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未修改勿购买

    淡淡一笑,王聪看了司马傲天和白漠奇一眼言道:“这件事情就不劳烦司马家主和白家主了,条约怎么算是公平,我心里还是有数的,还有一点二位家主应该明白,不论怎样,我总不能将王家的未来,寄托在你司马家翁婿的手上,大家都是从世家出来的,心里怎么想的,我以为大家都应该明白的很,首要看考虑的便是各自的利益,司马家主,白家主你们说是吗。”

    司马傲天认同的点头应道:“王家主说的是,只是我就好奇极了,既然不是这事,那王家主好端端的怎么又将我们给喊来了。莫非现在王家主不考虑自家利益了,那可就可笑了。”

    不在乎司马傲天的冷嘲热风,王聪笑着直言道:“关于这一点,司马家主放心,我自然还没有神经错乱到那种程度,所以就不劳司马家主费心了,这次既然会叫你们来,自然不是为了条约的事情,不过这件事二位应该也清楚的很,想来赵清所谓何来,在座的没人比司马家主你更清楚的了吧。”

    见司马傲天都这么说,王聪应了声,便一击掌道:“好,我就喜欢司马家主这种态度,有什么说什么,大家都是聪明人,实在是没必要做那么多的铺垫。”

    话到这里,王聪的脸色瞬间冷凝了起来,直直的盯着司马傲天道:“若我记得不错,郑秀算计的可不止你司马家一家,如今郑秀虽有你们看管的,可不过是代管,我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也能说放人就放人了,最重要的是连和我们打个招呼的意思都没有,你是认为你并不需要告知我们呢,还是以为白漠寒做了我们这些人的领导者,就能决定我们的一切。”

    见人群越来越骚乱了起来,司马傲天忙站起身,沉声言道:“王家主,这话可就过了,这些日子,你们该出的气也都出了,而且人是我们抓住的,我司马家又被他害的最惨,交给我们处置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这话一出,王聪当下嗤笑一声言道:“好一个理所当然,只是不知道王家主这份理所当然又有几个人认同呢,一个,两个。”说话间,白漠寒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

    从众人眼中得到回应,王聪的神色便更高傲了起来,直视着司马傲天道:“你也看见了,结果明晃晃的在这里摆着,显然你的理所当然,众人并不怎么认同啊,是不是。”

    司马傲天闻言,也下意识的向众人看去,见其都避开了自己的视线,司马傲天长出口气道;“王家主看来是早有预谋啊,只是不知王家主是来兴师问罪的还是为了什么?”

    王聪笑了笑道:“兴师问罪,我可不敢啊,我只是好奇罢了,司马家既然这么草率就放人了。”

    司马傲天闻言,长出口气道:“王家主这借口找的,不觉得太拙劣了吗?”

    王聪呵呵笑了两声,“司马家主觉得这只是个借口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司马家主可否回答我这个问题呢?”

    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司马傲天忙将通讯器打了开来,白漠寒的声音瞬间传了出来,“哦,父亲,什么事。”

    司马傲天没有隐瞒将所发生的事,大概说了一遍,白漠寒听完,笑着言道:“父亲,你什么都不用做,这郑秀我本也不想放,只是那赵清的假设,我真的不想发生,这才应了下来,左右要救人的又不是我,咱们不必担心,我已经联系了赵清,父亲,将你们现在的地址告诉我,我这就让她过去,这件事不是咱们该掺和的事情,结果是好是坏,就由赵清跟他们去商量吧。”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告知白漠寒地址后,方笑着将通讯器关了起来,扭头望向王聪道:“你也听见了,既然漠寒说了,这些事情由赵清自己出面,我司马家如今只是关押郑秀,放不放人的事,就看赵清跟你们谈的怎么样了,赵清能不能说服你们是她的事情,不过我敢保证,只要有赵清跟你们谈的有一个人不同意,这人,我们就不放,这样的力度可够了。”

    顿时屋内鸦雀无声,这个时候,门开的声音响起,众人不由望了过去,见赵清走了进来,司马傲天忙笑着将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道:“郑夫人,漠寒可将所发生的事情告知于你了。”

    赵清笑着应了一声,当下点头言道:“这是自然,我知道的很清楚了。”话落将目光聚集在了王聪的身上道:“你应该就是王聪王家主吧。”

    王聪听罢点点头,“郑夫人对吧,郑秀在我们这做了什么事,你应该知道吧,你说我们能放他吗。”

    赵清笑了笑道:“他做了什么我自然知道,可据我所知,他所做的他也付出代价了。”

    王聪听了这话当下开口道:“他那也叫付出代价,跟他做的恶事相比,能相抵吗?”

    赵清听了这话当下却是不动声色的道:“我想你之所以不同意,是还不太了解我的为人。”

    王聪看着赵清笑道:“郑夫人,你的为人怎么样说实话,我倒是没什么兴趣,只是想让郑夫人清楚,郑秀他做的事情又多恶劣。”

    听了这话,赵清却没着急说什么,而是不慌不忙的从背包里,拿出一摞的资料出来,随意往桌子上一扔道:“王家主,话不要说的那么大义凌然,你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大家还是了解了解的好,这些东西你们不妨都看看,里面的东西就算是以往我的丰功伟绩吧,若是看了这些,你们还不同意那咱们再来详谈。”说着看了看在场的众人,自信的笑了笑接着道:“当然若是看了这些,你们妥协了,那我也不必浪费唇舌,毕竟我的时间可是宝贵的很,好容易来一趟,总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样的事情上。”

    王聪等人闻言,瞬间也恼怒不已,王聪心里明白的很,显然对方这是在亮肌肉,吓唬自个,不过真能吓到自己才行。

    在场的人都不是笨人,自然也不会轻易发作,强憋着一口气将桌上的资料看了起来,只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脸上的神色越发凝重了起来,尤其是王聪,手掌心内,竟然出现了一丝血痕。

    死死的盯着赵清言道:“看来,郑夫人还真是有备而来,只是我有件事好奇的很,你是哪里来的自信,认为能够以你一人之力独挡我们这么多人,我们可也不是……”

    王聪话未说完,便见赵清轻笑一声,当下胳膊足足延伸了十米,将如今王聪手里的资料拿了回来,方才言道:“现在你觉得怎么样,我够格了吗,或者说我将你们一一复制,然后让你们手下的人猜一猜哪个是正版哪个是盗版如何,我想我还是有自信,让他们分不出来的,复制可是连脑袋和能力一起复制的,而且我对自己的技术还是很自信的。”

    王聪冷冷的望着赵清,却没对赵清产生丝毫的影响,只见其依然笑意吟吟的道:“怎么样考虑的如何了,我的耐心还是很有限的,最后不要让我等着急了。”

    王聪闻言,嗤笑的望向赵清道:“其实你不姓赵,而是姓白吧,而且几百年前肯定是一家,这做事风格说不是一家人都没有人信的。”

    点了点头,赵清并没有在这上面多做纠缠而是直言道:“这些话就不用再说了,你只要告诉我你的决定就好,怎么样,答不答应放人。”

    重重的一拳捶在了桌子上,王聪转身就走,只走的半途却是言道:“白漠寒不是我们这些人的领导者吗,既然如此,这放不放人之事,自然有人做主,我们遵从就是了。”

    话落落下,王聪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领头人都不在了,剩下的人自然也不会没事找不自在,众人忙形色讪讪的避了出去。

    赵清这才将目光聚集在司马傲天和白漠奇二人的身上,开口言道:“两位身为白漠寒的亲近之人,应该不会说什么吧。”

    司马傲天与白漠奇两人淡淡的点了点头,也转身离开了。

    见此情景,赵清不由抬头望向天花板道:“啊,真无语,这么容易就都投降了,这也太无趣了啊,早知道就不该答应一个月了,这可让我怎么活。”

    轻叹口气,赵清突然眼前一亮道:“我怎么把这个白漠寒给忘了,看来只要跟在他的身边,就不会缺少新鲜的事情,嗯,我果然聪慧的紧。”

    赵清本就是果决之人,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没一会的功夫便到了白漠寒的面前,见到赵清,白漠寒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郑夫人,来找我是……”

    闻言一笑,赵清忙道:“没什么,我实在太无聊了。”

    白漠寒一愣,随之言道:“那郑夫人不该来找在下,据我所知,mary如今正在二楼的餐厅里,若是郑夫人实在无事可做,不如去找找mary,我想,她总能给郑夫人你找些有趣的事情。”

    话落,白漠寒左移一步,就要离开,却再次被赵清给拦住了去路。

    白漠寒见状,脸上终是带上了几分怒气:“郑夫人这是何意。”

    赵清此时一脸俏皮的言道:“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难道你还没明白,我要跟着你。”

    白漠寒皱了皱眉眉头,一脸拒绝的道:“只怕不太方便。”

    闻听此言,赵清笑道:“我一个女子都不怕不方便,你一个大男人到底在怕什么,放心好了,虽然那郑秀实在不是个东西,但外面好男人多的是,我还不至于记挂着你一个有主的。”

    这边赵清话音刚落,就听司马霏儿的声音遥遥从白漠寒身后十米的地方传了过来,“我看郑夫人这话还是不要说的太满的好,原本我还好奇你和mary怎么就成了姐妹,如今看来除了那微薄的血缘,根在这里呢。”

    话到这里,司马霏儿已经紧紧搂着丈夫的胳膊道:“而且我们夫妻恩爱,你是拆不散也分不开的,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那mary。”说着司马霏儿便示意赵清向后看。

    只见mary此时正走到了赵清的身边,显然,mary将司马霏儿的话听了个正着,如今脸上闪过一抹冷笑言道:“都八辈子的事情了,如今提起你觉得有意思吗,司马霏儿。”

    司马霏儿闻言,冷笑一声言道:“我也不想提起,可是怎么办,老有人心思动到我老公身上,我焉能不提,我就不信若是要有人敢跟你抢阿蓝,你能心平气和的了。”

    mary当下冷笑一声,狠狠的瞪向司马霏儿道:“我和你可不一样,既有心机又有手段,哪个不怕死的得靠上来,信不信我分分钟玩死她。”说到这里,mary又不屑的望向司马霏儿道:“而你就不一样了,就你这点子手段,以为背靠司马家就万事大吉了,做梦去吧,而且看在咱们也算认识的份上,我劝你最好不要惹我表姐,她和我可不一样,疯起来可是什么都不顾的,最重要的是,她比我更有手段,若我是你的话,我就会乖乖的让她玩两天,等她玩腻了自然便会走了,不然,呵呵,白漠寒最后是谁的还真不一定呢。”

    司马霏儿听到这里,手紧紧的握了起来,白漠寒感觉胳膊都快被妻子给捏废了,忙上轻轻握着妻子的手道:“不用想这么多事情,而且放心好了,我心中只有你一人,便是她真对我有什么心思,也就只能是心思了。”

    赵清听到这里,只觉得再也听不下去了,冷冷的望着几人道:“我说,你们够了,我记得我早就说过了,我对他白漠寒不感兴趣,只不过是这日子过得太无聊了,这才想跟着他,寻点刺激罢了。”

    只可惜赵清这话,显然并没有人相信,司马霏儿依然一脸防备的望着赵清,而其他人的眼神也不由隐晦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