍蝇头这事情也不是没有破解的机会的。”

    苍蝇头闻言,精神一振,紧跟着追问道:“师兄,你说的真的,你真的有机会避开蝴蝶效应吗。”

    笑着歪了歪脑袋,白漠寒言道:“只要将时间定在我被人暗害之后的日子,不就好了吗。”

    苍蝇头一愣,却不得不承认,这事情说的该死的对,嘴角咧出了一抹笑意道:“师兄你说的对啊,这样,事情就形成了一个循环,师兄,你实在是太聪明了。”

    说到这里,苍蝇头却想起什么似的,小心的望向白漠寒道:“师兄既然有这么好的想法,怎么不跟林辉说清楚,这样的话,那林辉也不该这么激动的反对了不是吗。”

    “是啊,为什么不说清楚呢。”说到这里,白漠寒自嘲一笑接着言道,“大概是因为对他并不能完全的信任吧,算了不纠结这个问题了,左右那阵图我都全部记在脑子里了,现在要做的便是将落点给算清楚就好了。”

    苍蝇头闻言,忙“嗯”了一声,便接着言道:“那师兄布阵需要什么东西,师兄列出来,我这就去找。”

    白漠寒摇了摇头,当下笑道:“这个倒是不用,难道你没发现,整个林家都处在一个巨大的阵法之中吗。”

    苍蝇头一愣,随之不可置信的望向白漠寒道:“该不会,师兄,林家的阵法就是……”

    点了点头,白漠寒应道:“那林辉所在的院子,布下的便是这逆转时空阵法,只是林辉显然不知道,将院子改动了,所以造成了那阵法失去了功能,不过却能不停的藏风聚气,想来这也是那林辉挑中那院子的原因。”

    苍蝇头一愣,随之忍不住笑道:“所以说,那林辉就是个拥有宝物,却不自知的傻蛋了,毕竟若她早发现的话,只怕现在的林家就能所向无敌了吧,毕竟能够不停的修改过去的过错,又能知道未来,傻子都能站上世界的顶端了,更不用说林辉能做了这么多年的家主,将林家的人死死的压着,听命与他,这样的能力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这话一出,苍蝇头也不得不服气道:“你说的没错,那林辉在御人这一项里的表现的确是不错,那师兄,你计划什么时候,再上林家。”

    “这个倒是不急,等我弄清楚这阵法的远离再说,到时候我叫你一起。”

    这边白漠寒话音刚落,苍蝇头便忍不住笑意的道:“那感情好,师兄,我可就正等你这句话呢,只是有件事师兄我能不能先问问看。”

    点了点头,白漠寒笑着道:“咱们师兄弟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只管开口就是。”

    “嗯”了一声,苍蝇头稳了稳情绪道:“师兄在你那个时代,是不是有很多与你一样自身能力很强的人。”

    听了这话,白漠寒当下忍不住笑出声道:“你这间接的马屁拍的不错,不过还真跟你说的一样,那里都跟我一样的练武方法,自然是厉害些的,不过你放心好了,我当日是代师收徒,所以他们也算是你的师哥,放心我那几个师兄虽然性格不同,但是都会给见面礼的。

    听闻此言,苍蝇头顿时满头黑线道:“师兄我介意的不是这个。”

    不等苍蝇头往下说,白漠寒便接过了话题道:“我又不傻,当然知道你介意什么,所以才跟你开这个玩笑,苍蝇头放轻松,放心好了,就你如今的武功,便是内门弟子都不会找你麻烦的。”因为根本就没人看的上眼。这最后一句,白漠寒又不傻,自然不会说出口。话锋一转,便又安慰道:“更何况,师父和蔼的很,见了你肯定会喜欢你的。”

    苍蝇头咧嘴笑了笑,便接着言道:“那师兄,我还要去二师兄哪里训练吗。”

    说这话时,苍蝇头那一脸不情愿的模样,再次将白漠寒给逗笑了,只还是强硬的道:“当然要去了,这件事不是都说好了,就不用再说了。”

    讪讪一笑,苍蝇头“哎”了一声,便沉默了下来,直到回到酒店之中,就见门口司马懿和司马敦挡在了门前,一看就是等了不断的时间,看看天色分明已经暗了下来,苍蝇头正准备说些什么,就被司马懿兄弟两人给挤了开来,两人瞬间便挤在了白漠寒的身旁,见状,白漠寒嬉笑言道:“有什么事吗。”

    司马懿冷笑一声,双眼盛满怒火,死死的望着白漠寒道:“我们有什么事,漠寒你不知道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将我们的心情放在心上。”

    闻听此言,白漠寒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望着司马懿言道:“我只是没想到,你们这么小心眼,这都过了两天了,还在这件事情上纠结着,受伤的人安排好了,正事都做完了。”

    司马懿闻言一窒,深吸口气言道:“别用这样的话来堵我们,我只是想知道,那林家为什么能带苍蝇头去,却不能带我们去。”

    双眼紧盯着两人,白漠寒这才可没了温和的语气,紧盯着二人,约过了五分钟时间方才叹道:“我以为你们两个这两天应该想清楚了,没想到不仅没有反而积了一肚子的怨气,阿懿,阿敦,难道直到现在你们还没有认识到,你们和苍蝇头之间的差距吗,没错,苍蝇头现在也许修为还没有你们高,可他的机械制造能力却是无人能敌,你们可知道,我们去的路上,被人安排直接飞艇轰炸,若不是苍蝇头,我如今什么结果还不知道呢,那你们倒是告诉我,若是在场的是你们,除了陪我一起死之外,你们又能做些什么。”

    司马懿神情一堵,有些赌气的道:“我可以挡在你面前,要想杀你,先杀了我再说。”

    深吸口气,白漠寒头疼的望着司马懿道:“阿懿,咱们且不说你这血肉之躯能不能挡得了一颗飞弹,单说你挡在我面前这件事情,你确定不是帮倒忙吗,说不定你老是待着,我还能带着你一起跑呢。”

    白漠寒这话一出,只听得苍蝇头窝火不已,当下便要上前,好在司马敦动作迅速的将人给拉住了,司马敦使劲将哥哥抱在了怀中,防止其闹腾,这才言道:“漠寒,别怪我哥哥现在气成这个样子,你刚刚说话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说哥哥呢。”

    白漠寒长出口气,双眼仿佛要望进司马敦的心里,直到司马敦不自在的别开了眼,白漠寒这才言道:“若你们还是这么个态度,那我觉得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给你们三天时间好好想想,若还是想不通,那我还真为自己感到悲哀了啊。”

    司马懿还想开口,被司马敦强行的按了下来,笑望着白漠寒道:“漠寒,你放心,我们这就回去好好想想,给我们一晚上的时间,我们会给出你想要的答案的。”

    闻言,白漠寒点了点头道:“那你们便先回去吧,我也累了,实在没有力气,和你们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

    司马敦忙“嗯”了一声,一手将司马懿给拽了回去,白漠寒苦笑的摇了摇头,便和苍蝇头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听到敲门声,白漠寒不由站起身来,亲自将房门给打了开来,退步让开了道路,便笑道:“漠奇,快进来吧,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摇了摇头,白漠奇笑望着白漠寒道:“那倒是没有,只是师兄,我偶然听到了个消息,觉得还是告诉师兄的好。”

    点了点头,白漠寒好笑道:“你我师兄弟之间,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漠奇不用担心,能帮忙的师兄一定帮忙。”

    苦笑一声,白漠奇方才言道:“其实我还真恨不得是自己的烦心事呢,只可惜不是,烦心的只怕又要是师兄了。”

    身子一顿,白漠寒言道:“你这话倒是说的有几分意味分明啊,到底是个什么消息,让你这么纠结,说出来,我都好奇起来了。”

    “嗯”了一声,白漠奇忙道:“师兄可知道,据说郑秀又回来了。”

    听到这话,白漠寒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恨意道:“漠奇,你说什么,消息可确定了吗,好容易逃出了一条命去,他哪里来的胆子,就这么跑回来,难道真以为我是吃素的不成。”

    白漠奇轻叹口气,亦是无奈的道:“我也很是怀疑,只是确认了几次,都说这消息可靠,对了,消息还明确的表示,是林家将郑秀给弄进来的。”

    闻听此言,白漠寒便知定然又是林辉之前搞得鬼,轻叹口气道:“若牵扯到了林家,那定然便没什么问题了,只是我实在好奇的很,这林家也太好笑了吧,找到几个盟友,还未合作,便先将他们给出卖了,然后捅他一刀,不这眼光还真是差到了极点呢。”

    闻听此言,白漠奇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笑望着白漠寒道:“师兄说的很是,不过归根结底,就是跟师兄作对的,没有一个好下场的。”玩笑过后,白漠奇又凝重的望向白漠寒道:“不过师兄,不管怎样,这郑秀过来,定然是要找你麻烦的,咱们是不是要提前准备准备,甚至通知那郑夫人,将人给弄回去如何。”

    嗤笑一声,白漠寒冷笑道:“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漠奇,你又不是不知道,当日放郑秀离开,我这心里并不平,只是不想牵连了司马家,这才放了手,如今既然是他自己回来找死,那我何不成全了他,更何况,我也听说,那郑夫人回去便和他郑秀离了婚,如今便是郑秀被人打死,也牵扯不到郑夫人身上,想来,郑夫人也不会多管闲事,再来一次,至于林家他们又不傻,自然明白该怎么做。”宗师星际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