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白漠寒听了林辉这话,当下就是一阵的无语,挠着头开口道:“不是,林辉,你昨天才在联盟总部那么闹了一场,你说现在,你就加入联盟了,联盟那些人会怎么想,咱是不是缓几天在去,好赖等大家的情绪平复一下,再说,你觉得呢?”

    林辉听了这话,却是不以为意,开口道:“战场上临阵倒戈的都有,何况我这已经过了一夜了,有什么的,而且说到底我并没有对联盟造成什么大的危害,更没有害死他们一个人啊,他们会怎么想,能怎么想呢,有什么情绪好平复的,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我也知道,就算对我有意见的,也就是王家和刘世龙他的家族,我感觉刘世龙都不一定会对我有什么意见,我可是对他手下留情了的。”

    “可是你毕竟在联盟总部打了一场,还在王家驻地打了一场,你说咱是不是等人先收拾收拾战场在说。”

    林辉看着白漠寒,略顿了顿道:“也对,好赖等人家打扫一下战场,不过这打扫战场有一上午就应该就差不多了,这样咱们下午过去你看怎么样。”

    白漠寒听了这话,一阵的无奈,实在没想到这人怎么就这么心急,而且是说风就是雨的,揉了揉自个让的脑门,白漠寒开口道:“林辉啊,你就放过我吧,今天咱就别去了,说实话今天去也实在有些太仓促了,再说了,我也是昨天才回到家里,你总得让我陪陪家人吧。”

    林辉听了这话,却是有些不近人情的道:“这去联盟总部,能耽误你多少时间,你带我认了门,接下来,你想回来多久就多久。”

    白漠寒听了这话是真无奈了,当下打了个哈欠道:“这样明天,明天我就跟你到联盟总部,召集联盟中人的见见面,今天你就回去休息,行不。”

    林辉看着白漠寒哈欠连天的模样,也不好再强求,当下略显不满的开口道:“不就是昨晚一晚不睡有什么打紧的,瞧你那模样,行明天就明天吧。”

    寻道与王叔一对掌,当下便退开了,当下看着王叔,二人均都发出了一阵哈哈的大笑声,寻道对着王叔拱了拱手道:“老哥修为果然厉害,老弟我输了。”

    林辉此时却看得云里雾中的,刚刚没看见二人分出输赢来啊,只是对拼了一掌,可是分明谁也没讨到便宜啊。

    王叔听了寻道的话,忙摆了摆手道:“老弟你这并不算输,老哥我这属于是投机取巧,你只是不太清楚我的分身是怎么回事罢了。”

    寻道却是摇摇头道:“老哥,客气,不过输就是输了,寻道我心服口服,而且我只是与你比试,若是咱们二人之间真的发生一场大战,我自然不会知道你的底牌,而我的底牌老哥确实也不知道,可是却应对自如,老哥的修为确实已经到了寻道无无法企及的高度。”

    白漠寒见二人停下了打斗,心里是放心了不少,忙上前道:“行了,二位老哥,你们打也打过了,论也论过了,应该心里都有了各自的心得了,不如这样,咱们回去继续喝酒。”

    寻道听罢,哈哈哈笑道:“对,咱们打这一场痛快,喝这一场,自然也得喝痛快。”

    王叔听罢,自然也赞叹的很,开口道:“酒逢知己千杯少,咱们再喝它一回。”

    王叔和寻道二人相互相拥着,便往回走,白漠寒看了看自个的岳父大人,却见其正在地上躺着睡觉,显然是已经喝多了,形象都不顾了,当下走上前,将人给叫醒扶了起来。

    司马傲天打了个冷颤,睁开了眼睛,开口问道:“我这是再哪啊?我记得我刚刚还在餐厅喝酒的啊,怎么会跑着来了。”

    一听这话,白漠寒是一阵的无语,心道:“看来自个岳父的酒量实在不能跟在场的人比,喝的都糊涂了。”白漠寒自然不好意思说什么,而是开口道:“你刚刚不是说要来看,王叔跟寻道老哥比试嘛,他们二位比试完了,你却到在这睡着了。”

    司马傲天拍了拍自个的脑袋,“哎!看来我的酒量是不行了,喝了这么点,居然就会醉了,嗨!”说着话,白漠寒便把司马傲天送回了房间,自个又重新回到了餐厅,而此时餐厅的四人,正举着酒杯,继续喝着。几人就这么喝一会,说一会,不觉间便过了一夜。

    转天几人都在自个的房间休息,白漠寒却是一早便联系了苍蝇头和白漠奇,开口问道:“二位师弟怎么样了?”

    白漠奇忙开口道:“大部分已经画好了,今天我们就准备将这图整合一下。”

    白漠寒点点头道:“好,你们把图整合需要多少时间?”

    白漠奇想了想道:“怎么也得两天时间,不然好多细节都处理不好。”

    白漠寒听完,忍不住挠了挠头,“两天,可是今天还好说,林辉不会回去,明天可就不一定了,这事我可不想让林辉看出什么端倪来。”

    “师兄,今天我尽力能完成多少算多少,反正这事也不急于一时,大不了我在这里多住几天,总会有机会的。”白漠奇坚定的说道。

    白漠寒点点头,“也只好如此了,昨天林辉回去,可有什么疑问。”

    苍蝇头笑了笑道:“他回来,只以为我们是旅游观光呢,绕着他们林家乱转,而且好像他也没多少心思理我们,拿了些酒便离开了。”

    白漠寒满意的点点头,“昨天,跟王聪的师父,寻道在一起,倒是没有及时通知你们,实在对不住。”

    苍蝇头挥挥手道:“我和漠奇师兄还能没有一点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放心好了漠寒师兄,咱们就说到这把,我和漠奇师兄的抓紧时间了。”

    说罢,便直接挂断了通讯器,白漠寒忙又接通了司马懿的通讯器,司马懿接通后便直接开口道:“漠寒,你怎么回事,怎么昨天就让王聪回来了,肯定没让他吃多少苦。”

    白漠寒听了这话,一阵的尴尬,当下开口道:“怎么是我的事了,我可没参与好不好。”

    司马懿却哼了一声道:“你怎么没参与,你不是跟着黑衣人去了嘛,你怎么就不好好折磨折磨那个王聪,说实话,看见他就烦,尤其是那种趾高气扬架势。”

    白漠寒无奈的笑了笑道:“阿懿,你说的倒是轻巧,折磨,你知道那个黑衣人是谁嘛,你就折磨。”

    司马懿鄙视的看了白漠寒一眼道:“你当我不知道啊,能是谁,还不就是那个王聪的师父嘛,也就是因为救他的是他师父,他昨天回来,活像是打了胜仗似的,我说漠寒,你的修为到底行不行啊,怎么跟林辉两个连个他师父都搞不定。”

    白漠寒听了这话,更加无奈了,“阿懿,你别恨屋及乌好不好,王聪是不怎么样,可是他师父的为人可是很好的,还有我跟他师父可是交情不错的,昨天晚上我就跟他师父在一块的。”

    司马懿却是哼了一声道:“能教出这种徒弟来,他人品怕是也不咋地,只是在你面前好罢了,说不定是个什么货色呢。”

    白漠寒忙挥挥手道:“打住阿懿,不说这个了,昨天的事联盟中其他人怎么个反应。”

    司马懿无所谓的道:“他们能什么反应,还是那样呗,不过还是蛮给咱们面子的,咱们让他们去找王聪,都没推迟,都排出了不少人,只是具体是不是去找,可就不清楚了,毕竟你们在那里打斗了半天,都没让这些家伙找到。”

    白漠寒听罢,点点头,“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若是人家死活都不动,你也会不高兴,再说了,他们没有找到,你心里不是会很痛快嘛。”

    司马懿听了这话,却摇着头道:“他们对王家这样,我自然是乐意看见的,可是我就怕他们以后对咱们也这样,那我可就真高兴不起来了。”

    白漠寒点点头,满意看着司马懿,实在没想到,司马懿也会有如此的远虑,当下开口道:“今后会不会对咱们这样,就得看你的了,你先在可是他们的直接管理者,能不能扭转他们就看你的本事了。”

    司马懿听罢,瞪了白漠寒一眼道:“为什么是我,你才是正儿八经的统领吧,这一切应该是你来好不好,我只负责管理,管理知道嘛。”

    白漠寒看着着急的司马懿,笑着道:“管理,应该也包括做思想工作吧,再说你能者多劳,这点事,完全不是问题。”

    司马懿听了白漠寒的话,白了白漠寒一眼道:“行了我可如今可是日理万机的,没工夫跟你扯了。”

    白漠寒见司马懿真的要挂断,忙又开口道:“等等,有一个消息还是跟你说一下吧,王聪要被他师父给带走了。”

    司马懿听闻此言,疑惑的道:“带走,带哪去,带回王家大本营,不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该不会告诉我,以后我得去他们王家大本营找他吧。”

    白漠寒摇摇头道:“你想哪去了,王聪的师父想要带王聪回去重新修行,他师父也看他做的事不对,所以想让他回去修修心,王聪答应他师父一个月以后就跟在走了,以后王家的负责人不一定是谁,所以你如果不想看见王聪,那么你也就只用再看他一个月了。”

    司马懿听了这话,当下脸上便露出了笑容,“不错,这消息好。”刚说到这,司马懿又一皱眉道:“不对,这哪算什么好消息,王聪那小子就算是一个月后离开了,怕是不用多少时间就又回来了。”

    白漠寒笑着道:“没那么快的,王聪想要回来,得经过他师父的同意,他师父这次会好好管教他的,就算是他回来了,应该也会大变样的。”

    司马懿听罢,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白漠寒这时又开口道:“对了王聪这几天应该会送不少东西过去,你记着收一下。”

    司马懿闻言,当下呵呵笑着道:“王聪这小子终于答应出东西了,不容易,我就纳闷了,这么个大家族的家主,怎么就那么财迷呢。”

    白漠寒摇摇头道:“王聪并不是财迷,在他看来出了这些东西,就等同于面子受损,所以他要想办法把自个的脸面给争回来,可是他却忘记了,自个办了错事,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司马懿点点头道:“那我可就等着王聪的东西了。”

    挂断通讯器,白漠寒正准备休息,却听见了房门被人敲击的声音,白漠寒忙打开门,这才发现,居然是林辉,白漠寒疑惑的问道:“徒侄孙,这会你不去休息,来我这干嘛?”

    林辉一听这称呼,当下便是老脸一红,原先他也不觉得,可是白漠寒这称呼出来后,却发现白漠寒身后的司马霏儿已经用手捂着嘴,明显是笑意憋不住了,林辉当下咳嗽了两声,小声道:“师叔祖,你以后能不能给我换个称呼,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我林辉不行吗。”

    白漠寒看了看身后的司马霏儿,白漠寒也呵呵笑了笑道:“这里应该没几个人吧,放心,你师叔祖的媳妇还是蛮有教养的,不会给你往外传的。”

    司马霏儿忙憋了憋笑意,但还是感觉有些憋不住,忙扭身走进了房间里,白漠寒这时又开口问道:“昨天晚上闹了一夜,你不用休息休息嘛,还是我给你安排的房间不合你意?”

    林辉摇了摇头道:“我对设么房间休息并没有太多讲究,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的房间。”

    白漠寒听了这话,当下心里一阵的额吐槽,“就您那房间还没要求呢,若是有要求了,怕是就得修成天宫了。”不过他此时却没有跟林辉斗嘴的心思,当即开口道:“那赶紧回去休息吧,我也要睡一觉,回回神。”

    林辉咳嗽一声,开口道:“我今天来,是想,如今我已经签了联盟书了,你是不是得带我到联盟总部报个到,认一下门。”宗师星际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