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

    司马傲天虽然馋酒,但是此时毕竟感觉是愁人的酒,还是怕出什么问题,当下开口道:“林辉带来的酒有什么好的,再说既然来咱们司马家,岂有让别人拿酒的道理,你先去,我去准备酒水。”

    白漠寒听了司马傲天的话,知道其话里的意思,忙开口道:“父亲,你这时候,若是把酒水拿过去,那岂不是明摆着说林辉的酒里有问题吗,我可是好容易才将林辉给收入联盟中的,若真把他给惹毛了,那损失可就大了。”

    司马傲天听了这话,却提高声音道:“联盟就是在重要,也没自个的命重要,命没了什么都是白搭,而且还是这种明知道有问题的事,我可不想让你冒险。”

    白漠寒听着司马傲天的控诉,当下却是笑了,不过这笑容却把司马傲天给笑糊涂了,忍不住又开口道:“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嘛,就是不为你自个想,也得为菲儿他们母子想想吧,再说了你若是就这么着了道,那也死的太窝囊了……”

    见司马傲天越说越没边,白漠寒忙挥挥手道:“打住,我的父亲大人,你怎么就这么认定林辉要加害于我呢,你忘记了,我刚刚才跟你说过,我可是在他们家住了好几天了,若是下毒,早就下了,何必等到现在,还是在咱们司马家的地盘上。”

    司马傲天,听罢,这次一脸的释然,拍着自个的脑袋道:“哎,看来我自个是真的老了,刚刚的说的话都记不住了。”

    白漠寒忙劝慰道:“父亲大人,你也是关心,所谓关心则乱,所以才会这样,行了我们在这说了半天话了,我得去看看他们,不能让客人久等了。”

    司马傲天点点头,便自顾自的离开了,白漠寒忙又回到了众人所在的大厅中,只是白漠寒却没想到,此时的气氛却格外的热闹,王叔和寻道正在谈论修行的功法,而一旁的林辉和王羽坤却好像认真听讲的孩子,呆呆的看着二人,不时点点头,并不插话。

    见到白漠寒回来,王羽坤忙招招手示意白漠寒坐下,并不说话,而此时寻道和王叔,看到白漠寒到来,忙开口道:“快来坐下,你听听我们两个说的谁的功法更厉害些。”

    说罢,王叔把自个的一套说了一遍,而寻道也不示弱,忙将自个的一套也说了一遍,说罢二人都扭脸看向了白漠寒,白漠寒当下就有些被看的毛毛的,仿佛自个说谁不行,就要吃了自个似的,而白漠寒也看出来了,若是说出个谁强谁弱来,估计那个弱的就得跟自个理论半天了,当下却也不好开口。

    王叔这时开口道:“还是我的那一套厉害不是嘛,你跟我交过手,自然能感觉到是不是。”

    寻道听了却是摆摆手道:“这不一定,我跟漠寒老弟也交过手,我的那一套也不弱,漠寒你觉得呢。”

    白漠寒看着两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竟然此时争的有些面红耳赤了,当下更不敢品评了。

    王叔和寻到的看着白漠寒,见其不说话,王叔先忍不住开口道:“既然咱们谁也不服气谁,这样,咱们到外面打过,谁赢了就是谁厉害,这总没有错。”

    寻道闻言,也不示弱,当下点点头道:“对,这个办法最好,走咱们出去比试。”

    白漠寒一听这话,当下忙摆摆手道:“二位,二位,咱们是来认识认识的,并不是来打架的,还有你二位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火气还这么大呢,再说了,你二位的功夫我都见识过,可以说是不分高低。”

    一听这话,寻道和王叔却都不愿意了,同时开口道:“还是出去比过的好。”

    白漠寒忙拉着二人开口道:“二位老哥,你们能不能先冷静冷静,这俗话说的好,技法无高低,功力有深浅,你二位的技法都没问题,都属于顶尖的高手,所以输赢只在毫厘之间,若是你二位二虎相争,那我可就罪过大了。”

    听了白漠寒的话,二人这才算是罢手,白漠寒忙又开口道:“二位老哥,你们好好歇歇,咱们准备吃饭。”

    说罢,白漠寒忙叫人准备饭食,没多时众人便来到了餐厅,司马傲天朝着众人拱拱手道:“众位到我司马家,都是座上客,司马傲天少迎了。”

    寻道对着司马傲天施了一礼开口道:“司马家主客气了,老道冒昧前来还望不要见怪。”

    白漠寒见二人这么退让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当下开口道:“都入座吧,咱们今天是不醉不归。”

    说罢,几人便坐了下来,经过四、五分钟时间的礼让,众人便没了隔膜,开始开怀畅饮,王叔和司马傲天,端起酒杯的刹那,便纷纷开口赞叹道:“好酒!”

    几人不住的推杯换盏的喝着,寻道和王叔此时却还是饶有兴致的聊着功夫,白漠寒看着二人聊得并不激恼,这才放下心来。

    大约喝了两个小时,众人都感觉身体飘飘的,而此时的王叔和寻道却互相看着对方,王叔更是笑着道:“咱们好容易见一面,而且还这么投缘,咱们怎么也得比试一场。”

    喝的有些晕乎的白漠寒听了二人这话,当下就清醒了不少,挠着头,看着二人道:“两位老哥,咱们是不是明天酒醒了再说,今天可是喝的差不多了。”

    寻道却是站起身道:“自古就有舞剑祝酒的,我们虽然没有古人的本事,也就不舞剑了,使几招粗略的武功,祝祝酒兴。”

    王叔听了这话,当下就站起身来,开口道:“好,正合我意,咱们就随便耍两手。”说罢,二人便都起了身,往外走去。

    白漠寒见状,忙站起身,拦住了二人,“这酒还没喝完了,怎么能走呢,把酒喝完了你们再打。”白漠寒本想着,让着二人再喝点酒,只要一个倒地了,也就没了这比试的念头了。

    可是二人明显不上当,直接开口道:“这干喝酒多没意思,我们也是给大家找个乐不是吗。”

    二人说罢,司马傲天明显也喝的不少,直接开口道:“对,你们两个比试,我当裁判,咱们外面去。”说着话,便也晃晃悠悠的站起了身。

    王叔和寻道听了这话,当下呵呵笑着冲着司马傲天伸出了大拇指,“好,有你这个地主,给我们当裁判,更好,咱们这些老家伙,也让他们看看,咱们是什么气势。”

    说罢,三人便要往外走,白漠寒也知道此事根本拦不住了,只得也跟着走了出去,林辉此时虽然也是晕乎乎的,但是听见这两位要打一场,当下便来了兴致,站起来,便跟了出去。

    王叔和寻道被司马傲天带到了司马家的演武场,二人也不多客气,直接走到了演武场中间,寻道先向王叔拱了拱手开口道:“小老儿我活了这几十年,但是比上阁下却是小巫见大巫了,所以咱们不论年岁了就,我就成你一声,王老哥了,老弟今天可得罪了。”

    王叔哈哈笑了笑道:“老弟,你尽管放马过来,老哥我都接着。”

    说了两句,二人便纷纷向前,向着对方攻了过去,二人的招式却是简单的很,招招碰在一起都发出砰砰的声音,而且还能明显感觉到劲风扑面,把个一旁的白漠寒看的是心惊肉跳的,这二位这架势怎么像是在拼命啊,这招式完全没有美感,更别说什么祝酒兴了,看着这打斗喝酒,简直感觉随时都可能噎到。

    白漠寒看着场中的二人,心可是提到了嗓子眼,就像他原先所说,这二人若是谁伤了,他可真罪过大了。这会白漠寒都有些后悔让寻道跟王叔认识了。

    而此时场中的二人,对了几掌后,纷纷开口道:“痛快!”说罢,二人便又开始了攻击,不同的是,此时的二人却是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转眼间二人便已经交手了数十招,一旁的林辉看那叫一个过瘾,忍不住开口叫道:“好!”

    司马傲天此时却是醉眼朦胧,根本看不清场上二人的动作,呵呵笑着道:“这有什么好的,两个人都不动,直挺挺的站着。”

    犹豫这两人交手的速度太快,司马傲天却是只看到了二人站着的位置,并没有看清二人的动作。

    又过了十多分钟,司马傲天忍不住开口道:“你们两个老家伙,不是让年轻人好好看看呢嘛,怎么干站着不动啊,比气势啊,就算是比气势,也差不多了。”

    白漠寒此时却是完全没有听见自个岳父的话,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二人的身上,生怕二人有个什么闪失。

    场中的二人又打了半小时,这才停了下来,寻道这时开口道:“老哥,我可是还有底牌没有露呢,接下来我可是不会留手了,老哥你可注意了。”

    王叔呵呵笑了笑道:“老弟,你尽管放手来,我这都接着,你不是还有底牌嘛,我自然也有后手。”

    说罢,只见寻道又用出了跟林辉大战的手段,瞬间寻道便消失,而王叔却是丝毫未动,平平的对着身体左侧的空地推出一掌,就在这时寻道却好巧不巧的出现在了那里,不过寻道接了一掌,便又消失了。

    王叔,猛地一点地,向上又是一掌,寻道却又跟王叔对上了一掌。

    林辉看到此时,心里是不住的感叹,自个对上寻道这一手,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而如今这个什么王叔对上他,却是信手捏来,根本看不出跟刚刚有什么区别。

    只听此时寻道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哥,刚刚这几下我只是试水,这次我可来真格的了,老哥你当心了。”

    王叔此时却是闭着眼睛,笑道:“你老弟拿出了看家的本事,我自然不能等闲视之,我也用用我珊瑚族的独门秘法。”说罢,只见王叔瞬间变成了两个。

    寻道看着当下心里也是一阵,心道:“果然这异族,却有异能啊,居然会有这么相似的分身。”不过寻道心里也知道,王叔拿出的这项本事,也是对自个的尊重。

    而一旁看着的林辉可是彻底的震惊了,以他如今的修为,居然分不出两个王叔的真假,若是寻道也分不出来,这可就没有继续打下去的必要了。

    林辉心里是如此想,但是寻道心里却是另一番想法,他也分不出王叔这分身到底哪个是真身,以为看起来不论是哪个都像是真的,他此时的想法,就算我分不出来,但是我朝着一个攻击击败一个再说总没有错。

    白漠寒当年就有过这种感受,王叔的四个分身,根本没有真假,或者说四个可以都是真的,也可以说四个都是假的,这完全取决于王叔。

    寻道打定了主意,当下便朝着左边的王叔攻了过去,只是一掌下去,对方却是接住了,寻道正暗自庆幸自个打到的是正主的时候,却发现右边的王叔,也伸出一掌打了过来,寻道忙回身用左手接,这一接触,寻道便忙退了开。他在这个身上也感到了同样的东西。

    寻道身影再次出现后,却是离着王叔十来米远,开口道:“老哥这手分身术,我是自愧不如,两个分身居然有同样的本事,佩服。”

    两个王叔同时咧了咧嘴,笑道:“老弟见笑了,我这一手可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分身就是分身,并没有由一变二的本事。”

    寻道看着王叔,当下便明白了什么意思,王叔的意思就是虽然是两个人,但是并不是两个人都如同原先那一个样,功力成倍增长,当下笑着开口道:“老哥既然实言相告,那我可就要再试试了。”

    说罢寻道身影猛地消失,朝着左边的王叔便又是一掌,这次二人对上的同时,只听嘭的一声,便都退了两步,寻道当下也看出了王叔刚刚留手了,若是右边的也同时出手,自个现在应该已经趴下了,而且王叔完全有那个实力,他丝毫不会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