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未修改、勿购买

    司马霏儿闻言,忙连连点头,正要开口,却见眼前再次变成鲛人的模样,司马霏儿见状,有些不满的道:“非得戴着这玩意吗,这房间里只有咱们两个人,用真面目会怎么样。”

    食指指着霏儿,白漠寒的神色再次凝重了起来,撑不过三秒,司马霏儿便连连求饶道:“好好好,是我说错话了,这总行了,你爱戴着戴着就好,我只要知道你是漠寒就好了。”

    白漠寒闻言,突然出手,将司马霏儿抱了起来,下意识的搂紧了白漠寒的鼻子,司马霏儿忍不住笑了出来,白漠寒却是严肃的道:“不许笑。”

    见霏儿愣住的模样,白漠寒顿时言道:“因为你的原因,我多留了一晚,开始你也要答应我,要保持你以为我生气时的模样,要不然,就算我的伪装再完美,你的笑容,也是我最大的致命伤。”

    司马霏儿闻言,忙“哦”了一声,只不过试了几次,依然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见白漠寒正了神色,司马霏儿忙摆摆手道:“漠寒,漠寒,别生气,这不是你在吗,我现在都高兴疯了,怎么可能难过的起来,但是我保证,若是你走了,我一定立马变个模样。”

    听闻此言,白漠寒好笑的道:“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要让我走吗。”

    撇了白漠寒一眼,司马霏儿双手再次搂紧漠寒的脖子道:“才不要呢,我只是想告诉你,有你在我身边,我幸福的连强迫自己不去笑都做不到了。”

    见司马霏儿这么说,白漠寒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道:“那可否请我的霏儿告诉我,前两日恨不得冲我发脾气的人是谁。”

    司马霏儿顿时尴尬一笑,忙解释道:“那不是特殊情况吗,你也知道二叔的离去,对我来说实在是个很大的打击,再加上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我难免会说几句过激的话,可你也不能凑此机会跑出去,你知道我有多自责,多内疚吗。”

    若不是还有两个儿子在,我差点去死,你知道吗。

    白漠寒闻言心中亦是紧跟着一沉,抱着司马霏儿走了几步,将其放在桌子上,双手撑在霏儿的两侧,这才开口道:“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死这个字,绝对不能出现在霏儿你的脑海里,你听到了吗。”

    见司马霏儿不答,白漠寒继续怒道;“听清楚了没有。”

    打了个激灵,望着此时白漠寒的神色,司马霏儿还带着几分害怕,忙乖巧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以后我不敢了。”

    话落,见白漠寒还是不满意的模样,白漠寒忙举起右手道:“我发誓,以后脑子里绝不会出现死字,这样可以了吗。”

    深吸口气,白漠寒这才放松了下来,点点头道:“你要时刻将这事记在心里,我也才能满意啊。”

    司马霏儿脖子一歪,忙接过话头道:“漠寒,你就放心好了,你媳妇我是难得的贤妻良母,只会在你身后默默帮衬你,那是妥妥的贤内助。娶了我,是你这一辈子最大的福气。”

    这话一出,白漠寒顿时笑的更大声了,司马霏儿见状,顿时冷冷的道:“白漠寒,你够了我一说这话,你就笑,分明便是嘲笑与我,你这是不认同,不认同,不认同呢。”

    双手一摊,白漠寒眼中满是宠溺的笑容,当下逗弄道:“呵,答案当然就是,对你这话我不认同。”

    话音落下,白漠寒忙连退两步,正好躲过司马霏儿挥下的手掌道:“你瞧瞧,我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这脾气暴躁的。有哪个贤妻良母是这样的,若你这样的都叫做贤妻良母,那真正的贤妻良母还不憋屈死,他们也太委屈了。”

    司马霏儿见白漠寒这么说自己,眼睛瞪的足以让眼珠子都给掉了出来,见状,白漠寒忙接着道:“我知道霏儿的眼睛又大又漂亮,我也很喜欢,不过这是说的平常的时候,如今这个模样只怕会将人给吓着了。”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的双眼睁的更大,白漠寒顿时出手,捂住了司马霏儿的眼睛,将人往怀里一带道:“好了,不逗你了,玩闹了一番,心中是不是轻松了许多。”

    司马霏儿忙点了点头,白漠寒见状,笑着在妻子的头上抚摸了两下,这才言道:“这就对了,二叔看在如今霏儿的样子才会高兴,那日那个悲伤的仿佛要破碎掉的霏儿不是二叔想要的,更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霏儿是我第一次狡黠的模样,是在我的宠溺下,开心大笑的模样。”

    司马菲儿闻言,顿时吸了吸鼻子,紧紧拽着白漠寒的手道:“所以,司马菲儿,要想想现在一样开心的笑,痛快的哭,绝对不能离开白漠寒,所以漠寒你也要答应我,此生绝不离开我的身边,若不然,你心中,你期盼的那个司马菲儿,她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

    听闻此言,白膜寒当下撸了撸自己的胳膊道:“干嘛说这么吓人的话,自从娶你的那天开始,我就从没想过要与你分离,所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我会离开你,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

    司马菲儿闻言,脸上顿时散发着一抹绚烂的笑意,整个人都忍不住向白漠寒扑了过去,瞬间将人抱在了怀里,白漠寒的眼中也忍不住带上了几分色彩,笑着言道:“这是我白漠寒给的承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生死相依。”

    司马菲儿听了这话,可谓是兴奋到了极点,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白漠寒索性上前将人抱起,移到了床上,这才言道:“今天让你任性的时间已经够多了,菲儿,现在好好听我都躺在这里休息,不然我可是忙的很呢。,

    见司马菲儿有些抗拒的模样,白漠寒忙道:“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乖乖睡一觉,我保证,当你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在你的面前。”

    摇了摇头,司马菲儿忙道:“我不要,漠寒,就算醒来之后,你还在我眼前又怎么样,你迟早要走的,既然这样,我宁可一晚上不睡就在你身边好好说说话,便是许久不见,我也有许多的可以重温的回忆。”

    见司马菲儿这么说,白漠寒顿时坐正了身子,不由言道:“莫非在菲儿眼中,我们的过往已经没有值得重温的回忆了吗。”

    这话一出,司马菲儿就是一愣,忙抬起头道:“当然不是了,漠寒,你明知道我不是这样的意思。”

    这话一出,白漠寒顿时正了脸色,“我自然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过是想和我多相处一会,不过菲儿,你该明白的,现在是特殊情况,便是你不睡,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睡的。”

    说到这里,见妻子再次红了眼眶,白漠寒再次长叹口气,紧跟着躺在床上,讲司马菲儿搂在怀中道:“这下子总行了。”

    司马菲儿唇角露出了一抹绚烂的笑意,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白漠寒亦是如此。

    再次睁眼,漠寒见外面的天色已经不早,知道自己到了该走的时候了,忙将菲儿的手移了开来,瞬间起身,留恋的望了菲儿一眼,白漠寒方才出了屋子。

    而司马菲儿在白漠寒离去的那一刹那,也忍不住落下了眼泪,恰巧被赶进来的王羽坤等人看了个正着。

    只见几人面面相觑的望着对方,终是王叔上前一步道:“我就知道,那阿蓝是个不靠谱的,你说我昨天怎么就信了他的话,连他后来说什么已经哄的差不多了,要跟你通宵彻聊我都答应了,哎,我这脑袋也是坏了。”

    这话刚落,王叔竟见司马菲儿笑了出来,顿时满脑袋官司的道:“菲儿,你没事。”

    司马菲儿抬头望了王叔一眼,也意识到自己的样子确实有些说不通,忙开口道:“王叔我没事,而且阿蓝的劝解还是蛮有用的,我刚刚是眼睛进了沙子了,这才想哭的,根本和你想的不一样。”

    这话一出,司马菲儿都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司马家的酒店里,又哪里来的沙子。

    众人显然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个个都应和了起来。

    让司马菲儿很是无语,正说话间,司马傲天走了进来,见女儿的心情的确比昨日好了许多,身上也出现了些活力,忙上前道:“菲儿,漠寒有消息了。”

    见女儿愣住,司马傲天还以为女儿太震惊了,忙紧跟着道:“这话,父亲可没有骗你,不信,我这就给漠寒打电话。”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司马傲天更加惊悚的望着自己这个女儿,担忧的喊道:“霏儿,霏儿,父亲说的都是真的,我交代了几件事给漠寒办,等他忙完了,他就回来了,这样,要不,我现在就叫他回来,将那些事交给其他人去办,你说好不好。”

    摇了摇头,司马霏儿上前,握紧父亲的手,方才言道:“父亲,你不用担心,经过阿蓝的劝解,我是真的明白了,我会在这里等漠寒回来,他疼我入骨,又如何会丢下我不管,还有父亲,你那些蹩脚的谎言,就不用说了,根本就骗不了人的。”

    司马傲天闻言,小心的望了自家女儿一眼,见其不像说谎的模样,忙接着问道:“是吗,那阿蓝说了什么,就能将你给劝住了,看来我得好好跟他学一学,免得,我的女儿以后再伤心的时候,我这个父亲反而是最无力的。”

    嘴角挂起一抹笑容,司马霏儿上前抱住司马傲天这个父亲道:“父亲,你不用学的,该学的人是我才对,你为了二叔的事情已经够烦心了,我帮不上忙不说,还尽添乱,不过如今我想通了,父亲,你不顾虑我,杀了二叔的人,父亲,你一定要查出来才好,凡是参与的,就决不能放过。”

    到了此时,司马傲天这才确认了女儿是真的没事了,欣慰的望了女儿一眼,这才语重心长的道:“我家的霏儿终于长大了,不过,你二叔的事情现在不用你担心,有我们呢,你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照顾好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这样等漠寒,回来的时候,我就将你们娘俩好好的交到他的手里,我这个做父亲的也算交了差了,我可不想因为你出了什么事情,让漠寒也和司马家仇恨满满。”

    这话一出,司马霏儿心中一喜,面上却道:“父亲,你说什么呢,漠寒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他可是最理智的。”

    司马霏儿此言一落,就听屋内出现了阵阵哄笑声,循声望去,就听王叔已经抢先道:“霏儿,你这丫头说的不错,漠寒这小子的确是嘴理智的,不过这份理智却要有一份前提。”

    见众人都笑了起来,司马霏儿心中自然清楚那是什么,只心中别扭,忙扭头道;“瞎说什么呢,我怎么没发现,漠寒有不理智的样子呢。”

    王叔正要具体解释,司马傲天忙上前压着王叔的手道:“算了,这两天她也被折腾的够呛,我看,不如让她先去休息。”

    司马傲天都这么说了,王叔自然不会再往下说,只是笑望着司马傲天道:“司马兄弟,你有事就去忙,有我和羽坤在,保霏儿万无一失。”

    司马傲天闻言,忙冲着王叔拱拱手道:“对王老哥你,我自然是没有什么怀疑的,既然如此,那王叔霏儿就交给你了,我看她现在心情也平静了许多,我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话落,司马傲天又冲着王叔点了点头,转身便出了屋子。

    再说司马霏儿见王叔望了过来,忙乖巧的道:“王叔,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胡闹了,也会好好照顾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是关键时期,我不会给大家惹麻烦的。”

    见状,王叔这才笑道:“这就对了,你说你个女孩子,不过是漠寒走了几天罢了,他还能跑了,也不想想,他对你宠溺到什么程度,若是她真能丢下你不管,我的脑袋给你割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