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未修改,勿购买

    先是一喜到一惊再到一喜,这样过山车式的情绪波动,只让吴林都不知道此时该是什么表情的好。

    语无伦次的说了许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终究司马懿看不得吴林这样的蠢样子,猛拍了两下手,便开口言道:“行了,收了你的那副姿态,实在是丢我的脸,还有别以为漠寒给你开了挂,以后就可以不努力,我警告你以后我会更加严厉的盯着你,但凡你有一点松懈,便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

    对方重视自己,吴林只有感动的份,想到以后能达到王聪的程度,便兴奋到不行,脸上的笑容那就根本没断过,当下却也是谦虚的道:“我自然知道,老大你放心吧,白统领不是说我才入门嘛,我怎么会不努力呢。”说着脸上还是挂着一抹傻笑。

    而这样的表情落在了白漠寒与司马懿的眼中,便只有一个“蠢”字可以概括了,白漠寒当即拍了拍司马懿的肩膀道:“真是难为你了,不过也好,你要真的能教好了他,也算是一场修行了。”

    闻听此言,司马懿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当下开口道:“我可一点都不觉得高兴,还有,你不是很忙的吗,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怎么样,都这么长时间了,其他可有愿意加入的。”

    眼神示意的扫了一眼吴林道:“可不就是都等着你的成效吗,你这边没有动静,那些人怎么可能接受,他们现在就在看到底咱们给的是橄榄枝,还是大棒子。”

    司马懿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唯有接口道:“按你的意思来说,都怪我了,我帮忙还帮出错来了。”

    白漠寒淡淡一笑道:“你明白就好,正如你所说,我忙的很,那你们慢慢玩,我先回去了。”

    话落,也不等司马懿反应,转身便走。

    司马懿“………”

    好在白漠寒这一掌仿若真的打通了吴林的哪根神经一样,之后的日子吴林的修为可谓是如有神助,一日千里都不为过,吴林自个更是明显感觉到了自个的变化,也是忍不住一阵的感叹,对着司马懿道:“老大,这些天,我感觉我一天的修炼比过去一年都强都不为过,还真的多谢白统领和您了。”

    司马懿拍了拍其的肩膀道:“你啊,好好修行就算是谢我们了。”吴林感动的点点头,又是一阵的表决心。

    吴林的变化其他人却还未感觉到,直到他打败一个中等家族的族长之后,当下就是引起一片哗然,当天便有许多家族聚集在了司马家的区域内,点名要见白漠寒,至于说为什么没去找吴林,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问吗。

    白漠寒这边得到消息,嘴角当即挂起了一抹笑容道:“终于等到了。”

    司马傲天闻言,亦紧跟着笑道:“是啊,好容易等到这一天了,漠寒今天是否就能将这些人都给收入帐下。”

    笑嘻嘻的将杯子放了下来,白漠寒好笑的道:“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估摸着这些人都是探路来的,可不会轻易下什么决定,阿敦让人告诉他们,就说我今天忙的很,顾不上见他们让他们改日再来。”

    对于白漠寒的话,司马敦一向信服,这边白漠寒话音刚落,司马敦便忙应了一声,自去安排不提。

    只司马傲天有些不懂的道:“漠寒难道不见他们吗。”

    勾起了一抹笑容,白漠寒这才似笑非笑道言道:“我有什么必须见他们的理由吗。”

    司马傲天顿时语塞,许久方道:“你自己决定就好,左右你办事一向有分寸的很,只是漠寒这世间也不是只有善恶,有些事不要做的太过的好。”

    白漠寒点点头道:“父亲放心就好,我只不过是凉凉他们,所谓越得不到就越想得到,这不是人们的共同特性嘛,这也是我的一种饥饿营销法。”

    “饥饿营销,漠寒你这是卖东西啊?”

    白漠寒笑了笑道:“父亲你不觉得,这就像是做一桩生意吗,我刚开始卖,只有几个人知道它好,如今呢,我已经用吴林把我的产品给展示过了,他们自然看见好了,可是他们要不要买,还在观望,观望就让他们多观望会,扯扯他们胃口。”

    司马傲天听罢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见女婿自有主张,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如此当这些人第三次求见的时候,白漠寒这才答应见面,把众人请了进来。

    笑望着众人道:“实在是太不巧了,诸位前两次过来的时候我恰巧有事,倒是让诸位多跑了两趟。”

    虽明知道这话有假,只此时他们还能拆穿不成,也唯有笑笑应道:“我们自然知道白统领十分繁忙,能再百忙之中抽空来见我们,我们就已经受宠若惊,既然如此,我们也不绕弯子了,想来白统领也知道我们上门的用意,不知道你给的答复是?”

    白漠寒忙抬手止住了众人的话头,白漠寒笑着让人上了自己做的茶,这才言道:“众位族长先不要着急,你们的来意我也猜到了**分,可大伙应该也清楚,这本就不是能够着急的事情,所以以我的意思,咱们坐下来喝杯茶,慢慢聊如何。”

    见白漠寒都这样说了,众人就是心里在着急,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可是自个找上门来求人家的,自然只能按照白漠寒的话老实的坐了下来,喝了两杯茶,见话题竟然聊到了各自家族的家常上,离此次的来意可是越来越远,小林族长率先耐不住性子了,当下咳嗽两声问道:“白统领,咱们是不是该谈谈正事了。”

    正事两个字小林族长咬得极重,竟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模样。

    见此情景,白漠寒率先笑出声道:“小林族长是吗,我现在谈的就是正事啊,难道小林族长不这么认为。”

    似笑非笑的望了白漠寒一眼,小林族长好笑的道:“白统领可是在欺负我们没有见过世面,不瞒你说,我再不济好歹也是王家的下属家族,跟着王家也算是见了不少大世面,还从未听说过,聊聊家常就算什么正事的,白统领做事还真是与众不同的很。”

    见小林族长说的过分,旁边韦忠泰忙拽了拽其的衣服,示意其说话注意些,可惜此时的小林显然已经豁出去了,不仅没有听反而越发说话没有边际了起来。

    白漠寒却也不插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对方,直到其说不下去之后,方才淡淡的言道:“看来你对我的确是有些误解,这样,你便先在一边等着好了,待我问完大家,你就会发现我真的说的就是正事。”

    冷笑一声,很显然,小林认为白漠寒只是逗自个玩,当下自然也并不想等这会的功夫,竟是直接起身挡在了白漠寒的眼前,颇有一种你不说清楚,我便一直站在这里的意思。

    见状,白漠寒便将联盟书拿了出来,望着刚刚已经问完的几人道:“几位族长想来已经坚定要加入联盟了,既然如此请在这里签字。”

    说罢,便将联盟书递到了身后之人的手上,几位族长望了同来的众人一眼,众人的眼神虽然复杂,但在复杂,终究家族的利益还是放在了首位,忙在联盟书上签了字,白漠寒见状,点了点头,将联盟书收了起来,这才在背包里翻找了一下,将五本不同的功法扔在了其各自的桌子上,见几人惊悚的神情,白漠寒带着几分好笑道:“我以为你们会高兴的,这样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听闻此言,几位族长此时已经回过神来,带着疑惑道:“白统领不知这是……”

    “这是我根据你们刚刚的话特意挑选的符合你们修炼的功法,只是有些地方估摸着你们看不懂,这个倒是不着急,你们先回去将这些东西给背熟了,过几天闲下来,我一一给你们讲解,大家虽然都是有修行底子的人,不过我还是多一句嘴,千万别看不懂瞎练,那可是会出大问题的。”

    五人闻言,当下大喜,牢牢的将几本功法给抱在了怀中,总觉得现在的他们就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势,嘴里还不住的道:“多谢白统领费心,我们记下了。”

    而其他家族的族长,见好处就这么实实在在的拿到手了,哪里还能坐的住,当下便争先恐后的道:“白统领,刚刚你问的问题我都记下了,这就一一回答您?”

    话落,正要开口,白漠寒忙伸手将其拦了下来,看了看时间白漠寒方才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一会还有事情,怕是不能多说了,这样,不如明天你们再来,若是嫌麻烦,刚刚你们不是说过,我问的问题你们也记下了,那照着我刚刚的问题,将你们的答复写下来,派人送过来就好了,我看过之后,自然会给你们回复的。”

    这话一出,众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当下又客气了两句,便讪讪的退了出来,只一出了白漠寒的房门,众人那愤怒的视线,仿佛要把小林给撕扯了一般。

    到了此时小林族长哪里还不明白,这是被白漠寒给算计了,只不过眼前这关总要过去,遂忙慌忙应道:“诸位息怒,息怒,你们刚刚也看见了,白漠寒之所以将你们赶出来,完全是想给我难堪,若是你们真的与我对立起来,那就是中了他的计了。”

    这时也不知道是谁从后面出手直接踢了小林一脚,竟是让他瞬间跪了下来,众人顿时一阵哄笑声响起,只听有人冷冷的言道:“哼,说了这么多,不过就是不想让我们和白统领联盟不是吗,还中计,中什么计,我们是损失人了,还是损失钱了,或者说损失啥别的了,你最好记住了,这招对我们不起作用,大家或大或小都是一族族长,这辈子最大的希望是什么,还不是家族繁荣起来吗,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不过是认个统领而已有什么好为难的,说句不要脸的话,只要能让我张家更进一步,便是认个老子,我张青松也都认了。”

    这话一出,附和者无数,只让小林气了个半死,心中却也意动了起来,只不过想到如今的处境,唯有冷冷的望了众人一眼,率先离去了。

    见此张青松冷冷的唾了一口,方才没好气的道:“什么东西,真当我们都是些蠢得不成,谁好谁坏,我们都是有眼睛看的清楚的,为了自己的利益想拉着咱们做垫背,想的美,就那点子招数,都是咱们玩剩下的,谁还不知道谁啊。”

    “可不是吗,都不知道那脑子是怎么想的,简直拿咱们都当蠢货了,也不知道到底蠢得是谁。”

    “……”

    一阵吐槽之后,众人方才散了开来。

    这一幕被白漠寒看了个正着,摸了摸嘴唇,好笑的道:“事情真是越来越好玩了,而且有这小林族长在,我总觉得还能牵扯出好玩的事情来,我实在是好奇的很,他的承受力到底能到哪一步呢。”

    见白漠寒这样说,司马傲天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忙上前劝道:“漠寒,如今的情况,胜算都在咱们这边,你可别胡闹,将事情给办砸了。”

    白漠寒自然知道司马傲天在担心什么,当下笑道:“父亲,你就放心好了,我自有分寸,而且我如此做也不是没有用意的,也许你看不出来,可我却是清楚的很,那小林家族的族长学的可不仅是星力运转,还有内力啊。”

    这话一出,屋内顿时寂静了起来,司马傲天皱着眉头言道:“漠寒,你该不会看错了吧,他那样的十个我都能修理了,你确定他休息的有内力。”

    这边司马傲天话音刚落,司马敦便忙又接着道:“况且,便是他学了,我也感觉没什么不正常的啊,从他的表现来看,他明显就是王家的附属家族,王聪年轻若想压住这些人,总要给些好处才是,教他们一点基本的运行之法也是有可能的吗。”宗师星际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