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

    未修改,勿购买

    林辉和寻道这些话,王聪自然不会听见,因为王聪已经被林管家带上了飞艇,此时的他心也算是放下了,不管怎么样,自个不用死了,这都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而林辉和寻道又聊了几句,白漠寒也实在忍不住了,当下便从一旁的林子里走了出来,二人看到白漠寒到来,林辉倒是不吃惊,寻道却是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白漠寒走到二人近前,开口道:“寻道老哥,一向可好?”

    寻道闻言当下哈哈大笑了起来,顺手便将自个脸上的面具给摘了下来,“漠寒老弟,你可是越发的春风得意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是我的?”

    白漠寒笑着道:“不好意思二位,你们刚刚的比试我都看见了,只是没有出来,怕打扰了二位的兴致,老哥你最近的修为可是大进啊。”

    寻道看着白漠寒走了两步向前,将其紧紧的抱住,“我这么个老东西,平日里也没什么事,所以就剩下这么点东西了,倒是献丑了,不过老弟,我这次露出的功夫可都不是原先的招式,你怎么就看出来了。”

    白漠寒挠了挠脑袋道:“还有一点,说出来,老哥你可千万别伤心,我听说你是来救王聪的,而如今能够这么在乎王聪,又有如此本事的人,也就是老哥你了。”

    寻道听了白漠寒的这番话,倒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哎!漠寒老弟,你跟林家主看来是事先就商量好的对吧。”

    白漠寒闻言,也不隐瞒,直接开口道:“不瞒老哥哥,确实如此。”说着,白漠寒又把这段时间王聪做的事说了一遍,在说到自个和林辉的事时,白漠寒只是用了句一言难尽带过,寻道听罢,摇着头道:“哎,漠寒老弟,王聪给你惹了这么多的麻烦,倒是老哥我管教不严啊,没想到如今他居然变成了这么一个不讲信誉的人,看来我有必要带他回去,让他好好静静心了。”

    白漠寒听罢笑了笑道:“他如今可是王家这么个大家族的家主了,许多凡尘俗事,他怕是抛不开了。”

    林辉看着二人谈论着王聪,心里却是莫名的尴尬,毕竟有些事可是自个牵头的,王聪不过是听命于自个罢了,不过好像这些事又不能怪自个,若不是白漠寒将自个家族的宝贝给偷了,自个哪会这么干,想到这,林辉的心里又平静了不少。

    寻道这时开口道:“关于王家的事,还得麻烦漠寒老弟你,他王家如今已经加入你们联盟了,外在的威胁应该算是没有了,所以这内部打理的事,就麻烦你了,我这次必须得带他回去,好好修修心,若是他一直是这种嫉贤妒能的想法,只怕他们王家也就走不远了。”

    林辉笑了笑道:“老人家,王聪经过这次的事,应该也长了记性了,而且你应该也听到,他自杀前的那段话了吧,他应该是真心悔过了。”

    白漠寒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是听了司马懿的转述,也知道了个七七八八,寻道看着林辉笑了笑,“他那些话,是有悔过的意思,但是却也是明显的报复,说实话,这次我的到来,可以说并不算是好事,倒不如不来,漠寒老弟你倒是让他长了记性,而我这一来,功效最起码减一半。”

    听罢,苍蝇头依旧摇摇头,司马傲天长出口气,便不再说话。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司马傲天看着完全没有醒来迹象的白漠寒,忍不住开口道:“漠寒啊,你如今若是能听见,就赶紧睁开眼吧,如今我们对你身上的毒可是没有一点办法了。”

    白漠寒好像是在回应司马傲天似的,嘴角居然动了动,司马傲天当下心里就是一喜,忙对苍蝇头道:“漠寒是不是要醒了,你快看苍蝇头。”

    苍蝇头却是忙做了个禁声的姿势,又指了指里屋,司马傲天这才忙降低了声音道:“我刚刚看见漠寒的嘴动了动,他是不是要醒了。”

    只是显然司马傲天降低声音的时候已经迟了,只见司马菲儿已经走了出来,一脸激动的道:“漠寒醒了?”

    苍蝇头忙开口道:“还没有,刚刚师兄的嘴角动了动,想来是快要醒了,师嫂你回去休息,老大醒了我会第一时间叫你的。”

    司马菲儿闻言,却没有直接回转,而是开口道:“我要看着漠寒醒来,我刚刚也休息了好一会了。”

    这话显然司马傲天和苍蝇头,都不相信,司马傲天更是直接开口道:“菲儿,你进去休息,漠寒醒了,会叫你的,如今可不是你闹脾气的时候,赶紧回去。”

    司马菲儿看了看一脸严肃的司马傲天,只得乖乖返回里屋。

    有了前一次的骚动,司马傲天也不敢在发出声音,双眼死死的盯着白漠寒,生怕错过什么。

    而此时,司马懿和司马敦也把司马家的医生都找了过来,众人上前看了看白漠寒的情况,都是忍不住大摇其头,当下却没有一个人有什么好的办法。

    司马懿当下就有些火了,开口道:“你们这些家伙都是干什么吃的,平日里一个个牛逼哄哄的,真到用你们的时候,怎么都没主意了。”

    来的几个大夫当下便有人开口道:“家主,懿少爷,如今这毒已经jin ru了姑爷的身体器官,而且我们也从没见过这种度,所以我们也实在无能为力啊。”

    “你们这些饭桶!”司马懿当下便吼了出来。

    司马傲天自然要比司马懿成熟稳重的多,当下开口道:“阿懿,不要这么急躁。”说罢,又对着几个医师道:“你们没有解毒的办法,可有什么拖延时间的办法没有?”

    这时终于有一人开口道:“家主,这拖延的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

    司马懿见其扭扭捏捏的,当下便又开口道:“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这么拖拖拉拉的,有什么话快说,有什么屁快放。”

    那医师这才又接着道:“只是我这法子不知……”

    司马懿一听这话,当下便又插嘴道:“不知什么啊,刚刚就是这样,你不会说不知道你这法子对漠寒有没有用吧,哪你这医师可是白干了。”

    显然这医师也被司马懿一通的乱搅和给气着了,当下脸上就是青一阵白一阵,司马敦也实在看不下去哥哥这胡搅蛮缠了,当下开口道:“哥,你能不能不插嘴,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这么闹只会耽误时间,你还想不想漠寒早点好过来了,医师你赶紧说说你的办法,还有你刚刚顾虑什么。”

    这话一出司马懿这犯浑的劲头,才算是消停了下来,那医师这才开口道:“敦少爷,家主,我倒是有个办法,只是我这办法却不知能让姑爷拖多少时间。”

    司马傲天听罢,挥挥手道:“不管能拖多少时间了,你说说你的办法吧,现在也顾不得那些了,能拖一天是一天。”

    医师点点头道:“我大概了解了姑爷的情况,现在姑爷的血液已经被过滤过了,只是内脏也沾染上不好去除,我的办法就是把姑爷放在一个大木桶里,然好用火蒸,虽然不能去除毒素,但是应该能缓解。”

    这话一出,吴勇哪里有不愿意的地方,忙笑道:“统领这点可以放心,我吴勇不是个不懂事理之人,从今天起,吴林便交到统领的手里了,鞍前马后、牵马坠蹬,我都没有什么意见,只请统领千万要留着他一条性命才好,毕竟他可是我的独苗,我老吴家日后可都指望他了。”

    白漠寒应了一声,笑着言道:“关于这点你只管放心,我会好好关注着他的,即使有什么事,我也会让下面的人注意,不过至于他能学到什么本事就得靠他自个的悟性了,这却是我也左右不了的。”

    吴勇闻言当下脸上就笑成了花,虽然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但经过自个亲自的验证,白漠寒展现出来的可不是一般本事,反正自个是连人家的一只手都比不了,自个孩子能学会这一只手的本事,以后自个吴家也就有指望了。当下忙开口道:“白统领说的哪里话,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自然得看我这小子自个的悟性,而且还有句俗话,挨金似金、挨玉似玉,挨着金銮殿准长灵芝草,挨着茅房长的就是狗尿苔了,挨着您这么个英雄似的任务,他不成英雄,也成不了狗熊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吴林只觉得浑身一冷,下意识的就想拒绝,只可惜在触及父亲的视线之后,没骨气的乖巧应了一声,紧跟在吴勇身后,喊了句“统领。”

    白漠寒听了吴勇这一通说辞,当下心里也忍不住乐了起来,这人这嘴可够贫的啊,心里虽如此想,脸上却是丝毫没有带出来。

    白漠寒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将一份资料递了过去,吴勇赶忙接过,见状,白漠寒笑着言道:“不用紧张,这上面列举了些,加入联盟的好处,你先好好看看,顺便给你的族人们传阅一下,做族长的,总不好和下面的人分了心。”

    吴林见父亲激动地模样,也不由将脑袋伸了过去,看着那纸上的内容,吴林瞳孔一缩,心中暗道:“若早知道有这样的好事,他们还出这个头做什么,凭白丢了面子不说,说不定还将人给得罪了。”想到这里,吴林不由将目光聚集在白漠寒的身上,却在瞬间收回了视线。

    心中惴惴了起来,而白漠寒此时的目光很显然并没有落在吴家众人的身上,而是扭头望向王聪言道:“看来吴族长对加入联盟的条件很是满意呢,你看是不是王家主。”

    王聪刚想开口,白漠寒便抢先一步道:“不过看起来,在场的诸位,好像王家主根本就没有将事情说清楚呢,若不然吴族长看到那些就不会这样大惊小怪的了。”

    这边白漠寒话音刚落,会议室众人便忍不住有些窃窃私语了起来,伸着脑袋就是想看看吴勇手里那张纸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

    吴勇此时却是看的起劲,根本没有让出来的意思,边看还忍不住连连点头,嘴里还适时的说道:“没想到啊,还有如此的好处。”

    其他人此时也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问道:“吴勇家主,上面是些什么,可否拿给我们看看。”、

    吴勇不在意的看了看白漠寒,见其没有什么表示,当下只是挥挥手道:“等等,我还没有看完。”

    白漠寒略一挑眉,很是无辜的望向王聪道:“看来现在只怕这些人没功夫理我了。”话到这里,白漠寒已然走到王聪的身前,拍了拍王聪的肩膀道:“不过我想王家主好像应该很有时间,陪他们好好玩玩的是不是。”

    司马傲天见气氛又给僵住了,忙上前言道:“漠寒,这一大早起来,就被拉到这里,如今也肯定有些乏累了,走、走、走,不如先回去再睡一觉,我想霏儿现在也该醒了。”

    白漠寒闻言,笑着点头应道:“父亲说的是,那这里就交给父亲了,我这就回去,好好看看霏儿。”

    司马傲天忙笑嘻嘻的应了下来,直到看见白漠寒出了门,这才暗松口气,将大屏幕打了开来,只将加入联盟的好处都给列举了出来,尤其是漠寒将提供功法的事情,更是重点标注了一下,当下原本围着吴勇的众人都忍不住朝前看了过去,一页看过便有人开口道:“看来这加入联盟还真是不错啊。”

    看见下方眼睛发亮的众人,司马傲天这才总结性的道:“我想你们应该很清楚,你们之所以一直是个小家族,归根到底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没有修炼的功法,所以这人员素质就不高,先天上就弱我们一级,如今,漠寒将他的功法贡献了出来,不说其他,便是这人员质量上起码要飞升一级,这样的好处,难道你们还要拒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