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欧阳正清听罢忍不住一阵的挠头,真心后悔自己刚刚的决定,那可是太草率了,越想欧阳正清心里越是后悔,最后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欧阳管家见状,眼珠一转开口道:“家主,既然如今已经这样了,当下咱们也实在没什么好的办法,倒不如干脆就将这个王聪给得罪了,索性就不去了,你觉得如何。”

    欧阳正清听罢,摆摆手道:“这样怕是不太好,这次王聪又来一趟,保不齐其他人就被说动了,到时候得罪的可就不只是王聪了,而是去了的所有人了。”

    欧阳管家听罢这话,当下开口道:“家主,既然不知道谁会去,不如你联系一下其他家主,看看他们什么意思?”

    欧阳正清略想了想,便又挥了挥手道:“哎!咱们如今这种尴尬的境遇,跟其他家族联系了,怕是也不会跟咱们说实话。”

    欧阳管家忙开口劝道:“家主,不管事情结果怎么样,探探口风也总是好的。”

    欧阳正清听罢,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只好这样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欧阳管家这时拿出通讯器,刚要联系,欧阳正清忙摆摆手道:“老伙计,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也犯糊涂了,如今是联系的时候嘛?”

    欧阳管家听罢,当下拍了自个的脑袋一巴掌,开口道:“哎!家主,我也是太着急了,如今人家王聪还有去过其它家族,咱们联系又有什么意义。”

    放下欧阳家主仆不提,另一边,王聪从欧阳家出来,便又接着到韩家的领地上,一见韩志成,不待王聪开口,便听韩志成开口道:“王家主,你还好意思来。”

    王聪听了当下就是一蒙,实在不知道韩志成说的什么意思,一脸不解的忙开口问道:“韩家主,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小弟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若是有还望你指出来,小弟一定改过。”

    韩志成听罢,冷哼一声道:“王家主,你求我帮你王家度过林家这道坎,我没有二话便派人去了,可是结果呢,我的人到那却是连你的面都没见到,还被林家的人给打伤了二十多个,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王家主到底是请我帮忙还是让我去当炮灰的。”

    一听这话,王聪忙向着韩志成一躬到地,开口道:“韩家主实在对不住,这次的事,也确实怨我安排不周,不过,这次我也确实没想到林家来的这么快,我本来已经将人围上了,可是无奈人手太少,结果没有十几分钟,林家便冲出来了,我的人也死伤了不少。”

    韩志成听了这话,却是依然一脸冷淡的道:“王家主,你好像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我的人去了,为什么没见到你,反而是直接便被打了回来。”

    王聪无奈的笑了笑道:“韩家主,至于没有见到我,是因为我拿自个当饵,才将林家给诱如圈套,我呢逃脱出来后,还没有到,接过包围圈就被冲开了。”

    王聪这瞎话是张口就来,只是毕竟当时其他家族的人并不在场,而王家自个的人也不知道王聪什么时候离开的,一时倒是没人能戳穿这谎言。

    韩志成听了这话,当下一脸不好意思的道:“王家主实在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实在不知道你居然会亲身犯险,这一点,我是实在自愧不如,不知道王家主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事?如今林家已经来了,而且也霸占了你王家的驻地,不知王家主你有何打算。”

    王聪又朝着韩志成拱了拱手道:“韩家主,你也看见了,如今林家已经欺负上门了,我王聪虽然不才,但是却也不能坐视自个家族的名誉扫地,所以我打算对林家进行反攻,所以这才来找韩家主你再借点人手,不知韩家主你能否应允。”

    韩志成听了这话,当下脸上就是一阵的为难之色,毕竟经过刚刚的一场战斗,他算是看出来了,自个这些人跟林家对上,根本就没有胜算,可以说是完全不够看的,韩志成略微顿了顿道:“王家主,通过这次的战斗你也看见了,我们韩家的人,对上林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以其让这些人去枉送性命,还是让他们留在我韩家吧。”

    显然韩志成被这次的事给吓住了,也明白了,林家和王家这完全属于是神仙打架,自个这个凡人还是不上去抽热闹的好。

    王聪听了这话,倒是一时不知在说什么好了,对方显然已经认怂了,自个就算说的在天花乱坠,怕是也不好使了,不过王聪却并没有放弃的意思,而是叹了口气道:“哎,既然韩家主这样说,我也不好在说什么了,看来我王家是气数已尽了,哎!天不助我啊,今天这场战斗若是老天助我,便会等我召集齐人,将林家给一举打败了。”

    王管家这时在旁边附和道:“哎,家主,既然天意如此,咱们又何必这么折腾呢,我看咱们不如跟林家硬拼一把,死也要死的的轰轰烈烈的,若是在这么拖下去,怕是咱们就是硬拼一次的机会都没了。”

    王聪一脸悲伤的道:“哎,确实是啊,不过我感觉咱们还是多拖延一点时间,也好给其它家族多拖延一点时间,也算是咱们为联盟中的伙伴们做最后一点事了,希望他们不要步咱们的后尘。”

    王管家听罢,眼泪都要出来了简直,抽噎道:“家主啊,你还是太善良了,咱们就算是在拖延,又能拖多少时间,怕是左不过三五日罢了,到时候林家还是会继续他们的行动,还是没人能够阻止。”

    王聪摇摇头道:“能拖三五日说不定就能拖到白统领回来,到时候,就肯定还有机会,哎,我就是担心,咱们连三日都拖不过啊,若是到时候白统领也没回来,那大家可就都遭殃了。”王聪说这话,眼睛却是不住的在韩志成的脸上飘去,倒要看看这位韩家主的反应。

    王聪的这番话刚刚说完,韩志成的脸上便是一变,不过马上一脸惊喜的道:“王家主,你说的对啊,不如你联系一下白统领吧,他的本事咱们可是有目共睹的,对上林家肯定不落下风。”

    王聪听罢,摇了摇头道:“哎!韩家主,不是我想联系,你可知道就是上次联系还是通过司马副统领,跟白统领的师弟联系上,才算找到他的,想要在联系怕是就难了。”

    王聪之所以说出这话,心里也是明白,韩志成是不会主动联系白漠寒的,而他王聪,更是不会主动联系,可是有一点王聪却是不知道,如韩志成这般的人虽然有,但却不是大多数,而大多数的人都已经跟司马懿报备过了,所以并没有派人过去。

    这边韩志成听了这话,当下心里就是一阵的转动,过了几分钟,韩志成开口道:“王家主,这样吧,为了大家都能拖延点时间,争取能拖到白统领回来,我愿意出人。”

    王聪听了这话,虽心里高兴,但是脸上还是一副悲苦之色,“韩家主,若是你不派人,我也能理解,实在不必为了我们王家的事,将你们韩家的人给搭上。”

    韩志成摆摆手,叹了口气道:“王家主,如今这情形,我也是略尽人事罢了,听天由命吧,若是老天可怜,就让白统领早点回来,若是白统领回不来,咱们就败了,那也只好认命了。”

    王聪点点头,感激的道:“韩家主,多谢你了。”说罢王聪便也不在停留,当下便直接离开了。

    王聪又走了几家,有个别家族,直接出言拒绝了,大多数家族还是城府颇深的,只是含含糊糊的说了几句,并没有说到底是出不出人,而答应出人的家族,就是原先那寥寥数人。

    经过这一趟下来,王聪也算是看清了当前的形式,自个根本拉不来几个人,原先想要跟林家拼一把的豪情,也败给了现实。

    王管家看了看垂头丧气的王聪,开口道:“家主,现在咱们可怎么办?”

    王聪无奈的长叹了口气道:“怎么办,怎么办,我要是知道怎么办也就不会待在这了,哎如今咱们算是穷途末路了,那些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就那么甘心情愿的给白漠寒卖命嘛,就不为自个的将来想想嘛。”

    王管家咳嗽了一声道:“家主,有句话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王聪摆摆手道:“如今就算是我生气又能怎样,若是我生气能吧林家给逼退的话,我这气难道还不够大?”显然王聪此时此刻也有些绝望了。

    王管家这时开口道:“家主,这些人本来就是为自个的将来想的,如今他们可是清楚的看到,跟着白漠寒的好处了。”

    王聪听罢皱了皱眉道:“那当初他们这些混蛋答应我干什么,就是逗着我玩吗?”

    王管家本来不想说的这么直接,可是如今他也知道王聪应该已经明白了,当下开口道:“家主,现在我也看明白,他们那些家伙原先答应,不过就是念在都是联盟中人的份上,不让咱们失了面子罢了,如今从这情形来看,那些个没答应出人的家族,估计早跟白漠寒串通好了。”

    王聪听罢,当下虽不想承认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因为现在这个局面没有其他更合理的解释了,当下王聪用力一拳打在了面前的茶几上,茶几随即便碎成了一堆。

    王管家见状,知道自个家主显然是气急了,只听王聪喃喃的开口道:“哎,机关算尽太聪明,原以为自个把人家给算计了,没想到啊,一切却都在人家的掌握之中,可笑啊,可笑。”

    王管家看着一脸疯狂的王聪,心里就是一紧,他可是从没见过自个家主落出过这样的表情,简直太可怕了,当下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家主,你不必这么生气,大不了咱们不就是出点东西吗。”

    王聪眼睛瞪着,恨声道:“出点东西,如今咱们不仅丢了丑,而且还是被人家玩的团团转自个却不自知,这么让人看笑话,我不甘心啊,你知道吗王管家,我不甘心啊。”

    王管家看着疯狂的王聪,生怕他做出什么事来,忙开口解劝道:“家主,咱们这次输了,咱们认栽就是了,这常言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不行,下次在来过就是了,反正咱们王家就是出了那点东西,也不至于伤筋动骨。”

    王聪哈哈哈一阵狂笑,接着却是死一般的寂静,长出了口气,开口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我对上白漠寒怎么就是败呢,完全没有赢过他一次,每次都被他打败,败的还是一塌糊涂,这次呢,我还不得不去求他,我这还能算是常事,若是真是如此,我倒是宁肯一败涂地,倒不如死了的痛快。”

    王管家听罢,“噗通”一声便跪在了王聪的身前,开口道:“家主,这次的事不能愿你,都怨我自作聪明,若是当初不是我出的馊主意,让你去找这些个家主帮忙,如今也不会落到如此的境地,家主你千万别想不开,若是有什么,你就打老奴出出气吧。”

    王聪见状,一把拉住了王管家开口道:“王管家,这事怨不着你。”

    王管家闻言,又开口道:“对,就怨那些个不收信誉的家主,他们既然是这么说一套做一套的。”

    王聪摆摆手道:“这个跟怨不着人家,咱们要相信人家能帮忙,到时候人家不动声色,咱们就认为上当了,咱们岂不是太一厢情愿了,咱们本来就应该明白,这些家主都是一家家主,都跟我们想法一样,家主的利益就是一切,我又何尝不是,那我还要求人家像圣人一样干嘛,事到如今,我谁也不怨了,只怪自个虑事不周,夜郎自大。”

    王管家这时眼圈微红,有些哽咽的开口道:“家主,那接下来你计划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