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林辉这话当下就把白漠寒噎的不轻,不过白漠寒忙挥挥手道:“我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这阔人还要交几个乞丐朋友呢,你怎么就不能交几个不如你的朋友了。”

    林辉看了看白漠寒,一脸鄙视的道:“我又不是那种阔的人!”凉凉的一句,让白漠寒当下就没什么说的了。

    顿了顿,白漠寒又开口道:“那你说说,我算不算个有本事的人。”

    林辉看着白漠寒,点点头道:“你可以算一个,可是你是我的师叔祖,咱们自然不会成为朋友。”

    白漠寒当下就无语了,咳嗽一声,“我不是说这个,我成不成为你的朋友再说,我交的朋友不如我的人多了,你为什么就不行呢。”

    林辉看着白漠寒,心道:“这家伙今天是哪根弦儿不对了,怎么老跟我说这些事啊,我交不交朋友关你什么事啊,我就喜欢一个人,怎么了。”皱着眉,林辉开口说道:“我刚刚不是就说过了,你是你,我是我。”

    白漠寒还是不死心,继续说道:“好就算是你就只交有本事的朋友,但是这本事也是多种多样的吧,有人在这方面突出,有人在别的方面突出,你就不能找个在别的方面比较突出的人呢当朋友,比如说苍蝇头,他在机械方面就是个天才,一般人可都自愧不如。”

    林辉看了看白漠寒淡然的道:“那是你的朋友,而且还是你的师弟,若是我发现我也会发展他成为我的手下。”

    “我说的是朋友,不是手下,我和苍蝇头也是由原来的手下,变成朋友,然后才成为我师弟的。”

    “若是我的话就不用这么麻烦,只要他跟着我,就会有好处,我何必那么麻烦浪费时间呢。”

    白漠寒听这话,无奈的摇了摇头,淡淡的道:“我跟你说交朋友,你跟我在这扯怎么更直接达到目的,根本就不在一个台阶上啊。”说到这,白漠寒叹了口气道:“哎!你说你这平时连个交心说话的朋友都没有,真不知道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林辉哼了一声,“关于这一点,你好像搞错了,我跟林管家还是可以说知心话的,而且林管家对我绝对忠诚,还不会给我外传,不像其他人,不知道心里到底想什么,说不定就是想着怎么对付我呢。”

    白漠寒这下是彻底无语了,心道:“这家伙怎么跟皇帝似的,孤家寡人一个,就剩下自个的管家了。”

    见白漠寒没了说话的意思,林辉也乐的清闲,而此时的寻道,更是一心沉寂在自个的世界里,想着自个的徒弟,根本没有在意这两人说的什么。

    没多时,三人便来到了联盟总部,司马懿见到白漠寒带着林辉到来,心里就是一咯噔,上前对着白漠寒小声道:“漠寒,你怎么现在带着林辉来了,我可是刚刚平复了大家的情绪,你这不是又加了把材嘛。”

    白漠寒看着司马懿,无奈的摇摇头道:“我也没办法啊,林辉早早就去找我,让我带他来认门,我总不好决绝啊。”

    一听这话,司马懿当下便明白了什么意思,“就算是宣布他加入联盟也不用急于这一时吧,而且还是这种尴尬的时候。”

    白漠寒挥挥手道:“没事,你去安排一下,召集大家来一趟,不过不许走漏风声,说林家要加入联盟,知道嘛。”

    司马懿听罢,鄙视的看了白漠寒一眼道:“这事我早就知道了,你说说着联盟总部的人有几个知道的,到现在也就我跟阿敦两个,这点你还是放心吧。”说罢,司马懿便让人去召集所有家主。

    约莫过了,半小时,陆陆续续便有人来了,不过,虽然他们不知道林辉加入联盟了,但是却知道林辉此时又来了,当下来的人都带了不少人,显然是心有余悸,但是看见林辉在这里却并没有动手干什么,而且白漠寒也在此处,众人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又过了半小时左右,所有人才算是到齐了,其中自然有王聪和刘世龙,刘世龙看着林辉的眼神,却是让人有些琢磨不透,复杂的很,而王聪的眼神明显就是恨意多。

    众人坐定后,白漠寒还未说什么,便听王聪先开口道:“白统领你还真是迅速啊,这么快就把林辉给抓住了,你打算怎么处理他啊。”

    显然王聪这话就是挑事的,毕竟林辉此时可是自由自在的,并没有被绑起来或者什么的,当下林辉看了看王聪道:“王家主,你可真是忘恩负义啊,我可是才饶了你一命,你如今就想处理我,可真不厚道啊。”

    王聪看着林辉,当下气的脸涨得通红,“林辉,你大闹联盟总部,可是大家都看见的,如今可是大伙都在呢,而且白统领也在呢,你小子怕是没那么容易逃跑了。”

    林辉刚要说什么,便听一个声音响起,“聪儿,不得无礼,如今林家主也是联盟中人了,而且林家主并没有杀你王家和刘家一个人,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嘛。”

    王聪一听这话,就知道是自个师父来了,当下就是一缩头,不过此时的他也不想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当听说林辉也要加入联盟的时候,更感觉这是个好机会,先走过去,看了看自个的师父,王聪此时也不管是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了,直接跪倒在地给自个的师父磕了头,在场的众人看着王聪这一举动,除了极少数知道内情的人以外,都是一愣,只听王聪终究开口道:“徒儿拜见师父。”

    寻道看了看王聪,上前扶了一把道:“徒儿起来吧,不必如此多礼。”

    王聪站起身后,对着师父寻道开口道:“师父,你既然已经来了,不如就到我那里先休息一下,一会我就回去陪你。”显然王聪也看出自个的师父在这,自个很难做什么事,当下就想把师父给支开。

    不过寻道却笑了笑,开口道:“徒儿不用如此,我本就是跟着白统领来这的,我的一切你们白统领都会安排好的。”

    白漠寒点点头,忙附和道:“对,王家主,你放心,你师父就交给我吧,我们也是好久不见了,也想聊聊呢。”

    王聪却是完全不管白漠寒说什么,而是直接开口道:“你是我王聪的师父,这一切自然要徒儿我来准备,何必烦劳外人,师父你还是让徒儿我尽尽孝吧。”

    寻道自然明白自个宝贝徒弟的想法,不过他来这就是为了避免这事的发生,当下开口道:“不用了徒儿,为师这次来就是跟白统领来转转,一会白统领办完事,我就跟他一块离开了。”

    见自个师父直接拒绝了自个的请求,王聪当下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开口道:“既然如此,徒儿就不勉强了。”

    说罢便乖巧的站在了自个师父身边,当然他可是不会就此放弃的,当下给了王管家一个眼色,王管家当下便明白什么意思了,白漠寒刚开口说道:“今天着急大家来就是宣布林家加入联盟这件事儿……”

    白漠寒刚说了这么一句,便听有人开口道:“白统领,既然是咱们联盟内部的会议,是不是就请无关的人员离开的好。”

    白漠寒看了看对方,却是个完全没有印象的人,自然明白对方嘴里这无关的人是谁,自然就是寻道,王聪听了这话,心里虽然高兴,但还是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道:“这里哪有什么外人,这可是我师父。”

    那人却又开口道:“王家主,这位虽然是你师父,可也不算你王家的人,所以还是离开的好。”

    白漠寒笑了笑道:“不是王家人,但是是我的朋友,这还不行嘛。”

    那人听罢,却是不依不饶道:“白统领,你的朋友也不算咱们联盟中人不是嘛,就算是白统领你要会朋友,是不是也等到这会议结束以后。”

    白漠寒听罢笑着看了看对方,这时司马懿开口道:“漠寒啊,对不起,现在应该叫你白统领,不过呢若是按家族叫起来,我还是叫你漠寒吧。”

    听着司马懿别别扭扭的话,白漠寒忍不住道:“什么事,你说就是了,不用这么多的铺垫。”

    司马懿看着白漠寒道:“漠寒,若我没记错的话,你前几天可是说帮我司马家请一个首席的教官,想来这位就是了。”

    白漠寒听罢,当下心里就是一乐,没想到这司马懿心眼倒是多了不少,当下忙点点头道:“没错,我考察过了,这位老哥,的品行、武艺都没得挑,很适合当教官。”

    司马懿见白漠寒配合的如此默契,当下也忙开口道:“哎呦,漠寒你的眼光是真不错,我刚刚见王家主都是这位老人家教出来的,王家主的本事大家伙都知道,那可是不一般,交我们司马家这些人,肯定错不了,老人家,你现在就是我们司马家的首席教官了,这种会议,你自然也参加得,要不这样,司马家的代表本来是我的,我呢还担任着联盟副统领,不如你来当这个司马家的代表吧。”

    寻道闻言,点点头,对着司马懿道:“多谢副统领的厚爱,老夫一定尽心竭力。”

    司马懿听了这话,又看了看周围道:“现在他是我们司马家的代表了,可还有什么不妥的?”

    这话一出,刚刚乱提意见的那位,当下就没了声音,王聪此时却忍不住开口道:“这可是我师父,怎么能代表你们司马家,要代表,也只能代表我王家。”

    这话一出,司马懿笑了笑道:“王家主,虽然老人家是你师父,可是刚刚可是答应做我们的首席教官了,你可不能抢,还有若是代表了你王家,你又代表谁呢,你是不是就得退场了。”

    这话一出,把王聪当下就气的不行,退场,开什么玩笑,自个可是想在这借助这事,好好做做文章的。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好了,既然没有了外人,那咱们就继续,林家主加入联盟的事呢已经定下了,大家有什么意见。”

    王聪此时也不顾其它了,直接开口道:“我反对!”

    白漠寒笑了笑,“说说你的理由,若是前天的事,你就不用说了,你师父不是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嘛。”

    王聪哼了一声道:“前天的事,虽然他没有杀我们的人,但是毕竟让我们都或多或少受了伤,我刘世叔更是被林辉差点给击杀,这事怎么能就这么算了,若是这样,以后其它家族也这么来,那加入这联盟还有什么意思。”

    白漠寒笑了笑,看了看王聪,转脸看向了刘世龙,开口道:“刘家主,你觉得当时林家主若是想要你的命,你有活下来的可能嘛?”

    刘世龙听罢,摇摇头一脸汗颜的道:“关于这一点,我承认,我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若是存心杀我,我根本是避无可避。”

    白漠寒点点头,拍了拍手道:“刘家主,勇于承认失败也是一种能力。”

    王聪听了这话,当下撇了一眼刘世龙,“就算这样又如何,毕竟我们还是受伤了,这种跟自个人动手的行为,真的可取嘛。”寻道这时皱着眉开口道:“聪儿,人家刘家主都不说什么了,你要干嘛。”

    不待王聪说什么,白漠寒忙挥了挥手,示意寻道不要说下去,接着又转头看了看王聪,长叹了口气道:“王家主,有些事呢,要知道适可而止,不然真闹大了,会把自个也牵连进去的,既然你不依不饶的,那我就把这事说个明白好了。”

    说着白漠寒接着道:“大家应该还记得,前些日子,我召集了些人,到联盟总部帮忙,可是呢,却都中毒了,若不是我师弟漠奇及时赶到,怕是当时在场的人,就都得死了。”

    这话刚说完,小家族中便有人开口道:“白统领,你说这些干什么,那个人不也是林辉林家主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