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

    未修改,勿购买

    林辉看着黑衣人,直接开口道:“怎么样可敢一试?”

    听了这话,黑衣人却是并不答话,林辉这时又开口道:“怎么不敢嘛,还是……”说到这,林辉顿了顿道:“这样如何,你不是为了王聪来的嘛,那好咱俩打一场,如果你打赢我,没说的,王聪交给你了。”

    黑衣人依旧呵呵一笑,“林家主,你打赢我又该如何,你还没说,而且如今你也看见了,我只身来此,并没有什么可以跟你交换的。”

    林辉挠了挠脑袋,又看了看王聪,当下笑道:“这样,我就吃点亏,王聪,人家好赖是来救你的,你总得拿出点赌注来才好是吧。”

    王聪听到有人愿意救自个,当下心里也高兴的不行,忙开口道:“你要什么赌注?”

    林辉笑了笑道:“不知道,王家主你那里什么东西能跟你这条命相比较呢?”

    王聪一听这话,脸就黑了下来,这让他怎么说,家族的那些东西,只要自个是家主,那他就是自个的,什么东西又能跟自个的命相提并论呢,自然没有,当下王聪倒是不好说什么,直愣愣的呆在了那里。

    林辉看着王聪道:“王家主,我也不为难你,要是我赢了,我要你王家一半的产业,若是输了我自然什么都不要。”

    听了这话的王聪却是忍不住思考起来,而黑衣人当下开口道:“林家主宽宏大量,在下佩服,既然林家主不打算要王家主的命,那咱们这一场打斗是不是也就没有必要了,我看王家主,你还是让人去准备准备,那一半的家业换自个的命吧。”

    王聪听了这话,当下却是开口道:“这位前辈,非是我不肯舍出这一半的家业,而是如今你也看见了,若是你不跟林家主打一场,怕是我的自由也就没保障。”王聪此时可是明白的很,说了这么多,他可是还在林辉手里呢。

    林辉此时也开口道:“阁下,你还是跟我打一场吧,就他王家一半的产业,虽然在外人看来是个不小的诱惑,可是在我看来,却也不过是身外之物,若是阁下真把我打败了,我倒是高兴的很,最起码让我有了继续努力的方向,而且阁下如实你不跟我打的话,我不介意杀鸡取卵。”

    黑衣人听了呵呵笑了笑道:“年轻人,还真是气盛啊,为了打一场,就连这好多人奋斗一辈子都得不来的东西给舍弃了,看来是不可避免了。不过王家主,既然林家主已经答应放过你了,老夫也不好欺负人,你现在给他准备一成的家当,不论输赢,都得给林家主。”

    王聪听罢,当下就是一皱眉,实在搞不懂这位到底是来救自个的还是来帮着林家骗自个的东西的,王聪顿了顿一脸为难的开口道:“前辈,我如今受了伤,而身边的其他人也躺在地上了,死的死伤的伤,你这叫我怎么……”

    黑衣人听了这话,呵呵笑了笑,开口道:“林家主,若是我没看错,王管家应该还活着,只是受了点伤罢了。”说罢,几步走到王管家身前,抬手对着王管家拍了几下,便听王管家咳嗽了几声醒了过来,只见黑衣人又拿出了一个瓷瓶,倒出两粒药丸,塞进了王管家的嘴里。

    王管家一脸的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挺懂礼貌的,当下开口道:“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黑衣人看着王管家开口道:“先不用谢我,我不过是将你救醒罢了,跟我过来。”说着,扭头对着林辉道:“要谢你还是谢谢林家主吧,他并没有想杀你们,若果我没看错,躺在地上的人,最多也就是受了些伤,并不致命。”

    林辉见这人一进来,便看透了场上的形势,当下心里也是一惊,那么多围观的人,也不敢上前,居然没有一个人看出来,而这人只是刚进来,便全部察觉了,实在是不得了。

    王聪看着走过来的王管家,心里可是老大的不乐意,既然自个的命有保证了,为什么还非要给人家东西,不过此时他却也不敢这么说,只得开口道:“前辈,这一成的家当也不少,准备也需要时间,你看这……”

    黑衣人听罢,却是开口道:“王家主,都到了这个时候,就不要耍这种机灵了,若是你一再如此,那我也就只好撒手不管了。”说罢,当下便准备离开。

    这下王聪可是真着急了,好容易抓到这么一根救命稻草,就这么放弃了,自个不是傻了就是疯了,当下忙开口道:“前辈我知道错了,王管家,你赶紧去准备一成的家当,记住不准偷奸耍滑,赶紧去。”吩咐完,王聪心里就忍不住一阵的嘀咕,这是哪位高人啊,对自个家族的事,可是太了解了,难道是自个族内的?也不对啊,自个族内的人,怎么就舍得将一成的家当拱手让人呢?

    王管家此时也看懂了形势,听了王聪的吩咐,忙跑了出去,而林辉也扎好了架势,开口道:“阁下,咱们的比试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黑衣人看着林辉,“林家主,不要着急,我看咱们还是换个僻静的地方再行打过,你看如何?”

    听了这话,林辉点点头,对方显然并不是想跑或者怎么的,而且若是对方在这里把自己给打败了,保不齐在场的人就会一哄而上,当下林辉便同意了,不过马上他心里又忍不住吐槽道:“自个这是怎么了,居然会想到被对方打败,自个应该,不是肯定能赢。”

    林辉当下让自个的人架着飞艇载着王聪和黑衣人准备离开,直到上到飞艇上,林辉才猛然发现,黑衣人的脸居然还带着一副面具,显然他是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个。

    而此时司马懿兄弟二人也返了回来,

    点了点头,mary言道;“算不得熟,不过见过几次面罢了,怎么,怕我站在他的那边。”

    鲛人赶忙摇了摇头,mary一脸喜意的抱住了鲛人,好笑的道:“关于这一点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心中有我,那便是天王老子出马,我也只会站在你这边。”

    鲛人眼中露出了一抹笑意,只一会便迟疑了起来,见此情景,mary好笑的将脑袋往鲛人的怀里缩了缩这才言道:“可是不信我的话。”

    深吸口气,鲛人不由将人搂的更紧了些,“我怎么会不信你,我不信的是我自己。”不信自己可以将白漠寒从你心中抹去,不信自己能够在你心中占据原本漠寒的位置。

    见鲛人说了一半,就自顾自沉思了起来,mary忙接着问道:“我说你这人说话,要说完啊,好端端为什么不信自己,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闻听此言,鲛人深深的望了mary一眼,方才言道:“我只是怕自己做的不好,让你不能坚定了站在我身边这个答案。”

    mary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一根手指**的抚摸着鲛人的下巴,这才言道:“原来你怕的是这个啊,那很好办,只要你应我一件事情,那我便什么事都应着你。”

    只一眼,鲛人便知mary说的是什么,尴尬的笑着退了一步,连忙应道:“这个不好吧。”关键是他根本就不是白漠寒,便是有心和司马霏儿离了,也得管用啊。

    而mary见鲛人这个模样,当下脸色便阴沉了下来,冷冷的道:“看来,你对你那位妻子还真是情深义重的很啊,那不知我在你心里又是什么地位,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情人,所有人唾骂的小三。”

    “干嘛将话说的这么难听。”鲛人讪讪的说道。

    见对方还是一脸不高兴的模样,鲛人终是轻叹口气道:“mary,其实有件事我真的很好奇,在你心里,是爱我多些,还是更爱以前你心中的漠寒。”

    紧皱着眉头,mary怒道:“怎么又问这个问题,你该不会是想见此来逃避我的问题吧。”

    “我从未这么想过,只是我只怕你喜欢迷恋的是你心中的那个我,而不是站在你身边活生生的我。”

    这边鲛人话音刚落,mary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好笑的望着鲛人道:“原来,你心中也是有我的吗,这点事情还要吃醋,好好好,我说,我当然是喜欢现在的你,原来的你那么坏,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扫了mary一眼,鲛人再次确认道:“真的吗。”

    “真的,真的,不过你真计划让我这么没名没分跟你一辈子。”mary有些失落的道。

    紧紧的握着mary的手,鲛人郑重的道:“mary,等这次四国大比之后,我有话和你说,若是听了我的话,你的选择还是我的话,那我定然给你一个你满意答复,而且保证此生此世只你一人,谁敢欺负你,便是失了性命,我也必要他付出代价。”

    这话一出,mary双目一睁,竟是有泪光注入其中,轻轻的“嗯”了一声,便依偎在了鲛人的怀中。

    两人一天之后,终于来到了郑秀的星球,mary直接领着鲛人来到办事地点,将契约书拿了出来,办理员小陈一看这个完全傻了眼,不过能待在这种地方的,就没有一个是眼力见的,这不轻咳一声,便道:“mary小姐,非是我存心刁难,只不过这事不好办,要不然你等郑大人一起来如何,毕竟这么大的产业,郑大人也亲自来一趟,想来是也不是难事。”

    鲛人一愣正要开口,便被mary一手给推到了后面,冷冷的怼道:“哦,这条规矩我还是第一天听到,不知道,你这个要求依据是哪条律法,不如说出来,也让我长长见识,毕竟我可是没说过这个。”

    听闻此言,小陈被噎了个半死,偏偏还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因为还真没这条律法,只是这契约书一看就是有问题,若是他真的办了,那倒霉的可是他了,想着传闻中这位郑秀的为人,小陈双腿一个哆嗦,立马抱着肚子道:“哎呦,肚子怎么这么痛,不行了,只怕我今天办不了公了,mary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先去后面方便一下。”

    话落,便想跑到后面,却被mary拿出一只超长的机械手,给死死的压在了椅子上,mary这才一掌重重的击打在桌面上,冷冷的道:“就算你今天痛死,也得先把事情给我办了,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跑,不过你怕那郑秀,难道就不怕我吗。”

    见对方神色越发尴尬了起来,mary这才接着道:“所以没事给我老实待在这里,不然……”

    被吓着,紧跟更是被口水呛的猛烈咳嗽了起来,这个时候小陈更觉自己苦逼的很,无奈的应了声是字,便乖巧的再次将契约书拿了过来,盖上了印章。

    mary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鲛人将东西收起来,这才双手环胸望着小陈道:“你说你本能好好就办了色事情,干嘛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呢,行了,如今这里都办全了,走我带你去接收产业。”

    这边mary话音一落,小陈赶忙道:“那个mary小姐,这接收产业之事还是缓一缓吧,毕竟我看就你们两个人,这么大的产业怎么可能接收的了。”

    闻听此言,mary淡淡回头道:“你觉得我会缺了人吗。”

    一句话让小陈顿时闭上了嘴巴,在心里再次为自己哀叹一分,目送二人离去,脸上更是一脸悲凉,望着同事们同情的模样,小陈赶忙道:“你们觉得我现在跑路来得及吗。”

    单老是这里工作的老员工了,见小陈这么说,忙道:“来得及,怎么来不及,我看这里面的事情大了,小陈你的想法不错,现在就去坐车,先离开这里,去外星避一避,待事件平息了,你再回来,这事,假我会代你向所长请的,你就别担心了。”说到这里,单老忙又补充道:“对了,走的时候别忘了将家人都带着,这几年来,你工作努力,倒是没多少闲工夫,肯定也忽略了家人,这次就当和家人一起放个假吧,不要有什么负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