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王聪听了对方这一番话心里先是一喜,可是这个头可是白漠寒挑的,心里当下就凉了不少,准知道,白漠寒说出这话,肯定不是为了将林辉拒之门外,而是为了让大家同意林辉加入,那么答案就呼之欲出了,白漠寒这是想把自个的底给抖出来。

    当下王聪一皱眉,开口道:“白统领你不说我还忘记了,林家主还做了这么一件事,那这些个受伤害的家族,恐怕不会同意他加入吧。”寻道听了这话,当下也是大感疑惑,毕竟之前的事,他也不清楚,可是他也不认为白漠寒会自掘坟墓,看着有些紧张,又有些得意的徒弟,寻道开口道:“王家主,说到底,林家主并没有造成什么危害,这些错误也不是不可谅解的,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白漠寒听了寻道的话,看着王聪笑了笑,开口道:“对上次的事确实是林辉林家主的主谋,那些受到伤害的家族应该也得到了林家主的赔偿不是嘛?可是还有一个帮着林家下手的人,或者可能他才是真正下手的人,却并没有付出什么代价。”

    这话刚说到这,小家族中便有人接口道:“对啊,白统领,你当时说还有个帮凶,你的意思是你如今已经找到了?”

    白漠寒笑了笑道:“如今正主在这,帮凶自然会大白于天下,你说是不是林家主。”

    林辉听了白漠寒的话,点点头,“对,帮助我们的不是别人就是王聪王家主,下手的人里,也有他的人一份。”

    这话一出,当下在场的众人一片的哗然,虽然当初林辉在联盟总部说过这话,大家还抱有一丝的不相信,可如今看这架势,白漠寒都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看来确实是王聪无疑了。

    听了这话的钱家主当下便开口问道:“王家主,你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显然众人已经认定那个帮凶就是王聪了,王聪看着众人,却依然狡辩道:“他说是我就是我啊,林辉可是对我怀恨在心,自然就想诬陷这个人是我。”

    林辉看着王聪,冷笑道:“王家主,你这抵赖的本事确实是一绝啊,不过你说我诬陷你,我手里可是有证据的,要不要看看。”

    王聪听了这话,自然知道,自个跟林家可是有来往的,证据自然不缺,不过他可不想就此认栽,“林家主,你这话说的,你诬陷人,自然得找点证据之类的东西,否则这空口白牙的,说出来,也确实没人相信不是。”

    林辉听罢,呵呵笑了笑道:“王家主,可还记得,看完即焚这几个字?”

    王聪听了这话,当下脸色就是一变,当下开口道:“什么,你不是当着我的面给烧毁了嘛?”

    司马懿听了这话,当下“哦”了一声道:“王家主,是什么东西,林家主当着你的面烧毁了呢,这个应该不是什么证据吧!”

    司马懿的话,当下就将在场的众人给点醒了,王聪当下也知道自个失言了,当下还是狡辩道:“我跟林辉不过是做了些生意,不想让太多人知道罢了。”

    寻道此时看着徒儿拙劣的演技,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孽障,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认错吗。”白漠寒这时接了一句,“王家主,没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嘛,解释就等于掩饰,你这么越描越黑的解释,还是不要在说出来了。”

    王聪此时看着自个的师父,见其一脸的阴鸷,就知道师父生气的很,对自个估计也失望的很,当下便跪在师父面前,一脸诚恳的道:“师父,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

    面对此时大庭广众的人,寻道也不好发多大的脾气,而是叹了口气道:“好了,不管你知道不知道错,林家主加入联盟的事,都已经定了,咱们还是离开吧,漠寒,这些天我可能不能跟你回司马家了。”

    白漠寒自然知道寻道这话的意思,忙开口道:“老哥哥,你有什么事尽管忙,咱们有时间在聚。”白漠寒从寻得的话里也听出了其不高兴,显然他对自个有这样的手段,而不提前告诉他,还是有些生气的,可是白漠寒心里却也不那么好受,这事自个也确实没法跟寻道明说,而且这事说到底也是王聪自个作的,若是王聪不使绊子,白漠寒和林辉肯定也不会扒出这事来。

    寻道看了看王聪,开口道:“孽障,跟我走吧。”显然寻道也知道,此时王聪留在这可是尴尬的很,当下便想带着王聪离开。

    只是那些小家族此时却不想就此放过王聪,当下便有人开口道:“白统领,既然王聪就是那个帮凶,他是不是也该受到相应的惩罚。”

    更有人直接开口道:“就是,人家林家主好赖还拿出那么多东西来补偿,可是王聪别说拿东西了,就是道歉的话都没有一句,白统领,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白漠寒听罢,心里忍不住一笑,最后这句话应该才是重点,就是想要点东西罢了,不过此时白漠寒却也不想逼王聪,毕竟寻道也在场,就是再怎么说,不看王聪也得给寻道几分面子不是。

    当下白漠寒挥挥手道:“大家不要着急,这人反正已经找到了,这赔偿的事,咱们随后再说。”

    有了白漠寒的保证,众人这才算平息了下来,寻道冲着白漠寒拱拱手道:“谢谢老弟了,赔偿的事,我会让我这个孽徒拿出来的。”说罢,寻道便带着王聪走出了大厅。

    大厅内剩下的人,此时也都没什么说的了,白漠寒拿出林辉签订的联盟书,让大家看了看,便收了回来,然后白漠寒又一一将各个家主介绍给了林辉。

    另一边,王聪跟着自个师父回到王家驻地后,便有些怨气的开口道:“白漠寒这个家伙,可是够阴险的,居然让我丢这么大的人,还得多谢师父你,若不然我还得在那招他们奚落呢。”

    寻道看着这个越来越陌生的徒儿,并没有说话,王聪此时却又开口道:“师父,还有一点,你老人家可有点太偏向外人了。”

    寻道听了王聪这话,当下就被气乐了,“你说说我怎么偏向外人了。”

    “师父你怎么帮着白漠寒和林辉这个欺负我的人,他们加入联盟有什么好的。”

    寻道听了这话,当下哼了一声道:“那你说说,林辉加入联盟有什么不好的,对你有什么影响呢又。”

    王聪听了师父的问话,当下就不知怎么回到了,却又开口道:“这个确实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对林辉可是有好处的,还有上次是你救了我,我为什么还要给林辉一成的家产,这样我可是罪也受了,东西也没少拿,我可是亏大了。”

    寻道看着王聪,心里可是失望之极,“聪儿,林辉虽然当初没有要你命的意思,可若是为师没有出现呢,林辉让你拿一成的家产换你的性命,你还会这样说嘛,还有当初我跟林辉比试,我可是独身一人来的,他手下的人可是随时都能取你的性命,你的性命难道还不如那些个身外之物。”

    王聪听罢,自然知道自个师父说的话很有道理,若是自个的命别说一成家产,就是全部,怕是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不过王聪却还有自个的理由或者说借口,“师父,就算如此,可是当时你都把林辉给赢了,干嘛不拿下林辉,用林辉换我呢,我想林辉这个筹码应该比我值钱的多。”

    寻道听了自个徒弟的混蛋逻辑,心里是越发看不透这个徒弟了,忍不住眼睛紧紧盯着王聪看了好一会,这才开口道:“你真认为,我能将林辉给拿下吗?”

    王聪听罢,点点头,“师父,这不是很明显吗,你当时就是把林辉给赢了啊。”

    寻道哼了一声道:“有些话为师本不想跟你说,但是为了让你死心,我还是跟你说说吧,一开始我看到林辉,就知道我想赢他肯定不那么容易,在他飞艇上,我更是感觉到了他身上的修为不弱,我根本没有一击必胜的把握,而你却还在人家手里。”

    王聪这时插口道:“师父,那你比试的时候,不是有机会嘛,而且你明显把他给赢了啊,他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寻道哼了一声道:“你当时根本不在跟前,你知道什么,我跟林辉到了那里,没多少时间,我便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我却不知道是谁,后来白漠寒出现,我才知道是他。有了这个人的出现,我当时就算打败了林辉,可是也不可能拿住他,这个人就是个不确定因素。”

    王聪听了这话,笑了笑道:“师父,你难道就没感觉到是白漠寒嘛,除了他还有谁有那么强的气势,再说他当时不说帮着我,你的面子还是会给的,怎么可能帮着林辉。”

    寻道,哼了一声,冷冷的看着王聪道:“你想的太乐观了。你跟林辉也交过手,难道就没发现什么嘛。”

    王聪听罢,仔细的回想了一番,却不知道师父说的是什么,当下只是开口道:“若是有什么发现,就是原先跟我密谋跟白漠寒作对的时候,他的修为,跟现在的修为,完全就是天壤之别。原先我还有一战之力,可是如今的他,我根本没有跟他打的本钱。”

    寻道长出口气,“看来你的修为还是不够高啊,根本感觉不出来,你就没发现,林辉和白漠寒的武功路数及其相似。”

    王聪听了这话,当下就是一惊,“难道白漠寒跟林辉师出同门,不对啊,那林辉原先可是跟他仇深似海的,难道是反目了?如今又和好了,这也太乱了。”

    寻道看着王聪,开口道:“那么你现在,还认为,白漠寒不会帮着林辉嘛?”

    王聪听了这话,后背就是一凉,当下一切好像都明白了,“闹了半天,白漠寒和林辉逗着我玩了半天,把我耍了,我还不知道。”

    看着此时心灰意冷的徒弟,寻道也忍不住一阵的心疼,不过他一向是个本分之人,虽然知道江湖险恶,但是他从徒弟嘴里得知原先林辉确实跟白漠寒仇怨极深,心里对白漠寒城府极深这个印象,又去了几分。而且从白漠寒说的那些消息来看,他也确实没有加害自个徒儿的意思,从始至终白漠寒只是想教训一下王聪。反而是自个的徒儿,处处跟人家作对,处处使绊子。想到这,寻道开口道:“聪儿,说到底,白漠寒打从开始并没有加害你的意思,倒是你,做了好多不应该的事。”

    王聪看着自个师父,当下忙跪下,磕着头,嘴里却并没有认错的意思,“师父,我说身为王家的家主,让家主族更加强大有什么不应该嘛师父。”

    寻道摇摇头道:“让自个家族强大自然没有错,可是你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就算一时能够过得去,以后呢。”

    王聪却是一脸阴冷的道:“在星际中,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手段卑鄙又如何,只要能将别人吞下去,自个就能强大,这条法则才是真理。”

    寻道看着几乎疯狂的王聪,心里一阵的叫苦,自个好像把太多不该说出口的都说给了自个徒儿,反而让他有了这种极端的想法,可却也是非常现实的,当下寻道长出口气道:“聪儿,星际里时拳头硬说话的,这我知道,但是拳头再硬,也得自身硬才行啊,你有这样做,可是不会长久的。”

    “师父,想长久只有自个的实力够强大才行,就像林家,传承了上千年,也算强大了,可是不是也被白漠寒玩的团团转嘛。只要我实力够强大,谁又会是我的对手呢。”

    寻道听了王聪这话,知道自个这个徒弟已经越陷越深了,自个这次让他跟自个回去,估计意义不大了,当下寻道心里却是打定了一个主意,这次只要王聪跟自个回去了,就不会轻易让他回来,自个这个徒儿此时可谓是已经入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