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寻道此时也知道,自个这个徒弟还是对现在的生活,比较贪恋的,说了这么多还是不愿意跟自个走,当下心里也是一阵的叹气,白漠寒自然也看出了王聪的意思,不过他心里也明白,任谁受了十多年的苦,然后爬上这么高的位置,都会有所贪恋的,毕竟王聪可也没享受多少时间。

    不过寻道闭着眼,猛地睁开,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最终开口道:“一年,说实话并不算长,可是有了这一年,你真愿意跟我走?”其实寻道的意思很明显,你难道不是拿这一年来当托词,一再的要求一年。

    王聪此时自然也听明白了自个师父的意思,马上开口道:“师父,徒儿不是那种贪恋享受之人,只要一年,我让王家步入正轨,我肯定随你回去,继续修行。”

    寻道看着自个的徒儿,半晌又开口道:“既然你是为王家的以后做打算,若是我帮你解决了这事呢,你可愿意跟我走。”

    王聪听罢寻道的话,当下就是一愣,实在不知道平时不问世事的师父,怎么会有解决王家以后生活的办法,他可是知道,自个师父对于这些事可是向来都不那么关心,愣了愣还是马上开口道:“师父,你若是有办法解决,自然用不着徒儿我这么麻烦了。”

    寻道点点头道:“好,漠寒老弟他的本事在你之上,而且如今他也是联盟的统领,你们王家交给他来打理,应该不会差,日后你学有所成,随时可以回来,你看如何。”

    王聪一听,要把自个的家族交给这么个外人打理,当下就不乐意了,忙开口道:“师父,这怎么可以,白漠寒再怎么说也是司马家的女婿,他怎么会真心打理我们王家的家业,只怕最后,王家的东西都要改姓白了。”

    寻道听了王聪的话,当下哼笑一声,正要开口,白漠寒却已经开口道:“老哥哥,王家主他说的也对,这他王家的家业,还是让王家人来打理的好,我一个外人倒是不好插手,而且王家人也不会服气。”

    寻道闻言,看了看白漠寒,开口道:“漠寒老弟,你什么为人我是清楚的很,自然不会占他王家的便宜。”说着扭头看着王聪道:“既然漠寒老弟不合适,那么你从你族中找一个合适的人选,有漠寒老弟在一旁关照,他应该也能很好的打理王家。”

    王聪听了这话心里更是老大的不乐意,若是白漠寒上手,到时候自个回来,还有理由要回王家,若是自个指定的族中之人,自个可就彻底成了哪凉快哪待着去了,自个往后也就只能算是个王家族人了,而显然师父是铁了心要带自个回去。

    看着师父的一脸坚决,王聪当下也没了言语,他心里这些话,若是说出来,意思可就很明显就是自个贪恋这些个荣华富贵。

    见王聪不说话,寻道,忍不住开口道:“怎么,你还是不同意,难道这个家主就那么好,就那么吸引人?可是你想过没有,以你如今的本事,你能保着王家万全嘛?”

    寻道的话音刚落,王聪便跪在地上不住的磕着头,“师父,你就给徒儿一年时间吧,一年之后,不用你来徒儿就回去找你,决不食言。”

    白漠寒看着地上声泪俱下的王聪,忍不住叹了口气,开口道:“老哥哥,你不如就给王家主一年的时间吧,一年后你在带他走,到时候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寻道看着徒弟王聪,无奈的摇了摇头,挥了挥手道:“看来咱们的师徒缘分已尽了,你走吧,回你的王家吧。”

    一听师父说出这话,王聪当下忙又是一阵的磕头,脑袋砸在地上咚咚作响,“师父,你永远是我的师父,徒弟我错了,你别赶我走,我听你的就是了,我跟你走。”

    寻道扶起王聪,开口道:“好,既然你决定了,那就跟我走吧,今天跟漠寒老弟见见他那几位朋友,明天咱们就动身。”

    王聪闻言,忙又跪在地上开口道:“师父,我如今毕竟是王家家主,而且刚刚可是被人给抓走了,如今其它人肯定都找疯了,我是不是先回去一趟,还有师父,王家的事,我也得找个合适的人托付,所以你还得给我段时间准备。”

    寻道听了也觉得有理,点点头道:“好吧,那你需要多少时间?”

    王聪看着自个师父,试探的道:“师父,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就能安排好一切,你看怎么样?”

    寻道闻言,先是一皱眉,不过从一年降低到了一个月,已经很不错了,当下长出口气道:“好吧,徒儿,你自去安排,一个月后,我去找你。”

    王聪点点头,对着寻道道:“师父,那我就回去了,今天我如果不回去,怕是……”王聪已经知道白漠寒要带着自个师父去司马家,可是他跟司马家可是还有些过节的,怎么好意思去,再说去了该多尴尬,当下便提出了立马回去的要求。

    寻道虽然不知道徒弟心中的这些想法,但还是挥挥手道:“好吧,漠寒老弟,麻烦你送他一下。”

    说罢,白漠寒便带着王聪和寻道上了自个的飞艇,回到联盟总部,放下王聪,白漠寒仿佛怕寻道等着急,当下便计划驾着飞艇离开,寻道见状,拍了拍白漠寒的肩膀道:“漠寒老弟,既然已经到了这,你还是下去看看吧,毕竟这些天可是闹的有点凶,只怕司马家那两兄弟也不好处理。”

    白漠寒闻言,摇摇头道:“反正已经那样了,就是我进去了,也得那么办,倒不如锻炼锻炼那两人,再说,这两天虽然闹的欢,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人员伤亡不是吗。”

    寻道呵呵笑了笑道:“确实,这林家主带来的这些人,可是够厉害的,王家那些人虽然不是什么一流高手,但是个个也算是精英了,他们居然只是打伤,并没有伤及人命,佩服啊。”

    白漠寒此时已经驾着飞艇往司马家走去,听到寻道的感叹,笑着道:“林辉带的这些人都是他们林家的精英子弟,林家传承千年,肯定有其过人之处,说实话,就这么一支队伍,没有个十年根本没有如今这战斗力。”

    寻道得了王聪跟自个走的准信,心情也好了不少,当下对白漠寒和林家的武功便产生了好奇,当下忍不住问道:“漠寒老弟,林辉说他的武功是他们林家的传承,而你跟他的武功却是如出一辙,而且明显你比他厉害的多,而听你刚刚说的话,你们原先还有不小的矛盾,这倒是让我糊涂了。”

    白漠寒呵呵笑了笑道:“老哥哥,这些事,不仅你糊涂,我也糊涂着呢,这么说吧,林家这武功,确实是千年传承下来的,只是年代久远,他们便失落了不少,而我呢,应该算是偶然吧,偶然间从千年以前,来到了现在,论起来呢,林家的先祖跟我是师兄弟,所以,我的修为就比他高了些,毕竟我学的是还没有遗失前的武功。”

    寻道听完白漠寒的话,却是云里雾里,忍不住开口道:“要按这么说,你应该是活了千年的老怪物了。”

    白漠寒摇摇头道:“不是,我活的年岁,跟你看到我的身体是一样的,只不过是穿过了时间流,在千年以前活了二十多年,又在这活了这么些年,不过我这次给你引荐的朋友里,可是有活了三四百年的老怪物。”说着白漠寒忍不住呵呵笑了笑,他好像给寻道引荐的这些人或者说自个这些要好的朋友,都不是人,都是怪物。

    寻道听了白漠寒的话,却是兴趣颇浓,“活了三百多四百年?那可太不可思议了,看来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二人说着话,不觉间便来到了司马家,司马霏儿听说自个丈夫回来,忙带着两个孩子,跑了出来,而王叔和王羽坤此时也正闲的无聊,一听白漠寒回来了,便也走了出去。

    几人一见面,见白漠寒身后跟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都是一阵的好奇,白漠寒这时对着寻道开口道:“老哥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说罢,便指着王叔和王羽坤一一介绍了一遍,然后走到司马霏儿面前道:“这是我的内人。”

    寻道一一朝着几人还了礼,王羽坤一见这么个老头给自个还礼,忙伸手扶住道:“老前辈,我一个后生晚辈,怎么好受你如此之礼。”

    白漠寒看着几人忙开口道:“走、走、走,咱们先进去再说。”

    几人正往里走的空挡,便见后面又来了一艘飞艇,不是别人自然就是林辉,林辉一出现,司马家的人便开始紧张起来,实在不知道这位来干什么。

    白漠寒见是林辉,忙挥了挥手道:“大家不必紧张,林家主是我请来的客人,他可是带了好酒来的。”

    说罢,便见林辉带着三五个人,拿着十几摊子酒走了过来,白漠寒忙又将林辉给众人做了介绍,而此时司马傲天也听说林辉到了自个的家里,当下就吃惊不小,急急忙忙的便跑了出来,待看到众人一团和气的有说有笑后,心才算放下了,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林家主,你来此有何贵干?”显然司马傲天对林辉的到来有些不欢迎。

    白漠寒闻言,忙对着司马傲天道:“父亲,林家主是我特意请来的,而且如今林家也是咱们联盟中人了,这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

    司马傲天听了白漠寒这话,当下眼睛瞪得老大,实在不知道,这个女婿到底怎么想的,这林辉可是他们原本仇敌,怎么才几天就成朋友了,而且居然还让林家加入了联盟,当下司马傲天虽然吃惊,但还是装出一副笑脸道:“好好,来者是客,各位请进。”

    司马傲天又看了看寻道,忍不住问道:“不知这位是?”

    白漠寒笑着将寻道拉到众人面前,开口道:“我给大家郑重的介绍一下,这位老哥哥,道号寻道,是王聪王家主的师父。”

    司马傲天听了这话,又是一阵的错愕,今天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把两个都算仇人的人给找来了,自个女婿的脑子没问题吧。

    显然司马傲天并不知道,在认识王聪前,白漠寒可是先认识的寻道,而且跟寻道的关系,可比跟王聪的关系好多了。

    司马傲天此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将人都给让了进去,不过,司马傲天还是瞅着一个空挡,将白漠寒拉了出来,问道:“漠寒,你这怎么回事,怎么把两个仇家找来了,就算是冰释前嫌了,是不是也太过了,你就不怕他们翻脸啊。”

    白漠寒自然只得司马傲天担心什么,当下笑了笑道:“父亲大人,你不用这么大反应,寻道老哥,可是我早就认识的,在认识王聪之前,而且我们可算是意气相投的人,至于林辉,他这次来完全没有恶意,而且,这些天我可是在林家住着的,林辉可是对我们照顾有加啊,还有父亲大人,你也不必担心他们突然发难什么的,你不都看见了,林辉就带了那么三五个人,而寻道老哥可是就他老哥儿一个,他们这么几个人在咱们司马家,能干出什么来,而且咱们这里可是有我,和王叔羽坤呢,他们完全没有胜算嘛。”

    听罢白漠寒的话,司马傲天才算是放下心来,不过还是开口道:“我听阿懿和阿敦说,这些天联盟就是让这个王聪和林辉搅得鸡犬不宁的,如今这么两个人到来,说实话,我真感觉不托底,你还是多上心吧,别在搞出什么乱子来。”

    白漠寒闻言,点点头道:“父亲你放心吧,不会出什么乱子,不过,林辉这次来可是带了好酒来的,你要不要去尝尝。”说罢多时,却不见司马傲天有什么答复,白漠寒看了看司马傲天举棋不定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两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