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林辉了林管家的分析,摇摇头道:“这不大可能,白漠寒这次来跟咱们说的,我觉得都是真的,他本来就想收拾一下王聪,借我们的手做了,他不是乐的清闲吗。”

    林管家这时又开口道:“可是家主,白漠寒难道就不想给咱们个下马威吗,若是王聪设计把咱们给坑了,白漠寒他也不回反对吧。”

    林辉,笑了笑道:“反对不反对我不知道,但是这事白漠寒还至于这么做,怎么说现在我也是流云宗的人,他一再那门规来说事,总不至于自个违反才是,而且他可是一向都看的流云宗比什么都重要的,甚至比我都有过之无不及。”

    林管家点点头,“家主,那接下来怎么办?”

    林辉摸了摸自个的鼻子,开口道:“我去见见白漠寒,把这事跟他说说,反正对咱们也没什么用,倒不如卖个人情给白漠寒的好,而且这事估计也瞒不住他。”说罢,林辉便出门去找白漠寒了。

    没多时便见到了白漠寒师兄弟三人,白漠寒一见林辉到来,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徒侄孙坐,今天来有什么事?”

    林辉咳嗽了声道:“师叔祖,我来就是跟你说件事情,今天王聪派人来过了,我让林管家见了他,给我带来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白漠寒听罢,笑了笑道:“哦,这么快,他是不是让你堤防着点我。”

    一听这话,林辉就是一愣,不过马上就明白了,笑道:“看来这一切,都在师叔祖你的计算之内啊。”

    白漠寒笑了笑道:“什么计算之内,不过是必然规律罢了。”说罢,白漠寒便将自个跟王聪通话的事跟林辉说了一遍。

    林辉听罢,点点头道:“师叔祖高实在是高,明面上是他王聪把你给逼来了,实际上却是你把他给逼来了,厉害,你这局做的可是够大的,徒侄孙我是自愧不如。”

    白漠寒看了看林辉,开口道:“既然王聪派人来了,只怕他那里此时也做好准备了,你过去的时候,千万当心,别中了这家伙的圈套。”

    林辉不屑的笑了笑道:“别人不好说,就王聪那点子本事我心里还是有数的,放心,我一定打的他没有还手之力。”

    见林辉一脸的不在乎,白漠寒也不好在说什么,他心里也知道,就算是有什么阴谋,但是王聪对上林辉还是没有胜算,不过是多耽误些时间罢了。

    而另一边,王磊吃了点东西,便急忙从林家跑了出去,显然白漠寒在王磊的心里阴影还是比较大的,回去的王磊也是跑出林家范围后,才坐着飞艇往王家赶。

    回到王家后,见过了王聪和王管家,见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王聪点点头道:“王磊,你干的很好。”说着,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张纸,递给了王磊开口道:“这个你拿去。”

    王磊看了看,一脸的惊喜,有些受宠若惊的道:“家主,这点事情,你这赏赐实在是有些重了。”

    王聪摆摆手道:“这是你应得的,你这次办的这事,我很满意。”王管家这时也开口道:“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吧,家主也是看好你才给你这些的,不过你这次居然避开了白漠寒,确实不容易。”

    王磊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容,开口道:“那是我避开了白漠寒,实在是家主你洪福齐天,白漠寒恰巧不在那一带。”

    王聪笑了笑道:“行了,你下去吧,今后有事还用的着你。”

    王磊听罢,忙谦恭的弯着腰退了下去,王管家这时开口道:“家主,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王聪揉了揉脑袋道:“接下来,咱们也没什么好做的了,照着目前的形势来看,咱们可是有充足的时间了,咱们准备准备,坐等林家的到来吧。”

    王管家笑了笑道:“好,我这去准备。”

    转眼间便到了林辉准备出动的日子了,这天林辉早早便起来了,而林管家早已经收拾妥当,准备随时出发,一见到林辉,林管家便开口道:“家主,就这点事,你还真计划亲自跑一趟啊。”

    林辉点点头道:“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是比亲手去打王聪这种人更痛快的呢,而且,我也想亲眼看看王聪那张欠揍的脸,是怎么跪在我面前的。”

    林管家听罢,也不在劝说,转移话题道:“那家主,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林辉笑了笑道:“不着急,咱们先去看看我那位师叔祖,看看他有什么吩咐的。”

    一听这话,林管家脸上就有些不自然,忍不住开口道:“家主,咱们两天前不就跟他说过了嘛,还有什么好跟他说的,难道你还真把他当你的长辈了不成?”

    林辉笑了笑道:“怎么,不是嘛!”

    看着林管家一脸的疑惑和不解,林辉这才开口道:“不管怎么样,白漠寒却是跟流云宗有关系,而且是比较近的关系,我虽然也不想承认,可是这却是不争的事实,我呢即使在不想拿他当我的长辈,但是毕竟我们现在可是还求的着他,实力想要提高,就必须找他,没办法,如今人家毕竟在咱们这住着,咱们该有的礼数,总是要有的,不说早请示晚汇报,这点子事儿,跟他说一声,也给他留个好印象不是。”

    林管家听罢,点点头,林辉挥挥手道:“走,咱们去走一趟。”

    说罢,二人便来到了白漠寒的房间,一见面,林辉便谦恭的开口道:“师叔祖,我今天就准备去攻打王家了,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白漠寒笑了笑道:“也没什么,就是你既然要去,凡事小心,别阴沟里翻了船。”

    林辉笑了笑道:“师叔祖,王聪他还没有给我挖阴沟的本事,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坑罢了。”

    白漠寒笑了笑道:“行,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林辉随意的道:“若是师叔祖你没有什么吩咐的话,我打算现在就走,打他个措手不及。”

    白漠寒还未开口,只听林管家开口道:“家主,咱们是不是等到晚上在动手,那样他们不是更没有准备嘛?”

    林辉当下咳嗽一声道:“林管家,还有没有点礼数了,我和师叔祖说话,有你什么事啊。”

    林管家听罢,忙闭上了嘴,白漠寒笑了笑道:“晚上去,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夜黑风高的,不容易被人发现,这坏处就是人家有什么布置,你也不容易发现。”

    林辉冲着白漠寒一拱手道:“师叔祖高见。”说罢,看了看林管家道:“听清楚了吗,再说了咱们还怕王聪发现嘛,说实话,我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也好让那个王聪在众人面前,好好丢丢丑,也不枉我亲自出一次手。”

    这是林管家又开口道:“师叔祖,你不跟我们去看看热闹嘛?”

    不待白漠寒回答,林辉便开口道:“林管家,怎么回事,师叔祖他老人家能跟着咱们去嘛,这让别人看见了,不是落把柄嘛。”

    白漠寒笑了笑道:“确实,我不能跟着去,虽然说实话,我也非常想看看王聪吃瘪的样子,我还是忍忍吧,最后我应该也能看见。我这先祝你一路顺风了,徒侄孙。”林辉笑了笑,便跟林管家走了出来。

    刚走上飞艇,林管家便开口道:“家主,你就放心,把他们三个留在咱们家?”

    林辉却是不回答问题,而是开口道:“林管家,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浮躁,什么话该什么时候说,都不知道了吗?”

    林管家听罢,忙低下头,朝着林辉一拱手道:“家主,实在对不起,今天我孟浪了,还请家主原谅。”

    林辉这时才开口道:“让他们三个在家里有什么不放心的,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嘛,咱们家现在根本没有白漠寒惦记的东西,他来这,也不过是想回忆回忆流云宗罢了。”

    “家主,可是他还带着白漠奇,和那个师弟两个呢,你就不担心他是来夺咱们的家业?”

    “家业,先不说白漠寒在不在乎,咱们的家业是说夺走就能夺走的嘛?”林辉自信的反问道。

    林管家当下便被问的无言以对。

    放下林管家和林辉不提,此时的林家,白漠寒和白默奇、苍蝇头师兄弟三人,在林家可是十分的兴奋,白默奇这时开口道:“师兄,我这两天也四处看了看,没发现这林家的建筑有什么不同啊?更看不出什么阵法来,你当初是怎么看出来的。”

    白漠寒笑了笑道:“就这么看自然是看不出来的,我一开始也是看着这里的建筑好奇,毕竟这么大的地方,有些建筑却修的不是那么规整,怎么说呢,半圆的或者其他形状的太多,若是为了美观好看,又完全不算好看的范畴,充其量就是不难看而已,而且若是想修的美观一点,有些地方完全可以放开了修,可是偏偏就是那么个样子,所以这才引起了我的注意,后来我在林家最高的地方,朝着下面看了一眼,隐隐感觉像是什么阵法,可是又没见过,再后来,看过那个阵法图以后,我又对照了一遍,这才发现,原来真是个阵法。”

    白漠奇听罢,点点头道:“哎!说实话,就这点,我实在是不如师兄你,看见别人家的房子修的不太规整,自个就产生好奇心了,而且还非要看看,若是我的话,别说是人家的放在,就是自个的充其量也就是在心里好奇好奇,事后准保就忘记了,才不做多想呢。”

    苍蝇头这时插口道:“漠奇师兄,你说了这么多你的意思就是漠寒师兄他是闲的呗,若不是闲的乱抄心,怎么可能发现。”

    白漠寒听了这话,当下咳嗽一声,一巴掌拍在了苍蝇头的肩膀上,“师弟,你说话可是越发的不中听了啊,什么叫我闲的,我那次来林家是闲的没事来住几天的,再说了,林辉他原先也不同意我在这住这啊。”

    苍蝇头谄媚的朝着白漠寒笑了笑,开口道:“师兄,口误,口误,纯粹是口误,你那是闲啊,你日理万机,也就是我这样的人是闲着没事的,你是兴趣爱好广泛,而且有比别人强许多的求知欲,才会发现这些的是吧。”

    白漠奇听了苍蝇头的这番说辞,后背忍不住都有些发麻,挥了挥手道:“我说师弟,你这话夸的,师兄不知道怎么样,我可是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说实话,你来摸摸,我这后背都出来冷汗了,你这马屁拍的也太大了。”

    苍蝇头忙咳嗽了一声,一脸正色的道:“漠奇师兄,我这那是拍马屁啊,不过是说出了事实,我刚刚说的,哪一点漠寒师兄没有,哪一点不比咱们两强。”

    白漠寒这时拍着苍蝇头的肩膀道:“师弟,我兴趣爱好哪有你广泛啊,我充其量就是对武功兴趣大点,其他的说实话,真没多大,倒是你兴趣爱好是真多啊。”

    “没有,我哪有那么多啊。”苍蝇头忙答道。

    “多,这机械啊,制药啊,对了最主要的就是八卦了……”白漠寒慢慢的一样一样的数着。

    “师兄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向你学习……”

    不待苍蝇头说完,白漠寒便开口打断道:“以后再说以后的事,现在不如你就像我学习学习吧。”

    苍蝇头一听这话,心里就知道不好,准没有什么好事,当下有些哭丧着脸道:“是我一定好好学习,不过师兄,咱们现在当紧的事,是不是看看这个阵法到底怎么运行,启动,我这学习的事,就过了这几天在说罢。”

    白漠寒听罢,却是挥挥手道:“这阵法的事呢,有我跟你漠奇师兄就行了,你学习的事,还是要抓紧才好,若不然,影响了你的进步,可就是我这个做师兄的不对了。”

    白漠奇听罢,也跟着调笑道:“对,对,师弟,你可是年龄也不小了,若是在耽搁,那一切可就太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