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未修改勿购买

    王聪听罢,却是并不为所动,只是淡笑了两声,开口道:“白统领,你如今可是在家里?”

    白漠寒自然知道王聪这话什么意思,当下却是摇摇头,王聪见状,心里忍不住就是一咯噔,只听白漠寒淡淡的开口道:“王家主,我私人的事,就不向你汇报了吧,倒是你这么着急找我,到底什么事,我这里可还忙着呢。”

    听了白漠寒这话,王聪当下却反而是放下心来,以王聪的心思,若是白漠寒直接点头答应,他反而感觉有问题,而白漠寒否定,但是却听到了苍蝇头说正在陪“师嫂”,反而让王聪更加相信,白漠寒就是在家里。

    王聪看着白漠寒,笑了笑道:“我找你白大统领还能是什么事,只是想跟你说一声,东西我准备着呢,只是若是我准备东西的时候林家就来了,白统领你不能及时赶回来,那这东西可就泡汤了。”

    白漠寒呵呵笑了笑道:“王家主,只要把东西送来,我自然会帮忙,而且说实话,就那点子东西,我还真不在乎,再说王家主你都不在乎自个家族的死活,我还会在乎那点子可有可无的东西嘛。”

    王聪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白漠寒,心里却是一阵的得意,“就算你不帮忙,我有其他家族的人帮忙,量他林家也不能怎么样。”想到这,王聪笑了笑道:“白统领还真是财迷啊,为了那么点东西,居然不管不顾自个联盟成员的死活,我真不知道,你这从今往后怎么跟其他家族交代。”

    白漠寒咳嗽了一声道:“王家主,你大概搞错了吧,那些个东西并不是我要的,而是受到伤害的其他家族要的,而且,至于我今后如何交代,你说你这么个给联盟中其他家族带来伤害的人倒了霉,我不出手,充其量也就是个对外震慑不高罢了,但是有一点你要相信,我是不会让林家把你个彻底打死的,到时候我就把你的所作所为说一说,这样呢,我对他们呢就有了一个交代,对外呢,也让人知道,我白漠寒可是很讲道义的,即使对你这个犯了错的,还全力保下了性命,怎么样我这个计划不错吧。”

    王聪听罢,当下心里就是一阵的怒骂,不过还是一脸平静的道:“白统领的想法不错,不过我觉得你的想法也只能是个想法了,正如你所说,我也不想我王家就这么一败涂地,所以呢,我也想了些办法,对了白统领,我这里还是跟你说一声吧,我联系了联盟中的一些家主,他们都答应帮忙了,他林家就是在厉害,对上这么多人,怕是也没那么容易吧。我这里跟白统领你先报个备,还有就是告诉你一声我可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保住我王家的家业,并没有抢夺你统领位置的意思。”

    听了这话,白漠寒脸上的神色变了一变,“王家主,听你这意思,找了这么多帮手,就是用不上我了,看来你还是不计划出东西了,对嘛?不过你觉得若是你都不是林家的对手,其他人就是再多,又有多少作用呢,你最好想明白了。”

    王聪听罢,忙摇了摇头道:“白统领,这你可说错了,这一呢,我不是不出东西,而是现在还在准备,二呢我自然知道,他们都不是林家的对手,但是这人多还是有人多的好处的,最起码不是也能拖到你白统领到来嘛。”

    王聪话里的意思白漠寒自然清楚,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把尽量多的人都拉下水,到时候即使打不过林家,你白漠寒总不好不出手,看着这么多家族都受重创,当下白漠寒立马装出生气的样子道:“王聪,你够阴险!不过你难道就不怕我现在通知所有家族,没我同意不准出手嘛?”

    王聪当下得意的笑道:“白统领,看来你还没了解当下的形势,这个时候,你觉得你能下这样的命令吗,那样其他家族会不会认为你是在公报私仇呢。”

    白漠寒听了脸色变的铁青,“王聪,别忘了,你是因为什么跟林家接的怨,若是我把这个说出来呢,大家还会这样想我嘛。”

    “白统领,你最好想清楚了,这种事可是要讲证据的,我想之所以你没有一再逼着我索要东西,也正是因为手里没有证据吧,而且白统领,别这么生气,免得影响你到时候发挥的实力,若是咱们都被林家给打垮了,那可就不好玩了,对了若是你能在林家到来之前找到证据,那你就掌握主动权了。”王聪说着,脸上却是一脸的得色。

    白漠寒冷哼一声道:“王聪,多行不义必自毙,我这里还是要劝你一声,好自为之,别到时候哭都找不到地方,还有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看来我也有必要去一趟林家了。”

    王聪听了白漠寒这话,心里就是一咯噔,心道:“自个这么一逼,倒是坏事了,把白漠寒逼得去林家了,这下变数可就太多了。”这下,王聪心里可是有些后悔说这么多话了,还真是言多必失。不过马上转念一想,林家的林辉可是跟白漠寒仇口大了,再加上这次逼着林家出了那么多东西,应该仇口更大了才对,白漠寒应该去了也不会有多大作用。

    见王聪不说话,白漠寒当下一脸微笑的道:“怎么王家主,也有害怕的事情,看来我去一趟林家是很有必要的。”

    王聪呵呵笑了笑道:“白统领,我念在你还是统领的份上,奉劝你一句,你还别去的好,林家跟你什么关系,别人不知道,我可是清楚的很,你去了也是白去。说实话,我是巴不得你去呢,你若是能把林家给收拾了,我们这可就省心了,当然我也不在乎我这些日子的忙活都白忙了。”

    “王聪,看来我们是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只好想我的办法了,这林家我还就去定了。”说罢,白漠寒便挂断了通讯器。

    王聪见状,心里忍不住一阵的狂喜,能把白漠寒搞得这么狼狈,他可是非常愿意看见的。

    而此时,白漠寒这边,苍蝇头可是在旁边原原本本的看完了白漠寒的表演,当下忍不住伸出两个大拇哥开口道:“师兄,高实在是高,你演的可是太好了,这一出出的,可算是把王聪那家伙给带沟里了。”

    白漠寒咳嗽了两声道:“怎么说话呢,怎么教我带他沟里了,是他非要往沟里跳,而且你也看见了,我拦都拦不住,碰上这么个货,我也没办法不是嘛。”

    苍蝇头呵呵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师兄,你可是够坏的,把人家坑了,还让人家认为自个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白漠寒一脸高深的道:“人家既然不太愿意出钱,咱们就只好想想办法让们,”

    司马懿听罢,却还不打算放弃,白漠寒刚起身离开,便站起身来,跟了上去,白漠寒见状,一阵的挠头,忍不住开口道:“阿懿,你这是干嘛?我是去保护霏儿的?”

    司马懿点点头,“我知道。”

    “那你还跟着干嘛?”白漠寒无奈的问道。

    “刚刚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所以我有必要跟着你们。”司马懿的话可谓是理直气壮。

    白漠寒这下可有些傻眼了,不过看着妻子离开的方向,马上便跟了上去,司马懿自然是寸步不离的跟着,白漠寒这时又接着道:“阿懿,你现在不是跟着我的时候吧,一会可是还有你一场比试呢?”

    司马懿点点头道:“如今我感觉那个比试已经不重要了,倒是跟着你们比较重要些,可别让霏儿做出什么对不起漠寒的事来,到时候我可是没脸见他了就。”

    白漠寒一听这话,心里是又好气又感动,好气的是司马懿这不明就里的乱猜忌,感动的是平日里这么个纨绔子弟,居然对自个还有如此感情,白漠寒追了几步,看到司马霏儿的身影后,这才放下心来,对着司马懿又道:“阿懿,你赶紧回去吧,一会比赛要开始了,万一耽误了比赛,你大伯可是会生气的。”

    司马懿笑了笑道:“别这么做贼心虚,还有我跟你说,反正这一场的积分是最低了,赢不赢都无所谓,若是大伯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耽误了比赛,他也不会怪我的,而且相对而言,若是漠寒因为一些事情离开了司马家,那这次的比赛可就没有赢得希望了。”

    白漠寒闻言,心里也是一阵的感叹,这小子还真不愧是司马家的人,其他没什么惊艳的,这账可算的够清楚的,想到这,白漠寒忙又开口道:“阿懿,霏儿这可是……”

    刚说到这,司马懿便大声咳嗽了一下,白漠寒当下便明白怎么回事,这才又接着道:“行了,我知道,应该叫弟妹,弟妹她这可是去找漠寒的,这难道还能出什么事?而且那边比赛可就要开始了,一会你大伯可会找你的。”

    司马懿听罢,笑了笑道:“你别想什么歪主意了,跟你说,在找到漠寒前,我是会一直跟着你们的。”

    白漠寒听罢,也是无语的很,又走了几步,四处打量了一下,见没人注意,这才转回自个的口音道:“阿懿,听出我是谁了嘛?”

    司马懿咋一听,心里就是一惊,而此时刚刚还走在前面的司马霏儿也出现在了他面前,“表哥,你现在该知道刚刚的事,是怎么回事了吧?”

    司马懿这下却是更愣了,结结巴巴的道:“阿蓝,你学漠寒的声音学这么像的吗,还有就算是声音再像,可你也不是漠寒啊。”

    白漠寒听罢,当下忍不住一把捂住了自个的脑门,接着又开口道:“阿懿,我这哪是什么学的,本来就是我,我是白漠寒。”若不是此时在外面,怕有人路过发现,白漠寒真想摘掉脸上的面具,让其看一看。

    司马懿虽然震惊,但还好没有再犯蠢,“漠寒,真的是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阿懿,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而且这场比赛虽然积分不多,但以你的实力,还是完全可以拿下的,多一些积分总不是坏事。”

    司马霏儿这时接口道:“对啊,现在,你也知道漠寒就在身边了,怎么样是不是心里也比较有底气了。”

    司马懿憨憨的笑了笑,司马霏儿这时又接着道:“还有,表哥,下次不许你在怀疑,你表妹我的为人,我这一辈子也是只爱漠寒的,怎么会移情别恋。”】

    司马懿听罢,当下点了点头,忙开口道:“我这下知道了,你们聊着,我这就回去了,现在场上那些家伙应该也比试结束了,霏儿你们放心,那些家伙的实力我可是摸得清清楚楚的,放心,我肯定都把他们给打倒台下去。”说罢,便逃也是的离开了。

    白漠寒看了看离开的司马懿,对着司马霏儿道:“还有你,怎么跑这么快,你现在可是有身子的人,万一动了胎气,可怎么了得。”

    司马霏儿闻言,调皮的一吐舌头,笑着道:“我知道了,再说我刚刚的速度也不快啊,只是你跟阿懿在后面说话,所以才感觉我快了。”

    “就算是,但你也要记住,如今这里可是不太平,你可千万不能离开我的视线,万一有点什么事,我可就后悔死了知道吗?”

    司马霏儿点点头,岔开话题道:“我们现在要不要返回去,看看阿懿的表现?”

    白漠寒点点头,“本来我就是打算出来跟他说清楚这事,就返回去的,只是你跑得太快,让我心里,才迟迟没有说出口。”

    二人说着,便往比赛场方向走去,没多时便又回到了看台上,司马傲天看见二人回来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刚刚和阿懿去干吗了?怎么他回来后兴致那么高,完全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脸的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