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未修改,勿购买

    司马霏儿当下却是撇了撇嘴道:“漠寒你不说这个,我还不觉得气,你说司马家的家主怎么了,就该把自个的女婿舍出去嘛,还是说女婿就不算是司马家的人了,还有既然是为我这个女儿好,那为什么不征求一下我这个女儿的意见,他难道不知道只要有你,我什么都不需要嘛。失去你我就失去了一切嘛。”

    白漠寒虽然听了这话很是感动,但是却还是的想办法劝劝妻子,总不能让他们父女不和吧一直,当下开口道:“霏儿,你也当了母亲这么长时间了,你应该知道,父母有时候,为了自个的子女好,会忽略了子女的感受的,父亲他也会犯这样的毛病的,可以说这是为人父母的天性。”

    司马霏儿轻叹口气,她心里明白,自个生气不是别的,而是为了白漠寒,如今白漠寒能如此想,自个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当下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下来,只是眼神还是不时扫过白漠寒,无奈的笑了一声,白漠寒终是言道:“还想说什么,就说吧。”

    摇了摇头,司马霏儿终是紧紧的抱着白漠寒,并不说话,其实她心里还有许多话,只是却不能说出来,毕竟这一方是自个的父亲,而另一边是自个的丈夫,两个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

    白漠寒安抚的摸了摸妻子的头发,方才言道:“既然不想说就算了,总不是什么大事。”

    一日过去,天还未亮,白漠寒便接到了王聪的通讯,还未说明白其中的意思,就听门铃响起的声音,打开视讯一看,原来是司马傲天,看那模样,显然慌张的很,白漠寒一个激灵坐起身来,还当发生了什么大事,忙将门打了开来,走出了卧房。

    待二人坐下,白漠寒便忙问道:“父亲,到底怎么回事,王聪刚给我打了视讯,说话却躲躲闪闪不干脆的很,说了半天我竟是没有听懂。”

    司马傲天忙道:“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快跟我走,现在可要乱成一锅粥了,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好端端的闹成这个样子做什么。也不知道是谁在这里面挑唆的。”

    说到这里,司马傲天便是一肚子的闲气,实在没想到已经弄好的事情,怎么平白又生了波澜。

    倒是白漠寒听了这话,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笑道:“父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做事要镇定才对。”

    司马傲天听闻此言,顿时气了个倒仰,瞬间没好气的道:“这话应该是我劝你的吧,还有我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你这种态度可真是让人伤心呢。”

    听闻此言,白漠寒顿时言道:“是是是,是我的错,那咱们别愣在这里了,快走吧。”

    话落,白漠寒忙匆匆走了出去,见状司马傲天也只好没好气的跟了上去,见此时会议室内坐的满满当当,白漠寒进来的时候,眉间不由带上了三分好笑,直望着王聪言道:“这又是闹什么呢,哪里找来的这些人。”

    司马傲天闻言,好险没晕死过去,忙拽了拽白漠寒的衣袖道:“漠寒这都是各个家族的族长,说话的时候注意着些。”

    白漠寒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了,却是丝毫未改变态度道:“所以呢,你们过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王聪此时笑意吟吟的插口道:“既然是四国联盟,自然是不能光咱们几个商量一下,在座的诸位虽然势力比起我们是差了些,可却也算是当世之中的佼佼者了,白姑爷这做事也太区别对待了。”

    司马傲天闻言,刚要出口打圆场,白漠寒便摇了摇头,示意其不要轻举妄动,只笑言道:“看来王家主是铁了心要找我麻烦了。”

    闻言,王聪微微一笑道:“白姑爷这话又错了,怎么能算是找麻烦呢,我这可是再帮你啊,既然是四国领导,光将我们拉进来不觉得太过于寥寥了嘛,而且又有什么意思,将这些家族都给拉进来,不是也显得比较正式嘛,白姑爷你说是不是。”虽然王聪的话说的冠冕堂皇,但是其中的意味白漠寒可是清楚的很。

    这边王聪话音刚落,白漠寒还没说什么,便见一个依附王家的林姓族人道:“王家主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拉进来是拉进来,可是这领导人的位置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干的,咱们再不济也是老牌的家族了,怎么能够被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给爬到了头上,你们能忍吗。”

    顿时一片呼喝声都是“不能”两字,王聪见状,嘴角挂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直望着白漠寒言道:“怎么样,他们的答案你可都听到了,这可是大家伙的要求,我也无能为力,不知白姑爷接下来计划怎么做呢。”

    心平气和的笑了笑,白漠寒却是并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口言道:“王家主认为,便是我真有什么计划,会告诉你这个一直以来,背后使坏的家伙吗。”说到这里,白漠寒不由凑到了王聪耳边,轻声言道:“哦,对了,还没感谢你这三番四次的关照,不过没关系,这份关照之情,咱们接下来慢慢算。”

    话落,白漠寒便将目光聚集在了众人的身上,双手环胸言道:“你们有资格在这里闹嘛?”

    这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当下就忍不住了,刚要开口,便听王聪开口道:“你什么意思?”

    白漠寒笑了笑道:“王家主,你应该知道,想加入我们的联盟是不是得其他家主同意,再不济也得半数以上的家主同意才是,如今你这是?”

    王聪当下笑了笑道:“原来是这个啊,这个白姑爷你放心,我们开会议定过了,大家同意了啊。”

    司马傲天这时开口道:“王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这种事是不是该跟我司马家说说。”

    王聪闻言,点点头道:“司马家主,这种小事就不用劳烦你这位大家族的家主了,刚刚白姑爷不是也说了嘛,半数以上就行嘛,就算是你不同意,我们这里也有半数的票同意啊。而且司马家主,白姑爷,你们应该知道吧,这些家族可都是有名有号的,在咱们跟前的,按理就是不投票,也该有参加的权利吧。”

    这话显然说的没错,再不济人家也是生活在这里的,虽然小了点,但是数量可不少,当下白漠寒点了点头,“王家主说的对,只是诸位来这里之前,可打听清楚了,加入联盟所带来的好处。”

    这话只将众人问的一愣,都下意识的向王聪望去,显然是不知道的,见状,白漠寒顿时笑了出来,直望着众人言道:“什么都没有打听清楚,便来这里闹腾,怪道上不了二流呢。”

    吴家家主是个脾气火爆的,见白漠寒这样说,顿时站起身道:“你这是什么话,说我们都是三流的吗,白漠寒是吧,别以为你入赘进了司马家就真的可以有恃无恐了,我们再不济也算是你的长辈,你如此作为太过了。”

    嗤笑一声,白漠寒带着几分无趣道:“论资排辈的话,王家主你是不是也得称呼在场的这些人叔叔大爷呢,还有我父亲司马家主,你是不是也得叫一声伯父呢?而且刚刚说的那事,你是不是得跟你的伯父道个歉呢?”王聪一听这话,当下脸色就难看了不少,憋了半天却也没说出什么来。而在场依附王家的众人一见也是憋屈的很。

    只听白漠这时又接着开口道:“这些全都不论,还有一点什么时候开始,这星际不以战力定高低,而是论资排辈了,若是这样,你们还吵闹什么,找个年龄最大的出来统领你们就好了。”

    这话一出,吴家家主更是被气了个半死,冷望着白漠寒言道:“好好好,如今的小辈是越发不知道收敛了,竟敢跟我如此讲话,看来,你对自己的战力很有信心了,可若是我挣个吴家呢,你认为对上,你有丝毫的胜算吗。”

    双手一摊,白漠寒笑道:“这位家主是吧,既然你如今想要试试,虽然我不是个喜欢凡事用暴力解决事情的人,但是看来不给你们上一课,你们是不会乖乖听话了,既然你要当那只鸡,那我也不能不成全呢,你家带了多少人来,也不要浪费时间,一起上就是了,哦,差点忘了,若是觉得人数不够,可以找别的家族商量商量一起上,我一点也不介意。”白漠寒此时也知道,在说什么都没有做的实在,有时候只有把自个的利齿露出来,才更容易威喝人。

    闻听此言,吴家家主气了个半死,尤其是身边的嬉笑声,更是让其浑身带上了几分冷凝之色,不过他也听说过白漠寒的厉害,倒也不敢托大,当下开口道:“既然白姑爷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吴勇若不照着办,岂不是辜负了你的心意。”

    话落,便望向会议室内众人言道:“不知,你们哪位计划与我一起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随着时间渐渐过去,吴勇见竟是没有一个人站起身来,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不由怒气冲冲的又问了一遍,可惜仍然没有站起身来,无法,吴勇只得站在王聪面前道:“不知王家主可否与我合作一把。”

    王聪闻言嘲讽的望了吴勇一眼,却是淡淡的言道:“我的确很想与吴家主联手,只可惜,前几次经历的事情,却是伤了身,最近这些日子却是不好动武了。”

    听着这么明显的托词,吴勇只觉得一股恼火瞬间点燃了自己,当下冷笑一声言道:“王家主伤的可真是时候啊。”

    不理吴勇的冷嘲热讽,王聪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应话的意思。

    白漠寒好笑的摇摇头道:“可找好人了,我可是随时随地都准备着呢,只可惜这里不好动手,与我这里来吧。”

    话落,白漠寒便率先走了出去,吴勇紧皱着眉头,想着自己带来的几十个护卫,眉头越发皱的死紧了。

    却也不想落了气势,强鼓起勇气跟了上去,将人召集完全,吴勇这才紧紧的盯着白漠寒,见其手无兵器,不由皱着眉头言道:“你不拿兵器,是想死在这里吗。”

    淡淡一笑,白漠寒方才言道:“谁说我没有拿,我早在握在手里了。”

    吴勇下意识的望向了白漠寒的双手,见其右手果然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吴勇有些担忧的问道:“你该不会计划用什么腌渍手段吧。手里藏了什么,露出来给大伙看看,若不然这武我不必了。”

    见吴勇如此坚持,白漠寒好笑的将手伸了出来,不想待吴勇看清楚白漠寒手里握着的东西之后,气的脸都白了,怒指白漠寒道:“安敢如此欺我,拿这样的东西出来,分明是没有将我吴家放在眼里,白漠寒你可太狂妄了。”

    却原来,此时白漠寒手中握着的不过是几粒花生米罢了,正是摆放在会议室里,让人取用的,被白漠寒顺手给握在了手中。

    倒是见到吴勇如此冲动的模样,白漠寒笑道:“花生米是不是武器,关键在于他在谁的手中,在我的手中,他们只怕要比你最厉害的武器威力都要巨大呢。”

    闻听此言,吴勇当下不服气的将自己往日里用的孤星环拿了出来,两手各抓一只,瞬间进入作战状态,只冷冷的望着白漠寒道:“既然白姑爷这么说了,想来定然不会用其他武器了,既然如此,便让吴某来领教白姑爷你的高招。”

    话落,吴勇直冲着白漠寒而去,还未近身,便见白漠寒将一粒花生米给弹射了出来,正中吴勇手中的孤星环,吴勇只觉得双手发麻,还未反应过来,又是一粒花生米紧跟着飞到,再无力抵挡的吴勇直接被震飞了出去,见此情景,战台之上鸦雀无声,过了一会,才渐渐有咽口水的声音传了出来,吴家人此时好像也才反应过来一般,匆匆跑到了吴勇的身前道:“家主,你没什么事情吧。宗师星际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