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

    未修改勿购买

    白漠寒的话音刚落,司马懿便开口道:“漠寒,你可别这么说人家王聪了,今天王聪自杀前的忏悔,我还没跟你说呢,那可是完全是对你的忏悔和道歉,还有对你的佩服。”

    白漠寒听了皱了皱眉道:“林辉居然还逼着王聪自杀了?看来这一次林辉是伤的他不轻,我想这次王聪应该会改变不少。”

    司马敦这时开口道:“那可未必,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王聪这种人也一样,不过现在我倒是不关心王聪会怎么样,那个黑衣人才是我真正关心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漠寒,不会是你安排的把。”

    白漠寒摇摇头道:“不是,我也不知道是谁,你这么说,我到是也想见见这个人,居然说能打败林辉,林辉如今的修为可是不低,敢说出这种话的人,肯定修为也不弱。”

    司马敦点点头道:“这人不仅修为高强,而且这眼力也是相当过人。”

    白漠寒笑了笑道:“人老成精,这个人年岁应该也不小了,阅历还是有的,行了,我都知道了,我这就联系联系林辉,看看他们到底在哪里。”

    白漠寒挂断通讯器,便联系起了林管家,他自然知道,如今说不定林辉正在和黑衣人比试,肯定不方便接听通讯器。

    而此时林辉他们也却是已经到了地方,正在准备比试,林管家接起白漠寒的通讯器,疑惑的问道:“白统领,你这会联系我,可是家里有什么事?”

    白漠寒摇摇头道:“你们家里能有什么事,我在这谁敢来闹事。”

    林管家听了这话,心里却是不住的吐槽,“就是怕你惹事不是,别人惹事都好办,就是你惹事,我们就是想解决都不那么容易。”看着白漠寒一脸的正经,林管家忙又开口道:“那不知白统领,找我是什么事?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已经得手了,可是想知道我们现在得手后的打算。”

    白漠寒点点头道:“也算是吧,你们把王聪给带走了,而且还遇上个强手,我也想去见见那个黑衣人,你们在哪。”

    林管家此时却是一脸的为难,他可是知道林辉的脾气,若是不经过他的同意,就让白漠寒过来,自个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当下只得开口道:“白统领,这样吧,如今我们家主正准备跟黑衣人大战一场,等他们二人打过后,我问过他,你再过来可好。”

    白漠寒笑了笑道:“林管家,你不必这么为难,我就是怕你们家主如今正在决斗,我打过去让他分心,这样既然他们还没开始,那你不妨将通讯器给他,我亲自跟他说。”

    林管家闻言,也实在没什么其他办法,只得拿着通讯器走到了林辉的跟前,小声道:“家主,白漠寒找你。”

    林辉皱了皱眉道:“没看见我正忙着吗,一会再说。”

    “他就是想见见这个黑衣人,所以怕你们打完了,黑衣人就离开了。”林管家小声的说道。

    林辉当下没好气的道:“那都少不了他,得了,他想来,让他来吧。你告诉他在哪。还有告诉他,黑衣人我会帮他留下的,明白嘛。”

    林管家自然明白林辉话里的意思,留下黑衣人意思很明显,就是我林辉会打败黑衣人,让他留在这的,而显然这话林管家也不用传达了,通讯器根本没有挂掉,所以白漠寒是一字不落的都听见了,林管家把位置发给了白漠寒,便挂断了通讯器。

    而此时林辉看着黑衣人道:“阁下,这个地方,还满意吧。”

    黑衣人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笑道:“不错,是个好地方,不过咱们在这打架,倒是有些暴殄天物了。”

    林辉呵呵笑了两声道:“只要地方不错就行,阁下咱们是比试兵器还是……”

    不待林辉说完,黑衣人便开口道:“兵器还是免了吧,咱们只是比试,刀兵无眼,伤了对方反倒不好,空手就好。”

    林辉亮了个姿势道:“阁下请吧!”

    黑衣人,这是才脱掉了自个身上的斗篷,里面却还是一身的黑衣,面具也在脸上,并没有取下来。

    林辉知道对方实力不弱,当下也不敢怠慢,开口道:“阁下,我可要上了。”说罢,便飞身上前,一掌冲着对方的面门攻去。

    黑衣人却是不慌不忙,等到林辉离得近了,才伸出自个手,闪电般的去抓林辉的手,林辉见状,也是一惊,自个的速度可已经不慢了,可是对方居然瞬间的速度更快,这一招自个幸亏不是实招,所以力并未用老,当下便腰眼一用力,愣生生落在了地上,双脚落地的瞬间,林辉便左手推出,向着对方的肚子打去。

    对方却依旧是那个办法,伸手又抓林辉的手腕子,林辉当下一矮身,一记鞭腿踢了过去,对方此时也不敢硬抗,双脚点地,退了两步。

    二人又过了十来招,黑衣人开口道:“年轻人有你这种修为确实不凡,不过林家主,这一身的修为,在下倒是好像是曾相识。”

    林辉闻言,呵呵笑了笑道:“我林家屹立星际千年,凭的就是这一身的修为,阁下自然见过。”

    黑衣人摇摇头道:“我知你林家家学渊源,可是近几十年来,在星际活跃的程度并不高,所以我并没有跟你林家人交过手。”

    林辉听了这话,当下也是一皱眉,不过手上也不停,直接又攻了过去,“不管相识不相识,今天我也让你看看我们林家的手段。”实际此时林辉已经明白了,黑衣人应该是跟白漠寒交过手,毕竟他们可都是流云宗的传人,手段自然差不多,而且最近自个还跟白漠寒学了几手,自然相识的就更多了。

    黑衣人应对着林辉的攻击,一开始还能轻松自如,可是到了后来,黑衣人也发现了自个必须得全力应对,否则还真不一定谁输谁赢。

    司马霏儿听到这里,忙拽了拽丈夫的衣服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漠寒你往后退,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不会让他伤你分毫的。”

    望着妻子,白漠寒无奈的笑了一下,摸了摸媳妇的额头道:“别担心,霏儿,他是不会动手的。”

    闻听此言,还未等司马霏儿开口,司马懿便抢先一步道:“你到底瞒着我们还做了些什么。”

    白漠寒一愣,回头好笑的道:“阿懿,你再说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懂,而且我可是什么都没做,更谈不上什么瞒着你,你可是误会我了。”

    嗤笑一声,司马懿几步走到了白漠寒面前,死死的盯着白漠寒道:“少拿那些谎话来哄我,现在我可是确定的很,你们之间一定有事情瞒着我。”

    “哦”了一声,白漠寒挑眉笑道:“看来,阿懿,你果然涨了些脑子,不错,不错,那我这些安排还真是走对了呢。”说着话,白漠寒给了鲛人一个眼神,便见其突然出手,将司马家之中的一人给按在了地上,白漠奇看到白漠寒眼神的瞬间也动了起来,当下便见两个人被按倒在地。

    见此情景,两家人都给愣住了,不由问道:

    “家主,这是怎么回事,咱们不是要对付司马家的人吗,怎么先抓起咱们自家人来了。”

    “对啊,漠寒,你不找白家人的麻烦就算了,怎么好端端的让阿蓝按住咱们的人做什么。”司马懿话刚说到这里,突然眼神凌厉的望向那倒地之人,冷冷的言道:“该不会他和郑秀有什么牵扯吧。”

    白漠寒闻言一笑,脸上带上一抹笑容道:“阿懿你确实进步不小,这分析能力可是不错,这人的确有问题,简单说来,他就是郑秀收买的人,或者说是咱们中的奸细。”

    “什么。”虽然早有猜测,可是当听到事情的结果果然是这样,司马家众人顿时吃了一惊,司马傲天更是气了个半死,指着对方言道:“司马段,你怎么敢做出这种事来,司马家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背叛家族,还有你可别忘了你也是姓司马的,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的先祖嘛。”

    闻听此言,司马段当下冷笑一声道:“哪里对不起我,你哪里对的起我了,我再怎么不继,好歹也是司马家的子孙,可是在司马家我反而不如一个外姓人,处处被一个外姓人压制着,这算什么道理,而且我司马家几辈子的基业,便是懿少爷和敦少爷不要,我司马家年轻一辈杰出的人还少吗,可你却谁都不相信,偏偏想交到白漠寒的手里,谁知道到最后,司马家还是不是司马家,你这么做又对得起司马家的先祖嘛?再说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司马家好,若不然等权柄,完全被白漠寒握在了手中,司马家还有你们的立足之地吗。”

    见司马段竟然牵扯到了自己身上,司马懿顿时冷笑一声道:“你自己有了野心,别将我们拖进去,我们抢不抢这个家主之位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就算是为了我们好,你又跟我们谁说过这事,没有吧。”

    司马段嗤笑一声道:“跟你们说,跟你们说有用嘛,你们是白漠寒的对手嘛,压根就不是一个档次吧,跟你们说了,你们大概也不敢怎么样,如今白漠寒修为尽废,你们倒是还有些机会。”

    司马敦这时开口道:“司马段,你给我住嘴,你不用这么调拨离间,再说什么争家主之位的话,你不觉得可笑嘛,我们大伯如今可是身体健壮,正值盛年,有他在,这司马家的家主就不会是别人。”

    司马段却并不死心,当下接着道:“家主如今却是正值盛年,可是自从白漠寒进门以来,家主他还那么一言九鼎吗?不是了吧,而且对白漠寒他这位好女婿的话可谓是言听计从,你说你们还有机会吗?”

    司马懿冷笑一声道:“司马段,就算你说出大天来,也不该勾结外人,退一万步讲,白漠寒好赖还是司马家的女婿,为人呢,大家也有目共睹的。”说到这,司马懿还望了望白漠寒,嘴里顺势吐出了“为人还差不多,不论怎么样,他可没做过一件损害司马家利益的事,不是嘛,而你呢,却勾结那个郑秀,他是个什么东西,你不清楚嘛,在场的司马家族人不知道嘛,他就是个混蛋。”

    说到这里,司马懿不由一顿,颤声道:“郑秀,郑秀,我父亲的事情,该不会也和你有关系吧。”

    还没等司马段答话,司马敦也是不可置信的走了过来,眼中带着几分疯狂道:“该不会真的与你有关系吧,司马段。”

    司马敦话音刚落,便见司马段竟是将目光移了开来,什么都不用说,司马懿兄弟二人便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当下司马敦便一脚将人踹了出去,接着便重重的踩在了对方的膝盖之上,只听“咔嚓”两声,司马段的骨头应声而碎,凄厉的喊了起来。

    冷冷的望了两人一眼,嘴角挂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就在司马敦准备再次动手的刹那,就听其抢先一步道:“你们打我又有什么用,有种去打白漠寒,当日我动手的时候,分明见到白漠寒的身影,他本就有机会救你们的父亲,可却偏偏没有出手,你知道为什么吗?”戏谑的看了司马懿兄弟一眼,冷冷的接着道:“我告诉你们,就因为有你们的父亲在,他这个家主之位可未必做的稳,所以他索性看着你们的父亲去死,这样他这家主之位可就十拿九稳了,我说的是吗,白漠寒。”

    这边司马段话音刚落,司马敦便忙连连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事情不可能是这个样子的,漠寒,怎么可能看着我们的父亲去死。”虽说的坚定,但司马敦的心里已经混乱了开来,司马敦不由忙将目光聚集在了白漠寒身上道:“漠寒,你他在话说是不是,我父亲死的时候,你并不在那里对不对,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