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

    未修改,勿购买

    王聪此时可算是彻底绝望了,很明显林辉并不会放过他,但是就这么引颈受戮,他可也做不到,当下看了看林辉,阴狠的咬着牙,开口道:“林辉,你欺人太甚了,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的。”

    林辉听罢,却是呵呵一笑道:“对,兔子急了会咬人,狗急了会跳墙,你急了呢,就不是人了。”

    林辉说着话,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向着王聪攻击,王聪此时虽然不停的往后撤着,但还是感觉到了压力,因为林辉跟他的距离越来越近,而他也越来越感觉自个的速度在变慢,体力更是感觉下降了不少,心里此时真是盼望司马懿或者白漠寒不乱是谁,赶紧来一个才好。

    林辉此时也加快了自个的攻击速度,他此时也没了跟王聪玩闹的心情,也想早点将他逮住,好好折腾折腾他。

    王聪此时心里也放弃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只想多拖一点时间,当下只有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才会出手抵挡一下,不过,略微一交手,便立马退开,当下倒是把林辉给激了起来,林辉越着急,就越是打不到对方,终于忍不住开口道:“王聪,你这么躲躲藏藏的,看来就是想拖时间啊,并不想赢我啊,不知道你是彻底绝望了呢,还是觉得会有人能帮到你?”

    王聪此时却完全没有回答的兴致,只是不停地躲闪着,林辉边攻击嘴上也不忘挖苦王聪,“王家主,听说你这个家主上位,可是不大光彩啊,好像还有个什么丑闻是吧。”

    王聪听了这话,当下也不淡定了,冷声道:“林辉士可杀不可辱,我本就是王家子弟,继承家主之位本就理所应当,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林辉一听王聪搭茬,当下心里就高兴了,“哎呦,王家主啊,既然是理所应当,那你何必这么在意呢,我也不过是说说我听到了流言蜚语。”

    王聪冷哼一声,看着林辉道:“流言蜚语,真不知身为堂堂林家的家主,居然也想着这些东西,怎么不知道你这个家主到底是怎么当上的。”

    林辉听罢,当下呵呵笑着道:“这个就不劳王家主挂心了,我们林家传承这上千年,自然有我们的一套办法,倒是不足为外人说起。”

    闻听此言,鲛人瞬间觉得身子一软,浑身却滚烫了起来,便是再傻也明白自己中了暗算,不由言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应该清楚的很,我对你没兴趣的。”

    mary闻言瞬间松手,见心上人无力的跌落地面的模样,神情阴冷的道:“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敢说,你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可是瞧瞧你,不断想要接近我的模样,显然可不是这个模样,看来,你这话很是口是心非啊。”

    司马懿听罢,当下心里可是憋屈的很,但是有了刚刚的体会,当下便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一脸郁闷的摸了摸自个下身,开口道:“不过,可惜了,我的的确确是个男人,老爹你呀还是认命吧,还有你司马礅,我只能是你哥。”

    见司马懿如此说,司马礅也没了再说下去的兴趣,司马傲天这时开口道:“行了,都别说这些有的没得了,现在还是决定一下要不要跟着漠寒进星辰大海吧!”

    这时下面却陷入了一片沉默,司马傲林看了看众人道:“我的意见还是那样,可是,你们也要知道,去参加四国大比的可不是我,可是你们,所以你们最好考虑清楚了。”

    司马傲天听罢,当下忍不住开口道:“傲林,你这话说的,好像我要害人似的,再说刚刚敦儿的话你也听见了,不是挺在理的嘛,你怎么还是。”

    司马傲林这时开口解释道:“大哥,我不是不相信漠寒,只是有些事不可控的因素太多,而且漠是有本事,但是他一个人照顾菲儿一个,我相信肯定没问题,可是这差不多百十来人,他怎么可能照顾的过来。”

    司马傲天听罢,点了点头,接着又道:“傲林,你说的也不能算不对,可是你也该知道,原先跟着漠寒的都是些什么人,就那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哪个可以和怎么司马家的这些后辈精英比,我还就不信了,那些个盗贼都能平平安安的回来,我司马家的这一众精英道是不如他们,我不信,更不服气,你们说是不是。”

    鲛人此时已经彻底明白,mary想做什么了,不由连连苦笑,想要挣脱这一切,心中也暗自吐槽道:“这到底都是些什么事情,可是mary这次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漠寒啊,漠寒,兄弟我这次可算是替你受累,这个mary应该不会做什么吧。”

    见心上人想跑,mary将人紧紧将其抓在了怀里,嘴角挂起了邪魅的笑意。

    视线再回到白漠寒这里,此时的白漠寒早与妻子窝在了一个屋子里,一口一口喂着妻子吃东西。

    眼神简直要溺死个人,司马菲儿几次都被看的心中发热,忙避开了漠寒的视线,确实乖巧的接受白漠寒的投喂,脸上满是幸福之色,见此情景,白漠寒不由喂的更有动力了。

    直到司马菲儿打了个饱嗝,这项事情才画上了个句号,司马菲儿再次往白漠寒怀里深处钻来钻,这才一脸好奇的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要在暗处查的吗,现在你这么回来,就不怕将事情搞砸吗。”

    宠溺的在妻子头上一点,白漠寒不由笑着道:“只要你不穿帮,我保证一切都会进行顺利的。”

    这话一出,司马菲儿便不情愿的堆起嘴唇道:“漠寒,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会坏事的样子,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我更乖巧的人了,而且,凭我的演技,怎么可能穿帮,不过我好奇的是,这个郑秀到底想用什么手段对付咱们。”

    “现在你还好奇这个吗,况且他不是已经出手了吗。”

    “出手。”司马菲儿一脸惊讶的望向见司马懿如此说,司马礅也没了再说下去的兴趣,司马傲天这时开口道:“行了,都别说这些有的没得了,现在还是决定一下要不要跟着漠寒进星辰大海吧!”

    这时下面却陷入了一片沉默,司马傲林看了看众人道:“我的意见还是那样,可是,你们也要知道,去参加四国大比的可不是我,可是你们,所以你们最好考虑清楚了。”

    司马傲天听罢,当下忍不住开口道:“傲林,你这话说的,好像我要害人似的,再说刚刚敦儿的话你也听见了,不是挺在理的嘛,你怎么还是。”白漠寒。

    白漠寒见状,忙解释道:“可不是吗,提前开启正战,就是他的目的之一,不过,他真正有准备的是接下来的团体战,你可能不知道,他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不仅会让四国诸人损失惨重,还会增加彼此之间的仇恨,若真让他得逞,这个星球只怕就要不保了。”

    闻听此言,司马菲儿忙坐直了身子道:“什么,怎么会这样。”说到这里,司马菲儿不由带着几分怒气望向白漠寒道:“这些既然你都知道,怎么还不快阻止,还在这里和我浪费时间,漠寒,你从来就不是个没有分寸的人,怎么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呢。”

    话到这里,司马菲儿见白漠寒半点要动身的意思都没有,忙一个激灵从白漠寒的怀里站了起来,转到白漠寒身后,推着白漠寒道:“走走走,现在可是生死存亡的时候,你就别在这里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了,我的漠寒还是适合做大英雄。”

    随着司马菲儿话音落下,白漠寒见自己都快被推到门口了,忙站在了原地。

    司马菲儿见状,忙道:“漠寒,你这是做什么呢,现在是你这个超级大英雄登场的时候,你可不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给咱们儿子当个坏榜样。”

    听闻此言,白漠寒顿时一阵大笑,转过身子道:“菲儿,你要教训人,也好歹把事情弄清楚不是,我现在之所以不去,并不是不想帮忙,而是现在的我是真的不能去啊,你要明白,便是如今我的推论再正确,我的将来的事实又如何,有一点,你别忘了,他们如今还没有发生,既然没有发生我们就没有证据,一点证据都没有,我们便是去其他人说,他们会相信吗。”

    见听了这话,妻子沉默了下来,白漠寒接着言道:“他们不仅不会相信,反而会将所有的错都归结在咱们的身上,道时候,若是司马家族惹了众怒,咱们便是地头强龙,比地头蛇高了几个级别又怎们样,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啊。”

    烦躁的抓来抓自己的头发,司马菲儿无奈的道:“难不成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任由他算计众人不成。”

    见妻子义愤填膺的模样,白漠寒再次将妻子扯入怀中,这才言道:“你啊,如今性子是越发急了,我什么时候说是不帮忙了,不过是要抓个现行罢了,这事不急,既然已经知道,会在团体赛的时候动手脚,那我自然不会没什么计划,这点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会和父亲好好处理的,你如今要做的,就是好好照顾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便是好好享受我的陪伴,上次的时候,我没有陪在你的身边,虽然你没有抱怨过一句,但是一定很委屈吧。”

    被说中了心思,司马菲儿顿时抽泣了起来,连连摇头道:“说什么委屈,是我自己胡闹,倒是害的你错过了那份喜悦,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才对。”

    话到这里,白漠寒忙将眼睛移了开来,方才言道:“难不成今天是开批斗大会吗。”

    司马菲儿刚要开口,便被白漠寒三根手指捏住了嘴吧。

    望着此时妻子有些呆萌,有些无辜的模样,白漠寒简直爱到了心里,顿时公主抱将其抱在了怀中道:“你啊,如今,什么都不要想,只管养好咱们的孩子,其他的交给老公我,而且,等这次的事情之后,我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怎么样。”

    “惊喜”司马菲儿犹豫的望向白漠寒,不由又想起已经死去的二叔,心情顿时沉重了起来,不自觉的脸上便带出一抹苦笑来,却也不想让漠寒失望,遂又强笑道:“嗯,那我还真期待,漠寒你准备的惊喜,定然非同寻常。”

    白漠寒怜爱的将妻子的脸捧进了手心里,“不想笑就不要逼迫自己,虽然,我的确喜欢看着菲儿你的笑容,但我想看见的可不是强颜欢笑,而是我的妻子发自内心的笑容。”

    司马菲儿闻言,不由低下了脑袋,有些不自在的道:“漠寒,我只是不想你不高兴。”

    “我知道,可同样的,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想哄我高兴来委屈自己。”

    说到这里,白漠寒见妻子的头不自觉地又垂了下去,便忙将其的头又扶了起来,这才言道:“抬起头来,我的菲儿可不适合这无精打采的表情。”话落又是一阵轻笑,便紧贴着司马菲儿道:“而且,我保证,我准备的惊喜,菲儿你一定会很喜欢,很喜欢的。”

    “恩”了一声,司马菲儿脸上露出了一抹甜笑,忙往白漠寒怀里一钻,夫妻二人,简直闪瞎了旁人的眼睛。

    如此一日过去,一大早,就听到一阵狂躁的敲门声,白漠寒眉头一皱,正准备给妻子设一个隔音的阵法,就见妻子已经睁开了眼睛,无奈的将人扶了起来,白漠寒有些无奈的道:“这一大早也不知道是谁,真是无聊透顶了。”

    话落,白漠寒便起身将门打了开来,却没想到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心中一惊,第一反应,便是将鲛人顺势一拉,拽进了屋内,将门一甩,顺便隔绝了外面好奇的眼睛。

    而白漠寒正准备说些什么,就见鲛人此时的情况十分的不对,竟是从未见过的情绪激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