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未修改,勿购买

    见父亲只顾着和白漠奇对话,司马霏儿顿时急道:“父亲,现在说这些做什么,快看看漠寒怎么样了才是。”

    见女儿这个模样,司马傲天不得不将眼神收了回来,没好气的道:“霏儿,别着急,漠寒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那白漠奇用的也是他师门的手段,便是用毒,我想对漠寒也是没什么用的。”

    不过显然这话,女儿根本听不进去,无奈,司马傲天只得和女儿走到了白漠寒的身前,司马傲天见白漠寒还趴在原地,顿时没好气道:“现在知道羞愧了,也不想想刚刚干什么去了,妥妥的第一人选,愣是被人打在了这里,这下子,想要再夺第一,只怕难了。”

    见司马傲天只说这些,司马霏儿顿时急了,没好气的道:“父亲,你说什么呢,快帮我将漠寒扶起来啊。”

    见女儿这么说,司马傲天这才无奈的撇了撇嘴,蹲下身来,拍了拍白漠寒,见其不动,便将人给翻转了过来,不想却见此时白漠寒浑身冰凉,嘴唇青紫,早已没了知觉。

    顿时一惊,当下对着白漠奇怒喝道:“你到底对漠寒做了什么。还不将解药拿来。”

    白默奇双手一摊,十分无辜的道:“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进门不就,这学艺有些不精,所以这制毒倒是学会了几分,却没学会怎么做解药,依我看,你还是快点带人回去吧,将人救醒,问他自己才更快些。”

    司马霏儿闻言,怒望了白漠奇一眼,便忙道:“父亲,别愣着了,快将漠寒扶回去啊,苍蝇头也是漠寒代师收的徒,咱们现在去找他,找他说不定有用。”

    司马傲天忙应了一声,当下便将白漠寒背在了身上,又对着司马霏儿道:“你跟苍蝇头联系一下,让他赶快回来,我先回去,你慢慢来,放心,我会先将漠寒原本做的药给他喂进去的。”

    话落,司马傲天便忙背起白漠寒,快速的往房间走去。

    司马霏儿虽十分注意保护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但是依然紧随其后,跟着司马傲天离开了。

    白漠寒受伤,司马傲天离去,司马家还有几个人能做的住的,随着司马懿,司马敦的紧跟着离开,一时间司马家的战台只剩下个别几人,不由显得空空荡荡的。

    见此情景,郑秀眼中不由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满意的望了白漠奇一眼,便宣布继续比赛。

    只是下一个上场的王家人,比试的对象正是司马家的人,望着司马家空荡荡的战台,王玉尴尬的道:“郑大人,现在的情况该怎么算。”

    郑秀闻言,只程序性的喊了三声司马朱江的名字,见都未有人应声,便当下言道:“司马家既然缺席,那获胜的自然是王玉。”

    见郑秀这么说,司马家还坐在位置上的几人不愿意了,当下便提出了反对意见。

    对此,郑秀毫不在乎的言道:“我也知道,你们情况特殊,可规矩就是规矩,既然他们明知道接下来就是他们的比赛,还要离开,那就应该承担这离开的后果。“见司马家众人还要说什么,郑秀接着开口道:”既然你们不太服气,这样也别说我不近人情,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一分钟之内将人给我找回来,我便收回我宣布的比赛结果,让他们比试一场。”

    听闻此言,战台之上的几人顿时沉默了下来,因为他们比谁都清楚,此时人他们是根本叫不回来的。

    遂唯有闭口不言,这下可好,本就被白漠奇淘汰不少人,如今这下更是去了一大部分,本就不多的人剩下的更少了。

    最终,司马家出线的不出所料,寥寥数人,想到这里,还在战台之上几人,便愤恨的望了白漠奇所在的方向一眼,心中愤怒到了极点。

    再说司马傲天将白漠寒带回了房间,也不管其他,只将白漠寒原本做的药丸子,每样都给白漠寒喂了一颗。

    便是本就着急不已的司马霏儿此时根本没有一丝放松之感,反而更加担心了,她可是听漠寒说过,不同的药搭在一起,说不定是要人命的,如今漠寒全都吞进去了,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等了半晌,果然,见白漠寒唇色更加青紫了起来,见此情景,司马霏儿险些站不住身子,司马傲天想着白漠寒所做,当下便将手搭在白漠寒的身上,想用星力将白漠寒的毒压制住。

    不想,还未深入便被弹了出来,司马霏儿心中一惊,忙上前道;“父亲,你没事吧。”

    司马傲天摇了摇头,这才言道:“没事,我没事。”说到这里,司马傲天脸上闪过一抹羞愧之色,犹豫的道:“只不过漠寒就……”

    “漠寒怎么了。”知道此时父亲不会信口雌黄,司马霏儿双眼一眯,忙追问道:“父亲,你到底想说什么,漠寒怎么了,漠寒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

    这话一出,司马傲天更尴尬了,“我本想着用我的星力帮着漠寒压制毒性,只没想到,我与他的差距太大了,不仅没有压制住,反而让他的毒性扩散全身,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不由言道:“什么,父亲,你说漠寒的毒性已经蔓延全身,怎么会呢,他不是吞了药了吗,怎么会没有作用。”

    这时,王叔有些心情沉重的道:“只怕不是没有作用,而是起了反作用。”

    “啊”了一声,司马霏儿忙追问道:“王叔,你说什么,你说起了反作用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起了反作用呢,那些可是好药啊。”

    叹了口气,王叔苦笑道:“虽然我对药理不是很精通,但是也知道就算人参,在不对的时候也能变成杀人的毒药,那么多药下去,漠寒此时还有命在,就该谢天谢地了。”

    见又是自己的错,司马傲天神色更显尴尬,忙转移话题道:“如今能期盼的也就只有苍蝇头了,该死,早知道这样,就不让他出去了,怎么这个时候还不回来。”

    正说着话,就见苍蝇头匆匆跑了回来,见白漠寒此时的模样,忙扑到了白漠寒的床前道:“嫂子,我师兄这是怎么了。”

    司马霏儿闻言,忙开口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快看看,你师兄如何了。”

    苍蝇头闻言,忙应了声“是”,正要动手,下一秒却愣在了原地。

    见此情景,司马霏儿忍不住催促道:“苍蝇头,你这是做什么呢,你师兄现在这个样子,可没有时间让你耽误了。”

    闻听此言,苍蝇头苦笑言道:“嫂子,我也希望我现在能救了师兄,可你也知道我随着师兄学习,还没有多长时间,而且大多还是增加修为的,这医术,我还真不会啊。”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一个踉跄,苍蝇头忙上前将人给扶住了,苍蝇头忙道:“师嫂,不用担心,师兄不是做了很多药丸子吗,那些应该能够暂时压制一会,咱们去找白默奇,他跟师兄学的比较久,说不定能救得了师兄呢。”

    司马霏儿无力的被苍蝇头扶着,这才苦笑道:“你以为药丸子我们没喂吗,你又以为,漠寒会被伤成这样又是谁动的手。”

    听闻此言,苍蝇头不由震惊的望着司马霏儿道:“嫂子这话的意思,莫非动手的事白漠奇。”

    “没错,你也没有想到对不对,他对白漠奇那么好,可到头来,却被他狠狠的在背后捅了一刀,如今躺在这里,伤心的还不是只有你我。”

    说到这里,司马霏儿无力的闭上了眼睛,转身便要往外走,苍蝇头赶忙将人给拦在了原地,忙开口道:“师嫂,师兄如今这个样子,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去找白漠奇。”

    这五字一出,苍蝇头双手不由一紧,忙道:“师嫂,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如今师兄都被他伤成了这个样子,就说明他已经不顾虑这份师兄弟之情了,便是你去又能有什么用。”

    被苍蝇头说出了最害怕之事,司马霏儿的情绪顿时崩溃了起来,“可不这样,我又能怎么样,如今漠寒躺在这里,再等下去他会死的,他真的会死的,若是他死了,我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不如拼着一条命,我去跪去求,用尽一切办法,也要让他放漠寒一马。”

    见女儿此时的模样,司马傲天更是愧疚,忙开口劝道;“霏儿,若是在你离开的这个时间,漠寒去了呢。”

    “父亲”被司马傲天说中了自己最害怕之处,司马霏儿早顾不得了其他,当下便怒道:“父亲,漠寒是我的丈夫,你不要说这些话来诅咒他成吗,再说,他变成这样你也得付些责任。”

    见父女两人就要吵起来,苍蝇头忙道:“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我看,咱们不如将师兄放进医疗仓里试试如何。”

    说着,苍蝇头便将自己新的成果拿了出来,只见此次的医疗仓,比起以往,多了许多不同的管子。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苍蝇头也不耽误时间,一边将白漠寒搬进了医疗仓里,一边解释道:“这是我新做的,他最重要的功能,便是增加了将人血液里的毒素都给吸纳分离出来,我想这样一来,应该对师兄的身体有些帮助才是。”

    一听有吸取身体里的毒素的功能,达到间接解毒的目的,司马霏儿忙走了过来,果然见此时的最底端的管子已经被充满了血液,不仅粘稠,且竟是带着青黑之色,当下便心痛的无以加复,再往上,待过了一个滤网,分为两道之后,那血液明显有了变化,嘴角不由挂上了一抹笑容,眼中闪烁着星光道:“真的有效,真的有效。”

    说话间,司马霏儿双目便再没离开,那一条条充满血液的管子,知道司马霏儿根本不可能听自己的劝告,苍蝇头忙搬来一把舒适的椅子,示意司马霏儿坐了下来,这才与司马霏儿一起,盯着自己做的医疗仓一刻都不敢放松,直到见到鲜血经过一次次的过滤,越发鲜红了起来,苍蝇头这才松了口气,给司马霏儿倒了杯热奶道:“师嫂,看来有些作用,你先喝口这个,压压惊,刚刚那么激动,可别把肚子里的孩子改伤着了。”

    司马霏儿这才放松了丝精神,这样一来,身上不由带出了几分冷汗来,小心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口中呢喃道:“不怕,不怕,你父亲没事的,你们不用害怕。”说到这里,司马霏儿有些内疚的道:“对不起,母亲刚刚太激动了,没有顾虑到你们的存在,以后母亲不会了,你们也要乖乖的待在母亲的肚子里,好好成长啊。”

    说完此言,便见苍蝇头将医疗仓给打了开来,见白漠寒的嘴唇不再青紫,司马霏儿马上追问道:“苍蝇头,现在怎么样,漠寒是不是没事了。”

    即使此时苍蝇头真的不想将真相说出来,却也知道此时不能隐瞒,只得开口道:“老实说,我不知道,我刚刚检查了一下,虽然血液中的毒素都被我给抽取了出来,只是被脏腑吸收的毒素我却是没有办法,而且那毒实在霸道,我只怕,血液慢慢的也会再次被渗入进去。”

    司马霏儿闻言,身子一晃,好在司马傲天就在其身后,忙将人给扶住了。

    此时司马傲天的眉头也锁的死紧,着急的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咬着嘴唇,苍蝇头唯有摇了摇头,许久,方才咬着嘴唇道:“实在不行,我去找白漠奇。好歹我也是他名义上的师弟,他不至于连我也赶尽杀绝了吧。”

    司马傲天长出口气,当下言道:“关于这点,我劝你还是不要抱什么太大的希望,要知道不过是个名义,你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情,你去,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而且漠寒这个对他有大恩的人都被他伤成这个样子,其他人估计更没戏。”宗师星际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