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未修改,勿购买

    这话一出,司马懿顿时想到当时自己痛苦不堪的模样,狠狠的瞪了白漠寒一眼,瞬间一把将其的脖子夹在了咯吱窝下面,拳头死死抵着其脑袋转了几圈,这才没好气的道:“你到现在还敢提这个,是不是想挨揍,别以为,你比我修为厉害我就不敢揍你。”

    挥手将人一推,白漠寒瞬间移了三步,拉开了与司马懿的距离之后,这才言道:“我当然不会这样以为,只不过便是你揍我,结果也不过两个,一、我完全躲过去,二、被揍的是你。难道不是吗。”

    话落,见司马懿无言以对的模样,白漠寒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搂过了司马懿的脖子,便将人呢拽到了司马傲林的屋子前,敲过门之后便走了进去,见到二人,司马傲林高兴的望着司马懿道:“瞧你这幅样子怎么不甘不愿的,看来定然是漠寒将你给拽过来的把。”一听这话,司马懿当下便是一阵的尴尬,自个的老爹可是对自个太了解了,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便听自个老爹接着又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有这么听话的时候。”

    话落,司马傲林忙将白漠寒拉着坐了下来,为其亲自倒了杯水,放在了漠寒的面前道:“难得你还记得我这个二叔,将这个臭小子带过来,哎,要是他们两个能像你一样懂事,我便是死了也能合眼了。”

    一个“死”字可谓戳了司马懿的肺管子,当下便毫不客气的怼道:“父亲要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你还是看着我们这两个臭小子吧,你也好长命百岁些,若不然真的身无挂碍了,那还真不知道折腾出多少事情来。”

    这边司马懿话音刚落,二婶百灵便冷冷的望着司马傲林道:“你要死我绝不拦着,只是记得在死之前,先将我也给杀了,左右离了你,我也活不了。”

    见妻儿都怒目望着自己,司马傲林讪讪的言道:“瞧你们这都是在干些什么,我这不过是随口一说,你们怎么就都认真了呢。”

    “随口一说啊。”白漠寒轻飘飘的五个字,瞬间便让司马傲林僵住了身子,见状,白漠寒便接着言道:“原来往日里二叔都是说的好听,哄哄我罢了,也难怪,我这人的确蛮好哄的。”

    瞬间被三双眼睛盯着的司马傲林,深吸口气,对着几人拱拱手道:“几位都是大爷,我惹不起成吗,刚刚那句话就当没听过好了,要不我再拜一拜你们,也好堵上你们的嘴。”

    话落,作势便要拜下,司马二婶忙上前拽住了丈夫的手,这才没好气的言道:“你这人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也不怕孩子们笑话,还不快收拾东西,咱们可是有些日子没回家了,我这心里还真想的紧。”

    司马傲林闻言忙应了声“是”,手下不停的收拾了起来,二婶百灵这才拉着司马懿坐了下来,见白漠寒也坐了下来,这才一脸担忧的拍了拍儿子的手道:“我们这一走,也就剩下你们兄弟几个相依为命,凡事多听听阿敦和漠寒的意见,别想什么就是什么,脑子不好就要学会跟在脑子好的人身后,多听听人家的意见,这样才不会走错路。”

    司马懿听罢当下却是一阵的苦笑,开口道:“老爹,你说这话,怎么那么别扭呢。”

    一听这话,司马傲林当下便眼睛一瞪道:“哪里别扭了,本来你脑子就没阿敦和漠寒好使,我说错了吗?”

    司马懿当下挥挥手道:“哎!老爹,你能让我把话说完嘛,说实话,我没有阿敦和漠寒脑子转的快,这我承认,但我也不是完全榆木脑袋吧。”

    司马傲林哼了一声道:“不是,我看也差不多了。”

    司马懿苦笑着看了看自个的父亲,又看了看母亲,当下百灵开口道:“儿子的话你好赖也听完了再说啊。”

    司马傲林不耐的挥了挥手,示意其继续,司马懿这才开口道:“老爹,我说的别扭,不是你说的这事,你说你走了我们兄弟几个相依为命,听您这意思好像是把我们几个给赶出来,不让回去了似的。”

    刚说到这,司马傲天便又着急了,恨恨的开口道:“你小子敢,还不回去了,你若是敢不回去,看老子不来敲断你的腿,拖你回去。”

    白漠寒见越说二人越搓火,当下开口道:“二叔,阿懿,你们两个还真不愧是父子两,怎么这几句话让你们说的,这么复杂呢。”

    百灵这时接口道:“一个是倔驴,一个是火爆子脾气,都完全不听清楚对方的意思,便开始吵吵。”

    司马傲林和司马懿听了这话,都是尴尬的一笑,司马傲林上前拉住儿子笑道:“哎!你老爹我都习惯了,以后我改改,不过你小子也得改改知道嘛。”司马懿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二婶百灵忙又扭向漠寒道:“我生的儿子我知道,阿懿这孩子,做事冲动,又重义气,我还真怕他出什么事情,不像漠寒你成熟又稳重,只希望漠寒你在我们走了之后,能够对阿敦兄弟两个多多关照,若是有什么不对的,只管动手打,放心二婶不是那眼皮子浅的,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将他们交托给你,我很放心,也怪我和你二叔,好容易得了这么两个宝贝,自然是随他们高兴的走,阿敦还好,从来都有自己的想法,只阿懿就不行了,妥妥的被宠成了纨绔子,若不是你来了,只怕这辈子也就那样了,老实说,阿懿能有如今的成就,我本就十分安慰,你又将那么重要的事情教给他管理,二婶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话落,二婶百灵扭头将一个小包裹取了出来往白漠寒手里一塞,不等白漠寒推拒便先一步开口道:“你别和二婶客气,快收起来,这是二婶的一片心意,若你不收,便是以后二婶有什么事情,也不敢麻烦你了。”

    见母亲这么说,司马懿紧跟着笑道:“漠寒,我看你快收起来吧,我母亲可很少有这么大方的时候,既然给你,就一定是真心的,而且肯定是好东西,你可别想东想西的,不然我母亲该不高兴了。”

    “咚”的一声,二婶百灵重重的一拳头捶在了司马懿的头上,顿时没好气的道:“你母亲我什么时候小气了。”说到这里,二婶百灵一指头戳在了司马懿的脑门上,顿时没好气的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好,看来以后我得对你小气点才行,若不然也太名不副实了。”

    司马懿闻言,顿时苦笑道:“母亲,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嘛,想要漠寒毫无负担的收下吗,怎么还带坑了我自己的,不要啊,母亲我错了,这话你就当我没说过行吗。”

    二婶百灵还未开口,就听司马敦不怕死的插口道:“可是的这么办,我都已经听到了,做个证人也是可以的。”

    司马懿见自家弟弟又来拆台,顿时没好气的那个弟弟拽到了身边,小声的在其耳边言道:“给我闭嘴,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可警告你,父亲母亲一会就要离开这里,若是你敢乱说什么,呵呵呵,以后的日子你可给我小心点。”

    待司马懿说完,司马敦眼珠子一转,对着司马懿露出了一副玩味的笑容,立马便黏到了自个母亲的身边,委屈的言道:“母亲,你看见了吧,刚刚大哥威胁我,说是等你们走了,就要修理我,母亲可要给我做主,而且平日里大哥有多暴力和不讲理,你们也是知道的,你们走后,我可就真的惨了,再者我哥再惹了祸可怎么办,那烂摊子我能不能帮他给收拾了。”

    闻听此言,司马傲林夫妻二人不由深思了一番,依然决定不管兄弟两人之间的事情,只将司马家的事情都托付给了漠寒,这才言道:“漠寒,你刚刚也看见了这兄弟两,平日里见面就跟是冤家似的,一见面就的呛几句,这些日子希望你多加关照一番,不让他们老打架就好了,哎呦,在这么打闹下去,便是再好的感情都都给打没了。”

    闻听此言,白漠寒不由望了两人一眼,这才好笑的道:“关于这一点,二婶放心就是了,的确有人的感情越打越淡,可我认为,二位兄长,恰好相反,相互怼了这么多年,感情还不是这么好,我想他们以后还是会越怼越好的。”

    这话一出,可不就是让司马二婶高兴到了极点,双手一拍道:“这两个孩子也就只有这点让我欣慰了。”话虽这么说,但是司马二婶脸上的喜色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见此情景,白漠寒又言语了几句,便忙借机告辞了,留下一家四口单独说些体己话,司马傲林本想拦着,无奈白漠寒却是借口去看看自个的岳父他大哥,自个倒是不好在强留,也只得笑着将人给送了出去去,这才扭头望着两个儿子道:“漠寒的本事你们心里清楚的很,学到一点,也够你们受用一生了,你们瞧那些小家族用尽办法将人送了过来,除了那吴林之外,还不是在你们手底下待着,就这,人家便是拼了性命还不愿意离开,为了什么,你们应该很清楚,也该意识到自己多幸运,以后多在漠寒身边待着,不说其他本事,便是学学他做人处事的方法,也是受益无穷了。”

    见父亲对白漠寒这么推崇,兄弟二人都没有开口反驳,两人都笑着应道:“父亲,你就放心好了,我们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什么是为我们好,更何况我们都这么大了,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们就不用为我们多操心了,既然要回家,就轻轻松松的回去,也歇歇神,这些日子忙忙碌碌的,你们也累坏了吧。”

    摇了摇头,司马傲林双手搭在两个儿子的肩膀上,笑着言道:“不累,只要看着你们有出息,父亲的脑中就没有累这个字,只有高兴的份。”

    这边司马傲林话音刚落,二婶百灵忙上前道:“不错,就像你们父亲所说,为了你们,做什么不都不会累,如今我们还能帮的上忙,自然尽我们所能将你们的生活给安排好,只希望你们二人不要辜负了我们的心意才好。”

    司马懿,司马敦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眼中的坚定更加浓厚了起来,一起站在父母面前言道:“父亲,母亲放心,我们已经明了了自己今后的道路,就会顺着这条路走下去,身为你们的儿子,我们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司马傲林夫妻二人闻言大喜,司马二婶甚至还背过身子抹了抹眼角的泪珠,不想让儿子们看到自己此时软弱的模样,忙在丈夫的手背上拧了一下。

    司马傲林瞬间秒懂,直言对着两个儿子道:“我这里也没什么事了,你们各忙各的去吧,尤其是阿懿,漠寒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你可不许有丝毫懈怠,行了,你们都走吧,送行也不必了。”

    司马懿还想说话,倒是司马敦若有所悟的一把拽过自己的哥哥,直接将人给拖出了门外,竟是一路拽回了他的房间。

    一进屋子,司马懿没好气的推开了弟弟,这才言道:“我说,你到底搞什么,好端端的拽我出来干嘛,就算老爹不让咱们送,咱们好赖也看着他们上飞艇啊。”

    翻了个白眼,司马敦懒得回答这样没智商的问题,扭头坐在一边道:“大哥,你最近忙吗。”

    被岔开了话题,司马懿先是一愣,开口道:“你是不是先回答我的问题。”

    司马敦当下无奈的摸了摸自个的脑袋,开口道:“大哥,有些事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懂吗?”

    虽然司马懿并不懂,但也没再继续纠缠,他可不想在自个的弟弟的面前丢人,说自个不明白,当下好像秒懂般的点了点头。宗师星际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