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未修改、无购买

    一抹厉芒扫过小林,只让小林一阵心惊胆战,略停顿了一下,方听林辉接着言道:“这就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了,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还有你最好记住了,以后这不该问的事情别问,知道的太多死的会很惨的。”

    闻听此言,小林哪里敢再说什么,当下便跪在了地上,双手更是不住的打着自个的耳光,嘴里还不忘说道:“对不起主子,我知道错了。”

    “啪!啪!”的声音那叫一个脆,直到过了足足两分钟,林辉才开口道:“行了,别在我这耗着了,赶紧回去,办我交代你的事。”小林忙匆匆应了两声,便起身往外跑去。

    林辉的生意又适时的响了起来,“等等!”话音刚落,小林便立马停了下来,“噗通!”一声又跪了下来,低着头道:“主子还有什么吩咐?”

    林辉顿了顿阴冷的道:“这次,这次交代你的事,你若是办的漂漂亮亮的,我这里也不吝惜赏赐,若是办砸了,什么后果你应该也清楚,知道吗?”

    小林当下忙点着头道:“小的知道了,小的保证完成任务。”林辉点点头,这才挥了挥手道:“行了,没你事了,下去吧!”

    小林听罢,简直是如蒙大赦,忙转身往外跑去。

    此时林辉方将目光落在了林管家的身上,淡淡言道:“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林管家瞬间站直了身子道:“主子放心,安排的差不多了,而且我们现在的人已经接触到了郑秀,也得到了回复,郑秀如今对白漠寒可是恨之入骨,咱们倒是没怎么费事挑拨,就已经恨不得他死了,刚接触倒是有些怀疑咱们的身份,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被咱们的诚意给解决了,如今若是让他动点手脚,只怕是恨不得将那白漠寒身边所有的人都给啃下来才肯干休。”

    听闻此言,林辉脸上冷笑连连的道:“那郑秀如今不过是个废物,便连家业都被白漠寒弄去了一半,便是来了怕也没什么用处,我想要的是那郑夫人的意见,联系她的人可得到什么回应了没有。”

    摇了摇头,林管家尴尬的言道:“那郑夫人早已回了自个娘家赵家,和那郑秀彻底撇清了关系,而且我们的人从郑夫人的话语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对。”

    林辉闻言,差异的道:“不对,有什么不对的?”

    林管家这才开口道:“这位郑夫人对白漠寒等人似乎很有好感,又有那mary的人情在里面,只怕咱们想拉拢过来是没有希望了。”

    “呵”了一声,林辉嗤笑道:“我记得,那个什么叫mary的女人,对他不是恨之入骨的嘛,听说还差点要了他的命,怎么就让他给化解了,还站长了他那一边,真是想不通。”

    林管家这时又开口道:“主子,你怎么忘记了,那个mary不是现在跟了白漠寒身边那个阿蓝了嘛,而且这个阿蓝还是个鲛人,对咱们来说也是一个不能忽略的因素。”

    林辉停了这话,却是没有在意,而是有些自顾自的道:“这个白漠寒还真是不论在哪里女人缘都是一等一的好啊,那些女人眼睛都瞎了吗。”说到这里,林辉神色一冷,直对着林管家言道:“还有,我本意想请的便是这郑夫人出手,郑秀那个废物,你便是请动了,又有什么用。”

    这话一出,林管家身子瑟缩了一下,方强撑起笑容道:“那主子,要不我亲自去一趟。”

    见林管家神色萎靡样子,到底不想这个跟在自己身边的人太过难堪,轻叹口气,林辉这才开口道:“算了,强扭的瓜不甜,更何况那个郑夫人可不是什么瓜,而是一头母狮子,我可不想那郑夫人,恼怒之后,扭过头来对我,那样的奇葩我可是一点都不想沾染上。”

    闻听此言,林管家忙应了声是,颇有几分犹豫的道:“可是主子,那咱们不是又少了一股助力。”

    话音刚落,见林辉冷冷的望着自己,林管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说错话了,在自己的嘴巴上打了两下,“主子,是我说错话了,主子天下无敌,便是没有他们又如何,照样让那白漠寒无路可逃,我这就去安排。”

    林管家话落,便往外走,只才走了几步,就听林辉言道:“站住,我有让你动作吗。”

    闻听此言,林管家赶忙站直了身子,心里也忍不住嘀咕道:“最近主子怎么脾气这么不对啊,对了,好像只要粘上这个白漠寒,主子的脾气就没好过,哎!白漠寒啊,你还真是个让人狠的牙痒痒的人,老子都得受你的连累。”这一番话林管家自然不敢说出来,只得老实的站在那里等着林辉发话,林辉这才冷哼一声道:“这些事先放两三天,等我再好好考虑一下,确保万无一失才好。”

    林管家忙应了声是,见林辉陷入了沉默,便忙小心的道:“那主子我便先退下了。”

    林辉没有抬头只应了声“嗯”,林管家便忙退了出去。

    待其完全退了出来,林辉这才冷哼一声,冷冷的望着门口言道:“看来,连林管家都怕了我,还真是不爽的很呢。白漠寒若不是因为你将我林家的宝藏都给盗了去,又如何会在这古武大会上丢尽了脸面,呵,不将你碎尸万段,如何能消我心头之恨。”

    三日之后,白漠寒正与司马懿兄弟二人吃着晚饭,便听吴林惊呼着跑了进来,司马懿当下怒吼道:“这是在做什么,我早就说过了做人要稳重些,这么大呼小叫的,你都听到哪里去了。”

    吴林听闻此言,身子喘息更加浓重的道:“老大不好了,老大出大事了。”

    没好气的瞪了吴林一眼,司马懿方道:“你老大我好的很,老大我也没出什么大事,别随便诅咒我。”

    “不是”吴林说完这两个字,略略喘息小了一些,这才接着言道:“老大,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快去看看站台那里出大事了,一大早,我按你的吩咐带人操练,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练了一半,那些人就都给趴下了,嘴唇青紫,浑身颤抖,眼看就要喘不过气来了,老大,白统领快跟我去看看吧,再迟只怕来不及了。”

    闻听此言,不等司马懿兄弟二人反应,白漠寒早已首先冲了出去,匆匆来到战台之处,只见此时白漠奇也在,微微一愣神,白漠寒便忙上前言道:“漠奇,可知道怎么回事。”

    白漠奇听到这里,忙站起身道:“具体怎么回事我还不清楚,他们全部中了毒,不过好在毒性不强,若不然只怕他们根本就等不到我来,如今我已经喂了你教我做的解毒丸,看样子他们起码性命是保住了,师兄,你不妨也看看。”话到这里,见白漠寒望了过来,白漠奇忙解释道:“哦,师兄你也知道,虽然你教给我的是不会错的,但我到底没有试验过,只怕是做错了什么。”

    见白漠奇这么说了,白漠寒便捏住了身旁之人的脉搏,略过了三秒,便笑着放了开来,一脸欣慰的言道:“你做的很不错,他们的性命的确是保住了。”

    白漠奇闻言,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喜色,只还没等白漠奇欣喜之色完全露出来,白漠寒便接着言道:“只是我觉得,你可以试试接着给他们治一治。”

    白漠奇一愣,傻傻的重复了一番白漠寒此言,过了一会,方才追问道:“他们不都是治好了吗。”

    摇了摇头,白漠寒正视着白漠奇道:“当然没有完,你只是解了他们的毒,可是已经被毒性破坏了的身体机能,你难道就不管了吗。”

    白漠奇正要开口,被白漠寒抬手给打断道:“漠奇,你也见了那么多人中了毒之后是什么模样,你也看见了,你认为他们现在不需要治疗了。”

    闻听此言,见白漠寒没有什么话说了,白漠奇这才开口道:“不是有医疗仓吗,用那个不是也挺好,这么多人,咱们怎么可能忙得过来。”

    听完此言,白漠寒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被白漠奇看在眼中,只将白漠奇吓得不轻,忙拽着白漠寒的胳膊道:“师兄别生我的气,是我错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说说看,你想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总而言之一句话,你怎么说,我怎么做。”

    白漠寒深吸口气,终是言道:“漠奇,我没有让你救所有人的意思,我不是神佛,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学好这个,以后遇到你重要的人的时候,不要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失去了他们的生命。”

    白漠奇点了点头,苦笑言道:“师兄,我了解你的苦心,你说的对,我学,便是不为了救人,就只是为了我自己,为了你待我的那份情谊,我也一定学。”

    这话一出,白漠寒脸上便表现出了三分兴味,当下笑道:“那你跟着好好学,随我来,这些人呢你看到了吧,他们由于体制不同,中毒的程度不同,毒素最重的地方也不同,虽然中的事同样的毒,但是伤的可不是一样的地方,所以必须得一个一个来。”说到这又转头对着司马懿道:“阿懿,把医疗仓让人最好也弄过来些。”司马懿点点头,便拿出通讯器安排起来。

    这边,白漠寒走到一人身前,细细把脉,将其此时的情况细细说来,又配了药,这才让白漠奇再把一遍,开出药方来,白漠寒仔细指点其中的缺点和不足,看着白漠奇脸上恍然大悟的神色,白漠寒嘴角咧出一抹笑意来,如此过了五个人,见白漠奇已可以不出大错,便笑着让开了位置道:“漠奇,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小心些。”

    白漠奇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只刚看了一个,开了药方,还未等让白漠寒品鉴,便被一阵嘈杂声给打断了思绪。

    下一秒,便见许多人一拥而入,着急的呼唤着

    “阿林,阿林”

    “儿子啊儿子你在哪里,应父亲一声,别吓我啊。”

    “……”

    “我可就只有这一条独苗,若出了什么事情可不就是让我也死在这里吗。”

    瞬间白漠奇无语的望了众人一眼,气沉丹田,扩音器打开,当下厉喝道:“够了,所有的人都活的好好的,你们是在给谁号丧呢。”

    这话一落,屋中顿时为之一静,吴勇放下心来,忙追问道:“白统领,白家主,非是我吴勇要开这个口,实在是这件事情太可怕了,而且我真的好奇的很,到底是谁对我们的孩子下此狠手,要知道我们之所以肯跟在你身后干,一个自然是因为看好你给家族带来的利益,二来便是希望孩子们能够成器,可现在这些且不说,眼前的情形,分明是连小命都怕保不住呢,你让我们如何放心将孩子交给你。”

    “这人可太有些唯利是图了。”不过白漠寒却并不想在这上面纠缠,平静的开口道:“吴族长,我白漠寒做事并不想强迫别人,也不喜欢遮遮掩掩,若你真的害怕这样的事情,那便将儿子给领回去,因为便是以我的本事,也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事,而且你如今也看见了,你儿子已经招到暗算了,以后还会不会有,我可不好说。”

    这话一出,吴勇顿时一惊,天知道他刚刚不过是想给白漠寒施加点压力,好让他保护好自己的儿子,可如今看来分明是弄巧成拙了,想开口这么多人面前,吴勇还真没有那么不要脸面。

    最终还是和吴勇一起来的名唤吴卓之人言道:“族长,你这是何必了,反正少族长喜欢跟着学,你就成全他吧,你也知道这些日子这么少族长过得多开心了,如今不过是吃了点苦罢了,实在没什么什么打紧的。”

    赞赏的望了吴卓一眼,吴勇这才接过话头,装作心疼的望向吴林,吴勇这才开口言道:“你族叔说的不错,看在他求情的份上,这次便放过你,若是再有下次,看我还能不能放过你。”宗师星际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